第393章 怅惘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最终还是和姜晔两人悄然离开港都的,没有特意找什么人送别,两人也只是将自己随身的包裹一带,然后就上了飞机。[超多好看小说]

临行前,两人去姜母那里吃了一顿饭,姜母看着两个感情好的不得了的小儿女,也是笑的开怀。

虽然心中有些遗憾,但是这个儿子和她之间的感情,终究还是在慢慢的恢复,对于唐静芸这个儿媳妇,也很是喜欢。

临行前细细的嘱咐两人有空就过来,殷殷之情溢于言表。

至于唐静芸的那些朋友们,都是不约而同的收到了唐静芸一个告别的短信,某些被她挑起心中的好奇人,只能捶足顿胸,下次再要捉到唐静芸,不知道又要过来多久。

至于钟良那里,她托人给傅爷带去了一份礼物,而钟良则是在医院里。

听说昨天晚上他在走路,莫名的被一盆从楼上掉下来的花给砸到了。

没什么大事,就是手臂受到了点擦伤,当然,还有人也受到了点惊吓。

唐静芸听到这消息的时候,似笑非笑的看了眼站在自己身侧的男人,别以为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心眼贼多,哼,要不是看在他做的事情都是无伤大雅的情况下,她才不会视而不见呢!

不过这也只能怪钟良自己不好,谁让他好死不死的非要给她送男人呢?要是换做她也得发作!谁敢给我男人送女人,看我不弄死他!

姜晔的航班比唐静芸早了半个小时,而且两个飞去的目的地不一样,一个是沪市,一个是京都,虽然都在大陆,但依旧相隔了大半个中国。

姜晔用手握住她的手,放在嘴边珍惜万分的亲了一口,“走了,不要想我。”

唐静芸站在原地默默地笑着,三秒钟后,他又转身,认真的看着唐静芸,“刚才是骗你的,要记得想我,每天都要想。”

唐静芸抿唇,认真地道,“嗯,我会的。”

唐静芸看着姜晔转身离开,消失在视线里,看着那飞机带走了她心爱的男人。

在原地逗留了一会儿,唐静芸抿唇轻笑,志在四方,奈尔情长。

以前她不明白这句话,现在算是明白了。

有时候她挺庆幸的,还好在发展事业的时候,她还没有爱他爱的这么深,不然她未必会创下如此大的事业。【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搜索800】

唐静芸登上飞机前,回首看了一眼港都,默默一笑,这里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解决,她还会回来的。

飞机起飞,带走了唐静芸。

——

离社里,傅爷看着唐静芸托人带来的东西,又看着面前这个明显就带着外国血统的那人,淡淡的问道,“艾维尔·尼克?”

艾维尔对着傅爷行了优雅的一礼,“您好,傅爷,我的确是艾维尔·尼克,意大利黑手党大第一顺位继承人。”

傅爷沉默的看了一眼他,然后打开了他带来的那个盒子,盒子里面装着一封信,是唐静芸手写的,粗略接受了一下艾维尔以及艾维尔家族之间的事情,顺便还提及了四海帮的事情,然后还有一叠资料,也是那天唐静芸偷出来的女王求你爱我(gl)全文阅读。

傅爷默默的看着,心中冷笑,黄乐童真该庆幸自己已经死了,不然这些东西,足够他被枪毙好几次!

如果早点拿到这些东西,拿下四海帮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当然,如果四海帮不覆灭,这些东西根本就不可能流传出来。

有着唐静芸的面子,傅爷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艾维尔的请求,意大利黑手党的争位,也正式的拉开帷幕。

傅爷最终凭借着自己手头的人脉,将那天唐静芸留下的资料递交了上去,四海帮最后一个会所被迅速查抄,还在里面带出来了四海帮帮主的儿子黄煜,不过那时候黄煜已经瘫软在地。

迎接他的,就算不是死刑,恐怕也将是漫长没有边际的囚禁。因为他手头沾染的事情太多了,一件件,如果公开的话,绝对能够让人用唾沫唾死。

在傅爷回位后,林泉依旧守着自己的冷清破旧的酒吧,做着外人眼里落魄的人。只是在无聊的时候,他习惯性的倚靠在阳台上,摩挲着指间那枚老旧的戒指。

一个环,一个故事,也不知道圈住了谁的心。

——

这些自然都是后话了,唐静芸此时坐了两个小时的飞机,飞机落地后,她背着自己的单肩背包,洒脱的走上了这片土地。

她发现自己和京都这片土地似乎有着不能说的缘法,每一次都在离开,然后又回来,来来回回无数次,不过去别的地方多久多远,终究还是要回来的。

没有人来接机,她没有通知任何人,就如同她最初的时候悄然的离开这里,也没有告诉任何人。

上了出租车回了胡同巷子的四合院。

这里每个一个星期都会有固定的人来打理,倒是不显得落败。只是因为这里两个多月没有人气,显得有些寂静。

唐静芸洗了个澡后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昨晚折腾的太晚,以至于她今天显得很疲惫。

等到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唐静芸摸了摸自己咕噜噜叫的肚子,拿着钱包踏出了四合院,去不远处的巷子里叫了一碗面,呼噜呼噜的吃完了,这才给姜晔发了一条短信:已归,君勿念,一切皆好,甚思君。

然后姜晔回了一条:才刚分开就想你了。

唐静芸看着这个勾唇笑了笑,笑的很开心。

她起身付了钱,面上带着几分浅淡的笑意,只有她知道,在和姜晔分开的时候,她的心底空了一块。不大,就指甲盖的那么点,但却是实实在在的空了。

唐静芸目光平淡,单手插在口袋里走了出去,忍不住给自己点了一支烟,静默的抽着。

招了辆出租车,打算去见个朋友,不过在被路上看到的两个人给打乱了计划,犹豫了片刻,她还是叫停了车子,然后下了车。

她眯眼看着十几米处的地方,虽然灯光昏暗,但是唐静芸还是一眼就看出来那里的两个人,很熟悉,其中一个是她那个父亲唐志谦,另一个是他的宝贝儿子唐凌峥。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唐静芸不会没事下车,只因两人之间的氛围很不好。

然后,唐静芸看见唐志谦居然甩了唐凌峥一耳光分身追美眉!

在唐静芸前世的记忆里,只知道唐凌峥被唐志谦打过一次!

她不由眯起了眼,抽了一口烟,算算时间似乎还不到那个时候啊,难道因为自己不经意间的动作,产生了蝴蝶效应,让那个女人提前出现了?

这样想着,唐静芸能够感觉到来自唐志谦的愤怒,他怒气冲冲的将自己的儿子丢在了路边,自己上了车,车子一溜烟的走了。

唐凌峥捂着自己的脸,默默的蹲在地上,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远远的,唐静芸似乎能够感觉到来自这个男人的不甘和悲伤。

唐静芸踏着步子,缓缓的走到唐凌峥跟前。

唐凌峥看到自己面前多了一双鞋子,抬头,正好撞进了唐静芸复杂的眼神里,那眼神似悲似喜,跟她的人一样,看不透。

“你都看到了?”唐凌峥淡淡的问道。

唐静芸抽了一口烟,“看到了一半,只看你你被扇了,起因没看到。”

唐凌峥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枕在那里

唐静芸突然忍不住开口,“这是你第一次被他打吧?”

唐凌峥沉默,许久才答了一个“嗯”字。然后转身离开。

唐静芸看着他的背影,有些仓皇和无措,似乎在极力逃避着些什么。

这么落魄的唐凌峥,唐静芸见过两次,一次是前世真相揭开的时候,还有一次就是现在。

唐静芸在原地站了许久,终究没有再多说些什么,似乎在思考着接下来的行程。

看了眼手表,被这么一耽搁,她也不好再去拜访她家的三师兄了,还是隔日挑个好时间再去拜访吧。

前世唐静芸和唐凌峥斗的你死我活,但是没有人知道,两人之间其实是有过盟约的,因为他们曾经有过共同的敌人。

只不过后来,他们两个终究也是斗上了。

唐静芸没有太多疑惑的感觉,反正一个人生死在她的眼底也算不了什么但是即便如此,她现在回想起来,依旧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一阵的沉闷。

唐家,这个她矛盾着的地方,培养了她,也终究毁了她,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

这也是她一卡式就表明自己不会回唐家态度的原因。

不过,想着那个女人又回来的,她的胸中还是不可抑制的升起一种愤怒,叫嚣着要将那个女人撕碎。

她努力的压抑下这样的念头,还是再看看吧。

月色打在地板上,唐静芸有些难以入眠,或许是之前睡多了的缘故吧,她此时一点困意都没有。

她起身,去酒柜里挑出一支红酒,倒了一杯,静默的喝着。

今夜无法入眠的人还不止唐静芸一人,在京都的另一个地方,唐家的别墅里,唐凌峥也在默默的喝着酒,脸上顶着一个大大通红的巴掌印记,他不觉得有多痛。

在唐志谦的书房里,他此时正在看文件,一眼看到自己大儿子房间里还亮着灯,终究还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莫名的,想起很多年前,自己和自己喜欢过的那个女人,莫名的升起几分怅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