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撞上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钟良沉默的耸了耸肩,将目光投向在场唯一的另外一个女性——荣娇实习小道长全文阅读。

荣娇嘴角抽了抽,“不用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然后钟良又将目光逐一投向了在场的诸位男士。

所有人的嘴角都是抽搐起来,连连摇手,这都什么跟什么!

别的姑且不说,今天他们要是敢收下这些人,恐怕明天整个港都娱乐的头版就是他们喜欢男性的消息!

这样血腥味十足的头条他们可不敢消受!

钟良真的很无奈,“唐静芸啊,这送礼真是太难送了,下次我一定调查好了然后才送过来!”

就在这时,门从外面敲响,然后走进来一个侍应生,侍应生道,“良哥,这是账单,不知道你是否满意会所提供的人?”

钟良看了眼上面的数字,有些心痛,“唐静芸,你说我精挑细选给你找了两个男人容易吗?一个精致一个成熟,我觉得不会比你男人差……”

好巧不巧,唐静芸听到门外传来的熟悉的声音,只见一个长相精致的男人正从门外走过,也许是听到了熟悉的名字,也许是听到了钟良的嗓门。

但不管理由什么,那个男人无疑都听懂了这句话里的含义。

他的目光透过半开着的门,与唐静芸对上,然后又下意识的看了眼站在唐静芸面前的两个男人,然后表情僵住了。

“喂,鸿宇,怎么不说话了?”他握着的电话那头传来声音,他感觉脖子有些僵硬,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僵硬,下意识的回道,“哦,姜哥,我看到嫂子面前站了两个鸭子,似乎正在付账的样子。”

等到陆鸿宇反应过来自己讲了什么话的时候,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死寂一般的空旷。

“喂,姜、姜哥,你还在吗?”陆鸿宇小心翼翼的又问了一句。

“在。”

不知道为什么陆鸿宇只觉得这一个字的背后,仿佛潜藏着难以言喻的阴森,宛如无间地狱般的森冷,下一秒似乎就要被拖入黑暗中。

“继续说,怎么回事!”姜晔命令道。

陆鸿宇战战兢兢的将现场的场景复述了一遍。

唐静芸在看到陆鸿宇的一瞬间,就涌起了一种不太妙的预感,然后看着他似乎在打电话的样子,她就更加觉得不妙了。txt小说下载

可惜她来不及阻止陆鸿宇,然后只能咬牙,算了,不就是个男人嘛,她唐静芸有什么扛不住的?再说了,都是误会,肯定不会有问题的。

然后,唐静芸相当淡定的坐在了位置上,对着外头的陆鸿宇招了招手,陆鸿宇见到唐静芸这个样子,心中一颤,咬了咬牙,走了进来,希望自己不会被灭口吧!

“鸿宇啊,在和谁打电话?”她笑眯眯的问道。

陆鸿宇嘿嘿一笑,很狗腿的将自己手上的手机递给唐静芸,“给您,给您,我还约了朋友,就不叨扰了。”

在唐静芸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撒丫子跑了!连自己的手机都不要脸!

唐静芸对着电话那头淡淡地道,“我先处理我这的事情,很快就给你回电话。”

“行。”姜晔那头惜字如金。

唐静芸默默的挂了电话,淡淡的看了在场的人几眼,不悲也不喜,可是那眼神就给人莫大的压力,让他们有种见到自己家中长辈的错觉某中二的漫画家。

唐静芸挑眉,淡淡一笑,“今天这事儿,我申明两点,其一,我很爱我丈夫,我们夫妻感情很好,不存在各玩各的情况;其二,我不希望今天这里发生的任何事情传出去,届时面临的报复,我不会管。”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总觉得似乎有些他们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和刚才那个撒腿就跑的那人有关,和唐静芸刚才对着电话说话的人有关。

于是,唐静芸就丢下了带着一肚子疑问朋友们,匆匆离开了。

那些人其实有很多想要问的,可是最终还是没有开口,生怕自己被牵连。

唯有荣娇悄悄的弯起了唇角,虽然不该幸灾乐祸,但是看着好友变色,真的是一种很不错的感觉。

她敢打赌,能够令她变色的,除了那个男人不作他想。

钟良对着在场的人无辜的笑了笑,认命的签了账单,默默摇头,今天还真是不幸,破财咯。

但是他很快就会知道,今天不单是破财,很快他还会碰上倒霉的事情,比如说自己半路上回去的车胎破了,然后与一辆车子交界,司机为了避让,直接将车子开到了水里!

让他好好的苦逼了一把。

第二天去查看的时候,发现那一段撞坏的栅栏居然恢复如初,差点让他以为自己是遇上灵异事件了!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此时唐静芸大步从离开房间,心里闪过几个念头,思考着等会怎么跟姜晔解释,他才能够将怒火熄灭。

这样想着,唐静芸在停车场里找到了自己的车子人,然后上车,车子难得的开得有些急躁,跟开车主人的心情一样。

一路开车回家,唐静芸将车子停入车库,然后走回了屋子。

姜晔坐在客厅里默默抽烟,只开了一盏昏黄的灯光,空旷中显得很格外孤寂。

“啪!”

唐静芸伸手打开房间的灯光,走到姜晔面前,“姜晔,我回来了。”

姜晔将手头的烟摁灭,抬头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子,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过来坐下。”

唐静芸抿唇轻笑,然后很自然的坐在了姜晔的腿上。

“喝酒了?”

“嗯。”

“除了喝酒呢?”

“没干什么。”

“真的?鸿宇说你叫了男人,在结账呢!”姜晔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冷漠。可是唐静芸却听出了几分担忧。

她笑,“误会了,是有人想要送礼,然后就送了两个男人过来,我没收,没想到被鸿宇听到了。”

姜晔抱住她,“送了两个?什么样的?清秀的还是成熟的?或者是妖孽的?不过我知道,肯定没有我好,一日三餐的把你当宝贝来伺候,换个男人都不肯干。”

唐静芸觉得好笑,“好浓的醋酸味儿,哪儿来的呢?”收到姜晔灼灼的目光后,安抚道,“好了好了,什么款的我都不喜欢,我就喜欢我家里这款的。男人还是用惯的好,我可没有兴致和人分享明末强梁最新章节。”

姜晔冷哼了一声,也听不出他到底是高兴了还是不高兴了。

唐静芸觉得挺无奈的,怎么自己就让姜晔这么没有安全感吗?她以后是不是得对他更好一点?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姜晔的眼中闪过幽光,哼,不管是什么人,都要给我滚蛋!

唐静芸搂着姜晔的脖子,默默的安抚着他。

姜晔过了一会儿才道,“芸芸,你说我们这之间是不是颠倒了角色?别人都是女人担心自己的男人在外面花天酒地,怎么到了咱们家,就变成了我整天担心你跟着其他的男人好上了呢?”

唐静芸悄悄弯起唇角,傻瓜,这说明你爱我爱的太深了。

姜晔其实也不乏担心,随着唐静芸越来越耀眼,她要面临的花花世界的诱惑也会越来越多,他不会去质疑两个人的感情,但是总会存在某些不可抗的因素。

今天的事情虽然只是一个误会,但是却给他敲响了警钟,让他意思到,唐静芸的社会身份已经不单单是一个女人那么简单。

当女人强大到一定的地步,也是会面临类似于男人的诱惑,比如说,****。

唐静芸似乎察觉到了他的担忧,轻轻叹了一口气,“今天是我不好,以后我一定能不去那种地方就不去。也会尽量让别人知道我有喜欢的男人。”

姜晔抿唇,其实他知道,只要两个人的身份一天没有明了,她就一点会受到其他人的诱惑,尤其是他还不在她身边的时候。

当然,就算关系明了,该受到的诱惑依旧会受到,不然也就不会有那么的小三小四了。

他感觉到自己自己腰间有东西擦过,不由挑眉,唐静芸笑了笑,也想了起来,掏出内侧口袋里一本笔记本和一叠装订好的纸张,她扬了扬手里的东西,露齿一笑,“其实我今天去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这些。”

“什么东西?”

“杜氏和四海帮勾结的证据,杜氏帮助四海帮洗黑钱。”

姜晔眯眼,诧异的看向唐静芸,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唐静芸眯眼,“我和杜氏有仇,不死不休的仇,杜氏不开心了我就开心。”所以她就收集了杜氏的资料咯。

姜晔见此,笑眯眯的磋磨了一下她的头发,笑的宠溺。

两人之间好像刚才发生的事情都被遗忘了,但是唐静芸却默默的在心底记下了。

——

在黄煜居住的会所里,他发出咆哮声,“给我查!东西怎么就被人偷了!”

这些东西他是知道的,父亲当初留着保命用的,生怕杜氏杜叶康会在最后的关头反水。现在也同样是他用来和杜氏谈判的筹码!

可是现在,居然不见了!

他怎么可能不担忧?自己保命的最重要的依仗都没了!

在他的雷霆震怒下,整个会所都呈现出一种紧张的氛围,但是依旧一无所获。

会所的管事看着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传来打砸东西声音的房间,默默的摇头。

这黄少比起他父亲来,到底是差了很多,单是这养气的功夫就差了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