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送礼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的偷窃计划并没有来的及实施,在遇到了一个侍应生后就有了另外的选择。()

无他,只因为这个侍应生她很眼熟,正是李文静!

李文静诧异的看着唐静芸出现在这个地方,唐静芸对她淡淡一笑,如果不是时间地点不对,她都要误以为和唐静芸在外面的大马路上见面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李文静低声问道。

唐静芸眯眼,“我来这里找样对我很重要的东西。”

李文静讶异。

唐静芸抿唇,“你在这里打工?知不知道这里有什么不能进去的禁区或者比较神秘的地方?”

李文静有些犹豫。

唐静芸淡淡地道,“这里是港都黑帮之一四海帮的的老大开的地方,如果不想哪天被人收拾了,还是趁早辞职离开。”

李文静目露吃惊,随即反应过来,唐静芸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也是很有可能的。

于是,李文静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开口,“在东边那个区域,是客人去的,顶楼除了少数几个人外,是禁止进入的。”

唐静芸挑眉,笑着点点头,轻声道,“记住,别马上寄辞职,不然你会很显眼,最好过几天犯个小错,让经理把你开了。你这样做兼职的,一般都不会记录在策,也没有人会去追查。”

当然,唐静芸没有说,过几天,这里会再次迎来的临检恐怕也长久不了。

李文静看着唐静芸快速窜里的背影,轻轻叹了一口气,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

当唐静芸再次出现在荣天俊等人的包厢里的时候,是二十分以后的事情了。

一看见唐静芸进来,谷志坚就笑道,“怎么去了这么久?让我们一阵好等。”

唐静芸弹了弹自己身上的灰尘,然后笑眯眯的道,“别提了,碰上一个醉鬼,被撞到了,弄脏了衣服。”

几人见她的衣服上确实有皱褶,当下都是不客气的哈哈大笑起来。

唐静芸继续喝酒,没有人知道,在这短短的二十分钟内,唐静芸究竟经历的什么,她摩挲着自己衣服内侧口袋里那皮质的笔记本和一沓纸,低垂的眼眸中闪过精光。

她想起自己无意中在门口偷听到的事情,心中更是闪过阴沉,很好,一条丧家之犬,一个志大才疏之辈,她迟早要让两人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人!

荣娇虽然觉得自己的好友不知道为什么从外面回来一趟后,身上的气势更加冷厉了,但是她并没有说话。()很大程度上,荣娇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物。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唐静芸不由挑起眉头,几人相视一眼,然后谷志坚扬声道,“进!”

只见推门进来的是一个男人,国字脸,浓眉大眼,第一眼看上去就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这张脸,在场的人以前不太熟悉,现在则是不太陌生武极剑圣最新章节。

离社板上钉钉的继承人——钟良。

不过众人眼神中都是闪过奇怪,他们和离社并没有多少往来,和这钟良也没有多大的交情,怎么会突然凑到他们面前来呢?

钟良笑着对在场的人致意,心中默默感慨,果然不愧是唐静芸会出席的私人聚会,规格够高,在场的任何一个拿出去,都是足够在港都横着走的人物,现在却聚到了一起。

唐静芸没有起身,就这样坐着,笑问道,“良哥,不去坐镇离社,你怎么有空来会所玩耍?小心傅爷知道的拿拐杖削你!”

钟良没好气的挥挥手,“你不说傅爷怎么会知道?每次都是你打小报告。”当然,也只有唐静芸有打小报告的胆量,其他的人在傅爷面前,哪个不是乖的跟个小动物似的。

唐静芸挑唇轻笑,“得了,别卖关子了,没看我们这群人都在聚会吗?难道你也要来掺和一脚?”

钟良挥手,“得了,我就是个粗人,你们这些公子小姐的这么精致,跟我一碰就碎的瓷娃娃似的,我哪敢啊!”

在场几人也都是回味过来,看来唐静芸和钟良的关系匪浅,自然而然能够推演出来,唐静芸和离社的关系恐怕也不简单。

只见钟良挥了挥手,然后身后的人把酒水和零食都端上来放下,“正巧和人喝酒,给你送点东西过来,顺便打个招呼。”

唐静芸继续看着他,她觉得钟良特意过来,绝对不会只是送这么点东西这么简单。

果然,很快又走进来两个男的。

都是能够让人眼前一亮的人物。

左边是个看上去很稚嫩的少年,容貌精致,雌雄莫辨,尤其是那双眼睛,眨动的时候睫毛轻晃,带着纯真的诱惑。

右边的则是相反,是个很有男性魅力的男人,棱角分明,身材高大挺拔,一身紧身的衣服,勾勒出衣服底下具有爆发力的身材。

唐静芸诧异的看向钟良,心中突然冒起了一个不太好的念头。

果然,钟良开口了,他笑道,“我觉得我和你的交情也到了这个份上了,送钱财什么的都是轻的,你也肯定不缺,于是我一思量,既然你也玩的开,送你两个男人把玩吧!”

“噗!”

“噗!”

两声酒水喷出来的声音,然后就听见猛烈的咳嗽传出来,咳的那个叫撕心裂肺,仿佛下一秒就要将自己的肺咳出来。

荣天俊一手死命的拍着自己的胸口,一手指着唐静芸,“你、咳咳、你、咳咳咳……”

而另一个则是王少,他别呛的脸都涨得通红,手要死不活的指着唐静芸。

谷志坚嫌弃的看了两人一眼,然后默默挪开点,用纸巾死命的擦着他的脸,特么的他下次再也不会坐在这两人之间了!特么的别人喷都是超前喷,这两个混蛋居然同时喷了他一脸啊!混蛋啊啊啊啊!

荣天俊终于缓了过来,然后指着唐静芸,满脸的不可置信,“居然有人送你男人!还有,什么叫你玩的开?吓死我了!”

在场的人可没有忘记,唐静芸的官方身份是孟夫人的儿媳妇,她可是个有丈夫的人!

这倒不是他们圈子里没有结婚后各玩各的前例,可是从孟夫人对唐静芸的那种喜爱看,根本就不像是夫妻两人之间关系不好的样子,典型的爱屋及乌啊炎武战神!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个人是唐静芸啊!

这可是唐静芸!

瞧她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行事再正派不过,怎么看都不像是玩的开的人啊!

在场的人表示,根本无法想象唐静芸和,额,精致小男生或者成熟男人玩闹的样子!

在惊天动地的咳嗽结束后,整个房间里都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气氛。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唐静芸这个当事人,以及对面那个送礼的钟良。

饶是那两个被钟良带过来的男人,此时都是不由手心里冒汗,只觉得内心一阵不安,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氛围真的很诡异啊!

唐静芸抬了抬眼皮子,终于开口道,“钟良,我一没和你上床,二没和你出去玩过,你怎么知道我玩的开啊?”

钟良对着唐静芸嘿嘿一笑,上次把你叫出来处理泗烨的事情的时候,你不就是刚刚从某个男人床上爬下来吗?那火气大的,隔大老远就能够感觉到你身上的火气啊!

唐静芸隐约想起了那天的事情,然后默默的磨牙,将自己的火气压下去,然后终于还是恶狠狠的道,“我那是刚刚从我男人床上下来!是我男人!是我的丈夫!你知道吗???”

钟良感觉到了唐静芸语气里森森寒气,突然觉得现在待在这里似乎很不明智啊!

可是又看了眼唐静芸,无奈的道,“那你怎么也不说清楚,不然我也不会误会你嘛,我还在想呢,哪个男人究竟有什么魅力,居然能够把你勾住!”

唐静芸嘴角抽了抽,为什么他感觉他描述的语气里,姜晔变成了一个勾人的妖精呢?

钟良对此只是无辜的耸耸肩,“好吧,看来只是一个误会。”

两人聊着这个话题的时候,在场的人,除了已经有几分猜测的荣娇外,其余所有人都注意力集中到了唐静芸刚才说的那句话上,什么叫“我的丈夫”?难道是他们理解的那个意思?

就是那个神秘无比的孟氏少东?他居然出现在了港都!

如果他们没有理解错的话,这个消息传递出去,唐静芸出入一定会被狗仔队盯死的!

因为孟氏少东这个噱头实在是太大!可以毫不夸张的讲,整个港都就没有人不猜测他的身份的!

不过,唐静芸显然是没有满足自己这几个朋友好奇心的好心,只是依旧淡淡的抱臂靠坐在椅子上。

钟良无奈,“那我今天都将他们两个包下来了,你要不要看在我的面子上,就收了这两个人吧?”

唐静芸抬眸,呵呵一笑,“你想要今天晚上醒来,发现自己床头被人放了一颗子弹吗?”

别的不说,她要是真的敢带着人回去,姜晔舍不得对她怎么样,不过钟良这样的罪魁祸首可就没有什么好下场了。

弄死是轻的,弄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才是玩真的!在姜晔那张凌厉的脸下面,从来都是有着一颗黑暗的心。

就像是他带着一把狙击枪前来帮助她一样,其实他身上很少有束缚住他的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钟良莫名的觉得背后一阵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