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当你老了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四海帮那边的事情,自然有傅爷和他背后的人料理。八零电子书strong>[.超多好看]唐静芸虽然插手了,但也没有打算过多的干预。

于是,在很多人眼中,她又变得格外的悠闲。每天除了和某人腻歪在一起,还是腻歪在一起。

哪怕是姜母这样的过来人看来,这对小夫妻的感情也是好的过分了,看的她这样的老人都觉得有些腻乎,不过当事人显然没有这个自觉。

就比如说现在,姜晔加了一筷子鱼肉,细致的将鱼刺都挑了个干净,这才递给一旁的唐静芸。

“这是你爱吃的鱼,我亲自给你做的。”姜晔柔声道。

唐静芸笑了笑,满满的吃着,鱼肉吃完了,碗里肯定还会有另外的菜,都是姜晔亲自夹到碗里的。

姜母看着自己儿子这样的一面,如果不是他其他的习惯没变,她都要怀疑自己的儿子是不是被人掉包了,这么温柔小意的男人,真的是他那个十岁就敢用枪指着别人脑袋的儿子?

其实,如果换做是平时,两人也没有这么腻乎。

只是姜晔发现唐静芸这两天的食欲很差,似乎是从温流码头那一战后开始的。

他没有忘记自己当时亲吻她的嘴的时候,尝到了血腥味。那时候他没有细看,但是事后却发现了有些不对劲。

唐静芸的脸色虽然较常人苍白,可是在他的极力调养下,已经渐渐多了几分血色。可这两天他发现,她的脸色苍白的很,尤其是唇色,苍白的令人心惊。

这样的发现,他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唐静芸在那场争斗里伤到了那里,既然身上没有伤口,那么最多的就是损耗了内里的。

这样的情况自然是要好好的补一补。

所以,这两天的餐桌上,姜晔变着花样的为她做调理的食物。而且他发现,只要是自己夹的,唐静芸就会多吃几口,这样一来,愈发的亲力亲为了。

唐静芸身体是真的不太舒服,那天脑海里的刺痛虽然消了下去,但是身子依旧感觉有些乏力,食欲也不好。

好在清凉的感觉在逐渐恢复,只不过恢复的有点慢而已,这也给了唐静芸一个教训,以后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够再这样不顾一切了。

感觉自己已经吃不下了,唐静芸放下了筷子。八零电子书strong>

姜晔皱眉,这才吃了小半碗米饭,大半碗菜呢,还不及她平时饭量的一半呢,“不吃了?”

唐静芸点头,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嗯,吃不下了。”

姜晔也不勉强她,看了那还剩下一大半的米饭,拿起来倒在了自己的碗里,一边倒一边说,“如果饿了就再和我讲,我等会给你做点心吃。”

那头姜母刚想要开口问唐静芸怎么今天吃的这么少的原因,就看见了姜晔的动作,瞬间连张口要问的话都忘在了自己喉咙间!

她没有看错吧?她的儿子居然毫不在意的吃别人吃剩下的饭?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有一次他吃饭的时候,有个堂弟什么的将汤水溅到了他的碗里,他那天的那碗饭就没有再碰过!

姜晔倒是没有觉得什么,这个习惯他养成了很久了。

在京都的时候,唐静芸看着比较瘦,他一直立志于要将她养好,所以总是习惯性的替她多盛饭,好让她多吃几口。

盛多了唐静芸肯定是吃不完的,数落他浪费,他就闷声将她吃剩下的倒在了自己的碗里,继续吃。久而久之,这样的习惯也形成了。

他不是没有察觉到姜母诧异的眼神,可是只要对象是他家芸芸,他就没有什么规矩是不可破的。

唐静芸则是一脸淡然,她一直觉得自家的男人很好养活的,不挑食,她弄什么他吃什么。

姜母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游移,终究还是在心中轻轻一叹,罢了,这两人间的感情这么好,她也就不用再担心了。

姜晔又盛了一碗鸡汤放到唐静芸面前,“吃不下了,就喝点汤,我用老参炖的,不过去了味儿,保准你闻不出来。”

唐静芸笑着接过,小口的抿着。

一顿饭,三个人,气氛很不错,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姜母总觉得自己似乎成了插足小两口生活的恶婆婆啊!

吃完了饭,聊了一会儿,两人也就从姜母的别墅里出来了。

唐静芸看着送自己出门的殷殷姜母,不由对姜晔道,“妈也不容易,你以后也常来走走。”

姜晔沉默,没有接话。

唐静芸知道这是母子俩之间有心结,也就不多劝,毕竟她没有经历过当初的那些事情,没有立场站出来说话。

走在路上,唐静芸见姜晔依旧沉默不语的表情,用手去握他的手,他也不像平常那样将她拉在怀里,不由挑眉。

在自己别墅前面站定,笑道,“在这儿等着,我马上就回来!”

姜晔默默的等在原地,然后看见一辆天蓝的跑车从别墅里面驶出来,速度开的很快,在转弯的时候,“唰”的一个车身漂移,极为酷炫的停在了姜晔面前。

车窗下滑露出唐静芸那张带着墨镜的清丽脸庞,她摘下墨镜,露出一个张扬的笑容,伸出手,“帅哥,要去兜风吗?”

姜晔好笑,这样的唐静芸和平常那个沉稳的简直判若两人啊,在原地站定了一会儿。

他不动,那只手就一直停在那里,好似感觉不到酸一样。

看着这样的唐静芸,姜晔又一瞬间的错觉,好似不管他走到那里,这个女人都会一直等着他,等着他,直到他回到他面前一样。

他将手放到她的手里,仿佛是宿命交付一般的错觉。

缓缓的掀起一个笑容,“不是要去兜风吗?走吧。”说着,低头亲吻了一下她的手指。

然后转身上了车子的副驾驶,欺身上前,对着想念久矣的红唇蹂躏了好一会儿,急促的,凶猛的,似乎在宣泄着什么一样。

唐静芸轻抚着他的后背,安抚下他内心的那些浮躁的情感和黑暗的念头。再也没有比她更熟悉那种感觉了,因为她曾经也一度这么的张惶。

因为她的生命里,曾经一度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孤独无依,每一个夜晚都只剩下寂寞。

——

两人最终还是没有去兜风,因为姜晔见唐静芸的神色依旧不算好,舍不得她劳累。

所以他牵着她的手,缓缓的走在街道上,仿佛一对平凡不过的小情侣。

唐静芸挣开他的,迎着姜晔失落的眼神,她将自己的手指一根根的和他交叉,然后,握紧。

姜晔笑了笑,凑到她耳边,轻声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唐静芸勾唇,“我才不要呢和你一起变老呢,你看呐,你比我大八岁,既比我操劳,又不会保养,到时候肯定比我先变老。想想看,等到你已经白发苍苍的时候,我肯定还正是风韵犹存的时候。”

说着,她眯起了眼,有些难以想象这个男人变老后的模样,笑道,“那时候,你牵着我的手出门,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我叔叔或者爸爸呢。”

姜晔抿了抿唇,年龄永远都是他的死穴!

好似嫌刺激的还不够,唐静芸抿唇轻笑,“等到你已经老的不中用了,我就吃去包养个小白脸,我有钱,长的也不算差,到时候肯定会有很多人扑上来!”

“不准!”姜晔转头,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唐静芸噗嗤一声笑了,用眼神临摹着他的眉眼,“我要找一个很帅的男人,他的眼睛要亮要黑,眉毛要浓,额头要高,鼻梁要挺,绷紧了嘴唇的时候,要冷厉如刀,但是对我笑起来的时候,仿佛我是他的全世界……”

她的眼神直直的盯着姜晔,那双素来深邃如古井的眼眸里,罕见的显露出直白浓烈的感情。

姜晔听着那些话,宛如在听着情人呢喃,比任何的话都要好听!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真想狠狠的吻上那苍白的嘴唇,让它染上独属于他的红晕,比胭脂还要艳,他想让她的口中只能叫唤他的名字,再也顾忌不了其他。

唐静芸抿唇一笑,“骗你的了,我的姜晔,就算是老了,在我眼里也还是那个一身凛冽的男人。而且那时候我肯定也七老八十了,哪里还有力气出去找男人?守着你过一辈子就是最好的了。”

姜晔低声痛苦的呻吟,凑到她的耳边,认真道,“芸芸,记住你现在说的话,今天晚上我要你在床上把这些给我一遍遍的说,直到你这样小嘴再也没力气吐出任何一个字!”

唐静芸抿唇轻笑,凤眸微微上扬,说不出的勾人。

姜晔紧紧的握住那只手,十指交握,都说十指连心,或许两人相连的两颗心。

这样的走着,莫名的让唐静芸想起某几句歌词。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

当你老了,走不动了。

炉火旁打盹回忆青春。

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

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

漫长的街道上,来往的行人很多,但是这两个人之间的身影摇摇晃晃,始终都靠在一起,看上去竟像是极为美丽的一道风景。

我愿意用我的余生,牵着身边这个人的手。如果头顶上真的有神明,那么请你们见证,我将倾我所有,只为予她我的真情。——姜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