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你是我的女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在看到男人的一瞬,身子僵硬了一下,就看着男人站在路中央完全不动,脚下刹车猛踩。

等到车子停稳了一会儿,她还刚解开身上的安全带,就看见男人已经龙行虎步的走到了车门外面,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眸色深沉,“你下来,还是我上去?”

他和平常不同,此时的他像是一只已经苏醒的豹子,显得格外的危险。他盯着唐静芸的脸,让她有种自己下车会被吃掉的错觉。

但是,吃掉又怎么样呢?她还是要照样下车的。她不仅要下车,还欢欢喜喜的走到他面前,笑着伸手搂住他的腰,将自己埋在他的胸膛。

姜晔满腔的怒火,在唐静芸抱住他的瞬间,消散了大半。

他明明是那么的愤怒,以至于甚至等不及等她回到别墅再问他,像个毛头小子一样,冒冒失失的就冲到了她的面前。

他知道自己此刻的模样一定不好看,很凶,很冷,很硬,可是他管不了那么多了,看着她游走在那么危险的场合里,他的心情就没有平复过。

他甚至想啊,如果能够就这样吓住她,哪怕因此和他生疏了,也总比任她丢了性命要好。

可是,他没有想到,他的芸芸居然会对他笑的灿烂,猛的投到了他的怀里,让他一颗冷硬的心瞬间就柔软起来,还怎么发的出怒火?

过了好一会儿,唐静芸才松开抱着他的腰的手,站在他咫尺间,笑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姜晔眯起眼,“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就为什么在这里。”他的身上还带着几分来不及散去的凶煞之气,静静的站在那里,宛如一只潜伏着的巨兽。

唐静芸的电话声突然响了,她当着姜晔的面接了起来。电话是浅戈打来的,“唐,你那里是不是来了什么高手?我刚才感觉到被人抢了不少猎物。”

唐静芸面色一僵,心中掀起滔天巨浪,只是嘴上依旧平缓地道,“嗯,我知道了。”

浅戈通知一声就挂了电话,唐静芸握着手机,看着姜晔平静的脸,这才注意到他的左手上提着一个小提琴一般的箱子,这样的形状唐静芸并不陌生,她眼眸微垂,睫毛动了动,应该是一把狙击枪!

“怎么,你姘头告诉你了?”姜晔冷声开口,他看着唐静芸,眼睛是满满的指责,愤怒,还夹杂着三两分的委屈,低声咆哮道,“唐静芸,你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为什么宁愿去找外人也不来找我呢?难道在你心中,我还没有一个外人来的可靠吗?你当我们一年的夫妻感情都是一场笑话吗?”

他问道最后,手忍不住颤抖了起来,“你知不知道,刚才的场面有多危险?我就看着你周身擦过子弹,我只能在那里无助的看着,我只能用尽全力的多开枪,少一个人,你就少一分危险。我好怕,好怕你出事……”

“不要说了!”唐静芸上前捂住了他的嘴唇,“姜晔,不要说了!我知道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她上前两步,让自己落入他的怀抱里。姜晔松开了手上握着的箱子,猛然将他拥入自己的怀抱。

“我只是不想让你沾染上这些东西,”唐静芸靠在他的怀里,轻声开口解释道,“姜晔,你是姜家的嫡子长孙,你年纪轻轻已经官居少将,是军界最看好的新星,前途无量。你有着这么光鲜的未来,我怎么能够让你手上沾染上不该沾染的东西呢?”

她的声音透过他胸口的衣服,一直穿到他的心脏。

“姜晔,****这东西,我自己不敢深沾,只是浅浅的游离在其中,因为我怕,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我怕如果我和****上的关系暴露出来,会影响到你的未来。”

唐静芸埋在姜晔怀里的眼睛眯起,“你想啊,一个少将朝夕相处的枕边人,他的妻子,居然是混黑的,那少将本人又能够干净到什么程度?我怕因为我毁了你敞亮的坦荡前途。”

“所以你就从来都不让我知道这些事情?”姜晔的声音带着几分压抑的问道。

唐静芸轻轻的点头,“是的,你只要负责去挣你的前途好了。还记得你当年说过,你是个敢于让我飞的男人吗?我纵然要飞,也不能牵累到你啊。”

姜晔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脑袋,将她从怀里拉出来,目光死死的盯着唐静芸,“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当年游走在国内国外的势力间,手上怎么可能真正的干净?更何况,唐静芸,你是我的女人啊!男人保护自己的女人,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他用力的捏紧他握住她肩膀的双手,目光死死的盯着,“一切以‘为我好’为名的隐瞒,都是你的自作主张。你知道吗,看着你深处在危险的环境里,我真的很想现在就这样掐死你,也好过你日后死在某个我不知道的地方。”

这样说着,他的一只手已经放在了她的喉咙上。

姜晔的手很有力,带着不太明显的几个茧子。唐静芸知道,这双手很温暖。

姜晔目露赤红,“现在死了,我至少还能够抱着你的一坛骨灰,有个念想。”这样说着,他的大手猛地用力。

唐静芸感觉喉咙很痛,她却没有躲,反而扬起了头,像是一只在嘶鸣的优雅白天鹅。她看着他的目光,温柔中带着纵溺,纵容着这个男人的一切行为。

唐静芸知道,自己某些时候是不太正常的,毕竟曾经的经历没有让她扭曲心智,但总归有地方是改变的。

但是她没有料到,姜晔也会有异于常人的扭曲的一方面。

她微微勾唇,看吧,他们果然是绝配,天生就是要在一起的。

“杀了我,然后将车子停在这里,别人只会以为是四海帮不甘心的帮众在仇杀,你只要一把火烧了我,再弄出点不在场的证明,就绝对没问题。”唐静芸沙哑的嗓音里,喘着气,一点点的认真说道。

姜晔看着那双眼睛,没有畏惧,没有害怕,只有纯粹的真诚,终于忍不住松开了手,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唇瓣,在她的唇齿间寻找着某些情愫。

她很少说爱,可她分明是那么的爱着他啊,浓烈而幽香。

唐静芸刚想笑,随后就是脸色骤变,因为她刚才胸闷吐血的血腥味还残留在自己的嘴中。

姜晔一亲吻到唐静芸的唇的时候,就品出了她嘴里的血腥味,眉头大皱,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怎么回事?”

唐静芸轻轻一笑,“身体超负荷运动,有些吃不消,回头补补就好了。”

“怎么补?”他一本正经的问。

“听说女人有了男人的滋润就很补。”她调笑着回。

姜晔恨恨的在她唇上啃了一口,“怪我,之前让你补的不好,回头我一定好好的满足你!”

唐静芸默然,她突然觉得自己其实不该妄图挑衅这个男人的。

姜晔一只手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拎弯腰拎起掉在地上的箱子,将箱子放到了后排座位上。

“狙击枪?”唐静芸想象着姜晔握着枪的样子,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跳的有点快,他的样子一定很帅。

“嗯,”姜晔眯眼,“今天一共击毙的人数比你那个姘头多多了!”

说到这里,他猛然将唐静芸箍在自己的怀里,“你就不能够安分守己一点吗?在外头有那么多的姘头,你知不知道我当时知道你找别人不找我的消息的时候,心都要碎了?”

他把整颗柔软的心都袒露在她的面前,只要她不高兴,一道就能够划开她的心脏,不会死,可是会很疼。

“我摸摸,看看你的心碎了没有。”唐静芸抿唇,轻轻一笑。不知道为什么,姜晔的声音里她竟然听出了几分脆弱和焦躁,这明明是该与他绝缘的东西。

姜晔看了眼坐在自己身边的女人,探过身去为她细致的扣上安全带,在她的唇边亲了一口,唐静芸拦住她,“回去,满身的味道,我不舒服。”

姜晔抿唇,目光沉沉的驱车离开。

唐静芸将头侧对着车窗,嘴角的笑意一点一点的汇聚起,勾勒出一个弧度。肩膀和喉咙上都很痛,她敢打赌,那两个地方一定都青了。

笑声在她的唇齿间无声的流泻,这个男人对她的感情真是越来越深了。

姜晔透过玻璃的反光,看到她勾起的弧度,嘴角也不经意的勾起,一开始的满腔怒火早就消散在这个女人刚才异常柔顺的贴服里。

他没有告诉她,在看着她利落的开枪的时候,他的内心就带起了一股征服欲。

想起她刚才说的挑逗的话,眯眼,很好,他一定会让她大补的,只是希望不要补过头了,难免让她消受不起啊!

车子载着两人离开。来时是一人带着一群人,唐静芸神经依旧高度的绷紧;去时是两人相携,唐静芸却忍不住眯起打起瞌睡。

好困,这几天为了傅爷的事情奔波,她一直都没有好好的睡觉。

姜晔半路弃车,换上一辆他早就预备好的车子,将原先开着的车子留给了心腹处理。

他抱着沉沉睡去的她,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惊心动魄,芸芸,你这一生,生是我的人,不要轻易的死了,没有你的压制,我不知道我会变成什么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