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逢魔之时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被称作小蕾的女人,闻言忍不住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脸颊上红色一闪而过。

钟良一边说着一边起身,擦身而过的时候,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小蕾,我本来就是混道上的人,这辈子也没想过找什么良家妇女,还想着,过些日子是不是带着你去见见傅爷呢。”

小蕾心中涌过欢喜,但是下一秒,她脸上的红晕尽失,显得格外的苍白,一瞬间摇摇欲坠。

“可是,我拿真心待你,你怎么能够被背叛我呢?你难道不知道我拿傅爷是当长辈来敬的吗?你这是在糟践我的感情吗?”

钟良的话语中透着彻骨的寒凉,小蕾这一瞬只觉得绝望异常。

他知道了!

他居然知道了!

他怎么能够知道!

小蕾在短短的一刹那,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一般,所有的欢喜堆积起来,还来不及膨胀发酵,在下一秒就被无情的践踏和戳破。

那些曾经的隐瞒和无助,最终酝酿成茫然,她急匆匆的抓住那个即将离去的人的手,语无伦次,“不是这样的,良哥,你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我是被逼的!”

说道最后,她脸上的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下来,她自己仿佛没有察觉,而钟良也仿佛没有看见。

钟良用力的掰开她握着他的手,力气大的好像要将她的手指一根根的掰断。

“不要解释,你跟了我五年,就应该明白,我最讨厌的就是欺骗!”

钟良冷声道,目光里已经不复曾经的温柔缱绻,冷漠的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他无情的转身,留下了小蕾一个人待在里面。

小蕾仿佛全身的骨头都被抽走一般,瘫软在地,嘴里念叨着,“完了,全完了……”

她仿佛看到了那个男人抱着她的日日夜夜,从一开始的*到后来的心灵交汇,他教她认字,给她请家教,替她煮面……一件件就汇聚在那里,最后是他决然的眼神。

她捂着自己的脸,毁了,全毁了,是她,亲手毁了自己的幸福!她本来可以盼到的幸福啊!

小蕾的心中突然涌起了无限的痛恨,她真是恨透了那个操控了她大半生的男人!

不,她不要放弃!她爱他的呀,她那么爱他,只要能够让她回到他身边,她愿意做任何事情赎罪!

钟良跨出办公室门的一瞬间,似乎听到了女人小声的抽噎,像是一只绝望的幼崽。

他的心抽痛了一下,守在门口的手下迎上来,“良哥!”

钟良挥手,“进去将人控制住!这人回头交给傅爷处置!”

手下连忙应声。

钟良快步离开这里,他居然觉得心口好疼,忍不住捂住自己的心,像是有把刀子,在一刀一刀的切割着,比以前遭受的任何伤害都疼!

可即使如此,他的眼中依旧冷情一片,傅爷说过,一次不忠,百次不用。他钟良身上背负着离社的未来,离社无数兄弟的性命,早就不是能够妄为的年纪了。

他抿唇,将心底的痛苦压下去。

他就是有点想不通,这人呐,就算是养条狗,你每天喂它吃的喝的,给它洗澡,逗它玩,他都好歹能够记着对你摇摇尾巴。怎么这人就能够这么狠呢?不仅不念着好的,还能够反手咬你一口?

等到钟良走进会议室的时候,他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沉稳,此时面无表情,众人只当他是担忧傅爷。

他有条不紊的将事情布置下去,看着人一个个走出去,眯起了双眼,四海帮,咱们的仇多的是,一条条算,不急!

之前是四海帮来找离社的麻烦,现在也该是轮到离社反击了!他倒是要看看,四海帮的老大不在,群龙无首,究竟能够应付到什么程度!

——

离社这边是整装待发,摩拳擦掌,就等着给四海帮一个深刻的教训。

而在温流码头上,气氛其实紧张极了,一触即发。

最中间是唐静芸一行人被黄乐童围住了,在四海帮的打手外面,则是黑压压的离社的人头,两方胶着,谁也动不了谁!

真是应了那一句,“牵一发而动全身”!

打破这种氛围的是黄乐童被打过来的一通电话,他隐约能够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男人的喝骂声、尖叫声以及玻璃破碎的声音。

“老大不好了!离社的那帮崽子们居然打上门来了!您快拿主意啊!”

电话那头还没说话,就已经“滋滋”的断了,估计是被人给打断的。

黄乐童的脸色“唰”的阴沉了下去,他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离社的人打的主意。

四海帮不比离社,他素来为了防止底下人篡权,权力一直都是攥在他自己手上的,这样固然能够保证自己的威慑力,但是在他不在的时候,也极易造成没有人能够主持大局的情况。

可是离社不一样,本来就是新老交接的时候,离社除了傅爷以外,权力现在大部分在钟良手里,哪怕傅爷不方便指挥,但只要钟良在外面,绝对会比四海帮的局面要好!

唐静芸看着黄乐童骤变的脸色,轻轻勾唇,她抬头看了眼今天的天。

本来这个季节的天,到了七点还不会全都黑下去。

可是今天却例外,才五点多六点不到的样子,就已经变得昏黄了。天空阴沉沉的,似乎在酝酿着阵雨,空气里有种黏腻潮湿的感觉。

唐静芸看了眼远方低沉沉的云,看了眼自己的手表,呵,正是逢魔之时啊!

黄乐童在挂了电话之后,就将目光死死的放在唐静芸身上,这个女人,真是下的一手好棋!

他隐约觉得,似乎从一开始,很多事情就都在唐静芸算计当中。

包括她来救人的事情,他之后的反应,离社的埋伏,他应对离社的后手,以及离社对付他的手段,好似每一步都在按着她的计划走,每一招每一子落在都落在了她算计好的地方!

而她,则是那个最初摊开棋盘的初手,如果不是她以身犯险的那一招,可能后来的都会走向不一样的方向!

他看着对面那个沉静的女人,第一次感到深深的震撼,这个女人的心机城府,比他想象中的要深很多很多,他刚才所以为的,大概都是她想让他以为的!

黄乐童走到今天的地步,能够将四海帮发展成现在这个规模,聪明自然是不缺的。哪怕刚才因为他的自大而疏忽了,但是反应过后来,很快就将唐静芸的全盘布局给看透了。

但他越是看透,就越是心惊,也越是背后发凉!

他不相信这么一个算计了一切的女人,会给他离开翻身的机会。

黄乐童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目光死死的盯着唐静芸,“唐夫人,你胆子真大。我常听老人说,只有对自己狠的人,才能够真正成大事,我现在算是明白了!”

这是在说唐静芸舍得以身为饵的行为,其实她也可以坐镇后方,换个诸如钟良等人过来,但是她为了确保计划万无一失,她还是选择亲自过来。

唐静芸挑唇,“这世间从来都是最公平的,你想要获得一些什么,自然也就要付出些什么,端看人舍不舍了!我唐某人别的没有,就是行事谨慎惯了。”

你想要获得什么,自然也是要付出什么。这是唐静芸前世很早就悟出来的。

她很早熟,她也比世间绝大多数人都要看的透彻。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如果有一天,天上掉下了馅饼,那她第一反应不是欣喜,而是深觉不安。

傅爷闻言,默默的叹息,也不知道这唐丫头早年经历了什么,让她会比自己这个老家伙还要明白透彻。

黄乐童能够想明白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想不到?他比黄乐童多知道一些事情,想到的更多。

唐静芸的计划,估计是在揪出叛徒的时候就已经在慢慢形成了,似乎在听闻他被人出卖的时候就已经来时落子,在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大家就都做了棋盘上的棋子!

唯有在她落子之后,所有人才猛然明白!

“那唐夫人可做好要付出代价的准备?”黄乐童眯起眼,凶相毕露。

他怎么说也是一刀一枪拼杀出来的,骨子里也是埋藏着凶狠的!

唐静芸眯眼,看来这黄乐童还真是块难啃的硬骨头啊!手指在口袋里的手机上摸索,然后摁了一个发送键。

“代价?”唐静芸的凤眸勾起,露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她的手指指着在场被围的是哪个圈子,用手指着脑袋,“左右不过就是谁的命。”

“好一个左右不过就是谁的命!”黄乐童露出一笑,无端的多了几分凶狠。

他对着自己身后的人暗暗摆手,今天是注定无法善了了,此刻的局面,只有两种情况,一种,他死,离社大获全胜,另一种,他活,出去破离社布下的局!

“动手!”

也不知道是不是约好了的,四海帮的人在一刹那间,将枪口集体对准了站在最前面的唐静芸!

“砰!”

一声沉闷的破空之声传来,打破了对峙的局面。

值此封魔之时,于无声处听惊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