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傅爷身边的大汉看着围在周围的人,各个都是如临大敌,手心里也都不由自主的冒出汗水。

这大概是他们这些年见识过的最凶险的局面了。

唐静芸眯眼看着周围,唇角上掀,“呵,好多的人呀。”

傅爷看了眼胸有成竹的唐静芸,不知道她这是装的呢,还是本身已经有筹谋了?

不过在看到唐静芸那么悠闲后,他自己也不由自主的放松了下来,反正局面已经发展到现在这个情况,恐怕再糟糕也糟不到哪里去了!

“唐夫人,今天就请留下吧!”黄乐童对着唐静芸呵呵一笑。

唐静芸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态度很平和,“不行,我还要回家去给我男人做饭呢,怎么能够留下呢?”

别说是别人了,就是黄乐童听到唐静芸这么一本正经的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也不由目露错愕,怎么也不能将唐静芸和厨房这样的地方联系上啊!

唐静芸笑了笑,“黄帮主,我劝你一句,还是不要耽搁我回去给我男人做饭,我这是背着他偷偷出来的,如果让他知道了我掺和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肯定是要生气的。他一生气,整个港都就都不会太平,港都不太平了,你们四海帮自然也就不会有好日子过!”

黄乐童像是在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唐静芸,随后仰头哈哈大笑,“唐夫人可真是会说笑话!”她要是真有这么一个了不得的男人,早就窝在家里享福了,还会沾染黑道上这些不干净的事情?

唐静芸摇了摇头,看了眼天空的太阳,现在已经是下午快四点了,阳光依旧普照着,显得很闷热。

她挑唇笑了笑,“黄帮主,你不会真的觉得我会什么都不准备的就过来吧?傅爷虽然很重要,但我还没觉得值得我付出性命。”

黄乐童看着唐静芸浅笑的样子,心中升起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果然,只听见唐静芸身上的手机响起了铃声,而那个铃声宛如一纸诏令,整齐的脚步声传过来,黑压压的人头从码头的其他三面涌过来,看这数目,大约得要两三百号人,将黄乐童安排好的人团团围住。

黄乐童目露阴沉的看着唐静芸,放在一侧的左手,却在不经意间弯了弯。

“好!好一个离社!居然短短时间内就将我安排在周围的哨岗拔掉,调动了这么多人过来!”

黄乐童面色阴沉,嘴中吐出话语,沉沉的看向唐静芸。

唐静芸适时的一笑,谦虚道,“过奖,都是离社人员比较厉害。”其实,是唐静芸用异能查探出来的,不然按照黄乐童的布置,还真的很难一点都不漏痕迹的潜伏过来!

温流码头以前是一个很大的码头,曾经一度是对外贸易集中的三大码头之一,虽然后来时移世易,被废弃了,但是这里的基础建筑都还在,地方也格外的大。

黄乐童挑中了这里,就是看中温流码头能够埋伏人手,可是他没有料到,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他能够藏人,代表着别人也能够藏人!

“黄帮主,怎么样?是不是可以放我们走了?”唐静芸面对这对面剑拔弩张的气氛视而不见,依旧很平淡。

傅爷侧目,他猛然发现,似乎来到这里后,不管唐静芸的气势和面部表情怎么变,她一直都给人一种稳操胜券的感觉。

黄乐童看着唐静芸,眯眼,缓缓鼓掌,沉声道,“看来是我小看了你!”

唐静芸孑然而立,她的身材不宽厚,在一群壮汉堆里,甚至显得很单薄,但她此刻站在所有人的前面,似乎在用一人之力抵抗着数百人的压力。

傅爷很细致的发现,自己的身形似乎始终都被挡在了唐静芸的身后。发现这个的他,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

“只是……”黄乐童的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森冷,“我只问一句,你就能够保证自己全须全尾的离开?”

唐静芸闻言,静默了半分钟,海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她用一只手将头发梳拢起,另一只手插在口袋里,“我不能走,你也不能走。再不济就是死磕而已。离社的人不怕打!”

听见唐静芸掷地有声的说着这话,在场的离社之人,都是握紧了拳头,对,离社的人不怕打!

比起四海帮这些后起之秀,离社在精英培养方面显然更胜一筹,尤其是唐静芸带来的这些人,那都是能够一打十的好手!

唐静芸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的震动感,那双微垂的眼眸中一闪而过喜色,嘴角勾起一个弧度。

“黄帮主,你问了我这么多问题,其实我也想问一个,”唐静芸的唇角上扬,看了看自己腕上的表,目光紧紧的盯着对方,“拖延的时间够了吗?”

听到这个问题,黄乐童倏然变色!

唐静芸笑了笑,“你要拖延时间,巧了,我也想拖延时间,不过我觉得,此时此刻,黄帮主不如打个电话问问手下,怎么都过了一分钟了还没有到位呢?”

黄乐童听到她这话,心中第一次真正的升起不好的预感,不同于之前的那次伪装,手心里的一下子就充满了黏腻的汗水。

“滴滴——”他古板而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让他心中不祥的预感升到了极点!

接起电话的一瞬间,就听见自己的心腹传来焦急是声音,“老大大事不好了!咱们的兄弟被人在过来的路上包饺子了!现在该怎么办?您快给个章程啊!”

黄乐童手软了软,随后不可置信的看向唐静芸,“怎么可能,离社的人手根本不够!除非你们疯了,连自己的场子都不要了!”

这样说着,他自己都不信的摇摇头,因为在不久之前,还收到信息说离社那边场子的抵抗很顽强!

“人手不够的,离社那里除了每个场子的人手,其他能够调动的人,除了在这里的,也就剩下百余人了!”怎么可能将他的人手包饺子呢?

突然,他的目光死死的盯在唐静芸身上,“是你!是你对不对?我真蠢,居然忘了还有义合会!”

他早该想到的,唐静芸之前出道就和义合会之间有关,可见两者之间关系匪浅,此时唯一能够调动的,除了义合会人手不做他想!

其实这也不怪黄乐童,毕竟义合会远在京都,调动人手是件极为困难的事情,很少有人会联想到这一茬!

但耐不住唐静芸和方青峰现在都是有钱人,这些人来回的机票钱和住宿钱开销不菲,不过他们也出得起。方青峰调动人手的时候,更是美其名曰给自己的手下放个假!

只不过在放假的时候,又召集了人手干一场而已。

唐静芸抿唇一笑,笑容里丝毫不见算计了老狐狸的得意,只是清浅一笑,算是默认了。

但就是这一笑,气的黄乐童肝疼啊!他老子的筹谋算计了那么久,连自己的儿子都赔进去了,居然就被这么一个女人给搅和了!

——

在来这温流码头的一条道路上,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坐在一辆车里,默默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他身材高大,穿着黑色的背心,军裤,皮鞋,仅仅是坐在车里,就感觉气场十足。

如果有京都的帮派的人在这里,就会发现这位可就是鼎鼎大名的义合会的老大——方青峰!

方青峰虽然在洗白,不过底子摆在那里,虽然在弄娱乐公司之余,已经着手在建立保全公司,但是这些保全人员的皮子一脱,照样还是混黑的,一摸,手黑的跟煤炭似的呢!

之前唐静芸拜托他一件事情,自己的合作伙伴提出的帮忙,他还是很乐意的,于是,大手一挥,义合会的五年以上的兄弟都来了一趟港都之旅。

眯眼看着已经被围住不好动弹的人,他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总算将人给逮着了,要是坏了唐静芸的事情,他可没命去还她!

——

离社总部里。

钟良的办公室里静的落针可闻,他动了动自己酸痛的脖子,这才发现已经一动不动坐了一个小时了。

虽然极力掩饰,但是他心中依旧忐忑的很。当时唐静芸要深入虎穴的行为他是极力反对的,哪怕要去,也是该他去。

可是唐静芸以他要“坐镇场子”为名阻止了他,现在他也只能够在这里干着急。

想起之前那一阵义合会的遭到不明人士的集体袭击的时候,他就知道对方行动了。

唐静芸早就料到了对方会由此行动,所以早就布置了下去,离社并没有遭受到太大的损失,顶多就是场子要花费点维修费。

“咚咚咚!”

有规律的敲门声响起,只见一个美艳的女人敲门走了进来,“良哥,你让我提醒你的,时间差不多了。”

钟良看了眼手表,已经整五点了,确实差不多了。

他抬头看了眼美艳的女人,丰乳翘臀,性子也很好,笑了笑,“小蕾,你跟了我几年了?”

小蕾目露诧异,不过还是很认真的回答,“五年了,从我十八岁就开始跟着您了。”

钟良笑,“五年了,想不到已经整整五年了,时间过的这么快啊,我的小蕾已经从花蕾开成了漂亮的花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