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你没资格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既然预期的目的已经达成了,黄乐童自然也是笑了,他那张略显凶煞的脸上的肉动了动,露出一口笑的灿烂的黄牙。

唐静芸眉头轻挑,“既然已经签了,那就放人吧。”

黄乐童露出一口黄牙,对着以及身后的人示意,“来人,还不给傅爷松绑。”

唐静芸对着地上的李岩没好气的踢了一脚泄愤,李岩痛的哀嚎一声,对面的黄乐童眉头皱了皱,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唐静芸早就看出了黄乐童的性子,他不是个为了儿子就会放弃自己的江山权势的人,呵,这样的人,唐静芸不喜欢。

这人呐,最怕的就是什么拘束都没有了,满心眼里只有自己的野望和欲念,这样的人什么都做的出来。摒弃了生而为人的良知,也就没有了称之为“人”的资格了。

这种人最难对付,因为你会发现他没有弱点;但这种人也最好对付了,只要抓住了他的野望,诱之,引之,最终他会毁灭在自己手里。

这样想着,两方的手下已经完成了交接。

傅爷是被手下的人扶着走过来的,黄乐童虽然没有让他受到什么*上的折磨,但是却也根本就没有给他吃过东西,打着饿到他四肢无力的主意,也好在后来的谈判里更加有利。

如果不是唐静芸当机立断,用李岩的手指逼迫黄乐童,恐怕傅爷还要被饿上几天,四海帮才会提出谈判。

唐静芸看着老爷子走过来,脚步虚浮,本来保养得宜的红润脸色也多了几分苍白,心中轻轻一叹,还好,还不算晚。

那个大汉也是傅爷的心腹,跟着傅爷十来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傅爷这么狼狈的样子。

想当年,傅爷动动嘴皮子,就将他从放高利贷的人手里讨了过来,免去了他被人打残了去讨饭的命运。

那时候,他只觉得傅爷宛如天神降临,拯救了他一辈子。只是,没有想到在他眼里强悍无比的傅爷,也会有这样的一天。

他感觉到的不是失落,不是神明的陨落,而是心酸,为这个强大了一辈子的老人心酸。

这样想着,他不由红了眼眶,搀扶着傅爷的手都不知道该用几分力气,生怕弄疼了傅爷。

站在唐静芸身后的人,也不乏有同样的反应。这群汉子,平常挨刀流血都不流泪,可是,面对着傅爷,却也忍不住真情流露。

唐静芸心中轻叹,也难怪傅爷雄立港都多年,施恩与人,的确是获得手下忠心的最好的办法。这些心腹,哪一个没有受过恩德?

她站起身,走到傅爷身边,伸出手要搀扶傅爷,傅爷毫不客气的一掌将她掀开,指着她骂道,“你个小丫头片子,胆子倒是大了,谁给你的权力?啊?老头子我就是用北边那片地做墓地都比白给别人好!你知道老子和我兄弟当年洒了多少鲜血?”

唐静芸闻言,翻了他一眼,指着他的鼻子道,“做墓地?你去做啊!现在就去!去!”

傅爷眯眼,将指着自己的手指拍掉,“好个臭丫头,平常在我面前装的很像嘛,原来就这德行!”

唐静芸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哼了一声,“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见不要脸的老家伙,我干什么要给他脸?”

傅爷被唐静芸气的牙疼,他位居港都黑道魁首多年,那些小辈们见到他,哪一个不是恭恭敬敬的?也就唐静芸敢这么下他面子!关键是,他居然还气不起来!

唐静芸耸了耸肩,对着身后的道,“好了,也别真情流露了,傅爷这不是中气十足的很吗?回头给他弄上个三碗饭,保准他又生龙活虎了!”

大汉们齐齐低头,不去看傅爷的脸色,跟着傅爷多年,早就明白了知道越多死的越快的道理,可是,他们是不是已经知道的太多了?

傅爷磨了磨牙,“你给我等着!”顿了顿,又道,“三碗饭不够,给我订聚福楼的满汉全席!”

低头的大汉默不作声,只有唐静芸很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

对面黄乐童自然也是看到了自己儿子的惨状,这私生子虽然不像明面上的儿子那样疼宠,但到底是他最爱的女人生的,从小就没缺过他的。

而且他心底也未尝没有培养他接位的意思,不然也不会给他那么高的位置。

可是,光看现在的模样,这一双手就废的差不多了,还有脸色那么难看,短短几天就瘦的不成样子,不知道遭受到了多少折磨。

他的心中忍不住涌起疼惜之情,一边让自己带来的医生替他检查,一边对着自己的心腹使了个眼色。

心腹收到他的眼色的时候,立马就闪了一边去打电话。

黄乐童心中冷笑,真当他黄乐童的宴是那么好赴的吗?心中不无可惜,他今天准备的阵仗可是为钟良准备的,打算将离社的两位大人物都一齐给留下的。

只可惜没有料到神秘的唐夫人会出现。

不过也不错,这个唐夫人身上总给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能够除去她也算是好事。

唐静芸冷眼看着周围布局的变化,心中冷笑不已。

十个大汉将傅爷和唐静芸两人围在中间走出去,他们也都不是傻子,不会天真的以为黄乐童会那么轻易的放他们离开。

别看刚才还有心情开玩笑,对于今天能不能安全离开,这些人的心里都没有底呢。

他们早就打定主意,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将两人护送出去!

果然,在走到仓库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外面拦着一排黑衣大汉,个个面带煞气,腰间鼓鼓囊囊的,恐怕都不好惹。

唐静芸一行人站定,那些大汉们暗自警觉,手也放在腰间,随时准备着。

傅爷眸光冰冷,冷哼了一声,脸色倒是没变,他这一生大风大浪里过来的,这点小阵仗也不放在眼里。反正他活到这个年纪,富贵荣华的一生,就算是现在死了,也不亏了。

看了眼一旁的唐静芸,冷笑,“让你那么爽快的签了,现在好了吧。”

唐静芸眯眼,单手插在口袋里,“如果我不签,恐怕您老现在还被绑在椅子上呢!”

随后,她推开周围的人,若无其事的转身看向身后正带着人走过来的黄乐童,淡淡勾唇,“黄帮主,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她的手指指着周围的人,凤眸中是满满的冷色,“莫非是打算说话不算话?”

黄乐童此时也卸去了伪装,挂着拇指粗的金链子的他,显得更加的张狂,哈哈大笑,“唐夫人,其实也没有什么,李岩怎么说也是我四海帮的人,你将他弄的这么惨,如果不将这场子找回来,我恐怕不好交代!”

“哦?那待如何?”唐静芸眸色渐冷,凤眸微微上挑,令人不自觉的避开她的眼睛。

凤眸微敛的唐静芸,总给人含而不露的感觉,而此时凤眸扬起的一瞬,那种强悍的气势瞬间就展开了,令人不自觉的感到畏缩。

被唐静芸盯上的一瞬,黄乐童只觉得一瞬间自己的头皮都要炸了。

危险!危险!危险!

这个黄乐童在枪林弹雨里走过来的直觉,仿佛自己被狙击手盯上一般。这个直觉曾经救过他很多次的命。

如果换在一般的时候,黄乐童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避开。但是在这个时候,如果他避开了,无疑就是对唐静芸的惧怕,这让他身后的手下怎么看?

所以,他顶着如芒在背的压力,和唐静芸对视,心中狠狠的吐了一口气,感情这个女人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他就说嘛,能够短短几日将义合会掌握在手中的女人,怎么可能仅仅是刚才那么点实力呢?

如果不是面临这样必死的境况,这个女人是不是会一直都掩饰着?

他的心底冒出很多的揣测,没想到看她年纪轻轻,居然城府如此之深,如果不是这一次犯在自己的手里,恐怕用不了几年,又是一个傅爷了!

定了定心神,黄乐童眯眼,脸上的横肉耸动,皮笑肉不笑道,“也没有什么,不如唐夫人留下一只手如何?离社毁了李岩的两只手,我只要一只。”

唐静芸尚且没有说话,傅爷就是蹙眉,冷喝道,“黄乐童!你好大的狗胆!”

傅爷这人做事,心里从来都是有一杆秤的,唐丫头是为了他才来的,他是绝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她被人欺负的!

黄乐童眯眼,身上散发出满满的威胁的气息,“傅爷,我尊您这一声,但您不知道一句话吗?虎落平阳被犬欺,您现在这模样,还真当这是在自己的地盘吗?”

唐静芸闻言嗤笑一声,“好一条老狗,倒还有点自知之明!”

黄乐童自知失言,脸色闪过尴尬,随即露出凶相,“唐夫人,别人给你面子,可做人还是要脚踏实地。”

想起自己的儿子那凄惨的模样,心中疼痛,“今天你这手,不留也得留!”

唐静芸心中冷笑,不过就是两只手,如果让这老东西知道自己这儿子,下身那玩意儿已经没用了,岂不是还要暴跳如雷?

当下冷笑,“想要我的手?你有资格吗?”

黄乐童收到自己心腹传递来的消息,自觉此时这些人已经插翅难逃,当下哈哈大笑,“那就凭实力说话!”

说着,对着周围挥挥手,只见近百号的人向着这里围过来,手上都是拿着铁棍和砍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