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留着给你做墓地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闻言,眯眼一笑,将手上的枪若无其事的放了回去,随后站了起来,双手作揖,行了一个道上的礼,淡声道,“小子不才,不过是一个籍籍无名的小辈罢了,也是道上的兄弟给我面子,叫我一声,唐夫人!”

唐夫人!

这三个字一出,不知道的都是一脸茫然,不明白什么时候道上还有了一个“唐夫人”这样的人物。

毕竟在黑道这样男人的世界里,大部分都是什么哥什么爷的存在,女人本身就已经罕见了,更何况是有名头的呢?

黄乐童在听见这三个字的时候,只觉得有点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说过。

女人,唐夫人,姓唐……

他的心猛然一缩!

唐夫人!

他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出手雷霆必见血的唐夫人!

虽然远在港都,但是黄乐童也是有野心的男人。自从和杜叶康还有荣家那个小子搅和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做了不少事情。

今年年初京都义合会方青峰出事的事情,里面也有他的手脚,那可不单单是当初调查出来的那么简单。至于后来对义合会出手的小帮派里,也有着他的手下的怂恿和挑唆,不然那些小帮派怎么会真的有胆量出手?就算方青峰不在,但义合会的威名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够被瓦解的。

那时候他计划的很好,义合会群龙无首,方青峰的仅有的几个心腹不足以控制整个义合会。内有争权之忧,外有帮派之扰,足够让义合会乱起来。

他计划的很好,等到义合会乱了,再通过杜氏的的白道关系,对义合会严查,就算不能够弄倒,也足够让义合会元气大伤了。然后他也就能够扶持其他的势力,与之对抗。

可是,偏偏事情一点都没有按照他计划的那样来。半路杀出来了一个女人,居然将事情完全扭转了!

内部用血腥手段镇压了离社的人,外部敢于挑衅的小势力,都是遭到了致命的打击,连他派出去的几个心腹都只有一个回来了。

也正是那回来的一个心腹,给他带来了这些消息,一同带来的,还有一个女人的名号,“唐夫人”!

自那以后,他就对这个能力出众而又神秘的唐夫人有诸多猜测。

当时外界有传闻说,那个唐夫人年过三十,是方青峰养在外头的情人,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他心里还是信了一半的,不然也解释不清为什么义合会突然就多了这么一位唐夫人。

可是,直到现在看到这个女人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想错了!

别的不说,看眼前这个女子的容貌,是绝对没有三十岁的!当然,她这样的气质,他也不相信会是做人情妇的!

而这个手腕了得的女人,此时居然出现在了这个仓库里!

黄乐童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么强烈的危机感!哪怕是钟良在这里,他都要感觉好很多,因为他研究了很久钟良的作风,而这位唐夫人,传闻中可是喜怒不定的啊!

在黄乐童盯着唐静芸的时候,唐静芸一脸的闲适。早就在说出身份的时候,唐静芸就存着试探的想法,现在他这个模样,倒是让唐静芸心下了然,果然,义合会的事情有他的身影!

黄乐童身后的不少人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唐夫人”究竟有何等本事,居然让他们的老大都如临大敌!

唐静芸眯眼浅笑,那双眼眸里却看不出任何的笑意,无端端的让人心生惧意。很好,本来就已经和四海帮结仇了,现在看来,这仇是越结越深了!

黄乐童将搁在矮凳上的脚放下,站起来,拱手道,“失礼失礼,想不到是唐夫人驾临港都,未曾远迎,真是我黄某这个东道主做的不好。”

唐静芸淡淡一笑,“不用,黄帮主贵人事忙,怎么有空招待我这样的小人物呢?”

黄乐童被唐静芸这不阴不阳的话说的面上一滞,心里唾了一口,面上却不显,“如果唐夫人算的上小人物的话,恐怕义合会的当家人要杀到我面前了!”

唐静芸闻言,哈哈一笑,“黄帮主这可是要捧杀我了,能够说出‘四海之内皆兄弟’的人,才是真男人啊!”

四海帮,其名即使指,四海之内皆兄弟。道上很多人都知道,当初黄乐童和兄弟结拜的时候,说的就是这句话。

只可惜,当初和黄乐童一起闯荡的人,现在死的死,活的也都是坐着空位,手中没有实权。

唐静芸这话说出来,那可是狠狠的打脸。

黄乐童的面色难看了几分,随后嘴唇颤了颤,终究还是忍了下去,他现在还拿捏不住这唐夫人究竟是什么态度!

两人又落座,黄乐童将目光落在了那个倒在地上的儿子李岩身上,心中了然,也难怪在傅爷不在的时候,离社还有胆量敢抓他这个儿子,想来是唐夫人做的主!

唐静芸的落在李岩身上,勾唇一笑,“那天岩哥说泗烨那里卖假酒,当时担心有损泗烨的名声,就好好款待了一番岩哥,想来后来酒店经理也特意致电给黄帮主吧?”

黄乐童闻言,面色不动,“的确。”他的语气里已经带着几分不虞。

但是唐静芸是什么人?你不虞关我屁事?她行事素来都是讲究的是“你爽不爽我不知道,反正我只要自己爽了就好”的习惯。

一时间,两人之间沉闷的氛围又开始了。

过了好一会儿,黄乐童才终于开口,“明人不说暗话,唐夫人,既然带着犬子过来,想来也是希望带走傅爷的。”他眯眼,“我有两个儿子,我还能再生儿子,可是傅爷不一样,傅爷就一个,而且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

他这语气里的杀气腾腾那是再明显不过了。

唐静芸的目光划过傅爷,对上他那双依旧清明睿智的双眼,挑唇一笑。

傅爷心里一个咯噔,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阿良那个小兔崽子,居然让唐静芸这么不靠谱的丫头过来!是不是不想要他老命了???

果然,下一刻,唐静芸恶劣一笑,“傅爷他已经老了,活的再久也就那么十几二十年的寿命了,可是黄帮主你儿子不一样啊,还风华正茂呢,我觉得一命换一命,我这里挺划算的。”

傅爷哆哆嗦嗦的心里呸了一口,他明明记得某人某天还信誓旦旦的对他说“家有一老如一宝”呢!

“更何况,黄帮主拼死打下来的江山,以后恐怕也后继无人了,还不如趁早和傅爷做同样的打算呢,收个继承人培养。”唐静芸眯眼,话语里的威胁也是透骨而出。

两人之间你一言我一句的,句句都是戳心窝子的话。

过了一会儿,黄乐童终于按捺不住,终于截断了话,“唐夫人,今天这事儿,还请划下个道,也好来做个了断。”

唐静芸眯眼,手指轻轻的摩挲着,目光幽深,“怎么个了断法?也请黄帮主明示,反正傅爷就在这里。”

傅爷作为一个躺枪的老人,他深感自己的腿脚不太灵活,不然一定给唐静芸一脚,也省的从她嘴里听出些许什么不愉快的话。

黄乐童目光在两人身上游移,他现在是真的有些拿捏不准唐静芸的态度,这到底是想救呢还是想要早点弄死他啊?

“其实也很简单,我今天就两个要求,一个,自然是李岩回来,这小子再不好,也总归是由我来教导的。至于另一个嘛,在下不才,看中了北面那片地界,还请离社给个面子。”

唐静芸闻言笑了,北面的地界?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那可是离社的大本营啊。一个连自己帮派的大本营都看不住的帮派,还有什么资格成为港都三大帮派之首?

果然,这黄乐童吃下离社之心不死!

黄乐童一直都注意着唐静芸,见她呵呵的笑,不由暗自皱眉。

就在他思考是不是要适当的放低一点要求的时候,就听见那边传来一声掷地有声的声音:

“好!”

他诧异的抬头。就看见唐静芸淡淡勾唇,“好,我答应了,不就是北面那片地界嘛,你要你拿去!”

别说是黄乐童,就是傅爷都被她气坏了,口中怒斥着唐静芸,“你个小丫头片子,懂个屁啊!老子和弟兄们拼死拼活抢来的,你他娘的居然给老子拱手送人?”

唐静芸不在意的挖了挖自己的耳朵,“你激动个什么,不就是块地盘嘛,没了命你要个屁的地盘!给你自己做墓地呢?!!”

傅爷瞬间哑火了,他发现只要一碰上唐静芸这个小丫头,自己就总是说不过她,真不知道她那一窝子的歪理是哪儿来的!

黄乐童大概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敢这么不给面子的训斥傅爷,觉得这两人之间还真是怪异的很。

“口说无凭,这是我拟好的东西,如果唐夫人觉得可行,那就签个名吧!”他对着身后的一个心腹示意。

唐静芸接过手下递上来的东西,随意的翻看了下,嗤笑一声,“好,想来黄帮主也是个说话算话的人。”说着,大笔一挥,签了!

傅爷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啊!这个混账丫头!

而那头,黄乐童笑的开怀,想不到这个唐夫人居然这么看重傅爷的命,还真是意外之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