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救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脸黑色低调的大奔在路上行驶,前后各有二车护着,快速的驶向陌生的地方。

车内,唐静芸一件灰色衬衫,一条紧身裤,双手交叉放在小腹上,身子稳稳的靠在背后的座椅上,优雅而贵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的名媛小姐去参加宴会,而不是去和一个黑帮头子谈判。

开车的大汉也都是钟良派过来的心腹,也是跟着见过世面的。上一次唐静芸眼睛都不眨的动了李岩的时候,他也在场,所以他很清楚的知道,这个看上去温润优雅的女子,底子里是怎样一个狠辣的女人。

不过,哪怕是这样,他心底还是有感激她的,因为这次去面对的将是四海帮的黄乐童那个老东西,他在道上的名声也很不好,出尔反尔也是常有的。

此次的行动说是九死一生都不为过。

所以,他对唐静芸这个女子代替良哥过来,还是心中带着感激的和敬佩的。

那一头,温流码头处。

黄乐童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一只脚很没有形象的踩在面前的矮凳上,穿着一件花花绿绿的大衬衫,脖子里挂着一条拇指粗的金链子,手上叼着烟,看起来十足十的流氓头子。

他也算的上是一个异类了。

一般的像他这样走到港都三大黑帮之一老大的位置上的人,都会改头换面,就算骨子里是黑的,也要掩饰一下,就像是唐静芸之前碰上的那些黑帮头子们,都是打扮的跟个精英似的。

但是黄乐童不一样,他就一直都是这副打扮,似乎还巴不得别人不知道他是混道上的一样。

这样的行为,大概也是为什么傅爷看不上他眼的原因,实在是太过的粗野了。

不过此时的黄乐童可不管别人对他的看法,只是冷笑的看着面前略显狼狈的老人,嗤笑,“傅老头,想不到你也有落在我黄乐童手里的一天。”

一个老者被绑缚在椅子上,正是失踪的傅爷。

此时的他身上的衣服有着褶皱,面容也相较之前多了几分憔悴,不过精神气似乎还不错。

傅爷听见黄乐童的话,只是掀了掀眼皮子,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不欲多言。

黄乐童冷笑,“你说今天钟良那小子会不会来?如果不来,啧啧,那他可真是狠心,连你这样的大恩人都不顾了;如果他来了,忠义恩良,这样的人可在道上活不久啊。”

傅爷闻言,终于看了他一眼,“你的两个儿子怎么没有陪在你身边?”

他不说还好,一说黄乐童顿时就火冒三丈,心底的那股怒气猛然就是升了上来,他的儿子,一明一暗的培养,他也是打的好主意,谁出事的都还有另一个,可是现在居然一个都找不到了!

除了离社以外,不做他想!

这样想着,他想要活撕了傅爷的心都有了!

不过还是压住了这股怒气,现在这个关头,他还是不能轻易的坏了大事,儿子,吃下了离社,很快就能够找出来!

这样想着,依旧冷哼一声,眯眼看着仓库处,坐等着与他对戏的人来。

大奔驶过苍翠的树木,驶过碎石零落的道路,终于缓缓的到了地方。

这里是个废弃的码头,道路不便,平常很少有人来,显得格外的冷清。

黄乐童在看到那辆大奔的时候,就不由眯起了双眼,道上的人都知道,这可是钟良的座驾。呵,这个钟良,还真是和他的名字一样,忠良啊!

可惜不能长命。

车门被司机打开的一瞬间,一个身影迈了下来,令他的脸色一变。

那一头,在司机的提醒下,唐静芸缓缓的睁开了眼,用异能扫过这里,她就察觉到这个安静的地方潜藏着的巨大火力,就算她有异能在身,一个不好,恐怕也未必能够活命。

她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对着司机淡淡一笑,随后点头,“我知道了。”

司机快速下车,跑过去给唐静芸开门。

唐静芸眯眼看着这样的一幕,从打开的车门里,能够嗅到腥咸的海风,随后整了整衣衫,跨了出去。

唐静芸的车子停的地方,正好就是仓库大门对出来的正中央。此时,以黄乐童的视线看去,正正好好就看到了唐静芸的存在!

一个女人,到肩的头发,瘦削高挑的身材,以及,一张很美的脸。

怎么看都不该是出现在这个地方的!

唐静芸对着身后的大汉们挥挥手,大汉们都很自觉的站在了她的身后,有两个大汉手里真是制着一个男人,仔细一看,赫然就是那天那个嚣张的李岩。

唐静芸面无表情,径直走入了这,个黄乐童为钟良准备的大型仓库,一点也看不出有任何担忧惧怕的样子。

她对着黄乐童点头示意,拖过一把木制的靠背椅坐下,从口袋里掏出烟,“啪”的一声,打火机响起,打破了此时静沉沉的仓库。

唐静芸抽了一口烟后,才对着对面的黄乐童淡淡的道,“黄老大,闻名久矣,想不到第一次见面居然是在这样从场合,真是叫唐某遗憾。”

自唐静芸进来,黄乐童就将目光紧紧的盯上了唐静芸,见她的一举一动里,都丝毫不见惧色,不知道是她伪装的太好,还是她本就对这样的场合面不改色。

“好!好!好!”黄乐童一边叫好,一边缓慢的鼓掌,冷笑,“想不到离社还藏着阁下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不过钟良也真是忍心,居然舍得让你过来,不然,离社也就不用愁第三代的接班人了!”

在场的人纷纷侧目,不由暗惊,这个女人居然能够被黄乐童如此重视,甚至说出了第三代接班人的话!

唐静芸倒是淡然,知道黄乐童误会自己的身份了,以为自己是离社秘密培养的继承人。

见她喜怒不行于色,黄乐童转头看向傅爷,“傅爷,莫非这位小姐是你的私生女?看这架势,有你当年的风采!”

傅爷懒得理睬黄乐童,看向唐静芸,沉声道,“怎么是你过来?这么危险的地方,就该让良小子过来!”

唐静芸面色沉静,淡淡地道,“钟良来得,我为什么就来不得?”

被绑以来都古井无波的傅爷,此时心底也不由的升起了几分叹息,他没有想到,唐静芸居然会为他行事至此!

就算这里头夹杂着权势算计,但能够做到这一步,他也是认了,以后对这个小丫头就好点吧!

姑且不提傅爷的心思,唐静芸曼声开口,“今日也不太平,早点完事早点回去。”

听到这话,黄乐童的眼角抽了抽,他总有种这话里有话的感觉。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今天是来换人的,一个换一个,想必黄老大也多日未见您的宝贝儿子了,思念的紧,这才忍不住出此下策,绑了我们傅爷的。”唐静芸慢慢悠悠地道。

对着身后的人一挥手,“来人,将岩哥带出来,好让黄老大验验货。”

说着,身后的人将那个男人头上的黑色头罩一掀,将他往前一推,男人踉跄几步就趴倒在地上。

哪怕是一身新衣,依旧是狼狈不堪,尤其是那断了三指的左掌和血肉模糊的右掌!

黄乐童看到自己儿子这副模样,额头的青筋跳了跳,目露凶色,倏地站起来,语气阴狠,“这就是你们离社的态度?”

这样说着,他身后二十几号人都是抽出了自己口袋里的枪,黑漆漆的洞口对准唐静芸,场面好不惊人!换做是个胆小的,恐怕早就吓尿了!

可是唐静芸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被这样的场景吓到?她前世最喜欢玩的就是以气势压人,击溃对方内心的防线,对于黄乐童的手段不要太清楚。

再说了,就算真的开枪,她保全自己的可能性还是有的,虽然不太大。

所以,她依旧稳稳的坐在椅子上,脸眉头都不曾牵动一下。单是那种渊渟岳峙的气势,就叫黄乐童皱眉。

黄乐童没有听说过离社有这么一号人,他本来以为对方只是秘密培养的。既然是秘密,那么肯定很少露面。就算再厉害,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总归是会有破绽。

可是,眼前这个女子,让他有种面对了在道上摸爬滚打多年的老狐狸的错觉,滑不留手,根本就拿不住她的手段。

眯起眼,对着一旁的男人悄悄打了眼色,然后他身边大汉中的一个,突然大喊着冲过去,“你个贱女人!居然敢对我们岩哥动手,我要杀……!”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随后出现的则是他抱着大腿痛苦的闷哼声。

黄乐童的眼睛的瞳孔猛然一缩,如麦芒针尖!

只见唐静芸的手里把玩着一支枪,纤纤玉手配上黑漆漆的枪声,看起来极有反差感!

黄乐童没有错过唐静芸拔枪开枪的动作,熟练的不得了,一看就不是心慈手软的存在,心中那种违和感愈发的强烈。

在看着唐静芸挥手让身后的人收枪的一瞬,他突然明白了违和感的存在,眯眼问道,“不知道阁下以前是在拿个帮派混的?怎么突然就跑到了离社?”

他之前被自己先入为主的观念误导了。现在看看,看这个女人老练的样子,不太像是被秘密培养的,倒更像是被招募,亦或是,请的外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