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电话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姜晔这次来港都倒是没有一来即走,在港都停留了好几天,一点也看不出来有任何的忙碌,不知道的还以为特意来这里度假的。

当然,唐静芸很享受这样的生活,男人在身边的日子,就算只是睡觉都睡的比往日安稳许多。空荡荡的大床,因为他的到来而显得很安心,再也不用在半夜里警醒了。

两人也去姜母那里吃了两顿饭,不过姜晔对待姜母的态度偏冷淡,姜母倒是激动的不得了,连连道“好”。对着唐静芸这个儿媳的喜爱也是溢于言表,每到这个时候,唐静芸发现,姜晔脸上的笑容都会真诚很多。

在姜母那里吃完一顿中饭后,唐静芸和姜晔相偎着走出来,唐静芸掐了掐姜晔的腰,眯眼轻笑,“嘴唇再弯点。”

姜晔疑惑的转头,“嗯?”

“笑的真好看,我男人真帅!”唐静芸笑着亲了一口。

姜晔的大掌摸了摸她的脑袋,眼底带着纵容宠溺的表情,“好看就多亲几口。”

孟丽珍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神色遗憾中带着欣慰。要说她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除了那个男人外,就轮到自己这个儿子了。

当时到底年少意气,为了自己一时的婚姻快意,忘记了为人母的责任,以至于让这个孩子成长在一个无爱的环境里。

后来静下心来想想,如果自己当时能够为孩子多考虑一下,他的性格也不至于发展到现在。只可惜,悔之晚矣。等她醒悟过来的时候,儿子早就不亲近她了。

哪怕是笑着,其实心里都是隔着一层的。

现在看着这小夫妻俩这么和睦的样子,也感到欣慰,毕竟她曾经以为,以她儿子的性格,这辈子都不一定会结婚啊。

每个人光鲜亮丽的背后,是谁也看不到的苦楚。孟丽珍二十几年的避居独处,一个女人支撑着一个偌大的集团,自然也是有着不能说的寂寞。

唐静芸和姜晔回到了自己的住处,闲聊一会儿,唐静芸便有些困倦。

姜晔看到的时候,就发现自家豢养的小家伙,正脑袋一点一点的往下垂去。凤眸半开半阖的她,显得很安静,也格外的温和漂亮。

走过去一把抱起她,唐静芸的双手下意识的环在他的脖子上,轻声道,“做什么?”

姜晔笑,“我抱你去床上睡,沙发上不舒服。”

——

唐静芸是被一通电话给闹醒的,急促的铃声在安静的房间内显得很刺耳,她皱起眉头,接起了电话,“你好,我是唐静芸。”

“唐小姐,傅爷不见了!”电话那头,钟良的声音急促传来,还带着行走间的风声,似乎在赶路。

唐静芸的眼睛猛然一睁,刚才睡醒带来的朦胧也瞬间消散,“什么?傅爷不见了?!你们怎么守卫的!”

钟良那头一阵沉默,傅爷不见了,没有人比他更有压力,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歉疚。

唐静芸揉了揉自己胀痛的太阳穴,这么关键的时刻,傅爷的不见可不是一件小事,不管对方出于什么目的,对于离社来讲,绝对不会是省心的事。

随后出言安慰道,“放心,那些人既然没有当场杀了,自然是有所求的,肯定会和你这边联系,咱们到时候再做决定。”

钟良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希望如此,不要让我知道是谁做的,我一定要让他知道,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说道最后的时候,他的语气森寒,宛如地狱归来。

傅爷至于他,是上司,是恩人,更是长辈,如果没有傅爷,也就没有他钟良今时今日的地位,任何想要动傅爷的人,都罪该万死!

唐静芸默默的摇头,轻叹一声,“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

钟良沉默了一会儿,才报了一个地址出来。

唐静芸沉声道,“你稳住手下,离社不能乱,港都的黑道不能乱,不然,傅爷的危机更大!”

随后她挂了电话,匆匆的去浴室洗了把脸。

走出门的时候,正好看到姜晔在楼下看书。姜晔看见她,不由笑道,“醒了?这是怎么了?”

唐静芸抿唇,“外面有点急事要处理,我这几天可能都要忙。”她是歉意的,姜晔来港都,她都没有好好的陪过他几天。

姜晔笑,“都老夫老妻了,你一辈子的时间都是我的,难道我还吝啬那么一点吗?”

唐静芸走过去,摸了摸他的眼睛,笑骂道,“口是心非,难道你不吝啬吗?”姜晔这人最是占有欲十足,她才不相信他的故作大度呢。

姜晔将她拉过来,头埋在她的肩膀上,轻叹道,“谁让我的老婆比我还忙呢?不过只要芸芸你过的开心就好,其他的,在你的开心之前都要退让。”包括我的感受。

唐静芸眯眼,在他耳侧轻轻亲了一口,笑着揉揉他的脑袋,“好了好了,这么煽情,真还念那时候看我身体还要脸红的样子。”

说了几句后,唐静芸就匆匆离开了。

她一边开着车子,一边忍不住的就有些想念起那个男人,才没有分开多久呢,她就已经开始念着他了。唐静芸捂脸,自己已经没救了!

儿女情长,已经堂而皇之的排在了事业野心的前面。

这样想着,她脚下的车子也加快了速度,一路开着车子快速的到钟良说好的地方。

“滚!”

在被小弟接引进去的时候,唐静芸远远的就听到一声暴喝,然后一个捂着头的男人走出来,擦身而过的时候,唐静芸能够看见他捂着的额头指间里有鲜血流出。

唐静芸推开门,就看到地上躺着一个烟灰缸,不由淡淡地道,“良哥好大的火气啊!”

钟良一看见唐静芸走进来,脸上的怒气消了不少,对着另一个挨训的手下挥挥手,手下赶紧仓皇的溜走。再留在这里,他真担心自己就被良哥一枪毙了。

“来了。”钟良拿起一边的烟,烦躁的点了一根,抽了好几口,想要弹烟灰的时候,才发现烟灰缸已经被他砸出去了。

只见烟灰缸被一只纤手放到他的面前,“给我也来一支,顺便说说傅爷那里是怎么回事?”

钟良看了眼唐静芸,“被人劫走了,看情况应该是熟人带路。”他抽了一口烟,“这些个叛徒,找出来都该被三刀六洞!”

三刀六洞,是当年青帮发明的一个刑罚,离社一直沿用至今,是用来处置叛徒的。

唐静芸眯眼,“不是我,不是浅戈,也不是你,那么,只剩下那些贴身的人了。”淡淡的睨了一眼某人,“看来离社里不安分的人很多嘛。”魑魅魍魉一个个的都跳出来了。

钟良恨恨的咬牙,“等着,我迟早一个个的把他们都给弄出来!”说着又忍不住摇头,“错了,傅爷说,水至清则无鱼,我要做的,只是将人的动静都掌握在手里。”

唐静芸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明白就好!当下最重要的是你不要乱,你不乱离社自然不会乱,离社不乱傅爷也就更加的安全,毕竟,离社的报复不是谁都能够承受的。”

一个人,只有背后有了支撑,才会让人忌惮。

钟良自然是明白的,眯眼道,“这几天就劳烦你多多指点了。”

唐静芸抽了一口烟,吐出一个烟圈,“指点说不上,顶多就是商量。”

于是,傅爷的失踪,并没有如某些人的愿,离社没有因为他的不见而混乱分裂,有几个小帮派的挑衅,也被狠狠的打回去。不仅没有乱象,反而被清理出了好几个其他帮派埋的钉子。

钟良被傅爷带在身边多年,眼界还是有的,欠缺的只是独揽大局的经验,有唐静芸从旁指点,也没有犯任何的错误,稳稳当当的把握住了局势。

离社好了,有些人就不好了。

没有让钟良等太久第三天中午就收到了对方的电话,提出来交换傅爷的要求,要让离社派人来,带上李岩,只允许带十个手下。

挂了电话,钟良狠狠的吐了一口气,冷笑道,“看来黄乐童那个混蛋对自己的小崽子还是很疼爱的嘛,一天一根指头送过去,他也吃不消啊!”

看了眼某个安稳坐在那里的女人,他觉得有些胃疼,一点都看不出来她是这么凶残的人!

唐静芸正在用布擦拭着自己的柯尔特左轮手枪,“没办法,谁让这个私生的儿子是他的最爱的女人所出呢?这就叫做真爱的力量!”

黄乐童的两个儿子,一个就是李岩,被唐静芸那天抓住了,还有一个就是黄煜,也被唐静芸弄到了警署里。

后来被保释出来,路上被“不明人物”袭击,失去了踪迹。

眼看着自己拼死拼活打拼出来的江山要后继无人了,他怎么可能不着急呢?如果没有了继承人,岂不是为别人忙活?

黄煜的踪迹找不到,但是李岩可是知道地方的,所以哪怕是四海帮的黄乐童,也终究是要服软的。这个昔年叱咤风云的男人,如今早就有了弱点。

钟良眯眼,“现在事情按着你的猜测走,你打算怎么办?”

唐静芸吐出烟圈,静静地道,“你留着,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