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维护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样的转折大都存在于电影里,但是今天,现实中实实在在的上映了一场大突变!

本来还以为那对年轻男女肯定要被揍死的围观人士,都觉得两人的运气真是太好了!

只见一个中年男人从拐角处走过来,在制服一致的警员出现一套警司的制服,显得很突出。

洪少群一眼就在被围住的人里看到了颇为熟悉的身影,哪怕是被围住,那个女子也不会令人感觉处于劣势,她永远都是这么的淡然。

不过目光在掠过唐静芸身边的男人的时候,他的瞳仁猛然一缩,随后低下头,再抬头的时候,脸上已经恢复了一如既往的表情。

只不过走过去的步伐比往日快了几分。

那边黄煜还在为突然出现的警察愣神,他怎么也没有搞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就是教训个人吗?怎么警员过来了!难道是哪个好事者报的警?

他脑子不好使,不代表他身边的男人也是傻瓜。

洪少群好歹也是一个警司,武锐在四海帮里也算的上是一号人物,自然是不会认不出洪少群。

此时脸色变了变,随后推开众人迎了上去,哈哈一笑,“这不是洪警司吗?怎么今日里有空来这儿?来,抽根烟,这就是个误会,我们少爷跟别人闹着玩呢!”

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可一点也不比唐静芸差。

如果换做是另外一个不知道唐静芸身份的人在这里,或许会顺着这样的台阶下来。毕竟四海帮在港都的实力并不小,区域的治安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要对方来维护的。

所以,在某种不可说的习惯里,警署这边都会卖大型帮派一个面子,相对的,帮派也会刻意收敛一些,不会闹出太大的械斗动静。

武锐打的主意倒是不错,行事也没有错,因为警署一般都是这么来的。但是错就错在他没有料到今天遇到的这一对男女的来头。

不说姜晔的身份,但是唐静芸,就不是可以用“一般习惯”来对待的。

所以洪少群直接推开了对方的烟,冷着脸,“抱歉,武先生是吧,我记得你在我桌上的档案里,还有你身后的那位,黄帮主的宝贝儿子吧,还有在场的这些人,都是聚众斗殴!请跟我进警署一趟!”

武锐被洪少群的不给面子,弄的面上一紧,不过听到洪少群暗含警告的话,终究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心中冷哼一声,不过是一个警司,就敢这么不卖自己的面子,等着,迟早弄死你!

不得不说,四海帮随着他们帮主的行事,已经愈来愈嚣张了,行事也不负从前的谨慎。这某种程度上也注定了它的覆灭。

一个注定生存在黑暗里的势力,只有保持着谨小慎微的态度,才能够长久生存。尤其还是在局势本就不明朗的时候。

天要欲其亡,必先使其狂。

洪少群淡淡的点头,让带出来的警员处理这些事情,心中冷笑,四海帮越来越浮躁,真当现在的法律是放在看的吗?

黄煜还在分不清形式,叫嚷着不让人动他,不过都被警员反手押在了身后。

看着他离开的时候还骂骂咧咧不休的样子,唐静芸皱眉,突然叫住了人,“等等!”

两个警员看了一眼唐静芸,又将目光投向洪少群,他们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位的来头肯定不小,不然洪警司怎么可能为她出头?

洪警司自然是挥手让人停下来。

唐静芸淡笑着站起来,脚上踩着高跟凉鞋,缓缓的走到了黄煜的面前。

黄煜的脸色难看的盯着唐静芸,“是你?”

唐静芸嘴角噙着笑,可是那笑莫名的让周围的人浑身发冷。

她用手拍了拍黄煜的脸,带有侮辱性质的动作让黄煜顿时愤怒的看着他。

唐静芸冷笑,“我记得刚才你很嚣张吗?居然要我男人将地上的水舔干净?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这么对他说话!你知不知道这是我唐静芸放在心尖尖上的男人,是我爱重的人,是我自己都舍不得对他说重话的人?”

她凑近了黄煜,用很小但透着冰寒的声音道,“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你今天所有的依仗,都将成为你日后的噩梦,然后一直伴随着你,到死!”

早就在唐静芸插手离社的事情的时候,她就已经和四海帮站在对立的立场上。可是对立不代表你死我亡。

但就在黄煜说出那样的话的时候,唐静芸心中却已经完全放弃了和四海帮和谈的可能。她以后的计划,只会是为了让覆灭而覆灭。

黄煜心中升起一丝惶恐,隐约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什么不太好的事情,被警员带走的时候也不再叫骂了。

武锐深深的看了一眼唐静芸,他总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

唐静芸走回姜晔的身边,重新握住了她的手,对她轻轻一笑。

洪少群眼看着人已经给弄走了,对着唐静芸大步走过来,爽朗一笑,“唐小姐,好久不见。”

唐静芸抿唇一笑,“不太久。”说着,若有所指的看了一眼洪少群。

洪少群随即面色一滞,莫名想到了之前接到的那个报警电话,将一群玩飙车的富家子弟都给圈了!如果碰上普通的警员还好,偏偏碰上那天出警的是警署里最严肃刻板谁的面子都不卖的警员,愣是将人关满了时间才放人!

他那几天可是连睡觉都不安稳,被不知道多少人的电话打过来!

本来还在想那些富家子弟交代的女人是谁,得了,现在也不用猜了,除了眼前这位不按牌理出牌的唐董事长,恐怕没有别人干的出来了!

面对这样的猜测,洪少群觉得自己简直没有什么好说的,除了苦笑还是苦笑,而且,人家身边还有那么一位在呢,他可没有胆量多说一句。不仅不能多说,还得在一旁拍掌!

唐静芸也没有给他介绍姜晔的意思,倒不是姜晔拿不出手,而是她不知道他打算用什么身份来现身。

这样想着,她对着洪少群稍作聊天后,就和姜晔一起离开了。

姜晔一只手握紧了她的手,另一只手拎着东西,笑的很开心。

两人一路牵着手走出了商场,唐静芸将自己喝了一半的蜂蜜柚子茶递到了他的面前。

姜晔看了看自己的两只手,示意一下,表情很明显,左手的东西不能扔,右手牵着的手不能放。

唐静芸笑弯了眉眼,递到他的嘴边。姜晔就这她的手,喝了一口,带着某些意味地道,“真甜。”

也不知道他说得是水甜还是人甜。

两人开着车子一路回了家。

开车到家里的时候,姜晔将车子熄火,但是人却稳稳的坐在位子上没有动。

唐静芸解开了安全带,转头看向他,顿了顿,笑着伸手去替他解开安全带。

姜晔感觉两只手在他的腰间动,用力握住了其中一只手,对着她轻笑,猛地用力将他搂在自己怀里,对着她的脸胡乱的亲了下去,夹杂着愉悦的轻笑声。

唐静芸有些疑惑,碰到他的脸,“怎么了?”

“刚才凑上去对那个男人说什么呢?”姜晔凑到面前,笑眯眯的问道。

唐静芸被这样禁锢着的动作,感觉有些不太舒服的动了动,姜晔的嘴里的热气都喷到她敏感的耳蜗处,让她的耳尖不由自主的红了。

姜晔怎么可能不知道唐静芸敏感点?自然是有意为之。

“说不说?”

唐静芸翻了他一眼,抿唇,“你不是会唇语吗?难道自己看不懂?还非要我说出来吗?”

姜晔在外头出任务,秉持着技多不压身的习惯,唇语这种东西自然是会的。唐静芸刚才讲话的时候也没有刻意避着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他要的无非是唐静芸亲口说一遍。

唐静芸想起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饶是心里心智沉稳,也不由的脸上一红,略有些不自在的咳了一声,“说什么,不过就是威胁人的话。”

姜晔用力的搂住她,仿佛要将她融入在骨子里。他开口,“唐静芸是我姜晔放在心尖尖上的女人,是我爱重的人,是我自己都舍不得对她说重话的人。”

他看着唐静芸变得愈发红润的耳垂,眯眼一笑,低沉雄厚的笑声震的唐静芸心脏发麻。

“你不说,我来说。芸芸,你是我这辈子的最爱的女人,也是唯一爱的女人,是我的妻,是我的爱人,是我的情人,我渴望将我全部的感情都给你。你笑,我笑,你哭,我替你杀了弄哭你的人。”

姜晔的话,一句一句的刻进唐静芸的心脏里,暖暖的,麻麻的,四肢百骸都在那一刻沸腾起来了。

唐静芸似乎隐约明白了姜晔听到自己维护的话的感觉,一刹那,春暖花开。

被在乎的人在乎,那感觉太美妙了。

她感觉自己的心跳跳的有些快,随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从姜晔的怀里撑起来,盯着姜晔,认真地道,“能够让我哭的人只有你,所以,姜晔,千万不要让我有哭的机会。”

她一说完,姜晔猛然将她抱在怀里,他觉得自己真是得到了一个宝,凑到她的耳边,承诺道,“不会让你哭的,你这一生,只要负责笑就好了。”

嚣张的,张扬的,得意的,高傲的笑,让泪水与你绝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