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朋友一生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甚矣吾衰矣!

怅平生、交游零落,只今馀几!

白发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间万事。

问何物、能令公喜?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

……

春料峭,冬零落,秋霜夏雨雪。

三月恹恹不知食,故我心去故我在。

……

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

知我者,二三子!

……

清冷的嗓音意外的适合唱这样的歌词,猖狂、嚣张、强势,抑或还夹杂其中的是难掩的沧桑。

林泉没有想到自己走上来后,居然会听到的这样的一首古韵古调的曲子,而且唱歌的还是唐静芸。

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他细细的品了品,不由抿唇笑了。这样的词句还真是意外的嚣张,不过他心中却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要说唐静芸这个人,行事那是圆滑老练,能屈能伸,但是他却意外的看出了那种骨子里的张狂。

等唐静芸唱完,他才施施然的走了过去,“好词,好曲,好意境!”

唐静芸收敛下自己眼中的外露感情,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淡然表情,“林老板,既然来了就一起喝点小酒吧,要说咱们以后能够这样喝酒的机会可不多了。”

林泉轻轻一笑,也不推辞,走上来坐下,“可惜人太少了,饮茶一二人,喝酒三四人。”

钟良忙着布置这里,自然是没有空的。

唐静芸闻言,挑唇,“等着,我给你叫一个过来,现成的。”

说着,在林泉好奇的眼神里,唐静芸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挺久的,唐静芸似乎能够猜到某人一脸为难的表情,不过她知道,他肯定会接的。

果然,下一秒电话就通了。

“上来,喝酒。”唐静芸丢下这四个字,就利索的挂断了电话,迎上林泉探究的眼神,唐静芸神秘一笑,对着他指了指阳台外,道,“等着,人很快就会上来。”

然后,没过多久,林泉的表情就龟裂了,他看到一只手出现的在阳台的把手。

下一秒,一个身影倏地从外面翻上来,稳稳的落在阳台上,来人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走了过来。

这个一个很清俊的男子,看上去就觉得很舒服,当然,如果他的神色更柔和一点就更好了。

“我来了。”

“嗯,坐吧。”唐静芸笑道,“林老板,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浅戈,我朋友。”

林泉心里瞬间翻起滔天巨浪,迎上唐静芸看好戏的表情,努力的压下自己惊骇的表情,咳了一声,“你好,浅戈先生。”

他强烈怀疑唐静芸就是为了看他受到惊吓的表情,为了报复自己刚才说出身份时候的事情!

唐静芸遗憾的叹了口气,果然不愧是林泉,换做是一般人碰上浅戈这样的金牌杀手,恐怕早就避让三尺了,哪里还能这般安之若素的坐在这里?

林泉知道浅戈,也知道帝空,他甚至和帝空的杀手打过交道,以前为了对付一个对手的时候,就是用五百万买了那人的命。

帝空的杀手素来都是以手段莫测闻名,而其中的佼佼者——浅戈,更是无数人点名要的人。据说凡是他出手的任务,起步价就是八位数。

可惜浅戈一直都是以神秘闻名,和帝空的那位帝王一般,罕有人见过真容。

而现在这个传说中的人物出现在他的面前,还一副淡然友好的样子,要不是他本人的心理素质不错,恐怕真要如了唐静芸的愿,一蹦三尺的跳起来!

浅戈拿起桌上的酒杯,对着唐静芸一敬,“抱歉了,今天我……”

唐静芸知道他要说的是梅四的事情,随意的挥挥手,笑道,“你还当我是朋友,就不要提这事了。”

浅戈抿了抿唇,没有人知道在他那张平淡的脸下,藏着的是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唐静芸的善意。

在他坚硬的壳子下面,其实是一颗很柔软的心,只是他很少会遇到别人的善意,不太懂得该如何应对。

恰巧,唐静芸是的知道,所以她只是勾着浅戈的脖子,笑眯眯地道,“今天难得把你给逮住了,喝酒,别提那些有的没的!”

浅戈抿唇轻笑,脸上的笑容意外的美好,抬起酒杯,仰头将杯中的酒喝完,“好!”

林泉看这两人的相处模式,眼底的感慨一闪而逝,随即也是和两个人一起喝酒。

喝道尽兴出,林泉用筷子敲打着酒碗,扬声歌起,“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

唐静芸静静的听着这首歌,唇角挂起一个怀念的微笑。

将手上的一杯酒洒在地上,谨以此祭奠我前生仅有的友情。

蓝天白云,碧海林涛,似有清风低吟,又如婉扬歌声。

很多年后,这样的场景都一直长存在浅戈的脑海中。

很多人都很疑惑,唐静芸和一代杀手浅戈是究竟是如何友谊长存的。有人说,一男一女间,自然是有些不得不说的爱恨纠葛;也有人猜测,这两人之间可能是存在利益纠葛。

但是,很少会有人知道,浅戈只是单纯的将唐静芸当成一个朋友,她以初心待我,我便报之以真心。

唐静芸之于浅戈,大概就是阳光之于黑暗之花。

我的双手是肮脏的,因为我曾经染过太多鲜血;但我紧守住我灵魂的纯洁。我将其中的一大半奉献给我的爱人,一小半交给你,我的朋友。——浅戈。

——

唐静芸是被手机的来电铃声闹醒的。

她睁开眼看到陌生的环境,倏地竖起了身子,猛然反应过来,自己喝多了。

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人名,不由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居然把姜晔给忘了。快速的接起了电话。姜晔打来是询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在不在家里吃晚饭。

唐静芸一听到他的声音,脸庞就柔和了起来,道,“我在外面,喝了酒,要晚点。”

她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姜晔在那头听的也不由笑的眼神柔和,突然觉得手指痒痒的,要是她现在在他面前,他一定狠狠的揉一揉她的软和的头发,口中轻柔道,“好,那你醒酒了早点回来,我在家里等你。”

唐静芸又叨叨絮絮的了几句才挂掉,听上去意外的乖巧。

挂了电话,她抬眸看向房间门口的林泉,对他淡淡一笑,扬了扬自己手中的手机,“我男人问我什么时候回家呐,以后介绍你们认识。”

林泉笑了笑压下心底的诧异,他正好看到了全过程,通话时候的唐静芸,眉眼间的锋利散尽,余下的唯有温和,仿佛世间的任何事情,都不能让她忧心。

用个比喻,林泉觉得,那一刻的唐静芸,整个人就像是突然把刺都收起来的刺猬,显得格外的软和。

不过,软和终究只是针对一个人的,现在她,一如既往的强大,无可突破。

“浅戈走了?”唐静芸笑问道,边从床上下来。

林泉点头,“比你早一点。”

“那好,我也得回家去了,回头咱们再聊这些事情。”唐静芸整理衣服上的褶皱。

林泉没留人,就派了人送唐静芸离开了。

他倚窗看着她离去的身影,轻轻一叹,摩挲着手上的一枚戒指。戒指款式很老,看边角上的痕迹,应该已经有很多年头了。

——

唐静芸一路让司机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别墅,揉了揉自己的脸,将醉酒的感觉压下去,推开门走了进去。

“芸芸,你回来了?”姜晔带着几分诧异的声音道,他倒是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这么快就回来的,他以为她总得过个一两个小时吧。

唐静芸笑笑没说话,她才不会告诉他,她是因为想他才这么快的回来的。对着客厅里的另一个人笑着点头,“鸿宇,好久不见了。”

陆鸿宇对着自己这位嫂子,那可是典型的“又爱又恨”,生怕自己一个不当心又被整了,当下秉持着少说少错的道理,点头致意。

唐静芸走向姜晔身边,姜晔一点也不避嫌的一把搂住她的腰,将她往自己的怀里带,嗅了嗅她的脖子,有酒气,是喝酒了,没骗他。

唐静芸看到摆放在桌子上的袋子,拿过来一看,里面正是一些姜晔的换洗衣服,眼神动了动。

姜晔搂住她,笑问道,“饿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唐静芸摇了摇头,酒气还没有过去,脸上多了些许的红晕,那姿态宛如清冷的月仙子落入凡尘里,看的姜晔一呆。

“不饿,就是有些困。”唐静芸往他那里凑了凑,他们一开始喝的是啤酒,后来换成了白酒,白酒下肚自然是有些吃不消。

刚才在外头强撑的清醒,在遇到姜晔的时候也很快就消散了,只觉得在他身边很安心。

姜晔见此,笑眯眯的摸了摸她的耳垂,对着陆鸿宇示意了一眼,然后抱着她上楼睡觉了。

陆鸿宇看着满室的清冷,只觉得一阵悲戚涌上心头,嫂子一回来,自己在姜哥眼中就变成了草,不,他恐怕连草都不如啊!

简直就成了待在这里就遭嫌弃的对象!

默默的离开了这里,陆鸿宇满脸的欲哭无泪,不过在心底,还是划过了几分艳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