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移居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很快傅爷就被闻讯过来的人员转移到了另一个另一个病房里,唐静芸自然也跟着进了去。

等到钟良处理完了外界的事情踏进房间的时候,他就看到一老一少坐在沙发上,老的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小的嘴角带着浅淡的笑意,明明笑着,却莫名的令人背后发寒。

还别说,这两人面对面坐在一起的样子,还真有几分神似的感觉。

“阿良,这么看着我是干什么?”傅爷睁开眼睛,淡淡地问。

“我在想唐静芸真的不是您的私生女或者流落在外的孙女?”钟良下意识的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不过下一秒他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顿时风中凌乱了。

心里默默的甩了自己两个耳光,让你嘴快,让你嘴贱,让你说话不经大脑!!!

收获了唐静芸和傅爷相同的似笑非笑的眼神后,在外人面前素来雷厉风行的钟良,默默的低下了头,求求你们别看了,再看我晚上要做噩梦了!

“呵,傅爷,我觉得良哥到底还是年轻了点,做事说话还需要磨砺一下。”唐静芸手指互相摩挲着,若无其事地道,丝毫没有觉得自己这样的年纪,说钟良“年轻”是如何的诡异。

傅爷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点头赞同道,“确实,阿良以后可是要继承我的衣钵的,确实还有待磨砺,等这次结束事情处理了,我就让他去负责对接中东那里的事情。”

钟良简直快哭了,负责中东的事情?他可是记得上一个负责是被人脑袋上崩了一枪死的,上上个是被火拼流弹击伤死的,还有上上上个是合作人反水绑架弄死……

这个位置简直就是催命符啊!

看到钟良这么一个大男人,居然顶着一张“我好委屈”、“我快哭了”的表情,傅爷嫌弃的看了一眼,摇头叹息,“让静芸见笑了,是我没调教好阿良。”

唐静芸笑眯眯地道,“没关系,我相信以傅爷的手段,再调教几年,肯定又是一员能够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哈哈……”傅爷闻言笑了出来。

两人对视,目光都是满含深意。

“老咯,不服老不行,”傅爷笑了笑,那眼尾额头的皱纹都跑了出来。

“不老,”唐静芸抿唇轻笑,“都说家有一老如一宝,这人啊,就和古董一样,年纪越大越值钱,特别是向您这样的人。”

“年轻的雄狮会在狮子首领老去后,角逐产生新的首领,因为老首领苍老的身躯不能再给它们带来威慑。”傅爷幽幽一叹。

“夏禹之后,公天下变为家天下,可见世袭制取代禅让制的例子自古就有之。”唐静芸淡笑道,“传承了这么多年的制度,自然是有存在的道理。”

“静芸果然是个很有意思的小家伙。”傅爷眼中闪过欣赏。

“在冷兵器的时代,武力制衡从来都是大国决胜的条件。”唐静芸盯着傅爷的眼睛,缓缓道,“武将为什么最容易受到猜忌?因为手上有兵权。兵权是什么?是权力,是资格。只要手上有了兵权,怕他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唐静芸明明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子,尤其是那张清丽的脸,看上去很是清新脱俗,但是她此时的模样,却只让人记住了她那双扬起的凤眸,严正,冷漠,凌厉,还有野心。

看着这双眼,你会不自觉的被其中的锋芒伤及。

傅爷不再说话,而是眯起了眼默默的思考起来。

而目睹了两人打机锋的全过程的钟良,背后有汗水滑下,悄悄的握紧了拳头。

这才是真正的气势,这才是真正的暗藏杀机,他突然觉得,原来真正的厉害,不需要斗勇耍狠,只需要几句话,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仅此而已。

等到傅爷再睁开眼后,似乎想清楚了什么,也似乎并没有。

傅爷是什么心思,唐静芸不想猜,也不愿猜,这终究是别人的“家事”,她一个外人,并不想干预到一方势力的变动中。

两人就离社本社的事情又做了一些信息交换和谋划。

傅爷到底是掌握着离社多年,对着港都的事情也知之甚详,阅历和经验摆在那里,说出来的提议自然是很不错的。

唐静芸默默的点头,有些东西,譬如说经验,就算是重来一次都不是能够轻易弥补的,她自然也是多多学习的。

殊不知她的表现已经让傅爷的心中惊异,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的样环境,才能够培养出这样一个女子。

明明只是双十年华,却老辣狡猾的宛如成年多年的老狐狸!

谈话结束后,两人俱是相视而笑,显然都颇为满意。

当唐静芸准备起身离开时,她诧异的发现,傅爷居然在钟良的搀扶下,也起身打算往外走。

好像是看出了唐静芸的诧异,傅爷拍了拍自己的一把老骨头,笑道,“老咯,怕死的很,既然这医院帝空的人能够混上来,保不住还有其他势力的能够混上来,索性就换个地方继续修养吧。”

唐静芸了然的点头。

只是在看到来接人的居然是自己的老熟人林泉的时候,她掀了掀眼皮子,看了眼某个笑的云淡风轻的老男人,淡定的跟着一起上了他的车。

她虽然早就猜测到林泉和傅爷有些不好说的关系,但是没有想到,这样的关头,居然会是林泉来接,这里头的信任可就不是“有点关系”可以概括的。

林泉看了眼自从上车后就一直闭目养神的唐静芸,摇头笑了笑,这小家伙那么聪明,肯定是早有察觉的吧?他可没有忘记当初就是她提醒他,酒吧外面有人在盯梢。

车子七拐八拐的开着,开了大半个小时,到了一个高档小区,里面是独栋别墅,环境清幽,中间间隔的人家也颇大,保证了住户的*感。

“请吧,傅爷你就暂且在这里住着,一切人员都会安排好的。”林泉笑道。

傅爷拍了拍林泉的肩膀,轻轻一叹,率先走了进去。

傅爷到底伤了身体,年纪也大了,今天这么一折腾也觉得乏了,当下就上楼去休息了。

林泉帮傅爷打理完入住的事情后,走下楼梯的时候,正好看见了一个女人靠在墙壁上默默的抽烟的样子。

她抽烟的动作带着几分优雅,好像手里捏着的是一杯高雅的酒,而不是烟。

只是此刻的她面无表情,而不是一贯的淡然微笑。

“怎么在这儿?”林泉拍了拍唐静芸的肩膀,笑问道。

“我不觉得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的吗?”唐静芸抬眸轻笑,眉眼里俱是令人笑意。

林泉拿烟的动作顿了顿,随后若无其事的继续掏出烟盒,“我怎么在这里?自然是有点小关系咯,傅爷明面上的产业,都是我在打理。”

唐静芸的神色一滞,倏然抬头看向林泉。

傅爷是个很有远望的老人,他早在很久之前,就将离社的产业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直接牵涉到道上的产业,那些里面都是见不得光的,另一部分就是明面上的产业,顾名思义,就是和白道上沾边的,也算的上是洗白的一部分。

当然,这产业虽然是明面上的,但是这实际打理人却一直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个人的来历。

唐静芸虽然对离社产业构成有所了解,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料到,这样一个吃着大排档,开着一家落魄的家吧的老男人,手上居然掌控着离社半数的产业!

“怎么?连你都被吓到了?”林泉睇了一眼唐静芸,眉宇间带着几分清愁,自嘲一笑,“不过就是打理人而已,也算是我报了傅爷的恩,终究还是离社的。”

唐静芸摇头,“不是,只是有点不习惯而已,平常都是我打脸,没有想到这一回居然被人吓到了。”

“哈哈……正所谓大隐隐于市,”林泉淡淡一笑,“我这样的不就是吗?”

说完,率先离开办事情。

唐静芸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虽然已经年近五十,但是林泉的腰一点都不弯,走起路来已经是姿态尽显。

她没有错过他脸上刚才一闪而过的沧桑,以及夹杂其中的丝丝悲愁。没有去涉及,谁没过几个不能说的过往?

在年少轻狂的时候,我们可以无所顾忌的笑着,跑着,牵最喜欢的人手,说无所畏惧的话,但是等到天真尽去的时候,你就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唐静芸淡淡的摇头,不过是别人的故事而已,她怎么又分心去管了呢?

打死唐静芸也不会知道,在不久之后,这个“别人的故事”,会牵扯到她的身上。

摇头轻叹,找了一个别墅里的小弟,让人做了点下酒菜,拿了几瓶啤酒,唐静芸径直上了楼上的天台处。

她扶着栏杆,轻轻的栏杆,嘴角勾起一个平淡的笑容,心中却是在想着算计和筹谋。这是融入在她骨子里的本能,前世培养出来的。

不经意的在苍翠的绿色间,看到了一抹黑色,随即用异能探去,唐静芸哑然失笑,摇摇头,看着被人送上来的桌子椅子,还有酒水和下酒菜,她笑着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