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有点寂寞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钟良带唐静芸去的地方,正是傅爷所在的地方。

傅爷那次车子被人动了手脚,路上有遭遇到麻烦,虽然因为本性谨慎,身边防护的人不少,并没有让对方得手,但还是受了伤。

傅爷年纪大了,恢复起来不比年轻人,他和钟良一合计,索性也就在私人医院里安心养病不出面,混淆四海帮的视线,顺便暗中查找叛徒。

今天钟良就是奉了傅爷的命令,将唐静芸带去傅爷修养的地方,商议一下接下来的行事。

一路走上去,唐静芸暗暗点头,别的不说,这里的安保力量确实不错,不失一个很好的修养的地方。

钟良目露得色,“别小看这里,当初筹建的时候,那可是奔着高级私人医院去的,这里的安保,各种防护设计,都是请了专人来弄的。”

一边说着,一边引着唐静芸往前走。

一个医生模样的人和两人擦身而过,对着两人点点头。

唐静芸淡淡的看了一眼就转过头,继续听着钟良的讲话。

很快两人就坐上了电梯,径直上了傅爷所在的楼层。

“叮!”

唐静芸踏出电梯门的时候,好巧不巧,不远处医护人员专用的电梯也是打开了门,一个高大的男人的男人夹着登记表走上来。

钟良看了一眼医生,很快就将目光移开了,笑道,“走吧,老爷子还在等着你呢。”

唐静芸笑着点头,“傅爷的身子骨还好吧?既然来了医院,趁着这个机会索性就全面的排查一下,也省的出现什么大问题。”

钟良深以为然,点点头,“好,我会安排下去。”心中暗自感慨,果然自己这些大老爷们的,行事不及唐静芸来的细心。

两人一路走过去,就看到走在他们前面的医生拐进了一间病房里,没过几秒,钟良也推开了那扇门,笑道,“进去吧,老爷子最近嫌弃这里没意思的很。”

唐静芸笑眯眯的走了进去,不知道为什么,钟良在唐静芸的眼神里,莫名的看出了几分……嘲笑?

那个医生正站在傅爷面前询问着问题,唐静芸走到他的身边,淡淡问道,“傅爷恢复的情况怎么样?老人家年纪大了,马虎不得。”

说着,唐静芸伸手去拿医生手里的那张夹在板子上的记录卡。

说时迟那时快,在唐静芸拿到那张记录卡的时候,一只手猛然将砸向他的头,一只手快如闪电的扣向那人的手腕。

在钟良脸色大变的时候,唐静芸已经和那个医生交手数十招,两人的动作幅度都很小,在小范围内快速的出招、拆招,频繁的动作令人感觉眼花缭乱!

唐静芸一手格挡开他的手,以守换攻,猛然扣住他的手,脚下膝盖撞上他的膝盖。

医生的面色一变,那双眼睛里流露出不属于医生的凌厉,手上强势摆脱开唐静芸的动作,脚下急退,目光小心的寻找着退路。

那一头,钟良的手已经放入的衣服内侧,而傅爷则是淡定的坐在床头,看着房间里凶狠打斗的两人。

唐静芸眼睛一眯,将自己手上刚刚抓破的白大褂的碎布料扔掉,冷哼一声,脚下快步上前,腿风凌厉的踢出去。

那人的腿上功夫明显差上一截,险象环生,落入了下风。

唐静芸眯眼,瞅准了对方的弱点,一脚毫不犹豫的踢下去。

医生顿时就是脸色一变,大声喝道,“我认输!”

“嘭!”

唐静芸的一脚偏了一个角度,将医生大腿边的大柜子踹了出去,漂移了好几米撞上了墙才停下来!

医生看着那个已经被踹出了裂缝的柜子的门,隐藏在口罩下面的面无表情的脸色也终于绷不住了!

他没有记错的话,唐静芸的那一脚可是冲着他的下身去的!如果他没有叫停刚才的打斗,那一脚……想起这个可能性,他的背后就冒出汗水,双腿下意识的一夹,麻痹啊,要不要这么凶残!

饶是一旁观战的钟良,都默默的打定主意不要招惹唐静芸,凶残也就算了,关键是还特么的武力值爆表啊!一个不爽,人家揍你一顿,你还没地方哭去!

唐静芸收脚,若有遗憾的睇了一眼医生,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医生打扮的男人,在心底苦笑一声,真是蛋疼的很啊,终于抬手缓慢的拉下自己脸上的口罩,露出了他的容貌。

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脸,就像是一个在路边摆摊的男人,平凡的下一秒能够湮灭在人海中。

如果不是见识过刚才那样厉害的身手,大概没有人会注意到他这个人的存在!

“是你!”钟良脱口而出。

梅四苦笑的点点头,“真巧!”心中却是骂了一句晦气,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真特么的有缘啊!

上次自己要杀的是钟良,这一次要杀的是钟良的上司,可是每一次都因为唐静芸出现了意外!

其实,在楼下和唐静芸擦身而过的时候,他就有种不太妙的感觉了,估摸着这个任务估计是难以完成了,不过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上来了。

果然,最后还是被她看穿了,差点赔上自己下半身的幸福啊!

“哦?阿良啊,你和这位……朋友认识?”傅爷看着在场的三人,突然开口。

钟良无奈摇摇头,将自己初回港都时候发生的事情跟傅爷讲了讲,傅爷对这事也有印象,当下眯起了眼,上下打量起一旁的梅四。

梅四倒是没怎么在意,干他这一行的本就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现在倒是心态良好,对着唐静芸无奈地笑,“我的小祖宗唉,看到你的时候其实我就想拔腿就跑了!”

唐静芸眯眼一笑,凤眸里看不出喜怒,“噢?那怎么没跑?说不定我就不追你了。”

梅四无奈的耸耸肩,“因为我穷啊,任务失败了我得赔一大笔的钱,上次的还是头儿给我垫的,这一次再失败我就没脸回去了!”

唐静芸幽幽一笑,“想不到你居然这么穷,啧啧,你们的王还真是小气的紧啊!”

梅四嘴角抽了抽,没敢接话,上次就感觉到王的言语里似乎对她很是不喜,偏偏又只能忍耐,所以,不管这两位到底有什么恩怨,他这个小虾米就不掺和进去了。

“帝空的人?”傅爷沉声问道。他记得上一次脱险后,钟良就告诉过他杀手的身份。当然,这还是当时唐静芸叫破的。

老人的目光看着两人,他没有想到唐静芸居然还杀手界里极为有名的帝空有联系,看两人熟稔的样子,似乎还交情不浅。

“说吧,要不要活命?”唐静芸淡淡地道。

梅四眯眼,指了指自己的心脏,“一条贱命而已,上次就该死了,还苟活了这么长的时间,拿去吧。”

唐静芸冷笑,“倒是个硬汉子,看在和帝空还有交情的份上,我给你个痛快。”

梅四一脸认命的样子。帝空素来有规矩,有一没二,意思是可以犯一次错误,但是第二次再犯就没有机会了。

所以这一次范在唐静芸的手上,他也是认了。

闭上眼,引颈受戮。

唐静芸慢条斯理的从后腰处掏出枪,神色淡漠。

两人这样的做派,倒是让傅爷和钟良猜不出到底是什么关系,亦敌亦友,琢磨不透。

子弹上膛,唐静芸心中没什么感情波动,将枪对准了梅四。

梅四脸色一白,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开口求饶。帝空的人,从来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生。死在唐静芸手里,他认了!

就在唐静芸缓缓扣动扳机的时候,她的手机突兀的响了,唐静芸皱眉,看到来电显示,心中不由惊讶,“浅戈?”

“是我。”浅戈清冷好听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梅四犯在那手上了吧?”

唐静芸沉默了一会儿,“我知道了。”说着就挂了电话,对着梅四淡淡地道,“滚吧,你家浅戈主子向我开口了,放你一命。”

梅四讶然,目中有劫后余生的庆幸,但也有犹疑,他不知道什么样的代价才换了自己一条贱命。

唐静芸只是抿唇,“以后浅戈活,你活,他死,你亦亡!”

谁让她以前对着浅戈承诺过呢?只要你开口,不触及底线的,我一定帮你。

当然,这个只是前世的记忆了。

大概是因为前世的固有印象的原因,让唐静芸对浅戈这个哭的空空荡荡的男人多了几分怜惜,这才会许下这样的话。

只可惜,这个记忆如今只存在在她的心底了。前世如过往云烟,早就消散在尘世间。

一个人的记忆有点寂寞啊。

唐静芸心底莫名的苦笑一声,也有些怀念。不过更多的难言的晦涩,说不好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

梅四在原地迟疑了一会儿,终究还是麻溜的滚了。

唐静芸对着傅爷和钟良摊手一笑,“欠了帝空某个人的人情,他手下的人,不太好动。”

傅爷没有再说什么,深深的看了一眼唐静芸,浅戈是吗?据说是那个神秘莫测的帝空的王牌啊。

钟良则是抹了抹鼻子,突然有种脸被打肿的感觉,好像在不久前他还得意的在向某人炫耀,说着医院的安保措施很高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