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英雄难过美人关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浅水湾确实是个好地方,哪怕是在这寸土寸金的港都里,也愣是开辟出极多的绿色树木,看上去赏心悦目极了。

唐静芸看到这样的景象,心情也变得很好,嘴角挑起来,凤眸里少了素来的冷厉,多了几分温润。

其实这样的生活也不错,在唐静芸前世半生打磨中,很少会有这么轻松的时候。

一双大手突然从后面伸出来,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身,随后将她整个人都拥入怀中。

唐静芸只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宽阔有力的怀抱,一个带着温热的气息从她耳边传来。

“芸芸,在这里干什么呢?”姜晔对着唐静芸轻笑问道,手上却是一点力气也不松,将她死死的搂在怀里。

唐静芸抿唇,侧头,“看风景,”说着指着眼前的景色,笑道,“你看,这里真美,如果可以,真想去看遍这山川大河。”

“芸芸喜欢旅游?”姜晔笑问。

“不,只是以前而已。”少年的时候曾经向往过自由自在的生活,一人一包,走过大江南北,不过后来她逐渐明白了,人在这红尘中,怎么可能真正心无尘垢的去看风景?

人只要有所求,终是会被现实推的不得不往前走。

姜晔似乎能够感受到她话语里的遗憾,抿了抿唇,轻笑,“真令人伤心,我这么美的一道风景就在你面前,你也看不到吗?”

唐静芸轻笑出声,安抚道,“好好,我以后只看你。”

姜晔将头搁到唐静芸的肩膀上,轻柔的亲吻她的侧脸。

在唐静芸看不到的地方,眼神森冷,见鬼的风景,只要我姜晔在一日,你就休想抽身离开!既然你招惹了我,那就只能陪我到死!

别看姜晔成熟稳重,但是早年的经历和后来见惯黑暗生活,虽然不至于扭曲性格,但是那种骨子里的占有欲却是深深埋藏着。

唐静芸不知道身后男人的心思,此时倒是被他难得孩子气的一面弄笑了,双手覆上扣住腰间的大手,笑的温柔。

没过多久,两人转移到了客厅里。

姜晔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沙发是唐静芸特意挑选的,很有格调的布艺制品,偏暖色系,让姜晔满身的冷厉都打散。

他此时正在看着几份资料,眉头轻轻的皱起,似乎有什么难题被困扰。

唐静芸则是坐在他的一手之隔的地方,此时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上的笔,手上拿着一份文件,玩味的笑着。

姜晔默默的看了眼两人之间的距离,抿了抿唇,然后默默的挪过去了一点,然后再挪过去一点,在唐静芸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她半搂在怀里。

唐静芸看了眼自己肩上的大手,眉头一挑,“这让我怎么办公?”

姜晔抿唇轻笑,“我难道还没有你手里的文件有吸引力?”

唐静芸没好气的拍了他的手一下,倒是也随他去了,半靠着她看文件。

姜晔满意的看了一眼两人之间的距离,低头继续看手头的文件。

这两人都不是闲人,姜晔到沪市本身就是去扫尾加镇压的,手头怎么可能真的闲?不过他这一回飞港都来,一方面是为了唐静芸,另一方面也未尝没有避一避的念头。

沪市的水深着呢,范书记失利倒台,本土势力和外来势力争斗的厉害,他虽然被人算计过去,但也不会没脑的往上凑。

突然,姜晔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掏出一看,是自己在沪市的贴身助理贺文成打过来的,挑了挑眉,接了起来。

唐静芸没有太过关注姜晔的电话,不过耳边还是听见了“范书记”、“沪市”、“麻烦”之类的话,不由心中暗暗的琢磨了起来。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沪市的那位范书记,也就是范昌河的父亲,似乎就是被她和秦爷的资料搞倒的吧?她还在其中起过推波助澜的作用啊。

那范昌河对她起了不该起的念头,她心情不爽,就将他老爹捂的盖子都揭了,送到了某些省部级官员的案头,然后就引起了一系列的变动。

按照她前世的记忆,范书记似乎逍遥的时间更长一点,他的倒台还要大半年,然后才会因为某位大人物晋升的关系,才被人挑了。

这一世,被她提前给处理了,似乎一不小心就打乱了某些人的布局,在某一方势力还没有布局成功的时候,就将人弄了下来,这才造成了这个位子的争斗。

唐静芸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一个举动居然会造成这样的蝴蝶效应,不由淡淡一笑,管他呢,这一世她是打定主意要自由快乐的,至于别人的死活,除了她的朋友,她并没有那个闲心去关心。

姜晔挂了电话后,眼底闪过几分冷光,狗咬狗去吧,什么地头蛇,什么过江龙,老子不陪你们玩了!有着偌大的姜家在背后撑腰,有着满身的功勋绶带,姜晔也确实有这个嚣张的资格。

冷漠和威严在他的脸上一闪而过,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身上上位者的威严似乎越来越深重了。

抬眸看见唐静芸这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他不由露齿一笑,随即就看上去安全无害极了。

唐静芸心中好笑,狼就是狼,再怎么养也不可能是狗。

眼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唐静芸将东西收了收,起身,“我去准备中饭,给你做几个家常菜。”

姜晔没有阻止,心中一暖。

杜澜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唐静芸正洗着青菜,哗哗的水从水龙头里冲出来,打湿了叶子,叶子看上去碧绿极了。

“杜二少,找我有什么事吗?”唐静芸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洗着菜。

“你上次说杜汶的事情,已经开始了!”杜澜话语里难言兴奋。

“什么?”唐静芸缓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说得是杜汶和他老爹的情人之间的事情,不由挑眉,“进网了?”

“对!杜汶那混蛋,精虫上脑的时候什么做不出?昨天可不要太激烈!”杜澜不屑的撇嘴,眼里满是轻鄙。

唐静芸倒是没什么变化,将洗净的青菜收拾起来,打开一旁的煤气灶的开关,倒了一勺子橄榄油,“呵,我也挺好奇的,这样一个废物,你以前怎么拿不住他?”

杜澜像是被人兜头倾了一盆凉水,只觉得透心凉,默默的咬牙,这个女人不毒舌会死吗?

突然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不由皱眉,“你在干什么?”

唐静芸道,“做饭呐,炒个青菜木耳,做个糖醋排骨和青椒土豆丝,再炖一锅鱼汤。”

那头杜澜的神色一滞,不知道为什么,做饭这种事情和唐静芸实在是没有办法牵扯上。

在他的眼里,唐静芸可不是普通的豪门贵妇,而是那种能够在商场的尔虞我诈中一往无前的人,比男人还要男人。一个能够算计杜叶康的女人,居然告诉他,她在做菜?

唐静芸看着姜晔伸过来的手,轻轻的打掉,柔声道,“别动,今天我给做,你也好久没有吃到我做的菜了。”

原来是姜晔听到唐静芸讲话的声音,走过来想要帮忙。

姜晔无声一笑。

而那头的杜澜,已经被唐静芸温柔的语气吓坏了,他强烈怀疑这个人时不时唐静芸!

心中揣测开了,和唐静芸讲话的人又是谁呢?居然能够让她这么温柔的讲话,还给他做菜!这说出去恐怕没几个人相信!

一直到唐静芸挂了电话,杜澜还没有回过神来。

“二少!”一个男人小心翼翼的喊着杜澜。

杜澜缓过神来,将手机放下,对着自己的助理道,“你继续去做,小心点,千万不要出事。”

助理认真的点头,心中喜忧参半,喜的是自己终于被二少当成心腹了,忧的是自己手上沾的事情,如果走漏出去,足够被愤怒的杜家人弄死好几遍泄愤了,自然是千万小心,不敢让有任何的破绽。

杜澜挥手让助理出去,他的目光穿过层层玻璃,眼神深邃,似乎带着几分自嘲,又有点寂寞。

那一头,饭菜最终是唐静芸和姜晔两人一起做的,一顿饭吃的温馨的很。

——

一辆黑色低调的桑塔纳,默默的行驶在道路上,不找痕迹的左拐再右拐。

唐静芸坐在车子的后座上闭目养神,开车的正是钟良。

钟良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唐静芸沉静的脸庞,开口道,“这是怎么了?板着一张脸,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坏了你什么好事。”

唐静芸掀了掀眼皮子,赏了钟某人一个眼神,冷笑道,“钟良,坏人好事是要遭报应的!你信不信哪天你上床的时候,我一脚踹了你的门?”

钟良额头的青筋跳了跳,他莫名的觉得唐静芸还真的有这么干的可能性。

不过到底还是不服气,撇撇嘴,小声道,“你可是要做大事的人,不要这么儿女情长好不好。”

唐静芸冷哼一声,儿女情长怎么了?她家姜晔就比谁都重要!要不是顾念着傅爷的事情和自己在港都的布局,她才懒的出门呢,最好就溺死在姜晔给她的温柔里。

钟良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唐静芸的神色,心中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居然让唐静芸都这么依依不舍?摸了摸下巴,暗暗的想,莫非这就是“英雄”难过“美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