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假的也是真的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夜色繁华,车水马龙,哪怕是夜里,街道上的来往的人依旧很多。

比起沪市的十里洋场,果然这港都果然也有别样的繁华。

唐静芸开着车子,一路开到泗烨酒店门口,能够看到衣着高雅的男女们从里面进来出去,可以想见这里生意的火爆。

唐静芸将车子停在一个比较阴暗的地方,灯火并不容易照见,摇下了车窗,上上下下对着出现的男人打量一番,忍不住吹了一个口哨。

男人一身笔挺的西装,衬出他极好的身材,令人不由遐想起来

钟良脸上的表情微不可查的一僵,总觉得现在的唐静芸身上,多了几分平常少见的风流不羁,与平时那种隐藏在沉稳利落下的气质不太相符。

这也不怪唐静芸,今天姜晔的突然到来,让她这个心湖平静的女子也不由的露出了一份真实性子。

钟良仔细打量了一番唐静芸,就着不远处的灯火,突然发现此刻唐静芸那双凌厉的凤眸里,似乎带着……潋滟的水光?好像被人刚刚好好安抚的过的大猫……

他摇了摇头,将自己这个荒唐的想法赶出脑海,一定是灯火太过昏暗的错觉,唐静芸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露出这样的表情?至于大猫,他觉得,或许称之为打盹的豹子更加贴切。

“你怎么在这里?”唐静芸推开门,修长的脚率先迈出了门,随后将门带上。

钟良掏出烟盒,递了一根给唐静芸,又拿出打火机给她点上,自己也点了一根,这才回答道,“我只是说自己不便出面而已,不代表我不能出现在这里啊。”

唐静芸一只手夹着烟,一只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姜晔在床上发起疯来,最喜欢弄乱她的一头头发,她出门匆忙,也没顾得上打理。

“说说看,里面是怎么回事,我也好心里有个章程,不至于坏了你的事情。”

钟良闻言点头,抽了一口烟,才闷声道,“是四海帮来试探的,里面的人叫李岩,名义上四海帮帮主黄乐童的心腹。”顿了顿,他的声音里带着几分不明的意味,“挺棘手的。”

唐静芸嗤笑了一声,“要是不棘手你会让我来?说吧,他实际的身份呢。”

“黄老头的私生子。”钟良手指摩挲着烟蒂,眉眼里俱是冷意。

唐静芸闻言了然,也难怪钟良会觉得棘手,如果只是单纯的心腹还好,可是换成了私生子这样敏感的身份,可就不好办了。

她懂他的顾忌,无非是担心现在离社群龙无首,动了李岩会促使四海帮对离社动手。

唐静芸心中轻轻叹了一口气,可惜,到底还是经历事情少了,她相信,今天如果换做是傅爷在这里,绝对不会这么犹豫不决的。

谁敢来老子地盘?给老子打回去!

那一辈活下来的人,大多数骨子里都带着一股匪气的。

当然,如果傅爷还在,李岩也没有这个胆量在这里闹事。

这样想着,唐静芸吐出一个烟圈,凤眸中闪过冷芒,错就错在四海帮少算了她这个存在。

对着钟良拍了拍肩膀,淡笑道,“放心,这事我给你处理,保准让你开心。”

听着唐静芸这样杀气腾腾的话,钟良背后一寒,突然有些为撞上枪口的李岩默哀。不过凑的进,他一眼就看到了唐静芸没有扣好的衬衫扣子的脖子上,是几个大大的暗色痕迹。

他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唐静芸,发现她的嘴唇也显得有些红润,联想起接起他电话时候,唐静芸那阴沉的能够滴出水来的语气,一个念头像是电火花一样“噌”的在他脑子里闪过。

钟良突然开口道,“我说唐静芸,你不会是刚从谁家的男人的床上下来吧?”

唐静芸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钟良,勾唇,“是啊,刚从一个妖精身上下来,本事不错,弄的我差点死在他的床上。”

听到唐静芸这么毫不避讳的说着这样的事情,钟良咽了咽口水,呵呵,当他什么都没问,他一点都不想知道和孟家少夫人上床的野男人是谁!

毫无疑问,钟良误会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孟丽珍的儿子到了港都,以为唐静芸和港都里不少有钱的女人一样,包养了什么皮相很好的男人呢。

他心里倒是不觉得什么,道上的人很少有什么贞操观的,他也见怪不怪了。

更何况,打心底里来说,像唐静芸这样强大的女人,本身就有资格挑选男人。心底琢磨着,既然唐静芸也玩的开,下次是不是挑个男人送给她?

唐静芸大抵是猜到钟良误会了什么,不过她肯定不会猜到,钟良居然打算送男人给她。没有解释什么,她单手插在口袋里,另一手夹着烟,对着钟良早就给她准备好的几个大汉挥挥手,示意他们跟上。

一眼就看出来,这里面有不少都是熟面孔,也是傅爷身边的近卫。

钟良看着唐静芸离开的背影,那一步步的仿佛踩在别人的心尖上,即使是在一群彪形大汉中,也依旧显得风采卓然。

不由摇摇头,这个女人,其实真的很适合混黑道,可惜人家志不在此,真是令人觉得无奈。

唐静芸一边走着,一边听着迎上来的酒店经理低声的讲述着李岩挑衅的细节,神色不变。

酒店经理没有想到良哥说叫人来处理,会是这么一个年轻的女子,心头一时间有些惶然,不过好在他也是见过世面的,到底没有乱了阵脚。

其实事情也简单,就是李岩点了一瓶好酒,尝了一口就将瓶子砸在服务员头上,硬说泗烨这里卖的是假酒,并且不愿意听泗烨这里的调停,带着一群人在包厢里闹着不肯离开。

唐静芸眯起凤眸,嘴角微微弯起,用这样的借口真是巴不得离社看不透四海帮的意图呢,看来对方这是打定傅爷不在离社里咯。

这样想着,唐静芸在面前的房间前站定,敏锐的听觉能够隐约听见里面叫嚣的声音,“叫……他来”、“给我一个交代”、“掀了这里”之类的话,不由勾唇。

“嘭!”

正在放狠话的李岩,听到门突然被大力的推开,撞倒了墙背后,发出了剧烈的碰撞声,令房内坐在沙发上的不少人都是吓了一跳。

只见一个面容精致清冷的女踩着高跟鞋走进来,面若冰霜,凤眸里泛着冷光,令接触到的人无端感觉心中一寒。

“听说有人说泗烨卖假酒?”淡淡的声音从唐静芸口中传出,听不出里面的喜怒哀乐。

“哟?这位美人是谁?”李岩看向唐静芸的目光中带着几分火热,好一个美人儿,那身段那气质,可不是他平常玩的姑娘可以比的,简直就是一个尤物!

要不是场合不适合,他真是恨不得现在就抢到手里好好玩一玩!

唐静芸怎么会不熟悉李岩的眼神,当下只是心中冷笑,面上淡淡地道,“不才,我就是泗烨这里得负责人,我们泗烨各类酒水的采买都是严格把关的,想来也不可能有问题!”

唐静芸这一席话说的冷硬,就差直接掀李岩的面子了,看的一旁的酒店经理心中着急。

这个小丫头真是忒不靠谱了!现在怎么能够激怒他呢?

不等酒店经理上来救场,就看见坐在李岩身边的一个小马仔,“噌”的一声站起来,指着唐静芸怒骂道,“你算是什么东西,居然敢和我们岩哥这么说话!你信不信哥几个今天拆了这里!”

他的话音刚落,李岩刚要在心中给他叫个好,就看见唐静芸插在口袋里的那只手,猛然从背后掏出一个家伙。

“砰!”

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刚才还气势嚣张的小马仔,此时抱着腿蜷缩在地上痛的打滚。

所有人都是吸了一口凉气,在这打着24c的房间里,背后升起一层汗水,将目光转向了这个一言不合就动枪的女人!

唐静芸若无其事的收起了手上的枪,目露厉色,“拆了这里?好大的口气!我还真是头一次碰上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居然有人敢跑到我离社的地盘上叫嚣,还真是让你们忘了这里姓谁的!”

她的眼睛一一巡视过对面坐立不安的人,嘴角挑起一个淡漠的笑意,“乖乖的坐在这里,不要搞什么小动作!今天就给你们上一课,我们离社卖的东西,别说是真酒了,就算是假酒,我们不松口,那假的也是真的!”

假的也是真的!

好嚣张!

这是所有人心中闪过的念头,不同的是,离社的人面露激动自豪之色,而对面四海帮的人,则是脸色倏地变得惨白,他们这才猛然想起来,这是离社的地盘!

“砰!”

“啊!”李岩左手握着被一枪打烂的右手,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血色滴落在地上,触目惊心。

唐静芸看了一眼掉落在一旁的手枪,冷笑道,“都警告过你了,不要在我面前做小动作,比起把枪的速度,你是远远不及我的。”

一时间四海帮的人都是噤若寒蝉,看到这个女人连开两枪,见血后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一看就知道是个狠角色,谁也不会傻到跑出来出头。

现在是打伤,谁知道下一次会不会是打死?

唐静芸冷哼一声,对着身后的几个大汉示意,“都给我将人看好咯,这可是自己送到离社的,回头咱们和黄帮主好好聊一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