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我给你信任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的凤眸眯了一下,腰间那冰凉坚硬的感觉她一点也不陌生,分明就是一把——枪。

“阁下有话好好说,不要动不动的就上这些。”她的嗓音比平常略低,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一边这样说着,唐静芸一边举起双手,试图转身。

身后的人用力的顶了顶手上的枪,冷声呵斥道,“别动!”

唐静芸闻言,眉头轻轻挑了挑,呵,好熟悉的声音啊。

“不知道阁下是哪位?我唐静芸来港都时间不长,是个安分守己的良民,似乎没有结下什么生死大仇吧?”唐静芸淡淡一笑,那双凤眸深邃,似乎有着什么看不透的东西。

她自然看不到背后的人,听闻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嘴角撇了撇,似乎十分不屑,如果连她唐静芸都用的上“安分守己”这四个字的话,恐怕整个港都就没几个不安分的了。

唐静芸继续道,“不如报上名来,也省的大水冲了龙王庙……”

就在她“庙”字落音之时,她倏然转身,身体扭成一个常人难以到达的程度,一只手成爪抓住身后之人的手腕,另一只手直扣喉咙,左腿上顶,右腿蓄势。

身后之人反应也极为迅速,抬手,格挡,脚下急退。

两个人的身体诡异的胶着在一起!

而唐静芸也实实在在的看清楚了那人的容貌,手上的动作不缓,手脚尽往对方的弱点急速击打,嘴上冷声道,“呵,还真是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啊!你说是不是?钟良!”

砰!砰!砰!

身体因为急速的碰撞击打而发出的声音,在这个不算大的洗手间里格外清晰。

外面还能够听到不远处人们交谈发出来的欢快的声音,但是仅在一墙之隔,就仿佛隔绝了外面的世界一般,肃杀、森冷、沉闷,还有两个快速碰撞的身影。

越打,钟良越是心惊,他虽然和唐静芸早起有过接触,但那一次并没有这一回这样的直接对阵,自然也就对唐静芸的实力没有直观的认识。

汗水缓缓的从他的额头滑落,脸色有些潮红,呼吸声变得粗重起来。

唐静芸叫上踩着猫步,手上用着太极的招式,还夹杂着姜晔传授的军中招式,着实叫人摸不清楚套路。

噌!

她捏住钟良挥过来的一个拳头,身体一转,将其弯折!

钟良痛的直接单膝跪在地上。

唐静芸弯下腰,抬起钟良的下巴,看着他潮红的脸上泛起的苍白,淡淡一笑,“现在能够好好说话了吗?钟良钟先生。”

钟良咬了咬牙,“松手!”

“你说什么?”唐静芸故作不知的诧异道。

“我说,松!手!”钟良咬牙切齿地道,他敢打赌,这个女人就是故意的,手上的劲头大的很,就是为了报刚才的仇。

“早这么乖乖的讲话不就好了吗?”唐静芸抿唇轻笑,“有人呐就是喜欢犯贱,非要被教训了才知道厉害。”

钟良额头的青筋跳了跳,真是好样的,他早就该猜到,能够在傅爷面前不动声色的女人,怎么可能真的表现出来的那么温和?不过就是一层精妙的伪装罢了。

唐静芸松开了钟良的手,顺势若无其事的踢了他一脚,淡淡的道,“说说吧,最近到底怎么了?傅爷是不是出事了?”

钟良揉着自己的手腕没有答话,神色冷漠,恢复了一贯的沉稳。

唐静芸眯眼,突然“砰”的一拳打在墙上,“你不信任我?”

你不信任我?你钟良居然不信任我唐静芸?

她的那双凤眸里,是满满的的阴沉和冷漠,像极了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这样的唐静芸,让钟良恍惚看到了一只被人伤害的野兽似的。不由让他想起了那一年,自己被人诬陷的时候,傅爷要人查他,他似乎也是这么对傅爷咆哮的。

后来,他就成了傅爷最器重的手下。

沉默了一会儿,他缓缓道,“唐静芸,我能够信任你吗?别忘了,那天的见面,除了傅爷信任的心腹,只有你一个外人。”

唐静芸眯起眼,傅爷果然是出事了,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淡淡地道,“死了还是活着?”

“如果我想要傅爷死,我的机会还少吗?用的着这样大费周章的算计?到头来还让计划出了变数?”她补充道。

钟良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唐静芸,她的神色间没有丝毫的心虚,终于还是忍不住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算我钟良对不住你,以小人之心度君之腹了。”顿了顿,“傅爷受了点伤,没事。”

他当然不是仅仅凭借唐静芸几句话就相信了她,他在来找她之前,就已经有了几分把握,不然他怎么可能天真的冒出来?

唐静芸靠在白瓷墙壁上,双手环臂,抬了抬眼皮子,“说吧,要我怎么做?傅爷怎么说也算是我的长辈,我再怎么混账也做不来那些事情的。”

钟良叹了口气,将那天的事情娓娓道来。

唐静芸听着听着,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也难怪钟良会怀疑起她,如果换做是她,恐怕也是会同样怀疑的。

因为傅爷是被人在路上伏击的,那天因为临时改约,去的正好是唐静芸定下的地点,而且更令人奇怪的是,傅爷的车子被人动了手脚。

要知道,像傅爷这样的人,车子那可是定期检查的,而且有专人看守,几乎没有人有几乎碰到。

而除了前几天——唐静芸借用过!

唐静芸一边听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递了一根给钟良,随后自己抽出一根后点上,静静的抽了起来。

随后又询问了一下细节。

钟良这回倒是没有隐瞒,而是直接说了出来。

唐静芸的眉头皱的更直接,听完后,忍不住淡淡地嘲讽道,“你胆子倒是不小,换做是我,肯定是不敢再信任了。”

钟良嗤笑了一声,“你以为老子敢信你吗?要不是因为傅爷曾经夸过你,甚至动过让你继承离社的念头,我怎么可能来找你?”

唐静芸眉头轻挑,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

钟良自认为脸皮够厚,不过在唐静芸那近乎苛刻的眼神中,也忍不住感觉背后一阵寒凉。

唐静芸弹了弹烟灰,轻轻叹息,“你说吧,要我做些什么?”

“查查看离社现在的动静。”钟良现在是谁都不敢信任,既然不是唐静芸出卖,那么背叛傅爷的人肯定是在心腹之中。

他感到有些可悲,偌大的离社,居然连个真正能够信任的人都没有,只能找唐静芸去处理。

唐静芸眯眼,淡淡地道,“你附耳过来,我给你说一下我得计划。”

钟良凑过起,随后嘴唇猛然绷直,听着唐静芸不温不凉的声音说着计划,背后寒毛直竖!

终于明白傅爷为什么那么看重唐静芸了,这特么的简直就是一个再心狠手黑不过的女人了!都说最毒妇人心,以前钟良不信,现在是信了!

默默的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希望唐静芸不要太过记仇啊,他可还想活好多年呢。

将计划说了一遍后,唐静芸脑子里过了一下,确保没有什么遗漏,这才点点头不再说话。

随后,她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淡淡地道,“回头我给你份资料,那个男人有点可疑。”

她说的正是那天碰上李文静的时候,在车上野合的那个男人。她总觉得他身上能够牵扯出点什么。

钟良点点头,表示理解。

唐静芸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随后笑着走了出去。

钟良看着唐静芸的背影,眼神闪了闪,后生可畏,如果唐静芸是离社的人就好了。

不过他也知道,这个女人是个腹中有沟壑的人,也不是一个离社能够镇的住她的。

钟良也是理了理自己的领子,随后默默的转身离开。走路的时候一个踉跄,心里骂了一声娘,唐静芸,算你狠!至于踢的那么狠吗?

唐静芸走出去的时候,方青峰和荣娇两人在笑谈,不知道方青峰说了什么,荣娇捂住笑了起来。

看到唐静芸走过来,荣娇笑着拉她坐下来。

任谁也看不出,唐静芸刚刚还和人打了一架。

方青峰倒是眉头轻皱,闻到了唐静芸身上的烟味,随后若无其事的交谈起来。

吃完饭后,荣娇率先离开了,方青峰将她送到车上后,转身回到自己的车子,就看到了一个女人靠在自己车门上抽烟。

他走过去,笑道,“哟,唐总啊,究竟是什么事情能够让你发愁?”

唐静芸眯眼,狠狠的抽了一口烟,随后将烟头仍在地上,碾灭,“现在抽调义合会的兄弟过来,你大约能够弄多少?”

方青峰眉头皱起,“什么意思?”

唐静芸舔了舔嘴唇,眸色冷淡,“我的长辈遇上了点麻烦,有人用我的名义栽赃,我很不开心。”

方青峰笑了起来,“那人好胆量!”唐静芸之于他,早就不是女人和男人这么简单的问题,在他看来,唐静芸就是一个比男人还要凶残的女人,如果她混黑道,恐怕义合会就是她的了。

“少废话,借不借?”唐静芸眼中闪过凶色。

“借!”方青峰抽了一口烟,沉声道。

都说男人间的友情不需要用言语来表达,但是,有时候男女间的友情又何尝不是呢?

他没问她要干什么,当初的命都是她救的,有什么东西不能够交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