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凶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杜氏货轮偷运毒品的事情,立马就被媒体宣扬出来,沸沸扬扬的,就如同外面那场狂风暴雨一般,呼啸过整个港都市。

杜氏集团怎么说也是港都前十的集团,规模相当大,知名度也不低,现在爆出这样的丑闻,着实是令人震惊的。

谁曾想到,杜氏集团董事长那么一个热衷于做慈善的人,居然会和贩卖毒品牵扯上关系?

现在,“伪君子”、“小人”、“赚黑心钱”什么的外号已经成为了杜叶康的代名词了。

其实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怪杜叶康,要不是他热衷于名利,也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虽然同行业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心狠手黑、连合作伙伴都有可能坑的狠人,可是架不住他在市民面前树立的好形象。

他可是数次以慈善家的面目示众的。

现在爆出这样的丑闻,那对他来说,损伤的地方可着实不算小,这些年积累的名声可算是毁于一旦了。

非但如此,杜叶康现在还要面临走私、贩毒的指控,谁让当天就被控制住的那些船员,很快就交代了幕后主使人呢?

当那时候警署警员冲进去的时候,那船长可是光溜溜的抱着女人躺在床上睡着了,当场就被吓坏了。

没过多久,就架不住审讯给交代了个一清二楚。

此时杜叶康的书房里,也仿佛狂风过境一般,能砸的东西已经被砸的干干净净,满地的碎片残渣。

杜叶康指着房间里的人怒吼,简直恨不得将人撕碎了,“这就是你说的很靠谱的船长?啊?这样的天,船上运着货,居然给我抱女人睡觉去了?垃圾!废物!他不出来还好,出来了我第一个弄死他!”

他盛怒的声音里透着森寒,杀气腾腾,谁也不敢把他的话当成戏言。

这件事情可不单单是牵扯到杜氏集团和他杜叶康本人的信誉问题,更是关系到他和意大利黑手党的合作关系。

船上的那些东西,可是准备交易给黑手党的,现在自己这一方被查,恐怕是要失信于人了!

杜叶康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搭上的那条线,其中欠了多少人情,花费了多少资金?现在就要让人白白的给毁了,他如何能够不怒?

不过令杜叶康更是愤怒的是,这件事分明就是偶然事件,海上天气突变,遭遇狂风巨浪的袭击,知道实际事情的船长不在,不明就里的大副出于人道主义,决定返航,然后遭遇了检查。

这一切一切都是再简单不过,真是怪不到任何人的头上!

这样憋屈的感觉让杜叶康分外的难受!

像是困兽一般在书房里来回的背负着手走动,杜叶康简直愁白了头发。

——

杜氏的事情当天就上了报纸的头条,唐静芸下楼的时候,就看到姜母在抱着报纸看新闻。

姜母入目就是硕大的标题“杜氏货轮走私毒品,董事长牵涉其中”,这样的标题令姜母眼皮子狠狠的一跳。

不用问也知道,这事情肯定是自己儿媳妇弄出来的事情。

不然怎么会这么凑巧?

她可没有忘记,某人昨天还在她面前信誓旦旦的说着肯定让杜氏栽跟头的豪言壮语呢。

饶是姜母心中做了很多的假设,在看到这个的新闻的时候,还是被狠狠的震惊到了。

心里忍不住默默扶额,得了,真没有看出来自家的儿媳妇这么凶残!社会行动力也如此的强悍!

可怜半辈子都不曾为自己儿子操心过的姜妈妈,第一次开始担心起自己儿子能不能镇住这么凶残的儿媳妇的问题。

她莫名有种预感,如果自己儿子敢背着儿媳妇出去寻欢作乐,恐怕儿子的下半身是保不住的!

不得不说,姜母的内心其实也是很凶残的,因为她升起的不是担忧,而是几分幸灾乐祸。

自己选的老婆,就是天天跪搓衣板也得宠一辈子。

于是,唐静芸这一餐就在姜母是不是用诡异的眼神看着的情况下吃完了。

咽下了最后一口粥后,唐静芸终于忍不住凑过头去看报纸,一看标题就乐了,笑眯眯地道,“看吧看吧,报应来了,让杜叶康那么嚣张,看来连老天都看不过去了!”

姜母脸上淡然的表情逐渐龟裂,报应?如果有报应的话,杜叶康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怎么会轮到现在?!

她此时正在严肃的想,她这个儿媳妇算不算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脸皮这么厚啊!

唐静芸心中悄悄一笑,不错嘛,艾维尔安排下的人手还是很给力的!

相信在未来的日子里,杜氏的事情将会长期占据版面,相比而言,孟氏的事情就小多了。

而那个有幸听到唐静芸的话的部门经理,他早上没有看报纸的习惯,不过他的父母有。

在听到父亲嘴里嘟囔“杜氏”、“丧尽天良”什么的词后,心里预感到什么,一把将报纸从老头子手里抢过来。不看还好,一看简直让他吓坏了!

少夫人要不要怎么凶残?这样下去杜氏真的不会被她玩坏吧?

不过随后就是心中一紧,毕竟唐静芸能够悄无声息的布下这样的局,足以说明她的心计臣服之深了。

所以,狂风暴雨过后,孟氏的有的人发现,部门经理本人似乎对唐静芸格外的推崇和尊重。

——

唐静芸看着杜叶康这样昏天黑地的处理着杜氏的事情,心中暗暗的苏爽,你不是喜欢来惹事吗?我现在看你还有空没空!

不得不说,唐静芸这招粗暴中夹杂着高深的手段,着实是很有冲击力的一手。

这期间,唐静芸依旧没有得到傅爷的消息,据艾维尔那儿的消息,离社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动作。

不过当唐静芸拿起另一份资料的时候,不由皱起了眉头。

如果李文静在这里,就会发现这份资料上的那张照片,正是那天那个在桑塔纳车子里野合的男人。

查他唐静芸也只是顺手为之而已。因为她当时觉得这个男人一身匪气,不似善类,十几万一辆的桑塔纳可不是他能够用的起的。

在这个年代里,唐静芸开的那些豪车都是用来仰望的,就连十几万的桑塔纳都都不是谁都能够买的起的。

所以在让何延陵调查李文静这些时日发生的事情时,唐静芸顺手也让人调查了一下。

只是没有想到,这一查就查出了似乎很有意思的事情。

之前接触过四海帮,然后突然就买的起桑塔纳了。这里头要是没有鬼,唐静芸也就不用在商场上混了。

于是这往深的挖,又查到了一下有用的东西。

唐静芸默默的将文件收好,随后思考起来这件事,以及背后可能牵扯的算计和谋划。

没过多久,荣娇的电话声就过来了,唐静芸笑着接了起来,说起来来了港都后,她和荣娇的见面还不如在学校里见得多,聚少离多啊。

各自都要忙着事情,虽然有心聚一聚,但是机会并不多。

“唐小芸,港都新开了一家重庆餐馆,里面的水煮鱼听说很够味,要不要一起去吃?”荣娇生气勃勃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唐静芸挑唇一笑,揉了揉自己略感疲惫的额头,笑道,“你就吃吧,到时候又要辣哭了。”

荣娇喜欢吃辣,但是不耐辣,每次都是点了一堆辣的,然后大部分是唐静芸解决的。

荣娇不好意思的嘟囔了几句,“去吧去吧,咱们好久没有见面了,怪想你的。”

最后唐静芸还是笑着点头了,反正横竖磨不过她的。

于是等风雨停了,唐静芸就出门去和荣娇约好的餐馆。不过令唐静芸诧异的是,方青峰居然也在!

对于唐静芸的诧异,荣娇耸了耸肩表示很无奈,“也不知道他怎么就突然冒出来的,无家可归,怪可怜的,我就勉强收留了他。”

唐静芸闻言不客气的笑了出来,看着方青峰在荣娇手里吃瘪的感觉真不错,让他平时对自己这么狂妄。

入席后,唐静芸调侃道,“见过老丈人了?”

“没呢!”方青峰苦笑一声,“我被金屋藏娇了,住在娇娇外面的私产里。”

荣娇毫不客气的瞪了一眼,用眼神示意,有意见?

方青峰摸了摸鼻子,没意见。

唐静芸对两人这眉目传情的样子全当不知,“别急,你现在根基不稳,等到娇娇拿到荣家家主的位置,她想娶谁就娶谁!”

方青峰的眼角狠狠抽了抽,娶?他么的他一个大老爷们居然用娶这个字!

瞪了唐静芸一眼,这个女人的嘴还是一如既往的惹人讨厌!

菜品上来后,三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唐静芸一直都不支持两人现在就公开关系。

因为人的第一印象是很奇怪的东西,一个人如果一开始就是以弱者的身份出现,那么以后他取得再多的东西,也不能抹去这样的印象。

反之,则能够让人下意识的感到敬畏。

这一点,和唐静芸一直都没有和姜晔公开关系的原因相似。唐静芸要的是一生一世相伴在侧,而不是谁为谁挡风遮雨。

在喝了不少后,起身去了一趟洗手间。

等到她洗完手出来后,突然感觉一个人影擦身而过,然后,她的腰间忽然被顶上了一个熟悉的冰凉物体!

“站住,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