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偶遇故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一边开着车,一边思考着这几天的事情。

本来她和傅爷约好了前几天见面的,只不过那天她的车子开到一半的时候,收到了傅爷发过来的消息,说是见面暂且取消了,让她缓几天再来。

当时唐静芸倒是没太在意,毕竟傅爷管理着手底下怎么偌大的一个帮派,会出现意外的事情是正常的。

不过过了几天还没有联系她,而且她打钟良的电话也打不通,这才心中升起了几分不太好的预感。

如果是白道上的事情就还好说,可是牵扯到黑道上,那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毕竟唐静芸对这条道上的处事方式并不陌生,动辄牵扯到生死并不是罕见的事儿。

只不过唐静芸重生以来,鉴于姜晔的身份和她未来的发展,她一直都对黑道保持着微妙的关系,隐隐有种和而不同的感觉。

这虽然在某种程度上保证了她自身的干净,但是却也导致了如果黑道上发生事情,她会处于比较被动的局面。

在犹豫了一会儿,唐静芸还是将电话拨打给了艾维尔,让他查查最近港都道上是不是有什么情况。

虽然这样会欠艾维尔人情,但是傅爷毕竟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合作对象,因着朱爷的关系,傅爷也算的上是唐静芸的长辈了。

简单交代了一下事情,得到艾维尔的答复后,她就挂了电话,沉思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如果有人能够俯视纵观唐静芸来港都后的行事,就能够隐隐发现唐静芸在偌大的港都布下的一盘巨大的棋局。

包括,孟氏、离社、艾维尔、邵爵士等等,都在她的算计之中,更遑论古家、张家、罗家、杜澜等的存在了。

以一个城市为棋盘,以一个个传承数代的家族、势力为棋子,费尽心机,布一个必杀之局,这又是何等的气魄,何等的大手笔?

如果杜叶康知道,唐静芸为了对付他,这么费尽心机的话,会不会感到一阵荣幸?当然,更大的可能是他暴跳如雷,大叱“庶子尔敢”!

所以说,在棋子一个个落下的时候,唐静芸是不会允许离社这么一个重要的棋子出现意外的。在这样的关头,任何一个小的错误都很容易让她的必杀局出现意外。

一边这样想着,唐静芸一边思考着傅爷可能遭遇的问题,最糟糕的就是傅爷“意外”去世,离社落入敌对之人手里;当然,往好的方面想,这也可能只是一个小问题,很快就能够和傅爷联系上。

这样想着,唐静芸突然看着一个身影出现在自己车身不足十米的地方!

“吱—嘎—!!!”

尖锐刺痛人耳膜的刹车声猛然想起,引的车上的行人纷纷观望。

唐静芸脚下猛踩刹车,眼看着刹车不及,右侧又有车辆行经,她手上的方向盘猛向左打,撞上了一旁停着一辆很新的小车。

“嘭!”

车辆碰撞的声音并不轻,唐静芸手上的车子因为是改造过的,损伤并不严重,那辆停着的桑塔纳倒是车侧身到车头都被撞凹了下去。

不过比较损失价值的话,唐静芸这辆车子去修一下的价格,恐怕重新再买两辆桑塔纳都够了。

“艹!你他么开车不长眼的啊!老子的车停在这里你都能够撞上来,还想不想活了!”

桑塔纳后座的车窗猛然被摇下来,露出一个凶神恶煞男人,暴喝一声,脸上的神情简直恨不得杀了唐静芸。

唐静芸见此,不由眉头一挑,她还以为这辆停在路旁的车子没人了呢。

目光在男人*的上身上转过,透过车窗,她又看到了和男人偏黑的肤色不一样的奶白色,还有凌乱的扔在一旁的衣服。

唐静芸舔了舔嘴唇,呵,原来是打扰了这对野鸳鸯办事啊,就刚才那样的冲击,这男人肯定是软了,这可是关乎男人面子的大事啊,怪不得这么暴怒。

见到唐静芸笑,男人心中的怒火瞬间“噌”的一声往上涨!

一连串的脏话从男人的嘴里冒出来,都不带重样的。

唐静芸玩味一笑,“先生,我觉得你还是穿上衣服再骂比较有气势,对了,等会交警过来,你可得当心点,小心以妨碍公共的罪名被拘留啊……”

说着满含特殊意义的看了一样男人。

在场不少围观的人,经过唐静芸的提点,也是猛然发现了这个男人在车里做的事情!

“艹!”男人暴喝了一句,猛然摇上了车窗,估计是穿衣服去了。

唐静芸淡淡一笑,这才将目光转向了引起这场车祸的三人,两女一男。

目光在触及其中一个女生的时候,瞳孔缩了一下,随后若无其事的踩着高跟鞋下车。

“三位,不知道你们打算怎么解决这场事故?”唐静芸淡笑道,“是直接赔钱呢?还是等着到时候我的律师给你们法院的传票?”

“法、法院的传票?”那个站着的女生震惊的口吃询问道。她是个平民百姓,可从来都没有接到过这样的东西,瞬间就被震慑住了。

而那个跌坐在地上的女子,抬头看了一眼唐静芸后,又马上低下了头。

唐静芸双手环臂,侧靠在车门上,“只要你赔偿了事故费用,当然就不用了。”

“不是我!是她!她才是造成事故的人!”女生立马就尖声叫了起来,一旁的男生也是赶紧帮腔道。

唐静芸见此,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那她怎么会突然冲出来的?难道不是因为被你推出来的吗?小小年纪可真是用心险恶,要不是我开车小心,撞死了人到时候让我怎么办?”

唐静芸言语老练,三言两语就将这件事情抹到了那个女生身上,而周围看热闹的人也是纷纷点头,完全就被唐静芸的言论引导了思想。

那个女生或许本来就有一点这样的念头,此时完全被唐静芸的气势压了下去,局促不安,更是坐实了刚才的指责。

唐静芸指了指自己的车子,淡淡地道,“看到了吗?宝马系列最新款,改装过的,两百多万,我车子的车灯撞坏,车身有明显凹洞,还刮掉了这么多的漆,因为是进口的,所以一切都要从国外空运过来,没个四五十万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说着,又指了指那辆撞的比较惨的桑塔纳,“这辆车修一下也不会太便宜,你说这么办?”

当听到唐静芸报出价格后,那个女生的脸色一阵惨白,周围的人则是投去了同情的目光,这可是四五十万啊!不是四五千!

不过对唐静芸这样一个年纪轻轻就开着豪车的女子,也是默默的揣测着身份。

那个女生一看就知道还是学生,因为如果是换做社会上混过几年的人,肯定不会只是脸色惨白而不知道狡辩。

唐静芸见此也不说话,就靠在车门上,坐等交警过来。

而桑塔纳的车主也终于下车了,不过身上凌乱褶皱的衬衫,让某些不可说的事情昭然。

很快交警来了,眼看着牵涉到豪车的事情,能够开这样的价位的车子而且还是改装过的车子的女子,身份必然是不简单的,当下也是相当重视,带着众人回了警局做笔录。

在这个过程中,那个跌坐在地的女子始终都是低着头的样子。

——

出了警察局,唐静芸不出意外的在门口看到了那个一直低着头的女生,不由淡笑着走过去,“好久不见,李文静。”

李文静抬头看了一眼唐静芸,旋即低头,见到唐静芸唇角一如初见时候的淡笑的表情。经历了很多事情后,她已经不会单纯的以为这是友好的意思,反而更像是一张怎么也不变的面具。

现在想想,很难相信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似的女子,居然那么的早熟。

“好久不见。”李文静轻声道。

“走走?”唐静芸抬头示意。

“好。”李文静沉默道。

此时的李文静,身上似乎少了当初痴迷于俊才时候的疯狂,多了几分冷静和理智,气质也隐隐比曾经稳重了不少。

两人漫步在路上,今天天气难得不算太热,走在树荫下面,不会太过令人难受,只是有种沉闷的气氛在蔓延。

李文静偷觑了一眼唐静芸,只觉得唐静芸还是一如既往的耀眼,她也没有忘记刚才她说过那辆车的价格,可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

“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唐静芸突然开口道。

“嗯,我也是。”李文静道。

“清醒了?”唐静芸睇了她一眼,淡淡问道。

“清醒了。”李文静自嘲一笑,“感觉当初遇到他就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里我梦到了我们结婚生子,幸福的生活下去。现在想想,不过就是梦一场。连我自己都不明白当初怎么就魔怔了。”

“清醒就好,不要在乎过去,人总是要往前看的。”唐静芸淡笑道,“所以你现在要过的更好。”

一辆黑色大奔悄无声息的开到唐静芸身侧,唐静芸知道这是姜母派来的车子,当下对着李文静挥挥手,“我走了。”

李文静看着唐静芸,在她的手触及门把手的时候,突然道了一句,“谢谢。”

唐静芸伸出的手顿了顿,道,“不用谢。”随后若无其事的开了车门坐上去。

李文静望着渐渐远去的车子,心里默默地道,谢谢你用这样强硬得手段让我清醒,不然,我恐怕会沉醉在那个世界,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