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孟家烂账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因为睡的晚,加上唐静芸有意的放松,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

唐静芸下楼的时候就听到了楼下大厅里有人讲话的声音,不由皱了皱眉,这个声音她听着似乎有些熟悉啊。

果然,入目是上次见过的那个孟丽珍的“表嫂”,她的脸上依旧是刻薄的,但是那层刻薄掩盖不了她此时对孟丽珍的谄媚态度。

唐静芸细细的看了她一眼,比起上一次来,此时的女人少了几分颐指气使,多了几分谄媚谦卑,当然,更明显的是她身上的衣服首饰没有上次那么光鲜亮丽了,除了一条撑场面的项链外,其他的档次都降了很多。

她的身旁还有一个杏眼桃腮的女子,就是上次唐静芸在孟氏里见到的那个女子——高菲婷。

此时的高菲婷可没有在唐静芸面前的高傲,显得很温婉,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

唐静芸暗暗点头,不管怎么说,虽然这个表嫂人不怎么样,但是教出来的女儿倒是还有那么几分模样在里头,可惜,她挑唇一笑,装的就是装的。

这样想着,她踩着不轻不重的步子走了下去。

听到声音,三人都是转头看来。孟丽珍脸上露出了笑意,对着唐静芸招呼道,“睡醒了?刚才周嫂要去叫你起床,我阻止了,你也好久没有好好休息了。”

唐静芸闻言,笑的眉眼弯弯,显得很温和,“谢谢妈,这一觉睡的很舒服啊。”

孟丽珍眉眼间俱是对唐静芸的喜爱,这让在场的两个女人都是挂不住脸了,高菲婷还好,她颇有城府,可是高菲婷她妈可就没有那么好的心理素质。

她可是一直觉得孟家少夫人是自己女儿的囊中之物,虽然没有明言,但是在港都名流里早就被她宣扬出去了,很多人看在这个份上也都给她一个面子。

“周嫂,去给阿芸把粥端上来。”孟丽珍对着一旁候着的老仆人道。

周嫂笑呵呵的应了一声,“少夫人您等等啊,我马上就给你端上来,是你喜欢的鸡丝粥,夫人特意吩咐的。”

比起盛气凌人的高家一家人,周嫂显然更喜欢这个少夫人。她是个小女人,不懂那些集团大事,但是在她的观念里,娶妻当娶贤,唐静芸平常对待她的态度总是很温和有礼,让她的观感更好。

如果换做是高家的小姐,恐怕单是有这么一个岳母大人,就够闹的孟家鸡犬不宁了。

这三人都是笑意盈盈,另外的两人可就没有这么好的心情了,高菲婷在心中暗暗咬牙,该死的唐静芸,她一定要她好看!

其实不怪高菲婷母女不知道唐静芸的厉害,高家人之前因为偷卖集团股份的事情被揭发,狠狠的在上流社会低调了一段时间,正好避开了唐静芸在港都翻云覆雨的时间。

而高家在港都上流人眼里并不占多大的位置,也没有人会特意去告诉她们唐静芸的厉害。不少人还打算看笑话呢。

唐静芸一边喝着粥,一边听着高母在那里吹捧孟丽珍,话里话外无非一种意思,大家都是一家人,没有必要这么计较。之前的事是被杜叶康给忽悠了,还请不要计较。

唐静芸闻言心中默默的冷笑,你说没事就没事?如果不是因为她,孟氏恐怕是被坑惨了!这样的亲人还是不要也罢!

孟丽珍显然也是深谙打太极此道,任高母说了许久,她愣是一句实质性的东西都没有答应。

唐静芸一边细嚼慢咽,一边看戏,不过显然有人不想让她开心。

高菲婷看了一眼唐静芸,“唐小姐,上次还看见你给姑妈送菜送饭呢,这转眼就怎么晚起,这可不是好习惯。”

得了,这是暗示唐静芸她会做戏讨欢心,若是一般的婆婆,听了肯定会不开心。

不过孟丽珍是谁?再说了,她是知道唐静芸的,天生就是商场上的料,一双手可金贵了,她哪里舍得她天天下厨?

所以见唐静芸静默的喝粥,孟丽珍也是一副淡然的表情,高菲婷有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

唐静芸不是不懂语言上的艺术,可是就像是一力降十慧,当她达到一定的高度后,已经有了俯视别人的资格,自然也就没有兴趣和人做口舌之争。

就像是一条恶狗朝你吠了一声,你会叫回去吗?充其量无视或者用石头砸回去。

高菲婷母女在这里呆了一上午,眼看着临近饭店,姜母还没有留她们两人吃饭的意思,两个人也终于坐不住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不约而同的瞪了唐静芸一眼,显然是将怨愤怪在了这个“抢”了孟少夫人头衔的唐静芸身上。

唐静芸见此只是淡淡一笑,对着高母咧嘴一笑,吓得高母浑身一颤,显然是想起了那天唐静芸凶悍的手段。

等到人走了,孟丽珍才揉了揉自己胀痛的额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唐静芸走过去,安慰道,“妈,没事的,几个小人物,翻不起风浪的。”

孟丽珍抓住唐静芸的手,欣慰的拍拍她的手,“还是阿晔有眼光。”随后话题一转,“你就不好奇为什么高菲婷明明是阿晔的表妹,高家却想让她嫁给阿晔?”

唐静芸心中一动,这个她倒是考虑过,看来今天姜母是打算跟她好好聊一聊孟家的事情,心中难得的升起几分欣喜,这大概是姜母开始接纳她的表现了吧?

其实,孟家的事情还真是一笔糊涂账,孟家人丁稀少,传到孟丽珍母亲的那一代,就只剩下她母亲一个血脉了,所以她母亲招了赘婿上门,也就是孟丽珍的父亲。

一开始还是好好的,可是孟丽珍母亲婚后好几年就只生了一个女儿,于是她父亲就开始动不该有的念头。

他也不傻,没有闹出个私生子什么的,而是在孟丽珍五岁的时候从外面一个出了五服的远方亲戚家带了一个男孩儿回来,年纪比孟丽珍大了两岁。

虽然口头上说是担心女儿寂寞,所以找个玩伴,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是想用高家的男孩儿替代孟家的女孩子啊,养这个高家孩子做继承人。

毕竟在他看来,一个大家族怎么也要男孩子撑起门楣的,可惜孟家不是迂腐的人家,一点也没有放弃孟丽珍的意思。往后几年里,她父亲闹了好几次,最后却一无所获,不仅如此,还磨掉了她母亲仅有的一点情谊。

没有办法,孟丽珍父亲就将孩子过继了自己的亲妹妹,让亲妹妹当做亲儿子来养。

所以说,高菲婷的父亲本来差一点就成了孟丽珍的哥哥,但是很遗憾,最终成了“表”哥哥。

别小看这一个表字,过继给了高家妹妹,自然再没有资格打孟氏的主意。这些年也一直都只是吃闲饭的。

于是,高菲婷的父亲满心遗憾,在生了个女儿后,就动起了孟家少夫人的位置,一心想要自己女儿嫁给孟丽珍的儿子,以全了自己的一个梦。

孟丽珍讲完这个故事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至今还记得,我父亲临终前,拉着我的手,嘱咐我待我表哥好点,然后什么都没留给我,真是令人心寒啊。”

亲生的女儿甚至还不如出了五服的高家孩子,她真是不知道该说她父亲什么好。

唐静芸听完这样一个故事,也忍不住摇摇头,果然是一笔烂账啊,上一辈,不,乃至上上辈留下来的恩怨,还真是不好说什么。

当然,在这豪门世家大族间,最不缺的就是这种烂账,金钱财富权力势力总是最容易滋生出黑暗面。

孟丽珍摇了摇头苦笑,“所以阿芸呐,不是我心慈手软,实在是上一辈的纠葛,毕竟都已经逝去了,我也不好太多的翻旧账。”

唐静芸笑着点点头,“妈,我懂的,这样处理高家就好了,大家心里有杆秤,你善待高家,高家怎么回报你,大家都看在眼里。”

孟丽珍笑着点点头,“你明白就好,孟氏经营到今日,名声还是要的。”

唐静芸抿唇一笑,心中却是暗凛,果然不该小瞧自己的婆婆,这表面上好像她很无奈,但是她却知道,一个人看着权力,却不让他碰,并且时时刻刻的在提醒着他,他本该掌握这权力,这是何等的折磨?

恐怕这就是姜母要的效果吧?

看的到,碰不着,比起*的折磨,这样心理上的折磨才是最煎熬的。

这样的心思城府,是何等的深沉?她偷觑了孟丽珍温和的容貌,岁月似乎让这个女人更加的慈祥和温润。而就是这些老人,她们习惯将自己的狠辣掩藏在慈悲之下。

江湖道上有一句话说的好,“莫惹老人和小孩”,其中的“老人”,说的大概就是孟丽珍这样的人吧?

唐静芸又不禁想起傅爷,想起邵爵士,想起自己遇到的很多老人,那些从风雨中走过的人,哪一个是简简单单的?怪不得有句话说的好,“姜还是老的辣”!

周嫂没过多久就做好了午饭,唐静芸扶着孟丽珍上桌,两人依旧言笑晏晏,仿佛刚才什么都不曾发生过。她还是那个慈祥护短的婆婆;她还是那个什么都没有看透的媳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