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不愿将就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林泉闻言,拿酒杯的动作顿了顿,随后若无其事的抬了抬头,“何以见得?”

唐静芸淡淡的摇头,“猜的。”

林泉不再说话,唐静芸也不再说话,因为生意冷清,她要的酒很快就上来了。

唐静芸抿了一口,眼睛眯了一下,被这样刺激的味道刺了一下,轻轻的摇头,“刺激的东西偶尔尝一次还是可以的,尝多了就没有意思了。”

她抬眸看了一眼林泉,“一切的一切,终究会走向平淡,曾经以为刻骨难忘的感情,也经不过岁月的打磨,我们终究会输给时间。”

林泉闻言,没有继续沉默,沉沉的看了一眼唐静芸,“没有。”

“嗯?”

“没有输给时间。”林泉淡淡的补充道,“你看我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如果可以忘掉,那么现在的他也就不会这样的悲痛。他以为自己已经好了,但是结痂的伤口里面早就化脓,一碰就痛的死去活来。

唐静芸笑了笑,“那为什么不去追呢?难道她已经嫁人了?就算嫁人了也能够离婚啊。”

“你懂什么!”林泉瞥了一眼唐静芸,“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结婚是两个家族的事情。”

唐静芸闻言默然,轻轻一叹。

“想听听我的故事吗?”林泉觉得自己一定是寂寞的快疯了,才会对这个年纪可以做自己女儿的女子有倾诉自己苦闷的冲动。

或许是他从她的眼里,看到的不是天真烂漫,而是凉薄后的悲悯。天真烂漫他这个年纪已经碰不得了,只有这种被现实打磨了凉薄,才会令他升起同类的错觉。

他的故事不算长,有点狗血。无非就是一个穷小子救了富家女,富家女对穷小子动了心,两人突破重重障碍相爱了。但是因为富家女家里的强势阻止,两人终究没能在一起。最后富家女嫁给了一个翩翩世家公子,走上了本该属于她的道路。

“……我其实是个小混混,孤儿院里出来的。和所有孤儿一样,没有受过太好的教育,鄙贱,渺小,卑微的像是一只臭虫。我一直很迷茫,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活着,我每天跟人抢着做工,就为了一天几块钱的工钱,似乎我或者,只是为了活着。

我本来以为我的一辈子就会那样过去,直到我自己无所知觉的死去。可是你看,我现在活的很好,就算没有太多的钱,可是我至少像个人样。”

林泉的声音很平淡,淡淡的就像是一杯白开水,好似在叙述别人的故事。

“后来,我一直都在思考,我觉得,如果没有她,没有她带着我走遍整个港都,带我走去大陆,带我看清楚这个世界,我一定还是那只卑微的臭虫。”

如果不是她,林泉默默的想,大概这世间不会有林泉这一个人。

他抬眸灼灼的看向唐静芸,“你懂这样的感情吗?你不懂!!”

唐静芸抿了抿唇,淡淡勾唇,“不,我懂!”

就像是将要死的人抓住的最后一块浮木,就像是一片荆棘丛中开出唯一的一朵花,哪怕那朵花是用罪恶的鲜血浇灌,都会让人沉迷其中。

她懂,因为曾近在唐家那场勾心斗角间,她对唐志谦、对唐家的恨,是支撑她苦心孤诣报复的唯一动力。而唐志谦那一晚的喝醉,曾经动摇了她那颗坚韧的心。

不同的是,她掌握着自己的心,所以她告诉自己,既然恨了,那就一直恨着吧,不然她之前的那些努力又是为了什么呢?而林泉的主动权却掌握在那个女人手里,所以当她无奈离去的时候,他甚至失去了选择的机会。

林泉眼里的感情太过浓郁深沉,那种刻骨的痛,哪怕是唐静芸也忍不住心悸,率先转过了头。

“你知道我今年几岁了吗?”林泉对着唐静芸淡淡的问道。

唐静芸看着他,“四十多?”

林泉摇摇头,伸出一个手掌,“我已经五十岁了。”好似察觉到唐静芸的诧异,林泉淡淡一笑,“看不出来吧?我她比我大一岁,我从十八岁就喜欢她了,到现在已经三十一年了……”

是什么样的深情,会让一个人爱另一人三十一年而念念不忘?又是怎么样的悸动,会让他的感情如此浓烈?

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

以前唐静芸或许不懂这句话,但是现在,她懂了。

她喝了一口自己手上的血腥玛丽,有点苦,有点辣,可惜辣的还不够。

她对着他笑了笑,“喜欢吃芥末吗?”

“嗯?”

“没事就去吃点芥末试试。”这样你就有了流泪的理由了。

唐静芸知道,林泉这样的男人,看着清俊,其实是个硬汉,是只孤狼,不会轻易的流泪,可是,这人呐,总是要个宣泄的途径的。

林泉似乎听懂了唐静芸的潜台词,当下笑了笑,觉得这个女子总是有出人意料的地方。

“不说说你的故事?”林泉对着唐静芸笑道。

唐静芸挑唇,摇头,“没什么好说的,我只是普通人,可没有你这样惊天动地的感情。”

林泉笑笑不说话,真的吗?这么浅显的谎言他会看不出?不过到底没有再问,毕竟谁都有点秘密,谁都有些不能说的故事,就像是潜藏在心底最深处最隐秘的东西。

“说起来,今天是我和她分手的日子,那时候她家里逼着她嫁给别人联姻,她本来是不愿的,可是为了她的母亲,为了她的家族不落入有心人的手里,她必须要找一个家世强大的男人做依靠,所以我们分手了。”林泉笑了笑,笑容里带着几分惨淡。

他似乎和能够想起那一天,她决绝的话语和转身,似乎是要让他很她一辈子。

可是他做不到,在他的眼里,只能够看到她凄惶的背影和撕心裂肺的疼痛。

唐静芸抿唇一笑,“这就是现实,灰姑娘和王子在一起,那是童话。”

“去!”林泉笑骂了句,“你的意思是我是灰姑娘?”

“怎么不是灰姑娘了?”唐静芸笑着调侃道,“难不成你还要做什么灰王子?”

笑声低低的传出来,也不知道是笑还是哭。

唐静芸陪着林泉喝了不少酒,林泉的酒量一向是不错的,不过他最后还是醉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应了那句“酒不醉人人自醉”。

“有没有想过找一个女人试试?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唐静芸对着醉酒的男人调侃道。

林泉笑了笑,笑容有几分迷迷糊糊,看上去就知道醉的不轻,“不要、不要将就,我只要她一个,宁愿单、单身着!”

唐静芸闻言,招呼了那个脸熟的服务员,和他一起架着林泉送到了楼上的住处。

唐静芸和服务员打了声招呼就走了,走到车上的时候,抬眸看了眼已经熄了灯的房间,轻轻叹了一口气。

所有的不愿将就,后来似乎都熬成了漫漫长夜。在每一个孤独寂寞的晚上,是否后悔过曾经的选择?

唐静芸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也有属于自己的抉择。

在楼上的那个房间里,一个仍旧可见昔日清俊的男人睡着,只是睡着的他并不心安,眉头紧紧的皱着,印刻成一道深深的痕迹,嘴中低喃着,似乎是在呼唤着谁的名字。

唐静芸一路心情复杂的开着车子回了浅水湾那里,将车子停入车库后,唐静芸看到了二楼姜母的卧室里还亮着光,她的眼中闪过几分诧异,抬手看了看腕上的表,指针已经指向了十一。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按照姜母的生活习惯,现在这个点已经睡下了吧?

随后摇了摇头,就转身走上了楼去了自己的房间,时间已经不早了。

——

姜母房间里。

孟丽珍一身真丝睡袍,虽然已经年过五十,但是保养好的缘故,她看上去依旧很年轻,皮肤白皙,脸上不显松弛,唯一会泄露她年纪的,大概只有她笑起来起褶子的眼尾吧。

她难得的没有早睡,手上拿着一杯红酒,默默的喝着酒,孤单的深夜里,一个人坐在偌大的房间里,感觉有些冷。

她将手上的酒一口饮尽,随后笑了笑,起身离开,准备入睡。

夜色微凉,清冷的月光照进房间里,也不知道扰乱了谁的心。

——

唐静芸在房间里,默默的把玩着手机,看着艾维尔发给她的资料,不由挑起了眉头,呵,真是有意思啊。

有的人为了情难以入睡,有的人还在琢磨着利益,当然,也有人还沉醉在灯红酒绿里,尤其是港都这座看似光鲜亮丽的城市。

她发了个短信给艾维尔,让他一切照计划行事就好。

发完短信,她忽然就没有了困意,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前世那每一个孤独的夜晚,想起了她的父亲唐志谦和他现任妻子的貌合神离。

忍不住抿紧嘴唇。

是啊,所有的不愿将就,似乎都熬成了后来的漫漫长夜。

可是,我们终究都不愿意将就,不是吗?

突然很庆幸自己这一世不用考虑这个问题,她还有姜晔不是吗?但是这一点,就胜过了所有不幸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