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一杯酒品尽人生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在唐静芸的车子“嗖”的窜出去的时候,那些开车的不良二代们就表示出了愤怒,显然是被唐静芸这样的态度激怒了。

本来看着这车慢悠悠的开着,看见是一个很清丽的女子在开车,就想要开车上来调戏一下,没有想到小绵羊没有欺负到,居然还被她给跑了!

当然,如果他们知道,他们欺负的不仅不是小绵羊,而是一只大灰狼,还是那种放养型的,不知道会是什么感觉。

不过现在他们总之很愤怒就是了。

唐静芸眯眯眼看着后视镜里正在追上来的车子,勾唇一笑,哦哈,小崽子们上勾了。

心里默默计算了一下港都警署出警的速度,然后不疾不徐的吊着后面的那些二代。

于是,今天大道上面不少人有幸看到了一场现实版的飙车。前面一辆法拉利风驰电掣的开着,而后面跟着几辆车子卯足劲头追逐着。那样疯狂的速度,就算没有个一百八十码,也有个一百五的样子。

一辆加长版的奔驰不疾不徐的开着,司机远远的就看到几辆车子飞速的驶过来,不由眉头紧皱,嘟囔了句,“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越来越毛躁了。”

坐在他后面的人闻言从文件堆里抬起头来,就看到一辆法拉利从自己坐的车子的侧面擦身而过。因为速度太快,就看到了一个车影一闪而过。

不过即使只是一眼,他依旧觉得那辆车子有点眼熟啊,怎么感觉像是自己前年送给小孟那丫头的生日礼物?

邵爵士越想越像,想来以孟丽珍当下的年龄和心态,是断断做不出这样在路上飙车的事情的。而他送给她的车子,肯定也是不会轻易外借的。那么开车的人选就很好判断了,除了她那个宝贝儿媳妇外,恐怕不做他想了。

想到这里,不由摇了摇头,唐静芸在自己面前那是再老成不过了,就算是换做是三四十岁的人都不一定比她好,真没想到还有这么……嗯,朝气的一面。

随后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怀念的笑容,果然还是年轻气盛的年纪啊。

唐静芸自然不知道自己这一幕还被邵爵士看在了眼里,现在依旧在快速的控制着车子。

看了眼计时器,她也隐隐能够听到远处传来警车的声音,不由勾唇,脚下加了加油门,继续开。

突然,在下一个路口的时候,猛然一个漂移转弯,朝着那条路上而去。

后面追着她的二代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眼睁睁看着那辆法拉利开到了另一条道路上去,而他们因为震惊,连刹车停下追她都忘了,直直的向前开了很多才反应过来。

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前方警员设下的拦截拦下了,垂头丧气的下了车,将那辆开法拉利的女人恨得咬牙切齿!

居然在发现警员后就直接溜走了!

现在的他们还不知道,这压根就是唐静芸报的警,如果知道的话,恐怕追上去剁了她的心都有了!

估计等候他们的肯定不仅仅是家里人的一顿教育,毕竟被扣在警署后,那可是要家人去保释的。

——

在戏耍完那些二代们,唐静芸的心情倒是好了不少,一边将车速放缓,一边打开开关,听听音乐,心头倒是舒朗了许多。

没过多久,唐静芸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看了看上面的号码,不由挑眉,电话是白易清打过来的,意思向她汇报一下最近翡翠居在港都最近的情况。

翡翠居在港都首家分店的开业唐静芸并没有去,那时候她正好去了美国处理原石投资的事情,直接错过了开业仪式。

对此白易清还怨念了好久,直言唐静芸对翡翠居不关心,据说还叨扰的好久何延陵。那几天,唐静芸可是看见何延陵的黑眼圈曾几何递增的方式加深。

事后,何延陵表示,老白的唠叨简直堪比唐僧念经,那种魔音灌耳的感觉,试过一次再也不想第二次了。

当然,唐静芸心里暗暗的猜测,下次换做有这样的机会,恐怕何延陵还是会照样把自己抢走的。她这些个属下啊,那可都是为了事业也是蛮拼的人物。

电话那头是白易清的例行汇报,港都这里的生意并不比京都那边儿差,这两个月市场也算是打开了,加上有刘家的有意无意的扶持,月底结账的时候财务都不算差。

听完老白的汇报后,唐静芸笑了笑,“老白,辛苦你了,说起来我这个老板确实不算多称职,要不是你的话,恐怕还真的撑不起这偌大的产业。”

白易清听到这样的话,连连称不敢,他是个记恩的人,如果不是唐静芸,他现在恐怕也就是在赌石街上给人介绍,赚点辛苦钱,怎么可能会有如今的成就?

更何况,唐静芸将手头的生意交给他,那是对他的信任,他怎么可能真的心存怨恨或者不满?

“东家,你说这话就生疏了,咱们老白也不是忘恩负义的混蛋啊,再说了,我在翡翠居里也是拿股份的,赚的多年底我也分的多,我这么拼命可是为了自己啊!”

“哈哈……”唐静芸闻言,不由大笑出声。两人又聊了几句后,唐静芸就挂了电话,继续开车回去了。

不过唐静芸今天还是没有顺利的回去,因为半路上接到了林泉打来的电话。

“喂,林老板啊,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啊?”唐静芸笑眯眯对着电话那头问道。

“上次你帮了我酒吧里的大忙,我还没有好好的感谢你呢,今天来不来喝一杯?我请你。”林泉好爽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但是唐静芸却敏感的皱起了眉头。

莫名的,在他好爽的声音里,唐静芸听出了几分强行掩饰的落寞和疼痛。

就像是一头受了伤的孤狼,在雪地里默默的舔舐自己的伤口。他们不屑也不愿将自己的伤口展露人前,只会独自一人疗伤,哪怕伤的再痛。

本质上,唐静芸和林泉有着相似的一面,因为她曾经也是一头孤狼,一头满身伤痕的狼。

所以,对于林泉的邀请,唐静芸没有犹豫多久就答应了,“好啊,林老板请我喝酒,这得多大的面子,我怎么可能不来?”

“呵……”林泉的笑声从那头传来,说是在他的酒吧里等她。

唐静芸将车子掉了一个头,踩了踩油门,很快就将车子开向目的地。

在唐静芸眼中,林泉是一个故事的人,他的外表看上去并不显老,看上去像是个四十来岁的人,脸有些瘦削,但是依旧能够看出他年轻时候是个清俊的帅哥,哪怕现在也依旧是个很有魅力的老男人。

她还记得和他第一次对视的时候,那双就像是一口深井,里面似乎封藏着不能说的故事。

虽然穿着不算多好,带着几分落魄和失意,但是从他的某些小细节来看,像是曾经受到过很好的教育。

她没有问过他的事情,问他为什么会做一个普通的酒吧的老板,会甘于在这样平凡的生活中磨去年华;他也不曾问过她,为什么年纪轻轻的一个小姑娘从大陆跑到港都来,为什么一个人独居在此处。

两人之间都是很有的默契的,心照不宣的做着忘年交,只喝酒,不谈事。

不过,唐静芸在推开酒吧大门进来的时候,看到林泉一个人默默的坐在客人寥寥无几的酒吧里喝酒的样子,还有忍不住有一刹那心中的震动。

她觉得,那一刻,仿佛整个昏暗的酒吧都成了林泉的陪衬。空空荡荡的,也不知道说的是这个酒吧,还是酒吧主人的那颗心。

唐静芸走进去,坐在了林泉的对面,服务员很快的就过来询问她喝什么酒,正是上次酒吧出事的时候给唐静芸打电话的那个。

“来一杯血腥玛丽吧。”唐静芸笑着道。

“血腥玛丽?”服务员有些诧异的问道,唐静芸之前也来过几次,他记得她每次点的都是马天尼啊。

唐静芸笑着点头确定,“对,血腥玛丽,酸甜苦辣,一杯酒就品尽了人生,比较适合今天。”

闻言,林泉抬头看了一眼唐静芸,眼中异色一闪而过,他的感觉果然没有,这个女孩儿确实有着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沧桑。

服务员很快就下去了,唐静芸则是抿唇一笑,“林老板,一个人喝闷酒很容易喝醉的,再说了,你年纪也不小了,以后还是少喝点吧。”

林泉倒是不在意的摆摆手,自顾自的喝了一口酒,神情依旧平平淡淡,看上去似乎和平常的那个他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这糊弄的过去别人,糊弄不过唐静芸,毕竟唐静芸也是一个精于伪装的人。

看着这样的林泉,她突然想起了前世的时候,在自己母亲忌日的那一天,无意中看见了唐志谦那个混蛋在书房里喝醉了的样子。

她那个狡诈的跟个老狐狸一样的父亲,自从掌握唐氏后就从来不曾醉过的男人,居然也会有喝醉的一天。

那时候的她,其实有那么一刻,差点以为她的母亲是他深爱的女人的。只是,既然深爱,又怎么会让她死也留着小三的骂名呢?

唐静芸晃了晃头,收回自己可笑的心思,淡淡地道,“林老板这是为情所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