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惜子生不逢时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作为这件事情的提出者唐静芸,自然也是在第一时间获得了这个消息,不由眯眼而笑。

她早就在警署那边同意她的要求后,就带着自己好友痛快的离去了。毕竟自古政商关联密切,她也不可能真的一点警署的面子都不卖。

当然,这些人都是各回各家的,那一排排的豪车,几乎要亮瞎了警署里面的警员,心中也不由的暗暗升起仇富心理,果然有钱就是了不起啊!

唐静芸坐在自己新买的浅水湾别墅里。就是上次通过荣天俊谈妥价格的那栋别墅,在她投放在证券上的钱拿回来的时候,就斥资买下了这栋别墅。

这里的佣人也都是姜母派人张罗的,都是“放心”的人。这一点上唐静芸自然是受了她的好意,毕竟在港都这个来说,她充其量就是一个新贵,怎么也比不了孟氏的身后底蕴。

此时的唐静芸,一手抽着烟,一手拿着酒杯,偌大的客厅里静悄悄的,大概是看到主人家在思考,这里的佣人都很识相的离开了。

唐静芸一身睡袍,在动作不经意间裸露出的肌肤上面,还能够看到几个隐晦的红色印子,昭示着这具身体的主人曾经有过的激烈情事。

唐静芸看到身上的印子,不由挑眉,暗叹姜晔这个禽兽,这印子都好几天了还没消退啊!

她的凤眸里闪烁着几分算计,在默默的思考着自己昨天这一步棋落子的好坏,权衡着利弊。从这一点不得不说,唐静芸确实是一个商人,而且还是那种很精明的。

没过一会儿,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懒懒的放下手中的酒杯,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不由笑了,早就猜到了这只老狐狸会打电话过来。

抽了一口烟,接通了电话,淡笑道,“傅爷,您老怎么有空给小子我来电话?如果记得没错的话,现在应该是您练拳的时候吧?”

傅爷一听唐静芸那懒洋洋的声音,但是不由笑骂了一句,“你个小丫头就知道贫嘴!”

虽然对方不在面前,但是唐静芸大概也能够猜到傅爷此时的表情,活脱脱的就是一只老狐狸样儿,“怎么能说贫嘴呢?我说的可是大实话。”

傅爷呵呵一笑,好个小丫头,打太极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不过他也懒得和她绕弯子,笑道,“昨天四海帮的事情是你做的吧?”不,严格来说,应该是唐静芸间接引起的。

没错,唐静芸昨天表面上虽然看起来只是为了洗脱自己没有私藏毒品的罪名,实际上却是针对离社的死对头——四海帮来设计的。

其实唐静芸早就知道了,这一批粉儿就是四海帮的人拿出来的,不要问她为什么,因为在背她打倒的人里面,看见了一张看上去有些熟悉的脸,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似乎是在初至港都时候的那场乱战中一闪而过。

所以太才会有了那大胆的猜测,加之后来用异能的测探,发现那个包间里的粉儿的数量太多了,更像是在交易,而不是在聚众玩粉。

于是唐静芸就姑且借了警署的势,用自己和那群朋友的背后身份施压,迫使警署那边给她一个交代。

为了平息唐静芸这些人的怒气,警署自然是出了全力,当天晚上就撬出来消息,在四海帮帮众还来不及转移走东西的时候,就已经成功将那些违禁物品给拿下了。

“什么四海帮?”唐静芸挑唇一笑,故作诧异的询问道,“莫非昨天的事情还牵扯到了四海帮?!”

“呵呵!”傅爷对着这个小丫头咬死不承认的劲头有些佩服,他才不信她是无心为之,这个小丫头的心思深着呢,自顾自的说道,“卖粉素来都是四海帮收入来源的大头啊,这一次你下手快很准,不仅让它本身的名声更坏,而且还损失了大量的资金和白粉,可真真是打蛇七寸!”

当然,傅爷没哟说的是,在这件事的背后,还让港都警方盯上了四海帮,让四海帮在短时间没法放肆行事。此消彼长之下,离社可就是兴盛的多!

说到这一点,饶是傅爷这样经历了大风大浪的人,也不由的佩服起唐静芸随机应变能力之强!

大概打死四海帮的帮主他也想不到,自己这一回吃的大亏,居然仅仅是因为这样一件打架的小事!

唐静芸挑唇,凤眸里勾勒出淡淡的寒意,“傅爷是朱爷拜把子的兄弟,我承恩朱爷,自然是亲近傅爷的,任何人敢让傅爷您不痛快,我做小辈的怎么能坐视不管呢?”

她的一席话,让傅爷默然,他虽然知道唐静芸的目的不仅于此,也想着要借离社的势,方便她日后好在港都行走,但依旧被她话里的护短和亲近打动……

这个年轻的小姑娘啊,果然身上有种令人信服的个人魅力啊。

随后傅爷摇了摇头,暗道自己果然老了,心也变的软了,这么轻易的就悲春伤秋去了。

“四海帮这下子也该安静下了,不过你自己出入注意安全。”傅爷笑着提醒道,他和四海帮打交道多年,也知道四海帮帮主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唐静芸惹了他,恐怕事情不能轻了。

唐静芸笑了笑,勾唇,“那就请傅爷多多努力,让四海帮消失吧,这样我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傅爷闻言错愕,随后终于忍不住开怀大笑,还一个霸气的女娃娃!好一个让四海帮消失!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更胜一代啊!

钟良听见傅爷的开怀大笑,不由诧异的抬头看去,却见傅爷挂了电话,在那里摇头叹息,“惜子生不逢时……”

他的眼中闪过怀念,如果这个小丫头生在他那个时代,恐怕也是一代女枭雄吧!

钟良心中震撼,没有想到唐静芸居然能够收获到这样的评价。

唐静芸那头挂了电话后,才发现手上的烟已经快烧完了,随手将其摁灭在烟灰缸里,摇了摇头,“四海帮,荣天宇……”

有些人和事,在一开始就是处于对立关系的。

——

话说这港都大半夜的时候就把唐静芸和其他几人进警署的消息传了个遍,杜澜倒是因为疲惫,回了家后就早早的睡了。

等到早上知道唐静芸进警署的消息后,杜澜一开始被惊的目瞪口呆,卧槽,他离开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明明他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啊!

随后就是毫不地道的笑了,笑的眼睛就剩条缝!

哼,让你把老子弄进警署,这是遭报应了吧?!从小到大还没进过那里,居然就因为唐静芸的关系,以那样的理由被弄进去了。

可以说,这事杜澜一辈子的黑历史啊!

每每想到这个,杜澜就恨的磨牙,心中阴暗的心思冒头,暗搓搓的考虑,是不是要转手将唐静芸卖给自己是叔叔算了?

当然,这样的念头只要一想到唐静芸的手段,杜澜就默默的自己镇压下去了,得罪谁都别得罪唐静芸,他是一点都不想再多点黑历史了。

所以,当听到唐静芸进去的时候,幸灾乐祸的不要太明显。

不过在听到圈内有人传言,唐静芸是因为私藏毒品的原因进去的,他却是忍不住皱了皱眉,这样的谣言可大可小,弄大了可是会坏了唐静芸的名声的。

虽然他恨不得她闹出点笑话,但总归是捉弄的成分多一些,没有太大的恶意。

还没等他找人将谣言给压下去,就又得到了一条消息,昨夜缉毒司连夜出动,成功在某某处缴获多少多少的白粉,而唐静芸则是其中的受害者。那些人正在进行交易,想要嫁祸唐静芸,这才有了私藏毒品的罪名。

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杜澜哑然失笑,自己怎么需要担心唐静芸那个比狐狸还要狡诈的女人呢?

他就说嘛,从来都是只有别人从唐静芸手上吃亏,都没见到唐静芸在别人身上吃亏的时候。刚才真是白担心了。

不过他又摇摇头,拒绝承认自己是担心唐静芸,他明明是应该感到沮丧的好吗???

这样的坏女人,就该在里面多关些日子,省的放出来祸害别人。这个别人里面当然包括杜澜杜二少本人咯。

——

四海帮总部。

一个男人坐在书桌前,面色阴沉,手边放着一把枪,昭示着这里不太寻找的氛围。

“说!好好的东西怎么就被条子发现了?而且还那么精准!你们知道不知道因为这个原因,条子现在都盯紧了帮内的地盘?货出不了,你让老子手底下的兄弟都去喝西北风啊?说啊!都是聋了还是哑了?”

男人愤怒的吼声在书房里回荡,所有人都是乖乖的低着头,生怕下一秒就步了前人的后尘。刚才可是有人直接被崩了拖下去的!

“老四,你来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男人烦躁的站起来在书房内走动。

“我觉得是针对我们四海帮的,”带着眼镜的精明男人扶了扶镜架,缓缓道来,“最大的嫌疑人就是离社。”

四海帮帮主走来走去,步调偏快,“既然这样,那就去查查最近和姓傅的老东西来往的人里,有没有什么有问题的!”

这些人很快就退下了,四海帮帮主越想越气,将桌上的烟灰缸砸向墙壁,兀自喘着粗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