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借刀杀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叮铃铃——”

电话声在警署的办公室里响起。

刚刚挂掉电话的电话的洪警司还来不及抹自己额头上的冷汗,就被这个电话的突然响起吓了一跳,有些颤颤巍巍的将自己手上的伸出去。

如果是换做平时的话,能够接到这么多大人物的电话,他简直做梦都要笑醒了。

能够和那些人搭上线,这可是无数人梦寐以求而求之不得的事情啊!

可是在今天,他却恨不得听不到这些大人物的电话,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应该去装晕或者装病,总之能够避开这些电话就好!

天知道这些大人物打来的电话,无一例外都是询问被拘在自己这里的几个“聚众斗殴”的年轻男女。

他怎么不知道自己这座小庙什么时候惹了大佛?而且还不止一尊!

看看刚才接到的那些电话,素来以冷面闻名的谷家家主,还有笑面虎王氏集团的老总,还有自己只远远的在一次宴会上见过一面的警务处长,都亲自打来了电话,问自己为什么要拘留那些人!

这些还不算,他居然还收到了金牌大律师的通牒,虽然人家话里话外都是很客气的意思,但是什么叫“我们相信司法是最公正”的?这分明就是文明的威胁啊!

要知道他洪少群虽然算不得有多清廉,但是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不容原谅的大坏事啊!

居然有一天收到了金牌大律师的通牒,真不知道是该痛快的哭呢还是该痛快的哭?这特么的还给他了选择的机会吗?!!

心里已经将不知道哪个捅了篓子的混蛋骂翻了祖宗八辈子,但是脸上还是要带着笑意的接起手上的电话,天知道他现在只想哭给对方看!

“洪警司,我是郝一仁。”电话那头传来沉稳的中年男人的声音,听上很是严肃。

洪少群闻言心头一跳,这可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的顶头上司啊,年纪比自己还小一点,已经做到了总警司的位置,据说背后很有来头,是未来警务处长的热门接班人人选之一。

“您好您好。”洪少群赶紧应声道。他在一次饭局上有幸和这位郝总警司聊过几句。说起来,他能够没有势力的爬到警司这个位置上,也多亏了对方的提携。

面对这样一位上司,他自然也更多了几分尊重和重视。

“洪警司啊,你那里怎么回事?刚才孟夫人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她的儿媳妇被你那里的警署给拘住了……”

洪少群闻言心头一跳,孟夫人?港都能够被这样称呼的,似乎也就是港都孟氏的那个孟董吧?她的儿媳妇?莫非就是那个最近传的沸沸扬扬的原石投资的董事长?

洪少群的心中暗暗叫糟,虽然他身处的位置在港都里算不得高,并不能结交到唐静芸这样层次的,但是架不住他有一个小姨子啊!

她家小姨子可是一个实打实的女强人,现在就在原石投资里任职。可是在家中提起她这位新东家的时候,那是最崇拜不过,什么手腕强硬、本事过人,夸奖的话都是不缺的。

拜他家小姨子所赐,他可是对于这位孟少夫人一来就将杜家那位杜二少整到警署的事情知之甚详。

孟少夫人脾气乖戾的形象早就在他心中树立起来,这位可比任何一个都难对付啊,尤其是得罪了她,说不得自己怎么被整死啊!

随即,他就略带苦涩的回答,“郝警司,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在警署里……”

他虽然是警署的最高职务人,但是事实上,他的副手比他还有号召力,警署里大部分人更倾向于听对方的,谁让对方有个厉害的家世呢?

“嗯?你给说说,我倒是想要知道现在港都警署的风气!”郝一仁闻言眉头紧蹙,心中颇为不满。

洪少群心中一喜,随后就将自己的处境道了出来。

心中暗暗琢磨着,呵,让你总是事实要压我一头,虽是副职实际上行的却是正的职务。

洪少群怎么说也是在官场上一步步爬上来的,这么好的借刀杀人的机会怎么会抓不住呢?就算他最后也要被问责,顶多就是驭下不严,相比起对方可以想象的下场,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果然,郝一仁不负他的预料,开口的声音虽然平淡,但是熟知他的洪少群知道,他已经生气了,“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后,洪少群在办公室里踌躇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走了出去,这几上流圈子里的少爷小姐,他怎么说都是要会会的。

而与此同时,那些被审讯的警员们,此时脸色都算不上好看,有的甚至脸色苍白,两股战战,显然是被电话里面的大人物给吓住了。

谁能够知道上头带回来的人会是这样厉害的角色?

谷志坚莞尔一笑的接过警员恭恭敬敬双手递回来的手机,面色平淡。

很快,洪少群推门而入,“抱歉抱歉,手底下人办事不地道,还请谷少见谅,这件事我们已经会给您一个交代的,还请去外面坐坐。”

他的话语里也是足够放低了身段,给足了谷志坚的面子和里子,不过谷志坚也不是一般人,呵呵一笑,手里把玩着手机,“哦?怎么个交代法?至于换地方?完全没必要,我看这里的环境很不错,我还是很满意的,呆在这里也挺舒服的呀。”

洪少群一见这个模样,顿时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不好,这可是典型的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谷志坚笑了笑,誓要将自己这个钉子户坐实到底!他谷少虽然时常被老爸嫌弃,但在外头那可绝对是一个宝。他从小到大地方去过不少,不过这警署却还是头一次来。

要是不给某些不长眼的人一些教训,回头岂不是成了圈子里的笑话?

洪少群一看谷志坚这副“你不给我交代我就不走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就觉得牙疼,这特么的明明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却要自己伏低做小是什么鬼!!!

他也不好勉强,只能换了一个审问室继续劝,结果一个个走下来,他不仅觉得自己牙疼了,还觉得自己是脸疼,浑身都疼啊!

这群少爷小姐们可真是坐实了“钉子户”的名头,一点挪位的意思都没有!态度还真是一致的可以!

害的他愈发的将某个把这些人带回来的人恨到骨子里!自己惹出来的屁事,还得老子替你收拾!迟早有你哭的时候!

等见到了唐静芸的时候,唐静芸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神色颇为温和,和他印象中的模样不太一样,不过他一点都没有放松警惕。

在官场上混久了,见多了表里不一的人,越是这样,城府越深啊!

“唐董事长,事情我已经了解了,是手下的公权私用,我们一定会给你和你的朋友一个解释的!”

唐静芸闻言,莞尔一笑,觉得这位警司用的称呼很有意思啊,一般的人习惯上称呼她为“孟少夫人”,亲近的就直呼她的姓名,只有公司里的人才会称呼她为唐董事长啊。

“警司贵姓?”

“免贵,行洪。”

“哦,洪警司啊,幸会幸会,其实我也不是一定要待在这里,实在是心中觉得委屈啊。”唐静芸眯眼淡淡一笑。

洪少群看着唐静芸在自己面前装,默默的垂下了眼眸,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别的也还好说,聚众斗殴嘛,小事情,人在年轻的时候难免会有热血和冲动,为此进警署虽然不是光荣事,但也不用大动干戈。”唐静芸抿唇一笑,手指轻轻的敲击了一下桌面是,“只是……”

洪少群心中一紧,觉得大戏要来了。

“只是洪警司可能不知道,我进来的罪名那可是‘私藏毒品’,我唐静芸自问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可担不起人云亦云,坏了名声也就算了,要是坏了我的婚姻,扰乱了孟氏的股票,那可就糟糕了……”唐静芸淡淡地道。

这样一顶巨大得帽子扣下来,洪少群已经背后一寒了,这可不是说着玩的事情,默默猜测起这位唐董事长在背后的谋算。

要是告诉他她只是单纯的报复,打死他也不信!唐静芸这样的人都是无利不早起的对象啊!

“那您打算如何?只要在我的职务之内,我一定都给您一个交代!”虽然知道这样的话说出去,正好中了唐静芸下怀,但是他还是不得不开口接道。

唐静芸眯眼一笑,“这事也好办,只要给我澄清我的事情就好了。”

“怎么澄清?”洪少群试探的询问了一句。

“呵呵,我很好奇那人的毒品是怎么来的。如此危害社会的东西,居然还能够在市面上流行,那怎么说都是你们警署的不尽职啊!”唐静芸手指敲击着桌面,什么淡淡的说道。

洪少群已经从唐静芸话里听出了她开出的条件,犹豫了一下,道,“您等等,这样的大事我需要跟上头的人商议一下。”

说着走出去给郝一仁打了个电话,交代了唐静芸的要求。郝一仁自然是答应的。

于是,审讯室里连夜审讯,半夜里出动了缉毒重案组。

第二天,在消息灵通的上流人士耳朵里,就听闻了警署出动,成功端掉某某地的销售窝点,缴获多少多少战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