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酒吧相聚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叮当——”冰块落入酒杯,发出清脆的响声,酒水在昏暗多彩的光线的折射下,散发出暗沉的光芒。

一只修长的玉手,伸手握住酒杯。仅仅是一只手,就无端的多了几分禁欲的诱惑。

唐静芸依靠在吧台上,举手投足间带着几分情事滋润之后还未曾消下去的慵懒和魅惑,一举一动中都比平日的成熟稳重多了些许柔媚。

尤其是那双凤眸,半开半阖,少了平日里的气势凌人,多了勾人和多情。

在场不少猎艳老手的目光都不自觉的围绕着唐静芸打转,心中暗暗的在好奇,这样的尤物到底是从哪儿来的?那修长的手指敲击着杯子的感觉,令人心里痒痒的。

唐静芸其实长了一张很漂亮的脸,就是平日里她的那双凤眸一直都是很清冷,让人看了心中发憷,不敢轻易的将亵渎的目光投放在她的身上。

而此时的唐静芸,因为之前和姜晔那尽情的情事,而她也没有刻意这样,所以此时骨子里那种靡丽简直美丽到了极点。一个被滋润过的女人,正是最娇艳的样子。

唐静芸自然也感觉到别人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凤眸中闪过了然。其实她自己照镜子的时候就知道根源所在,都是她此时眉宇间的神色惹的祸。

她抿了一口酒,神色淡淡,抬手看了看手上的手表,不由挑眉,怎么约的人还没到?

她这个动作正好露出了自己手上的那块手表,倒是让不少识货的人默默的收回了目光。

那是一块江诗丹顿的表,是特意为女士设计的一款表。众所周知,江诗丹顿素来都是做男款的,罕有女款面世。

而这一块表就是罕见的女款手表,并且价格不下百万。这样的价格可不是平民百姓能够消受的。

一时间看向唐静芸的目光少了几分肆无忌惮,多了点敬畏。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有钱有权人,总是更容易受到敬畏。

就在这时,唐静芸抬眸看向门口,正好看见一行人走了进来,俊男美女,不由一笑,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荣娇看到唐静芸后,笑着过来抱了抱她,“芸芸,让你久等了。”

唐静芸挑唇一笑,“还好,也就喝了一杯酒的时间。”

荣娇觉得今天的好友身上,似乎多了一些不明白的东西,可是她却一时间又说不清是什么东西。

倒是一旁的荣天俊惊讶地道,“唐静芸,怎么感觉你今天比往常漂亮了很多?”

他一语惊醒梦中人,其他的谷少和王少都是赞同的点点头,今天的唐静芸确实看上去漂亮了很多,似乎多了几分……慵懒和诱惑!

唐静芸挑唇一笑,不由戏谑道,“哟,看不出来,荣三少这张嘴还会说讨好女人的话。”

荣天俊感觉到其他几人投来的奇怪的目光,不由恨恨的揉了揉自己身旁罗明超的软趴趴的头发,翻了一眼,“我倒是不知道原来你还觉得自己是女人啊?居然也会因为别人夸你漂亮而高兴!”

荣天俊一脸“好可怕”的表情,不由让其他几人都是哈哈大笑起来。

在场几人都是老手,很是擅长活跃气氛,当下都是感觉亲近了不少。

他们都是港都名流圈子里的人,因为父辈们的关系,彼此间的关系也都还说的过去,但是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这样在一个地方聊天打趣。

只因为一个人——唐静芸。

他们都是唐静芸的朋友,刻意结交下,发现彼此间的性情还颇为合得来,自然和唐静芸的关系不差。

而这些人正巧都是愿意投钱给唐静芸投资的人,今天就被唐静芸约了出来玩玩儿。

有时候,本来以为不会有太深交集的几个人,往往会因为一个人,一个中心点,而有了交集的开始,也就有了同盟的可能性。

谷少拍了拍唐静芸的肩膀,笑的他那双本来就不大的眼睛更是留一条缝,“我说唐静芸啊,我老子问你什么时候有空,想要邀请你去我们家吃一顿便饭啊。”

唐静芸闻言挑眉,“哦?”

谷少笑的灿烂,“我这辈子听的最多的就是我老子骂我‘不孝子’,责怪我不肯早早的沾手公司的事情,没想到还有被夸奖的一天,这可真是托了你的福了!”

在场的人闻言都是笑了。

谷家在港都名流圈子里也是很奇怪的一家,谷少家里三代单传,到了谷少这一代,依旧只有他一根独苗苗。是豪门世家里罕见的人丁稀少的家族。

而人少了自然就少了几分争夺的心思,反正怎么着家业都要落到谷少的家里。

别人要是因为继承人就自己一个,那恐怕会在梦里笑醒,可是人家谷少不一样啊,简直就是个奇葩。他愣是不肯那么早接手家业,美其名曰“享受”。

港都上流圈子里,不止一次听到谷家父子俩的对骂,老崽子骂小崽子“没志气,没孝心,居然到现在还让老子扛着集团”,小崽子就回一句,“还不都怨你,怎么就不给我弄个兄弟呢?”

结果将谷少他爹气的人仰马翻,感情老子生的少还是罪过了?

所以说,在场的人都很是了解这父子俩的“恩怨情仇”。

当下王少听闻了他的话,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促狭,“世伯居然夸你了?看不出来你也有被夸的一天!果然是要感谢一下静芸的!”

谷少没好气的将王少的手打下,“滚!”

众人见此都是哈哈大笑。

说起来,在场的几人,哪一个没有因为这件事而被家中长辈夸奖?这不单单是赚了一大笔钱的原因,他们更多的是看中自己家里小辈和唐静芸的交好。

那些老狐狸,哪个不知道唐静芸之前投资证券的时候,给不少人去了电话?但是大部分人都拒绝了她的提议,唯有这几个人接受了。

都说锦上添花容易,难的是雪中送炭,唐静芸当初的处境,虽然不说有多困难,但是那时候力挺她一把,到底是留下交情的。

而唐静芸当初顶着“孟少夫人”的名头,很多人表明上尊敬,但心里却还是不放在一个地位上的,尊重的也不过是唐静芸背后的孟氏。

但是,经过这原石投资惊才绝艳的一场投资,足以让很多人将目光投放在唐静芸这个年轻的女子身上。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眼光和魄力,等到来年,背后又有孟氏支撑,他们似乎已经能够看到唐静芸辉煌的成就了。

所以说,现在和唐静芸交好,那是百利而无一害。家中有子弟和唐静芸关系不凡,自然是会受到夸奖的。

谷少笑眯眯的凑到唐静芸,做足了好奇的模样,小声问道,“唐总啊,咱们这么好的交情,能方便透露一下我这一回赚了多少钱吗?我一直有个梦想,等我有钱了,我就用钱铺一张床让我老爸去睡,看他还整天更我唠叨!”

谷少前面的话还算正经,说到后头,所有人都是笑了,一旁的荣娇碎了他一口,笑眯眯地道,“没个正经,我家唐小芸才不吃你这一套呢!”

唐静芸则是笑了笑,道,“具体的我不清楚,都是手下人在忙活,不过资金翻个几番还是有的!”

翻个几番?这个何等的荣光?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就足够让人践踏人间的法律,更何况是翻了几番?

就算是在投资界,这样低付出高回报的投资也是很罕见的!

众人都是笑的灿烂,不知道彼此心中是什么年头,但是无疑都是对唐静芸赞赏的!

尤其是在唐静芸毅然收官,将手头的证券在关键的时候卖出去的举动,更是令人赞叹不已。

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她当初对何延陵说过的“盛极而衰,盈满则亏”的那句话,悄然传遍了港都圈子里。饶是一些业内大腕,都是对唐静芸这样的气度很欣赏,直言“后生可畏”。

一场惊心动魄的投资盛宴就这样悄然间结束,在谁都没有预料到的时候,快速的下滑,跌到了某种夸张的程度,令没有及时出手的人扼腕叹息。

而最大的赢家就在这里,搭上了唐静芸顺风车的几个人也在这里。

王少喝了一口酒,笑着赞叹道,“赚钱喝酒抱美人,人生三大乐事,今天三得其二,真是再好不过得事情了!”

唐静芸抿唇一笑,“走走走,去订好的包厢,我给你叫个美人上来,让你今天好好的圆满一下!”

“一个哪够?给他多叫几个才好!”一旁的荣娇挽着唐静芸的手臂,笑着起哄。

王少苦笑一声,他怎么碰上的两个女人都是豪放派的?

在众人哄笑着往楼上订好的包厢走去。

一行人皆是俊男美女,也没有刻意收敛,自然是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不过这里也不是普通的酒吧,也有很多人认出了谷少等人的身份,都是纷纷好奇隐隐被他们簇拥在中间的生面孔女人是谁?

几人上了包厢,打开门后就发现两个男人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不由奇怪的对视。

倒是唐静芸一副早就知悉的样子,挥手让众人进来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