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弯腰,低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喝完粥后,打算去洗个脸,结果被姜晔一一个公主抱抱在了怀里。

唐静芸皱眉,“你这是干什么?”

“昨天谁信誓旦旦的要让我今天在床上下不来的?”姜晔笑眯眯地道,话语里带着几分挑逗得意味,不由让唐静芸又捏捏他的脸。

唐静芸的凤眸眯起,一把抓住姜晔的领子,疑惑道,“你真的是姜晔?确定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或者是街上的小混混?说!怎么一瞬间就从贵公子变成了地痞无赖?”

姜晔无奈的苦笑,他怎么之前从来都没有发觉自家的媳妇儿还有这样的一面?当下也不理睬被抓住领子的样子是不是有损他一贯的形象,只能道,“芸芸,别闹了,我要不是姜晔你还能让我近身?早就被你弄死了!”

唐静芸笑了笑,那双潋滟的凤眸,因为昨晚的疯狂现在还带着红色,看上去勾人极了。

她松开姜晔的领子,看着有些褶皱的领子,笑着替他抚平了,嘉许道,“说的有理。”

姜晔笑着将她抱到了浴室,伺候她洗漱。

两人腻腻乎乎的样子,就像是一对新婚感情正浓的小情侣,但是事实上,两人已经快结婚一年了。

两人吃完了饭,也不知道怎么吃着吃着,唐静芸就坐到了姜晔的腿上。

因为在家里,唐静芸倒是没有阻止姜晔胡作非为,两人吃完后就滚到了床单上。

唐静芸意识不复清明的时候,不由苦笑起来,这还真是一整天都花费在床上去了。

——

今天陆鸿宇去军区的上班的时候,就诡异的发现自家老大居然不在办公室里!

天知道在唐静芸走后化身为工作狂魔的姜晔,怎么会在今天没有来这里工作?

将桌上处理好的文件带了下去,他顺便还发了个短信给戚润清,问问情况,难道是姜哥昨天因为调任的事情越想越气,然后憋着气不想来处理事务了?

不过等到看到戚润清发来的短信的时候,他沉默了。

短信很短,只有五个字,“嫂子回来了”!

陆鸿宇默然,感情不是生气了,是因为软玉温香在怀,他们的姜军长罢工了!!!

他早就该猜到,除了嫂子谁能够让老大雷打不动的日程表发生变化?

可是……他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等等,嫂子昨天不还是在港都吗??怎么居然回来了!

陆鸿宇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一边摸了摸下巴,啧啧,这两人之间还真是感情一如既往的好的让人妒忌!

——

荒唐的一天过去了,当初升的朝阳升起的时候,唐静芸被房间里的动静闹醒了。

她揉了揉酸胀的眼睛,睁开眼看到一旁正在穿衣的男人,不由出声问道,“几点了?准备走了?”

姜晔看向唐静芸,穿上军服,带着几分歉意,“怪我动静太大了,闹醒你了。时间还早,你再睡会儿吧。”

唐静芸摇了摇头,睡意也消了不少,靠坐在床头,眯眼看着眼前这个英俊的男人,本就是帅气十足好相貌,此时穿上一声军装后更是多了属于军人的刚毅,走出去不知道要迷倒多少春心萌动的小姑娘。

“不睡了,我等会也要坐飞港都的飞机,”唐静芸笑道,“还别说,我男人真帅,真是不想把你放出去祸害别人。”

姜晔笑着回道,“没事,是你的男人就一直都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唐静芸笑的很开心,拢了拢身上的睡袍,也从床上下来,走向姜晔。

她替他整理了一下衣领,像是每一个妻子对待要出门的丈夫一样,极尽温柔。

姜晔任由她动作,只觉得自己内心空白的一角已经被她的温柔填满。

唐静芸退后一步打量他,看见他赤着的双脚,从一旁的柜子上拿起姜晔要穿的袜子,弯腰,蹲下去,抬头,笑道,“抬脚,我给你穿袜子。”

姜晔急了,弯下来要拉唐静芸起来,这可是他捧着宠着的宝贝儿,他替她穿袜子还来不及,怎么能够让她替他做这些事?尤其还是这么卑微的样子。

唐静芸笑了笑,蹲着仰视他的感觉其实并不坏,这会让她觉得他很高大,仿佛可以为她遮蔽一切风雨。

“没关系的,姜晔,我只是想告诉你,你能够为我做的事情,我也能够。”顿了顿,她又道,“都说爱情里先爱上的先输,但是我想说,在双向的爱恋里,付出其实并不是卑微,只是甘愿如此。”

姜晔闻言,那双本就漆黑深沉的眼眸中,眸色加深,更是升腾起一种难言的情感,他笑了,抬起脚,让那双光滑如玉的手为他穿上袜子,左脚穿完了换右脚。

等她穿完后,他一把拉住她,将她拉到自己面前,然后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唇,唇齿间,他呢喃,“芸芸,你可真是我的大宝贝,是我姜晔此生的至宝。”

等到出门的时候,姜晔穿完鞋子后,弯腰替唐静芸穿上凉鞋,他带着茧子的手掌附上唐静芸的脚,却莫名的让唐静芸浑身一颤。

仿佛有一种热度,从他抚摸过的脚掌,一路蔓延上升,传递到了她的心脏的地方,麻麻地,比之快感还要舒服。

唐静芸只要一想到,这个在外头呼风唤雨的男人,走到哪儿都是被人簇拥被人仰望的主儿,却在她面前低下头,弯下腰,这是何等的荣光和骄傲?他对自己的爱又该有多深多厚?

这样想着,唐静芸突然明白,为什么很多女人都喜欢征服强大的男人了,因为他们的低头太有成就感。

随后姜晔站起身,亲了一口唐静芸,笑道,“走吧,就像你说的,不过是沪市,想见面还不容易?更何况我去那边待的时间应该不会太长,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够调回来的。”

唐静芸闻言,眼中闪过了然,姜晔调走是因为派系斗争,还有顺便去处理某些棘手的问题,这里面的内涵很多,不是局内人是不会懂的。

姜晔临走的时候摸了摸唐静芸的头,像极了一个温柔的丈夫,笑眯眯地道,“待我再去挣几个军功章回来,也好让我家芸芸引以为荣一把。”

唐静芸被他这毫不掩饰的骄傲弄笑了,笑着回道,“行啊,我等你。”

挥别姜晔,看着他的车子逐渐离开,唐静芸不由笑了笑,随后收敛了笑意,招了车子,直接去了京都机场。

她可不是娇娇弱弱养在家里的小白花,手头上还有好多产业等着她去忙活呢,更何况现在更是原石投资极为重要的时刻。

不过就算是这样,她一路也依旧挂着笑容,心中轻轻一笑,心里琢磨着那三位老人家居然找自己男人的麻烦,他们既然这么有空,一定是因为太闲了,看来她还是找点事情给这几人忙一忙吧。

这样想着,她拨通了手上的电话,打给了方青峰,让他按着她的要求去做几件事情。

她怎么说前世也是混了那个圈子好多年的老人了,对于圈内的一些秘事也是知之甚详,她可一点都不介意给这些人的小辈找点乐子。

父债子偿,祖父辈犯下的事情也让那些儿孙来承担,并不为过吧。

而电话那头的方青峰暗暗咋舌,我艹!这个女人哪儿来知道的那么多的阴私事?还有,她可真是不负她在他心中心狠手黑的形象啊!这特么的安排下去,简直要把那些人三代们玩坏了!

所以我们的方老大,再一次在心里默默的肯定,这辈子惹谁都好,就是不要惹唐静芸这个女人。有时候女人出手起来,往往能够坑死人不偿命啊!

唐静芸将事情安排好了,这才心中闪过几分满意,到了机场后过安检上飞机,在空中的旅途上睡着了过去。

没办法,谁让她这三天太累了呢?

——

很快,京都的某个会所里就传出了两位少爷抢一个女孩子的事情。这件事闹的很大,两人都是家世相仿的人,玩起来也是下了狠手。

然后不知道怎么,两人突然稀里糊涂的就玩起了“三人行”,这可瞬间就称为了京都里的笑柄。

他们这些纨绔们,简直把脸面看的比性命还重要,前脚因为一个女人闹翻,后脚就这样的将女人踩在脚底下,这出尔反尔的还真是令人免费看了一出好戏。

在剧情急转直下后,又曝出有一位小少爷在暗中弄手段,害的他们丢面子。

于是,整个京都纨绔圈子就被牵扯进去了大半,唯有明眼人在旁边。

而在京都某栋别墅里,一个男人手上拿着一叠资料,一行行的往下看,“唐静芸,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唐静芸自然不会关心京都的风云,她早就在下了港都的飞机后,就忙的不可开胶,听闻了这事也不过是笑笑,几个纨绔子弟而已,她也就是纯粹给那些老狐狸找点堵心的事情。

而当唐静芸再回到公司的时候,她当初交代下去清仓的事情,已经逐渐落入尾声。因为这份证券卖的好的原因,清仓的效率很高。

看着节节攀升的价位,唐静芸抿唇一笑,该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