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幸福的感觉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远远的看过去,姜晔觉得那个身影很熟悉,心中有些诧异,等到了近处……

“吱——嘎——”

急促的刹车声在空旷的街道上传来,令人觉得心惊肉跳。

姜晔此时的心跳就跳的很快,他有种错觉,似乎自己的心跳下一秒就会因为眼前这个女人而跳出胸腔。

“芸芸?”他轻声呼唤道,声音里夹杂着惊喜、激动以及不敢置信。

姜晔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这几天太累了,以至于出现幻觉,或者是在梦中。不然他放在心尖上的宝贝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她明明应该在港都,他中午还和她通过电话呢。

唐静芸抿唇,夏风吹拂过她的衣角,灯光下她的嘴角掀起一个柔和的弧度,对着姜晔眨了眨眼,意外的带着几分俏皮。

她轻轻一笑,没有想到姜晔居然也会有这样的时候,那种呆滞不敢相信的表情,大大的取悦了她。也不枉她为了他,千里奔袭,只为见他一面。

唐静芸笑了笑,既然他不走过来,那她只好勉为其难的走过去了。

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

姜晔觉得,那个对面走来的女子,她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他的心口上,不轻不重,有些疼,有些痒,酸酸麻麻的。

此时的他,就像是最平凡的陷入爱情的男人,脱去了那层光鲜亮丽的高高在上的外衣,他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男人。一个爱着自己女人的男人。

唐静芸走上前去,站在姜晔的面前,弯起了唇角,凤眸里满是戏谑的笑意,“我来了……”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用唇堵在了嘴里。他急切的吻住她的嘴唇,舔舐着她柔软冰凉的唇瓣,叩开了她的牙关,横冲直撞,冲进了她的嘴里,吮吸着蜜汁。

唐静芸很配合着他的动作,顺从的张开嘴,以热情的姿态回应着他的激动。

姜晔觉得,自己亲吻的不仅仅是她的唇,更像是在亲吻她的那可心。他有些疑惑,一个人的心怎么能够那么温暖那么美好,让他不禁想要沉溺于她的温柔里。

温柔乡,英雄冢,他心甘情愿沉醉其中,甚至愿长醉不醒。

“嘭!”

姜晔猛然一个用力,将唐静芸翻转过去,压在了车门上。他肆无忌惮的吻着,交换着彼此的唾液,用力的仿佛恨不得将她吃下去。

唐静芸只觉得自己的腰上的那只手宛如铁臂,箍的她隐隐作痛,想要抬手的时候,却被姜晔强硬的将手臂摁在了一旁,只能继续热情的和他交缠。

夜风里,两人就这样放肆的亲吻彼此,似乎要将这些天的思念,每分每秒的惦记,都通过这样的纠缠宣泄出来。

这世间的爱情分好多种,有人喜欢细水长流,平淡温馨,有人热衷于浓烈激情,心跳加速。

唐静芸不知道他们这样的感情是哪一种,不过她不在意,因为人生在世,活的肆意活的开心就好。不过想来,他们两人的感情,平淡中夹杂着激情,逐渐融为一体。

终究有一天,我们会像水融于水,消弭掉曾经的痕迹。

姜晔用唇齿轻轻的咬了一口唐静芸,唐静芸回过神来,看见姜晔控诉的眼神,她有些歉意的笑了笑。随即反应过来顶着自己下身的东西,眸中含笑,“地方不对。”

姜晔这才从刚才的热情中回过神来,将自己已经伸到某个地方的手抽了回来,狠狠的抱了抱唐静芸,这才压下了心中的火热,低声道歉,“抱歉,我刚才没控制住。”

她是他的爱人,是他的心尖尖上的人,是他的捧在掌心里的宝,他给予她世界上最好的,自然包括他对她的尊重,而不是这样的轻浮姿态。

虽然军区附近的缘故,这条路上几乎没有人往来,但这依旧不能掩饰他刚才的行为。

唐静芸用手捂住了他继续说出口的话,笑的眉眼弯弯,“不用道歉,是我自己控制不住。很想你,本来以为不太想,没想到一看到你控制不住压在心底的感情了。”

姜晔温柔的笑了笑,看向唐静芸的目光简直温柔的能够溢出来,伸手将被他解开的衬衫扣子扣上,在他唇上狠狠的啄了一口,这才将她塞进副驾驶,自己也上了驾驶室。

离开的时候,唐静芸突然觉得有种奇怪的感觉,下意识的用异能扫视了一圈,不由眉头微微一簇。

在不远处的地方,一辆熄火的车子潜伏在那里,就像是黑暗中潜伏着的怪兽,令人下意识的担心下一秒会被怪兽吞入腹中。

那人的脸在黑暗中并不清楚,但是唐静芸对他莫名的有种熟悉感。她眉头轻挑,上辈子交锋过的熟人?

不过现在还不是处理的时候,等她和姜晔腻歪完后,再来收拾那群潜藏在黑暗中的人。

任何企图破坏我此生幸福的人,都有罪。

姜晔开的车速开到了限速的最高速度,唐静芸见此挑了挑唇,眯眼看了一眼某人撑起帐篷的地方,像是一只偷腥的猫儿,轻轻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姜晔看见身旁女人的表情后,下腹只觉得一紧,眼眸中升腾起黑色,深沉的令人心惊,低声道,“妖精,当心我现在就办了你!”

唐静芸凤眸流转,看上去分外的勾人,“办了我?呵,明天别想下我的床!”

姜晔勾起一个邪邪的笑意,“那正好,你到时候别求饶!”

心中却是在默默的想,他记得家里还有备好的食材,足够做一些清淡的粥了。

唐静芸见到他这样的表情,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有些后悔自己刚才出言挑衅了。天知道姜晔是只禽兽,尤其是在那个的时候,饶是她这样的体力也吃不消啊。

夜色朦胧,载着一对有情人驶向远方。

她飞跃大半个国家,从城的这头追到那头,只为等候他一人。只因那一人,也只因那一人。

——

当唐静芸醒来的时候,她看到窗帘被拉的严严实实,没有一丝光线从其中透露出来,不由看向墙上的挂钟,不由皱眉,居然已经十点多了!

动了动身子,这才发现全身的骨头宛如散架一般,这才猛然回想起自己昨天干的事情。

不由捂住脸,却感觉自己的脸颊有些泛红。

她自己都不知道昨天是怎么了,那一刻仿佛魔怔了。就好像是心底又一个声音在不断的叫嚷着嘶喊着“去见他!去见他!”,然后她就这么不计后果的抛下一切来了,甚至都没有考虑,若是证券交易上如果出了错,赔了自己所有的资金该怎么办?

她觉得自己真是丢脸死了,不是因为昨晚的激情,而是因为自己那冲动的行为,真是一点都不符合她一贯对外的形象啊。

如果让方青峰等损友的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嘲讽自己,她唐静芸居然也会有这么一天为爱疯狂的时候!

姜晔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宝贝儿正捂住自己的脸,不由挑眉一笑,“现在才知道害羞?昨晚上那么热情的小猫咪哪儿去了?”

“小猫咪?”唐静芸笑了笑,脸上的热度倒是消了下去,她可不是因为这个脸红的,男欢女爱,从来都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更何况,对方还是自己合法的对象。

姜晔将自己身上披上的睡袍脱下,身上遍布痕迹,转过身去,露出了被某只“小猫”挠出来的痕迹。

唐静芸哑然,没有想到自己昨晚居然这么热情,单是看姜晔的一身痕迹,就知道昨晚的激烈程度。

姜晔笑了笑,又道,“说错了,不是小猫咪,是一头打盹的豹子,被我抱回了家。”

唐静芸笑开了怀,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痕迹,翻了他一眼,“你也没有好多少,禽兽啊,我都叫你住手了!”

姜晔将自己手上的粥碗放到了床头柜上,随后拉起一旁的浴袍将她裹住,随后抱在怀里,笑道,“我喂你?”

唐静芸懒洋洋的靠在他的怀里,乐得他伺候。

“怎么突然回来了?一点都没有跟我说。”姜晔一边喂一边笑问道。

昨天发生的太过惊喜了,令他来不及询问缘由就已经陷入了现在的激情当中,到现在才有心思去考虑这些事情。

唐静芸撇撇嘴,“想你了?这理由够不够?”

姜晔笑弯了眼,用拇指摁了摁她的唇。

“谁让你用那么委屈的声音跟我说话?你知不知道我对上你特别容易心软?”唐静芸用指责的眼神看着他,“明明我就是个铁石心肠的坏女人,就算是有人死在我面前都不见得会心思波动,怎么就这么舍不得你呢?”

唐静芸用手指揉了揉姜晔的脸,捏成一个搞笑的表情,不满的说着话。

姜晔任由那只小手在自己脸上作怪,至于什么一军之长的威风,早就不在他的考虑之中了。

对上唐静芸,尤其是对上说着情话的唐静芸,他素来都是没有抵抗力的。

两人一人喂着粥,一个眯眼舒适的喝着,倒是让这个房间显得格外的温馨。

有时候,只要人对了,做什么都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