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我只为你疯狂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姜晔听着电话那头那人的安慰,莫名的觉得一种温暖的感觉在心头弥漫。

原来被人护着的感觉是这样的。真好!他在心头喟然长叹。

自成年后就在枪林弹雨里穿梭,游走在最危险的边缘,见识人心的险恶和善变,纠缠于世家大族间的算计和人情世故里,让他太过的早熟。

而因为早熟,也因为太过优秀,让这个男人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已经体会不到这样熨帖的安慰。

每一个人都习惯性的把他当成神一样来崇拜,他一直都充当着保护者的形象,却从未有人考虑过,他其实也需要别人的守护。

或者陆鸿宇和戚润清他们知道,但是他们的身份注定了他们不敢轻易的鱼跃鸿沟。

现在好了,有唐静芸在呢。有他的那个娶回家的妻子在呢,这个看上去顶着一张清艳的脸庞实则行着霸道、嚣张、肆意、洒脱风格的女人,对他是真心的好。

突然想起自己已经接到的调令,眉头深深的蹙起,声音里不自觉的带着几分不舍,“可是……我刚才已经接到了调令,上头调我去沪市处理烂摊子。”

唐静芸闻言,眉头动了动,轻声低喃,“沪市啊……”她倒是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一直都在外头跑,有一天他也会离开那个家。

大概是习惯了总有一个人守候在自己家里的感觉吧,就像是一个不动的港湾,不管她走的多远,回头总能够看到他驻足的身影。

可是她忘了,他也是人,他是一个男人,一个成功的男人,自然也会有属于他的世界。

轻轻一叹,“不要紧,沪市而已,飞过去也就几个小时,我可以经常坐飞机去看你。”

哪里是几个小时的事情?姜晔的唇线绷紧,昭示着他不甚愉快的心情。这意味着,他们两人的见面,要跨越大半个版图,意味着从相守变为相离。

这样想着,姜晔心里愈发的不爽,暗暗的琢磨着,这些老家伙果然都是闲的蛋疼,真以为他姜家的继承人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某三个阴了一把姜晔狐狸的老人家,莫名的都是感觉背后一寒。

等过几天他们就会发现,虽然将姜晔调离了北京军区,但是他们放进去的人根本就控制不了军区内部。谁能够想到,短短一年的时间,就让姜晔将北京军区经营的铁桶一般,成了他坚实的后备基地?

那时候,这些人才懊恼不已,虽然对成功解决沪市军区问题上更加有信心了,但是,这不是将沪市军区也送到姜家的手里吗?

当然,那些都是后话了,此时两个人都放下了彼此身上的荣光,像个普通的小情侣一般,说着甜蜜的悄悄话。

那一头,陆鸿宇实在是受不了自家老大那腻腻乎乎的劲头,只觉得浑身都不太对,这特么的简直就是精神污染啊!艹!果然戚润清那混蛋让自己来送文件是不安好心的!

唐静芸挂了电话,心中升起几缕不舍,想起姜晔那言语里的难掩的不舍和柔情,心中罕见的升起了一个疯狂的念头。

那个念头在不断的咆哮,仿佛在嘶吼的怒龙,下一秒就要冲破她脑海里理智编织的城墙。

唐静芸摇了摇头,将那个念头压下,无奈一笑,江山美人,怎么就那么难以共有呢?

突然,她的唇角勾起一个笑容,既然江山美人不能共有,那么她就只要……美人吧!

放开了脑海中的理智,任由那个念头在脑海里翻滚,她捂了捂自己的心脏,发现跳的很快,不由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她拨通了姜晔的电话,姜晔那头有些疑惑的接起。

“你还有几天调任?”

“后天就要走了。”

“还有两天啊……”唐静芸轻轻的低喃,姜晔没有听清楚,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唐静芸勾唇一笑,“没有什么,就这样,我挂了。”

姜晔有些遗憾的挂了,随后摇了摇头,埋头处理起文件,调任比较急,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安排下去。

看了眼墙壁上的钟表,摇头叹息,今晚又要晚回去了。

那一头,唐静芸看着外面灿烂的阳光,有些耀眼,她勾唇一笑,耀眼而靡丽,就像是已从灿烂绽放的夏花。

唐静芸拨通了桌上的电话,“延陵,给我订一张最快的飞往京都的机票,记住,要最快!”

何延陵收到电话后,有些奇怪,不过还是很快就按照她的命令去办了,他只当她有急事要回京。

唐静芸迎着阳光展开手臂,像是在拥抱太阳。

人年轻的时候,总是要疯狂一次。就像是花光全部的积蓄只为买一个苹果6s,或者是毅然辞职,只为“这个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更或者是远离了熟悉的家乡和亲人,为了理想,在远在千里的他乡打拼奋斗。

也许在很多年后看来,这些决定并不现实,夹杂着年轻的时候不成熟的观念,但是至少在当下,你觉得是最痛快最正确的事情。

唐静芸是个很理智的人,她没有体会过少年人的冲动和疯狂,在她还很年轻的时候,那种任性就已经被剥夺了。

她用十几年的时间,铸造了一颗绝对理智的头脑。

可是她发现,自从碰上了姜晔,碰上了这个男人,她以为无坚不摧的理智早就溃不成军,早就消弭在他的温柔乡里。

唐静芸觉得,这大概就是宿命。她遇到了他,从此她便成了她。

何延陵办事效率很快,给她弄到的机票是下午一点三十分的班机。

唐静芸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二点多,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就让何延陵开车送她去机场,一边开的路上,她还不忘交代了一下接下来几天的收官流程。

本来这该是她亲自参与的事情,也该是她人生中不可忽视的一笔,可是因为那个男人,她却将这样的机会放弃了。莫名的并不感到遗憾,唐静芸苦笑,自己爱姜晔,恐怕比自己以为的还要爱的深。

何延陵一路开车将唐静芸送到机场,等唐静芸临上飞机的时候,他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她原因,因为他观察唐静芸的神情,觉得她并不像是有急事的样子。

唐静芸挑眉,凤眸是满满的笑意,“我有些想他了,所以飞过去见见他。”

何延陵满脸掩饰不住的错愕,他以为像唐静芸这样理智成熟的女人,是不会有这样感情外露的时候。

唐静芸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我后天上午回来,这两天的事情就交给了你了,非生死大事不要打扰我。”

她理解何延陵的错愕,但是,谁让她爱他呢?她这一辈子,大概只为他一人疯狂!

何延陵看着那架飞机起飞,带走了那个他满心爱慕的女人,她在原石投资至关重要的时候,去见另外一个男人,这不得不让他感觉嘴里发苦。

可是又想起她临行前的嘱托,又有些高兴,她至少是信任他的不是吗?不然怎么会全全托付给他呢?

摇了摇头,终究遗憾叹气,开车回去继续坐镇公司。

这期间,他接到孟丽珍打过来的电话,询问唐静芸的电话怎么打不通。

何延陵道,“老板回京都去了。”

“什么?”孟丽珍疑惑,道,“怎么了?是京都出事了?阿芸怎么匆匆忙忙就回去了?”

何延陵摇摇头,“没事,老板她……只是去见您儿子了。她说她想他了。”

孟丽珍满脸的诧异,随后终究开怀大笑,“到底是年轻人噢……”她有些想不到,平常一副女强人的儿媳妇,居然会有一天会因为想念自己儿子,就飞了回去,丢下偌大的公司在那里不管。

她对此也只能哑然失笑,好啊,年轻真好。

那一头,唐静芸坐着飞机,一路飞行,飞机准点到达,到达京都机场的时候,是五点十分。

她看了眼手上的表,脚步匆匆的走出了机场,招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京都军区而去。

京都机场在京都的西面,而军区则是在东面,几乎要横穿大半个城市。

唐静芸时不时的看看自己手上的手表,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谁也看不出她压抑在内心的激动,夹杂着即将见面的欣喜,只因为那个他,单纯的快乐着。

唐静芸觉得,这种感觉比自己在证券市场上大展雄姿横扫一切,还要来的快乐!

等到她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半的时候。

当然,她没有让司机直接开到军区门口,因为那样她的到来势必要遭到太多的盘问。

所以她只让司机开到了军区附近的一个路口,付了钱就让司机离开了。

唐静芸从包里拿出镜子,打理了一下自己,看了眼时间,按照姜晔的习惯,就算是晚走也会在七点之前离开。

军区办公室里,姜晔看了眼钟,已经快要七点了,他看着桌上的文件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觉得莫名的跳的有点快,随后就整理好东西后起身。

军区里工作的人已经大部分离开了,剩下就是士兵和执勤人员。

他开着车子一路出去,收到了士兵的一路行李。

出了军区大门,按照着习惯的路线开回家,速度不快不慢。

突然,他远远的看到看到一个身影从路边走出来,拦住了他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