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一战成名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何延陵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激动,而是下意识的站起来去看唐静芸。

只见唐静芸的眼角弯弯,清冷的脸上绽放出一个笑容,激动中更多的带着几分笃信和胸有成竹。

何延陵有一瞬间晃花了眼,但是很快就抑制住了脸上的表情。

唐静芸眼看着屋内三双眼睛都看着自己,不由挑唇一笑,“这是干什么呢?还看着我又看不出钱来!”

艾维尔被唐静芸这么一打趣,也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他到底也是见惯了钱财的,此时对着唐静芸露出一二妖孽的笑容,“唐,你们中国有一个词用来感激恩情怎么说来着,哦对,是以身相许!”

唐静芸笑骂了句,“你怎么不当牛做马?谁要你的以身相许?”

几人一起走了出去,走向了会议室。

会议室的里氛围此时已经弥漫着激动和兴奋,见唐静芸进来,很多人都将灼灼的目光盯向唐静芸。真是太难以相信了,这个女人的决策是正确的!

在投资界,尤其是这些职业经理人,对于他们本身的资历而言,往往很看重参与过的投资案以及最大限额的投资资金,而现在原石投资的这一笔投资,也将成为他们资历上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以后就算是离开了原石投资,在别的公司的应聘上,有了这份资历,也会更容易的被录用。

当然,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没有谁会傻傻的离开原石投资这个发展前景极好的公司。

唐静芸坐下来后,对着众人挥了挥手,示意安静,抿唇淡笑开口,“今天只是一个先兆,请各位不要太着急……”

……

在唐静芸开完会议后,很多人都晕晕乎乎的出了会议室。

唐静芸坐在空荡荡的会议室里,玩转着手上的笔,眼中满是玩味,看了眼一旁被自己静音放置的手机,上面已经来了很多电话。她知道,在未来的几天里,将会有更多的电话打进来。

笑了笑,她索性将手机关机了,谁的电话也不想接。

就让那些曾经轻视她的人,尝一尝被狠狠打脸的滋味吧!

——

这几天唐静芸在华立大厦和姜母的浅水湾别墅来回,两点一线,格外的低调。

但是她再低调也掩盖不了她现在被人注意这个事实,她在港都名流里提及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想让人不注意都难。

当姜母笑眯眯的告诉唐静芸这个事实的时候,唐静芸只是笑笑不说话,这都是她已经预料到的。

姜母则是在默默叹息于她的出乎预料的沉稳和冷静。

唐静芸入市的时候,是以每一股34.8美元上下波动入手的,她一开始就自己的资金而言,将自己手上的九千万美元全部清空,而后因为像艾维尔等人的纷纷加入,加上她从别的地方调转的资金,她又开始小心的进行持仓,吃下去的eg合约已经达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数目。

每一个数字的上涨,那都是几十万几百万的进账,在这样的前提下,整个公司里都呈现了一种微醺的状态。

饶是何延陵也算是见过唐静芸那神乎其神的本事,也依旧感觉有种不现实,就像是被从天而降的金子砸晕了头的感觉。

不过唐静芸却是一如既往的平淡,如果不是何延陵对唐静芸比较熟悉,是不会从她那嘴角比平日微微上弯一点的弧度上看出她的好心情。

在这期间,不知道有多少人捶足顿胸,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唐静芸的运气。很多人眼看着唐静芸赚的钵满盆满,也纷纷跳水,打算来这里捞一笔。

而就在所有人都在为之疯狂的时候,唐静芸却悄然间已经在出手手头的证券。

这一次证券暴动,曾经是后世许多证券书籍、财经写作中被反复提及的一次,被无数学者拿来引用、解析,被称之为“政治、军事与经济”挂钩的典型案例。

唐静芸在后世中曾经反复研究过这个案例,当时还曾对人言,“恨不生在彼时”,自然是对这一次证券界的经典案例知之甚详,此次证券波动充分证明了其历时短、弹性高、波动性大。

所以在眼看着价格在节节攀登的同时,她已经看见了即将迎来的巅峰。

巅峰过后,一路走俏的证券就会走下坡路,虽然不会跌回原来的程度,但是也足够让某些后进入市场的人,赔的精光。

“老板!”何延陵眼看着唐静芸走神,出声提醒了她一句。

唐静芸回过神来,对着面前的邱晓玲歉意的笑了笑。

等到邱晓玲离开后,何延陵看了一眼唐静芸的脸色,出声问道,“老板,是不是有什么不妥?”

唐静芸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皱起了眉头,沉声道,“延陵,让下面的各组人员准备好,在三天内完成清仓!”

“什么?!”

何延陵因为唐静芸的命令呆了呆,下意识的呢喃出声问道。

随后才听懂了唐静芸的话,忍不住出声道,“老板,你是说全部清仓?”

他的重音落在“清仓”二字上面,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样大好的形式,难道不是继续持仓吗?怎么老板打算清仓了!

唐静芸自然不会告诉何延陵自己有着后世的经验,她只是蹙了蹙眉,看向何延陵,“延陵,你也算是跟着我的老人了,一路看着我沪市的沪指里奋斗,也知道我对这方面的敏感。”

何延陵想起唐静芸在沪市证券交易所里令人拍案叫绝的两进两出,慎重的点头,“我明白了老板,我会交代下去,让他们准备清仓。”

唐静芸淡淡的点头,她看着外面直射的热烈的太阳,轻轻叹了一口气,“盛极而衰,盈满则亏……”

何延陵离开的时候,默默的品着这句话,心中暗暗感慨老板的果决。相信换做是任何一个其他的人,面对这样每天都在账户里疯狂揽钱的投资,是绝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的。

唐静芸眼睛里流露几分感慨,盛极而衰,盈满则亏,这是人类社会一个通用的定理。她自问,如果不是清楚后世的走向,她会这么果决的放弃吗?

她摇了摇头,人本性中都有贪婪的一面,或许她也不例外吧……

她揉了揉自己胀痛的额头,莫名的怀念起那一双带着茧子的大手,每每这时,都会轻柔的为自己按摩头部。突然觉得,自己这一回在外头确实玩的有点久了。

有时候,唐静芸总觉得在这场爱情里,似乎自己比姜晔付出的要少很多,或许是因为经历了前世的缘故,她本性里比任何一个人都要自私。

可是,她又觉得自己爱的未必比姜晔少。若遇险境,她愿意用自己的一命来换他的一命。他死,她也愿追随。

此生,生与君相守,死愿同穴同衾。

就在这时,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唐静芸挑眉一笑,平静深邃的眼底泛起波澜,一层层的涟漪晃开,似乎想要将什么溺毙在她的眼底。

居然是姜晔来的电话,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

“喂,姜晔!”她的语气欢欣。

姜晔本来算不上多美妙的心情,在听到唐静芸的话语的时候,突然就变得不错了,就像是阳光照进了他的心底,照散了不虞。

当然,这世上的阳光千千万,姜晔却只认唐静芸这一个心头好。也唯有她,能够在他柔软的内心里肆无忌惮的耍闹。

“芸芸,接到我的电话很开心?”姜晔笑问道。

姜晔旁边的陆鸿宇,看到老大露出那种令人浑身冒起鸡皮疙瘩的笑容的时候,就知道这电话八成是打给嫂子的,不由暗搓搓的想,老大这算不算是,在上头手里吃了亏,所以跑到嫂子那里求安慰?

唐静芸闻言,眯眼一笑,“对啊,在接到你的电话的前一刻,我正好在想你。”

明明不是什么甜言蜜语,但是姜晔听了却开怀大笑,“你个小混蛋,居然还舍得花时间来想我,我是不是该感到很开心?”

“当然!”唐静芸抿唇一笑,凤眸里是满满的笑意,“突然打电话给我,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两人平素联系不算多,就算是要打电话,也多半是在晚上的时候,所以唐静芸才有此一问。

姜晔闻言,抿了抿嘴,“芸芸,上面有两个老家伙互相算计,结果另一个老家伙和稀泥,不想得罪任何一个,就把我推出来顶缸!”

陆鸿宇被姜晔这话弄的心中默默抹冷汗,拜托,老大,您老口中的三个“老家伙”,那可是国内权利中枢九巨头的三个啊!

还有,那委屈的口吻到底是什么鬼?!!老大,你就算疼媳妇,也不能连脸皮都不要了啊!

唐静芸闻言皱眉,张了张口,又觉得有些无力,她很清楚,姜晔口中的人,绝对不会是简单的人,起码也是国内权力巅峰的人,不然任谁看在姜老爷子的份上,都不敢轻易的算计。

而她,虽然至今手头的势力发展迅猛,但到底还是一个商人,动不了那些庞大的世家。

过了一会儿,她轻轻一笑,“没关系,咱们吃一时亏,再等等,等以后我就全都给你报复回去!”

是啊,他们是即将落下的夕阳,而她还是早上七八点的朝阳,他们已经迟暮,而她迟早会成长到令人不敢直视的时候。

那时候,她就能够护着姜晔了,再也没有人敢算计他了。

她唐静芸,就是这么一个护短的女人,任何一点亏都不想让姜晔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