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两败俱伤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荣娇这场生日宴会,已经悄然间成为了整个港都的话题,很多人都在八卦着当时的场景。

那个名为孟少夫人的女子,是何等的大方,居然一出手就是威佳餐饮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直白的当做一份简单的生日礼物送了出去,让不少人眼红不已,为什么自己就没有这样大方的朋友?

当然,对于唐静芸的动作,众人褒贬不一。但是毫无意外的,所有人都知道了唐静芸和荣家小公主之间极佳的关系,也无意中让宴会中被人提及的原石投资披上了一层神秘的外衣。

港都华立大楼二十六层。

一个男人单手撑着自己的头,另一只手上端着酒杯,红酒暗红的光泽显得格外的深沉迷人。

“真是好酒啊!”男人仰着头,衬衣的扣子解开了三颗,露出了他诱人的身材,一双蓝宝石般的眼眸里满是勾引,直勾勾火辣的看着坐在他对面的那个纤细高挑的背影。

“是酒好还是人好?”唐静芸感觉背后的那个男人投射在自己背上的灼灼目光,脚下一蹬,椅子的滑轮在地上旋转,划出一个优雅的弧度,正视起对面的男人。

“当然是人……不,酒好!”艾维尔在看到唐静芸的右手伸向腰间的时候,很识相的闭上了嘴巴。

一旁的何延陵见此,投给了艾维尔一个鄙夷的眼神,这人可真是犯贱啊,嘴上花,老板一露出锋芒,他就只会腆着脸伏低做小。

艾维尔被何延陵太过明显的鄙夷的眼神弄的很不爽,冷哼一声,“小子,你在用什么眼神看我,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

何延陵闻言,收起了一贯的温和无害,那双带着眼镜的眼睛里,满是冷漠冰冷,“嗤!也不知道是谁崩谁!”

说着,他的目光扫过墙壁上的一个弹痕。

早在之前艾维尔上来非得跟唐静芸来个西式的亲吻的时候,就被唐静芸送了一枪。不然也不会有现在的这么乖觉。

艾维尔见此,眯起了眼,觉得何延陵这个冷笑的表情莫名熟悉,再一想,转头看向唐静芸,艹!这不就是唐静芸冷笑的翻版吗?!

心里默默的咒骂,这真是有什么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狗!

何延陵第一眼看到艾维尔就看他不顺眼,大概通俗点讲,两人就是气场不合,所以在唐静芸面前也没有给他脸面。

唐静芸见此不由头痛的揉了揉额头,谁来告诉她,为什么这两个人就这样排斥对方?艾维尔也就算了,本身就是一个性格乖张的男人,可是什么时候何延陵都有这么有个性的一面?

看了眼电脑上显示的时间,唐静芸也懒得去和他们两个计较,索性埋头看起了文件。

瞥了一眼唐静芸,见她的注意力不在这里,艾维尔凑到何延陵身边,冷笑道,“胆小鬼一个,敢对唐产生不一样的感情,却不敢表白!你有什么资格来阻止我的行为?”

何延陵脸色一白,随后扶了扶镜脚,面无表情地道,“我是胆小鬼,那你算什么呢?你连站在老板身边的资格都没有!更何况,你想做拆散她婚姻的第三者吗?你就不担心,老板能够抛弃她现在的丈夫,也能够在未来的日子里抛弃你妈?”

艾维尔刚才还嚣张的表情一滞,脸色也是难看起来。

第一局交锋,两败俱伤!

一个是意大利黑手党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自幼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主,在黑暗中穿梭而行;一个是手上掌管着偌大的原石投资的主事人,笔下签过的流转资金动辄就是千万。

这样两个成功的男人,自然都是最擅长洞悉人心,所以才会第一眼就看对方不顺眼。

可惜,他们两个心中都很清楚,就算两人在这里争斗不休,唐静芸也不会是属于他们的。她早就投身到另一个人男人的怀里,在他们还没有遇见之时。

这世界上,总是存在着千千万万的遗憾,就比如说,我在相遇的时候爱上了你,但你却早早的爱上了别人,连一个机会都不曾给我。

唐静芸知道这两人的心思吗?或许知道吧?也或许是不知道的吧?

“咚咚!”

门被敲响,何延陵应了一声,让人进来。

进来的是一身职业女性套装的女子,她的脸上带着职业女性的微笑,看上去很美好,令人不由心生好感,同时举手投足间也带着沉稳的气质,长相虽然不算绝美,却也别有一番风韵。

“何总。”邱晓玲对着何延陵弯腰示意,看了一眼正在看文件的唐静芸,示意他示下。

这个女子就是那个跳槽过来的女子,虽然感情不顺利,但是工作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在考察了她的能力和决策水准后,何延陵就向唐静芸举荐了她,现在已经是港都这间分公司的代理负责人,如果表现得好,估计这次的事情结束后,就能去掉代理二字。

何延陵对着邱晓玲挥挥手,接过了她手上的那份文件,邱晓玲没有异议的束手站在一旁。

这倒不是说明何延陵的职权有多大,或者邱晓玲试图巴结何延陵,而是在这不长的相处里,她早就看出来自己顶头上司对这位何总的信任,很多大小文件都是从他手上过的。

邱晓玲看了一眼正在垂眸看文件的何延陵,都说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她觉得这位何总真是很有魅力,就像是现在这样的场景,饶是她看多了男人,也不由为他的魅力折服。

想起何延陵在公司里说一不二的气质,雷霆手段,有时候她都会不由自主的好奇,那位唐总究竟是什么样的能力才能使他折服呢?

这大概也只能归结为个人魅力上面去了吧。

何延陵将文件看了一遍,皱了皱眉,起身走向唐静芸那里。他虽然可以做主很多事情,不过有些事还是要交给唐静芸处理的。

邱晓玲这才注意到座位边上还坐着一个外国英俊男人。

艾维尔对着邱晓玲挑了挑眉,眸光打转,气质不错,如果不是唐静芸手下的话,他倒是不介意上手玩一玩。

等到邱晓玲带着文件下去的时候,唐静芸警告的看了一眼艾维尔,“不要把你玩弄女人的一套搬到我的公司里来,不然我一定让你愉快的去死一死!”

艾维尔摸了摸鼻子,无奈一笑,这算不算某种程度上的别样关注?

唐静芸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挑唇一笑,再过不久,就会发生有趣的事情咯,虽然记不清具体的几分几秒,但是大约的时间段还是知道的。

艾维尔略显的无聊的戏谑道,“我说唐,你准备好输的倾家荡产后,把你自己赔给我了吗?”

显然,他指的正是之前交给唐静芸的那笔投资,虽然说他拿出了不菲的身家来给唐静芸玩,但是打从心底里来讲,他并不看好这一回的投资,也纯粹就是让她去玩玩。

唐静芸闻言挑眉,淡笑道,“我如果帮你赚的钵满盆满,你打算怎么感谢我?”

艾维尔眼睛一转,笑道,“当然是把我送给你咯!”

“滚!我要你来干什么?除了吃喝玩乐你还值几个钱?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开的一瓶酒要多少钱?”唐静芸满脸嫌弃。

这可是何延陵高价从拍卖会上拍下来的,一支就要十几万块钱。

艾维尔撇撇嘴,表情无辜,唐可真是小气!都坐拥身家不知道多少亿了,还真是跟他斤斤计较。

唐静芸见他沉默,抿了抿唇,终究还是淡淡地道,“你放心,这一回我保准让你赚得乐翻天!”

说着,她继续埋头办公,心中有些无奈的想,果然不该让何延陵给捉住了她,瞧现在,整天埋首在公务堆里,真是忙死了!

在浅水湾某栋别墅里,孟丽珍正和一个老人对坐,如果唐静芸在这里,就会发现这个老人正是邵爵士。

两人在书房里喝茶,孟丽珍的脸上带着一个平和的笑容,“邵老,好久没有找我喝茶了,今天不知所为何事?”

邵爵士见此呵呵一笑,悠悠道,“你家的儿媳好本事,连老夫我的棺材本都被坑走了大半啊!”

孟丽珍闻言一愣,她倒是没有想到唐静芸这么大胆,居然连邵老这里都没放过,随即掩饰一笑,“我倒是知道这孩子跟一群年轻人胡闹,没有想到您也是童心未泯啊。”

邵爵士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孟丽珍,心中倒是有些好奇,自古婆媳关系一直都是个大矛盾,没有想到孟丽珍居然这么维护唐静芸。

挥挥手,他不在意地道,“老咯,就是玩玩而已,你不用顾虑我。”

孟丽珍闻言笑了笑,没有接话,有些事情真是不好说,这位老人也算是看着自己长大的长辈了,可惜当初就算在亲昵,也终究随着时间的离去而淡化了。

“您不和她计较最好了,年轻人嘛,总是难免想要自己拼一拼,闯一闯,不撞个头破血流是不会回头的。”

邵爵士深深的看了一眼孟丽珍,也不知道她说的是唐静芸,还是她自己,想起她年少时候的那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终究还是沉默的叹息。

就在这时,邵爵士的房门被急促的敲响,在他身边多年的助理,难得的失了分寸。

“怎么回事?”

“涨了!唐小姐买的涨了!”

与此同时,唐静芸所在的原石投资的董事长办公室,也被急促的敲响了门后推开,邱晓玲的眼中难言震撼,“唐总涨了!真的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