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冰与火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刚刚转身离开,就见一辆豪华跑车猛然停在了自己的面前。

“吱——嘎——”

刺耳的刹车声让不少路上的行人都向发声处投以目光,唐静芸看着面前的跑车,眉头微微蹙起。

好一辆嚣张的车!就是不知道开车的人有没有资格在她唐静芸面前嚣张!

车门推开,只见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子走出来,大大的杏眼,水汪汪的好似谁欺负了一般,配上白色的女子,着实多了几分纯情和天真。

唐静芸挑眉看着下来的人,她就谁这么不长眼,原来是孙雅。这位港都船王的孙女,此时正眼那水汪汪的杏眼瞪着唐静芸,满脸的委屈,不知道的还以为唐静芸对她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呢。

唐静芸心里默默一笑,到底也是上流社会出来的,从小就接受着那个圈子的熏陶,倒是比上次聪明了不少。估计是上次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这才被轻易打脸了吧?

“孙小姐,不知为何要如此看着我?我唐静芸一不好女色,没有把你强了让你未婚先孕,二没有用家族势力强迫你出来卖,说起来我实在是一个大好人,”唐静芸虽然笑着,凤眸里却没有丝毫波动,“到是你气势汹汹的开车到我面前,如果不是我心理素质良好,恐怕被吓坏的就是我了吧?”

那一头的杜澜,本来已经打开车门要上车了,现在看到这个场景,倒是将车门关了,在一旁看好戏。

如果不是因为条件不允许,杜澜恐怕就要为唐静芸这番话鼓掌了,既解决了孙雅带来的误解,又阐明了自己才是迫害者,而且还狠狠的过了一把嘴瘾,言语那叫一个犀利啊!

可惜他目前还没有和孙家撕破脸皮的打算,所以也就默默的给唐静芸投去了一个赞赏的笑容。

孙雅没有注意到杜澜的反应,不然她一定更会气炸了。现在她已经因为唐静芸的一番话,脸色通红,别误会,不是羞愧,是被气的。

实在是唐静芸的话太刁钻了,就算是要反驳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真是令她气的肝疼!

刚才还有人行人因为孙雅可怜兮兮的面容而对唐静芸投去责怪的眼神,此时猛然想起刚才那刺耳的刹车声,也就默默的摇了摇头,人不可貌相啊……

唐静芸看了眼堵在自己面前的孙雅,皱眉,“孙小姐,恕我直言,不知道你现在堵在这里想要干什么?你细皮嫩肉的,娇贵的很,要是晒伤了,莫非回头也要算在我的头上?到时候往家里一状告过去,我可吃不消啊。”

孙雅气的身体有些发颤,狠狠的吸了两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一脸控诉的指着唐静芸,“唐静芸,你明明已经嫁人了,为什么还要来抢我的澜哥哥?就算你婚姻不幸福,你也不能妨碍别人的幸福!”

唐静芸愕然,她婚姻不幸福?这是谁说的?她自己觉得很幸福啊,用毫不夸张的话来讲,她和姜晔在一起的时候,简直就是泡在蜜罐里的,每天黏黏糊糊的待在一起秀恩爱,简直让陆鸿宇妒忌的恨不得掐死他们两个。

孙雅见唐静芸不说话,只觉得她是心虚了,愈发肯定了自己的推测。

别人都在觉得唐静芸嫁了一个好家族,可是天知道整个港都几乎没有人见过孟夫人的儿子,虽然推说养在大陆,但是她才不信呢。

一个完好无损的人,会放任着孟氏那堪称巨富的财富不要,宁愿待在大陆打拼?关键还是连个脸都不露!

所以孙雅觉得,孟夫人的那个儿子一定有问题,不是身体有损就是智力有问题,这才会让他留在大陆。当然,这也完美解释了为什么孟夫人会流露让自己儿媳打理孟氏意愿的原因。

想起自己这些推断,孙雅那双水汪汪的杏眼看向唐静芸的目光里,更是带了几分怜悯和指责,“唐静芸,你不要妒忌,别人的幸福你是抢不走的,我劝你还是好好守着你那个糟糕的丈夫,将来也好有点养老。”

唐静芸满脸的见鬼的表情,她都不知道孙雅的脑回路是这么长的,怎么她说的话自己表示听不懂??

“唐静芸,我求求你了,放过我吧,不要阻止我和澜哥哥,你一定会有好报的!”孙雅带着几分哭音哽咽的对唐静芸说,“我知道我之前得罪你了,你打我也没关系,只要不拦着我和澜哥哥结婚就好。”

她虽然面上感觉很悲情,但是一抹得意从她的眼底一闪而过,只是下一秒,她脸上的得意就定格在脸上,伴随着的还有满脸的难以置信。

因为,唐静芸居然甩了她一巴掌!!

“你!”孙雅捂着脸等着唐静芸。

唐静芸慢条斯理的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擦了擦自己的手,淡淡地道,“不是孙小姐这么叫我做得吗?我其实从你莫名其妙冲到我面前叽叽歪歪起,就看你很不顺眼了。”

她的凤眸挑起,眼尾在一瞬间扬起,显得凌厉逼人,威严异常,令人不敢直视那张清艳无比的脸,嗤笑一声,“孙雅,我敬你一声‘孙小姐’,但是你别给脸不要脸,跑到我唐静芸面前装逼,你真当你是装逼的那块料吗?”

唐静芸指着那边靠在车门上看好戏的杜澜,“那种男人,也就你这样的小丫头片子把他当成宝,我才不稀罕了,不管你今天是把他下药了还是灌醉了强了,我都不会给你一个眼神。”

她挑唇冷笑,“忘记告诉你了,我有轻微的洁癖,这辈子认定一个男人就只要他。至于你的情情爱爱,我管你去死!”

那一头的杜澜,作为躺枪的对象,他默默的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其实不该留在这里看戏的,唐静芸的戏哪里是那么好看的?

只是在垂眸的一瞬间,他的眼底闪过几分羡慕,夹杂着难言的酸涩和轻微的失落,这么一个看似淡漠实则感情鲜明浓烈的女子,为什么在遇到他之前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如果……

他没有再想下去,只是默默的摇头,将那些不切实际的念头都收回了脑海中。

唐静芸说完话,将自己手上擦拭的纸巾扔到了孙雅的脸上,迈着优雅淡然的步伐,越过孙雅的身形,刚刚站定没几步,就看到一辆法拉利停在了唐静芸身前。

唐静芸开门、上车、关门,一系列的动作做的利落干脆,留下满脸青白孙雅留在原地。

孙雅转头去看杜澜,就见杜澜对他耸了耸肩,也是上车离开。她只得气的狠狠的跺跺脚,心中琢磨着接下来怎么对付唐静芸,也上了车子离开。

唐静芸上了法拉利,一点都不意外的看到了艾维尔那张妖孽漂亮的脸蛋,那双蓝宝石一般的眼睛正盯着她看。

唐静芸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不理会这诡异的眼神,继续闭目养神。一个孙雅她虽然不放在眼里的,但是这类人还真是有让人恶心的本事。

心下冷笑,想要装白莲花?呵,也不看看自己前世的那位“好姐姐”唐雨珊,那才是真正的白莲花,那张清纯的小脸配着无辜的气质,还卖的一手好蠢,简直比孙雅的段数不知道高了多少倍。

她前世能够在唐雨珊手底下一次次扭转局势,难道还担心解决不了孙雅?

艾维尔眯眼看着这个女子,他比谁都知道,在她那张淡然而笑的脸庞下,是怎么样的冷漠,简直就是冷心冷肺冷血的典范。

他一直都以为这个女人捂不热的,可是谁知道他刚才会听到那样一番言语,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居然还有那么浓烈鲜明的感情!

就像是一团内里烧着活的冰!

真是妒忌那个得到了她全部热情的男人,也不知道那个男人走的是什么狗屎运!

如果……

艾维尔的眯起了眼睛,如果那个人比他弱的话,他倒是不介意取而代之的。

所以,在姜晔自己都不清楚的时候,无端的就招惹上了一个

男人的妒忌乃至杀心。当然,如果他知道的话,也顶多就是笑笑,自古美*水,他可不是承担不起的男人。

唐静芸感觉到车厢里的杀意,眉头一皱,“艾维尔!”

艾维尔笑了笑,侧过身子,一只手搂住唐静芸的肩膀,一边脸凑到唐静芸的耳垂,轻轻的吸了一口。

“唔——”

一声闷哼声从艾维尔的口中发出,只见唐静芸一个肘击顶到了艾维尔的胸口,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猛然捏住他的小臂,一拧一转,成功将他的手反制在身后,趁势欺身而上,一只手掐住了艾维尔的脖子。

艾维尔感觉到自己的命门已经落在了唐静芸的手里,他知道,只要她愿意,下一秒就能拧断他的脖子。

唐静芸的眼中闪过一抹冷色,而在前面开车的黑人大汉布德,此时一只手已经伸入西装口袋里。

艾维尔对着布德小幅度的摆摆手,对唐静芸翻了一个身白眼,唐静芸冷哼一声,警告道,“不要再用刚才的眼神看我了,我告诉过你的,我是有丈夫的人!”

艾维尔没有说话,倒是开车的布德心中默默的冒出念头,boss什么时候喜欢上了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