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破碎的玉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和杜澜要谈的其实并不多,杜澜是一个很有天赋的人,尤其是在人心纠葛方面,不然他也不可能安然的活过了这么多年。

所以往往唐静芸说几句,他就能够举一反三,很快领会了唐静芸的意思。

但就算如此,杜澜却忍不住对唐静芸升起了几分寒意,不是尊敬,是真真的寒意,夹杂着几分畏惧。

他有些看不懂,明明长了那么一张光风霁月的脸,气质又清冷无双,她的内心怎么会有那么的心思呢?那心思又细又密,就像是一张细细密密的蜘蛛网,捆的人感到窒息。

在唐静芸那轻描淡写的话语里,他似乎能够感觉到一种高高在上将众生玩弄在鼓掌之间的傲视之态。

他又怎么知道,前世的唐静芸,那可是经历了现实版的“宅斗”,在毫无根基的豪门深宅里,从一个私生女一步步爬上来,又在唐氏集团里,从无到有,从一个小职员爬到唐氏主宰,这期间所需要的心思计量,绝对是触目惊心。

唐静芸好似没有察觉到杜澜眼中的畏惧,继续淡淡的道,“儿子和父子之间的感情也不是不能弄散,你只要让儿子在平常的时候多忤逆几次,产生一个儿子不听话的错觉,然后慢慢的加深,挑拨两人的感情,长此以往,再深的父子亲情,都会变得脆弱异常。”

她的眼睫毛颤了颤,说起来这一招还是她前世用惯的。

又接着道,“我看杜叶康的儿子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对了,杜叶康在外头有没有什么比较宠爱的女人?”

杜澜被唐静芸的话题跳转弄的有些奇怪,不过还是点头,“有的,不过藏的挺隐蔽的,我也是偶然听说的。”

偶然吗?唐静芸的眼帘垂下,恐怕未必吧……

不过她也不在意这种事情,她淡淡一笑,“我记得杜三少和你一样,都是出了名的风流人物,为了美人一掷千金也是常有的。”

杜澜知道唐静芸这是在嘲讽自己上次在宝格丽的孟浪,当下也是摸了摸鼻子不说话。

“找个机会,让那位杜三少‘偶遇’上杜叶康的情人吧。”唐静芸抿了一口咖啡,语气平淡的开口。

“哦……什么?!!”杜澜先是平淡的应承,随后猛然反应过来,目露震惊的看着唐静芸。

唐静芸挑了挑,一副“少见多怪”的表情,凤眸缓缓的勾起,“儿子和老子养的外室好上了,有什么比这样的事情更能够拆散两个人的父子亲情?”

杜澜看着面无表情的唐静芸,心头一阵寒意,是男人,他比唐静芸更加了解这一个杀招的杀伤力,是个男人都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更何况还是自己的儿子!

这个女人心底到底有多少阴狠的念头,才能够用这样平淡的表情说出这样恶意满满的主意?

他却不知道,唐静芸心底默默的露出一个冷笑,杜氏,杜叶康,前世仗着和某些人勾搭在一起,对唐氏屡次出手,闹的凶险的时候差点就要被收购了。

关键是这个男人做事不择手段,真正将狠毒放到了骨子里,她一直都忘不了自己在赌船上旅游时候碰到的事情。

那时候唐氏和杜氏斗的不可开交,杜叶康为了要自己的命,居然在公海上买通了海盗,不惜用一船人的性命来为她唐静芸陪葬。

她唐静芸何德何能,居然得此“殊荣”!

她虽然平素里也自认为不是一个好人,但是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还是做不来的。所以为了感谢杜叶康对她的“盛情”,她自然也想让对方好好的体会一把。

她做不到用人命来陪葬,那么也就只好让他们父子两人好好的玩闹一场咯。

抬眸看了眼掩饰不住震惊的杜澜,她淡淡一笑,“怎么,舍不得?如果你有任何的心软,那么我就要考虑换一个合作伙伴了,毕竟这种事情,闹不好就是要赔上性命的。我唐静芸才刚刚拥有大好年华,可不想那么早死。”

杜澜收敛了眼中的神情,恢复了平静,点了点头,随时应承下了唐静芸的主意。当然,唐静芸只是提供主意,怎么去做,还是要看他自己的想法。

两人又是交谈了一会儿,唐静芸见杜澜眉目中多是果断之色,心中也颇为满意的点点头,觉得点拨的差不多了,笑着点点头,转移了话题。

杜澜心中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动了动有些僵硬的手机,这才发现,在室内开着温度偏低的空调下,他背后的衬衫早就被汗水浸湿了。

心中格外的庆幸,还好他就算紧张也只会背后出汗,要是被吓得头上冒汗,那可真是丢死人了!

看了眼外面灿烂热烈的阳光,他明智的的转移了话题,“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