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不冷不热的咖啡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丫头,既然要合作,你可有什么想法?”傅爷虽然应了合作,但还是要考校一番,毕竟这合作对象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找错了盟友,那可离作死的路不远了。

唐静芸笑了笑,“四海帮想要荣天宇白道上的势力,荣天宇想要四海帮在黑道上的影响力办事,这两者之间也算的上是强强联合。”

她抬头睇了一眼傅爷,道“想来这一点傅爷也是看的出的,不然也不会至今还没有反击。”

傅爷的眼睛眯了眯,也没有因为自己被一个小辈挑破了现在尴尬的状态而恼怒,只是保持了沉默。

傅爷的离社虽然势力很大,但是到底是行走在阴暗里,很多事情都不能放在明面上。不然,他也不至于受制于一个荣天宇。

唐静芸道,“这两者间的合作很坚固,但是却又存在一个致命的弱点。”

“哦?”傅爷挑眉。

“两者的合作是基于荣天宇能够在他父亲百年后,登上荣家家主之位的基础上。”唐静芸的凤眸里露出一个狡诈的笑容,“如果这个假设不成立,当荣天宇不能成为荣家家主,我相信,到时候这两者的联盟不用我们去对付,就会自动解散,说不定到时候还能够看一出狗咬狗的好戏。”

傅爷眼中闪过激赏,而立在傅爷身旁的钟良,则是猛然抬头看向唐静芸,眼中有些难以置信,如果不是很确定自己没有泄露出去,他都要怀疑唐静芸是不是从哪里听到了傅爷的话。

因为在不久之前,自己询问傅爷为什么现在不去对付四海帮的时候,傅爷给了一个很类似的回答,令自己豁然明白。

可是谁能够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年轻的女子,居然也能够一眼看透这个合作中最薄弱的环节,真是大大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傅爷看着面前这个老神在在坐在自己面前的小丫头,忍不住想起调查资料上的内容,突然有些理解为什么会那个素来眼光刁钻的合作人,会留下“惊才绝艳,心性难料”的八字评价了。

“怎么?我看良哥看上去很惊讶啊!”唐静芸凤眸一挑。

钟良笑笑不说话,倒是傅爷开口了,他沉吟了一会儿,道,“你说的这个我也看到了,不然我也不会容忍到现在,要破坏这两人间的合作,眼下还需要一个契机……”

他抬眸看了一眼唐静芸,问道,“唐丫头可有什么主意?”

唐静芸点点头,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傅爷,傅爷在她的眼神下倒是丝毫不动。唐静芸心里骂了句“老狐狸”,果然活到他这个年纪的,早就将脸皮练到刀枪不入了。

随即露出一个笑意,“说起来,我不喜荣天宇也有原因的,我和荣家家主最宠爱的幺女荣娇关系匪浅,情同姐妹。有我和她站在一条线,荣天宇想要夺得家主的位置很难。”

唐静芸才不相信傅爷会不知道,他既然调查了自己,自己又没有刻意和荣娇掩藏什么,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两人的亲近关系?

可是他不提,非要唐静芸亲口讲出来,就是为了不落下风。自己推荐和别人赶着上,那样的待遇可是不一样的,后者可以坐地起价,而前者只能随别人的心情来看。

傅爷呵呵一笑,“有唐丫头给那个小丫头保驾护航,我倒是觉得她坐上家主的几率又高上了三成。”

唐静芸默默的腹诽了一句,不要脸,就知道欺负晚辈!不过面上不显,笑道,“日后自然还要仰仗傅爷您,我和荣阿娇都是晚辈,怎么敢托大?”

傅爷看着唐静芸那张笑意盈盈的脸,嘴角悄悄的抽了抽,他莫名的能够感觉到,唐静芸在那张笑意盈盈的脸下,估计早就将自己骂翻了!

心里撇撇嘴,现在的年轻人哦,真是一点都尊老,小气吧啦的,真是不可爱!

两人间交谈看似和谐美好,远远的看过去,这一老一少交谈的十分愉快,老者慈祥,少者谦卑。

但是深处在暴雨中中心的钟良会告诉你,不要被表象欺骗了!这两人分明在展开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他忍不住在心中默默吐槽,这两人也真是够了,小的年轻气盛,一步不让,老的老而弥坚,丝毫不退。明明一句很好听的话,怎么从这两人嘴里蹦出来,就有人身攻击的嫌疑了呢?

所以,钟良摸了摸鼻子,他觉得其实唐静芸对自己已经很好了,如果不是很好,他怎么会现在还活着呢?

唐静芸自然不会在乎钟良的想法,她倒是觉得傅爷还真是厉害,不愧是掌握着离社几十年的老人,手里捏着的底牌着实不少。

她这头虽然还有,但是她这个时间里并不想暴露,最后也就没有强求。

于是两人达成了一个友好合作的口头协约。

唐静芸助荣娇成为荣家家主,离社则是要出力协助,并且在解决四海帮的时候,荣家要提供白道上的便利。

唐静芸并没有在傅爷的别墅里多待,她也不是闲人,自然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当下也就笑着提出告别。

傅爷让钟良亲自将唐静芸送出去,钟良心中默默感慨,看来唐静芸在傅爷心中的地位确实不一般,姑且不论老一辈的交情在里头,傅爷对她本身也是欣赏的。

傅爷看到钟良走了回来,他有些感慨的摇摇头,“你小子要是有那丫头的一半圆滑,我也就不用担心将离社交给你了。”

钟良听的心头猛颤,

傅爷有些遗憾的轻轻叹息,当年年少气盛,一直都不想要培养继承人,现在老了,身子骨不如当年了,才匆匆想起来,但到底还有有些迟了。

在漫长的岁月里,他曾经以为自己对离社不上心,不过是一个寄托感情的工具而已,但到底还是心软了,不能不顾自己死后那些人的生计啊。

所以说,这人呐,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前一秒做的决定,下一秒可能会推翻……

——

唐静芸忙活了起来,原石投资虽然说在何延陵的管理下,不太可能存在运行出错的问题,但是有些决定还是需要她亲自到场镇场子。

再说,唐静芸也有自己的考量,何延陵分身无术,也不可能一直在港都处理分公司的事情,这里自然还需要一个公司管理者,所以她也借着这一次机会,好好考量一下手头的人。

唐静芸坐在老板椅上,手上玩转着钢笔,表情肃穆的看着桌上呈上来的资料,看到了那一份日经225指数,眉头轻轻的皱起。

日经225指数,全称日经平均指数,是由《日本经济新闻社》推出的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交易的225品种的股价指数,某种程度上代表着日本的市场波动。

在她的印象里,日经225指数也是这一次变动中有大变化的存在。

她忍不住摇摇头,如果她手头的资金足够的话,她或许不会放过这个,但是她手头不过近一亿的美元,看着好似数目巨大,但在以百亿计的国际资本界里,却算不得什么,所以她还是默默的守着她原先的计划吧。

手头的手机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唐静芸不由挑眉一笑,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也是时候给自己来电话了。

接通电话后,就听到杜澜的声音从对面传来,“你在哪里?我想要和你谈谈。”

唐静芸勾唇一笑,鱼儿上钩了,她就知道,杜澜这样本就有着野心和能力的男人,是抵制不了自己开出的条件的。

当下淡笑着回道,“嗯,你就来光茂大厦那里吧,嗯,我记得对面好像有家咖啡馆,我们倒是那里见。”

杜澜也没有提出异议,同意了唐静芸的约定的地址,挂了电话后就匆匆开车过来。

唐静芸放下手头的文件,伸了一个懒腰,只见何延陵正好推门进来。

“延陵,你来的正好,桌上还有几分文件,你看着办吧,我有事就先处理了。”说着唐静芸站起身,拍了拍何延陵的肩膀,脸上露出几分欣喜。

何延陵不由苦笑,自己的老板坐不住办公室,这可真是一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事情!

心中有些隐秘的欢欣于唐静芸对他的信任,但是又忍不住的发苦,这到底是一场注定没有回应的感情。

唐静芸没有注意到何延陵的变化,当下也是笑着点点头,拎着自己的手提袋,不紧不慢的走到了对面的咖啡馆,点上了两杯冰咖啡。

等到冰咖啡逐渐达到室温的时候,杜澜的车子也到了店门外。

杜澜推门进来,找到了唐静芸的位置,走到她面前拉开椅子坐下,喝了一口面前摆放的咖啡,温度不冷不热,刚刚好,心头突然动了动,他记得自己喜欢喝这个温度的咖啡的习惯很少有人知道吧?

睇了一眼对面淡笑不语的女子,这……只是个意外吧?

唐静芸见此主动开口,淡笑道,“听刚才的语气,杜二少这是打算和我合作咯?”

杜澜看了一眼唐静芸,眼底的狠辣一闪而逝,“杜家和其他家族不一样,向来都是有能者居之,既然我的好叔叔能够坐上这位置,我想我也能。”

他放在大腿上的那只手猛然握紧,杜叶康,你做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是你先不念血缘亲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