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傅爷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被引进了最中间的那辆黑色大奔,其他身着黑色西装的大汉,很是整齐的上了车。

黑色的车流很快就离开了店门口,引得无数路人议论。

等到唐静芸和人离开后,荣天俊和餐厅老板打了一声招呼,也走到里面的包间,今天他也在这里约了罗明超吃饭。

餐厅经理站在那里,神色带着几分艳羡和感慨,现在才发觉,闻名不如见面,果然这位孟少夫人不简单。

“请问一下,你、你知道唐静芸是什么身份吗?”一个怯生生的话音在他身边响起,餐厅老板转头,发现原来是刚才和唐静芸同坐一桌的女生问的话。

他笑了笑,“你们不知道?”

几个女人对视一眼,俱是摇摇头。

餐厅老板指了指刚才离开的方向的荣天俊,“你们知道刚才的那位帅哥是谁吗?单独说出来你们的层次应该接触不到。这么说吧,荣氏集团知道吗?”

荣氏集团?几人对视一眼,面上是掩饰不住的震撼,身为港都人,怎么可能不知道荣氏集团?那可是算的上港都最强大的集团之一了。

餐厅老板笑了笑,“刚才进去的那位姓荣,行三,我们都称呼一声‘荣三少’,是荣氏集团董事长的第三个儿子。”

“呼!”陆慧身边的女生忍不住惊呼出声,荣三少那些人,那可只是平素遥不可及的人物,怎么也没有想到,刚才那个言笑晏晏的男人,居然就是荣三少?!

突然想起刚才相处的场景,忍不出出声问道,“那、那和唐静芸有什么关系?”

她这话一出口,一旁的陆慧手指已经搅成一团了,她直觉的感到的答案并不会令她欢喜。

果然,餐厅老板抿唇一笑,“你们既然知道荣氏,自然也该知道孟氏,就是最近发行的电子产品很受欢迎的那个孟氏。”

几人都是不自觉的点点头,张沁琴忍不住问道,“难道唐静芸也是孟氏集团的小姐?和那个荣三少身份相当?”

餐厅老板心里笑了笑,怎么可能身份相当呢?他们这个圈子里都知道,荣三少早就离开了荣氏,并不具有继承权,虽然自己有产业,但是怎么可能比得上数代相传的荣氏?

而刚才的唐静芸,就是孟少夫人,那可是孟夫人亲口公开承认的孟氏集团的未来继承人,人家就算是孟夫人的媳妇,但是那含金量可比荣三少高多了!

没看见荣三少对唐静芸都诸多容忍吗?看她顺眼固然是一方面,但是也未尝不是有结交的意思。

他们这个圈子,身份出身也是衡量一个人的重要因素,不是势利,是客观需要。

当然,这些分析他是不会跟这群明显不是一个层次的女生们讲的,因为根本就不在一个圈子的,就算是讲了,她们也注定是听不懂的。

当下也只是笑着解释道,“不是的,没有听到我们对她的称呼吗?‘孟少夫人’,她是孟夫人的媳妇儿,而且有很大的可能是孟夫人看中的继承人。”

这几个女生都被他的一席话砸晕了?孟氏集团的继承人?那得是有多少钱啊?而就是这么一个女子,她们刚才还在餐桌上毫不犹豫的嘲讽她?

突然所有人都是心中颤了颤,这大概就是不知者无畏吧,等到知道了,才会感觉心中一片寒凉。

可能是看在场的人脸色都不太好,餐厅老板笑着安慰道,“放心吧,据传孟少夫人的脾气一直都很好的,你们不用担心她打击报复。”

不过他的眼底闪过轻嘲,唐静芸的脾气固然不错,但是在港都名流界也素来低调,那可不是谁都能够一起同桌吃饭的。

这几个人本来有这样的荣幸,如果表现好的话,怎么说也是结下一个善缘,将来说不定就有机会走向更高。

但是很明显,这些人不仅将机会失掉了,还消耗了唐静芸给予的情分,真是替她们感到可悲。

说完,餐厅老板也不在这里停留,转身就去招待其他的客人了,留下一桌面面相觑的人。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讷讷,“原来她怎么厉害啊……”

“是啊,我早就觉得她的气质不简单了。”有人干巴巴的接了一句。

而一旁的张沁琴则是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觉得自己似乎失去了什么。

——

那一头,唐静芸安稳地到了港都某个势力极大的老人的地盘。

车子开过大门,经过检查登记才被放进去,入目是一片极大的场地,场地中央是一个巨大的喷泉,沿着路开过去,一路上绿树成荫,中西结合的风格,显得格外的好看。

唐静芸眯眼看着这样的场景,不得不感叹这位傅爷的财富之惊人,不愧是在港都屹立不倒的黑道巨头之一。

“唐小姐,请。”唐静芸下车后,钟良笑着伸手一引。

唐静芸一路跟着他走进去,发现这里的安保水准极高,比之方青峰在京都的防护还要厉害上三分,不由笑了笑。

“唐小姐,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让你觉得好笑?”一道低哑的嗓音从屋里传来。

唐静芸定睛看去,发现时一个年逾古稀的老者,脸上很是沧桑,唯有那双眼睛不似这个年纪那般浑浊,深邃森冷,透着属于黑道巨头的气势。

唐静芸道,“我笑傅大爷年纪一大把了,却比我们年轻人还惜命,将自己的住处布置的刀枪不入。”

她这话一出,钟良将自己的头默默的低下来,只觉得背后的汗水就下来了,这个女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胆大。

傅爷看着面前无畏无惧的小姑娘,突然笑了笑,眼中闪过几分怀念,“好个大胆的小丫头,倒是我小看你了!不过故土难得来一个客人,我要是和你一般计较,倒是显得我这个老头子,不仅惜命还没有气度。“

唐静芸见傅爷挑破了自己的身份,对着他抱拳行礼道,“小子唐静芸,见过傅大爷,代朱三爷问好。”

傅爷目光里闪过几分感慨,问道,“老三现在身体怎么样?他不来见我,我也不去见他,一晃就好多年过去了,现在都是半截身子埋在黄土里的人了。”

唐静芸笑道,“身体还算爽朗,现在三爷的义子陈兆祥在打理着帮派的事情,他也乐得清闲,日子过的不算差。”

傅爷闻言,点点头,随后看着面前这个女子,婷婷而立,明明是女儿身的窈窕之姿,却愣是多了几分男儿的英武大气,不由眯眼,“你看我的离社如何?”

唐静芸心中不解,抿唇,“‘离社’之‘离’,取自于背井离乡之,您当年来到港都打拼,到底也算是离开了那片故土,以示不忘离乡之事。‘社’之一字,当年想必也是不忘您最初和三爷等人一起组建的社团。”

唐静芸抬头,看向傅爷,“静芸私以为,傅大爷是个念旧的人,某种意义上也是一个好人。”

傅爷听到唐静芸的话,眼中忍不住露出点点满意之态,这个小丫头果然如同调查中的一般,很合他的胃口啊。

“那么小丫头,我把离社给你如何?”傅爷毫不犹豫的丢下了一个重磅炸弹。

唐静芸登时就被炸坏了,不过好在她也是经历过风浪的,很快就反应过来,摸了摸鼻子,苦笑道,“傅爷,您就别为难我了,我还不想被我婆婆厌弃呢。”关键是唐静芸不想给姜晔带来麻烦。

毕竟姜晔行走在军界,也算是半个政治人物,她不希望因为的原因给他带来麻烦。

这也是唐静芸一直都和黑道若离若即的原因,和黑道上的头头保持关系,但是自己不沾染任何黑道的事务,为的就是防止日后的麻烦。

傅爷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呢?当下有些遗憾,“你这小丫头那么早嫁人作甚?!”

唐静芸对此只能苦笑,这年纪大了的老人都喜欢这么强词夺理吗?

唐静芸很快就坐定了,上了一壶铁观音上来,看来傅爷对她的调查很仔细啊。

她端起手中的茶杯,轻轻的撩起杯盖,抿了一口,突然听到傅爷对钟良吩咐,“最近四海帮总是来找我们离社的麻烦,虽然不过是仗着荣天宇的势力,但是还是要警惕一点。”

唐静芸的手抖了抖,杯盖碰上杯沿,发出清脆的磕碰声,她索性放下了茶杯,“荣天宇和四海帮联手?”

“对,应该联手的时间并不长。”钟良看了傅爷一眼,答道。

唐静芸点点头,眸色晦暗,荣天宇和荣娇之间的关系,已经到了撕破脸皮的阶段了,现在荣天宇勾搭上四海帮,也难怪荣娇最近向她抱怨,说是荣天宇行事又嚣张了很多。

荣娇可是她唐静芸要护着的朋友,她可不会白白的看着她被欺负!

抬眸看了眼傅爷,淡淡笑道,“傅爷,有没有兴趣合作一把,正巧,你看四海帮不顺眼,我看荣天宇不顺眼。”

傅爷看着面前这个女子,见她那双凤眸扬起,眼底似乎酝酿着什么风暴,不由缓缓的迷了眼睛,“合作……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