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求而不得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二十六楼的高度,唐静芸端着红酒,站在落地窗前俯视着地下的人。

何延陵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的一幕,心中微微一动,觉得那个那个窈窕瘦削的背影,像个主宰世界的女王一样,俯视着整个世界。

在她的视线之下,众生皆为蝼蚁。

回过神来,何延陵心中默默一叹,这个女子纤细的肩膀上,已经承担了太多太重的东西,看的让人不由轻轻一叹。

他也算是站的离她比较近的人了,但是越是离她近,越能够理解她的压力,平常的人恐怕碰一碰就会被压垮吧。

唐静芸垂眸想着自己今天的决定,她今天决定搞eg合约也是有迹可循的。

所谓的nymex的eg合约,指的是美国纽约交易所的轻质原油期货合约。

这个合约在平时其实也算的上是个鸡肋,如果她的调查没有错的话,纽约交易所eg合约去年的交易量只有三千多万手,日均交易量只有十二三万,这在交易所里波动还是比较小的。

可是唐静芸可以清楚的知道,就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海湾局势不稳定。

其实说起来海湾局势不稳定,也就是关于石油的摩擦,已经存在了很久,但是谁也没有料到,居然会真的打仗!

这一场战争发生的令人感到措手不及,随即而来的就是石油的问题。

历史表明,波斯湾的石油战争,会将国际油价推向高点。此次油价暴涨,会导致美国经济再陷衰竭。如果战争持续下去。那么全球通货膨胀就会加剧。

而美国建立在债券基础上的国内经济,也将成为潮涨潮落中被摧毁的沙滩城堡,从上而下被吞噬。

当然,美国可能并不会那么薄弱,但是不可否认,会动摇美国的经济基础。这些深究起来,还会牵扯上国家体制问题。

这些并不是唐静芸现在所关心的,因为她的目的只是跟着某些资本大鳄一起圈钱。

目前,轻质原油期货的价格在14美元上下浮动。每一张合约的单位为1000美元桶,也就是每张合约大约价值14000美元左右,每手的保证金为合约金额的百分之五,即700美元左右。

这提及的合约是指纽约交易所进行场内交易的规则,即俗称的喊价交易。

唐静芸目前的手上资金不算充裕,但是也已经勉强能够在这场盛宴上份一杯汤羹。

其实在后世的时候,唐静芸就觉得政治和金融是不分家,国际油价在大幅上涨的时候,未尝没有背后的推手的存在。

所以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唐静芸自己都不能确定是否会带来蝴蝶效应。不知道她的介入,是否会推向另一个方向。

所以在此行事的时候,她要求选择最小心的方式,尽量不去触动原先的利益体系,只是再次基础上寻找属于她的利益。反正

这些具体的操作,是由专门请来的人处理,而且还有何延陵在这里,何延陵经过一年的锻炼,本身就已经堪为一方大将,并不需要唐静芸太多的操心。

想着这些,饶是唐静芸心理素质很高,还是难免有几分激动的情绪。

有人曾经问过,到底是英雄造就了历史,还是历史造就了英雄?

在唐静芸看来,是历史搭建了这座舞台,而英雄在舞台上与其共舞。

诚然,唐静芸不是一个英雄,她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枭雄。不过能够在这种写在历史书上的历史性时刻,添上算不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也依旧能够让人心动,不是吗?

手上把玩着高脚杯,轻轻的抿了一口,嘴角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灿烂而绚丽。令众生颠倒。

过了好一会儿,唐静芸才发现身后有气息,不用想也是何延陵,转过身来,笑了笑,“延陵,怎么进来了不说话?难道是外头人比较难搞?”

何延陵摇摇头,笑道,“那些都是高薪聘请过来的职业人士,不用太担心,就算是要离职,也不会影响大局。”

唐静芸笑了笑,突然开口问道,“你自己投了多少钱进来?”

何延陵哑然,扶了扶镜框,脸上也不显尴尬,他早该猜到他的小动作逃不过她的眼神,当即笑道,“除了一百万的备用资金,我全投了。”

何延陵的工资有多高?如果现在国内有关于这方面的调查的话,他一定拍在佼佼者里面。

因为唐静芸每个月给他开的月薪就是一个常人仰望的数目,当然这还不是关键,唐静芸还给了他原石投资的百分之五的原始股份,单凭这个,他每个月就能够分到一笔令人震惊的数目。

别的不说,这个男人现在肯定也是千万富翁了,可是他居然把钱都投进来了!

这个男人呐,也不怕好不容易攒的钱都赔完了?

好似看出唐静芸取笑的意思,何延陵抿唇一笑,“没关系,我反正孤家寡人一个,钱多钱少也就那么回事。”

唐静芸笑了笑,“那你总得攒点老婆本啊!”

何延陵笑了笑,没有说话,他喜欢的人已经嫁为人妻,他估计这辈子都没有拥她入怀的机会了。

他突然想起自己的父亲说过的话,他们何家男人多深情,他父亲是,他自己何尝不是?他这辈子估计也再难找到合适的人了。

心里有一些悲哀,也有一些窃喜,自己能够站在最近的地方看着喜欢的女人,这样算不算已经是上苍给予的厚爱了。

何延陵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敬仰的感情变质了,开始变成敬慕,最后终究演变成爱。他曾经试图阻止过,但是感情终究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

这世间,最痛苦的莫过于求而不得,你在我面前,我却无法告诉你我爱你。

何延陵不会告白,也不想告白,他只想保持着这一份单纯的感情,默默的看着就够了。这并不是懦弱,而是尊重,因为他知道,爱情这东西,经不起三个人的磋磨。唐静芸见何延陵没说话,也就笑着摇摇头,“你对我的决定就没有怀疑?我看外面那些人的脸色可真好玩。”

何延陵笑了笑,唐静芸总是带着那么几分恶趣味,他耸了耸肩,“我知道唐总你比较喜欢看我泰山崩于前而面改色的样子,可惜了,我不想改色!”

唐静芸闻言哈哈一笑,将手中的酒仰头喝完,笑道,“资金尽快到账吧,尽快完成持仓的好。”

何延陵笑着点头,到头来他也没有说一句质疑唐静芸的话,这样的态度让唐静芸又开心又无奈。

——

原石投资的行动并没有瞒住港都的人,很多人都不清楚这原石投资的主人究竟是什么人,但是这一点都不妨碍他们觉得这个人是神经病!

海湾摩擦一直都有,也不是没有想过石油的问题,但是之前的事实表明,这并不会有直接的影响根本就无法对此造成影响。

不过也有很多人艳羡不已,这原石投资还真是钱多的烧手啊,要是自己手头也有那么资金就好了!

虽然外界对原石投资的评价都很差,普遍认为是抽风了,但是不可否认,借助这个事情,原石投资算是在港都打出来名气。

唐静芸相信,凭借着之后的逆转,原石投资一定会改变形象,真正的扎根在港都上流人士的心中!

——

在港都的某一场宴会里,莫耿渊听闻了原石投资的消息后,冷冷一笑,满脸的张扬和傲慢,他早就说了,原石投资眼光本来就很差这背后的人根本就看不出有没有前途。看吧,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他当场就开口否定了原石投资,让很多人颇为诧异。

有人奉承,有人不屑但不表示出来。

等到后来原石投资大获全胜,狙击了的钱以十倍百倍的翻回来后,莫耿渊恨不得将那天说过的话都吃回去。

但是很显然,说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而且他说的那么断然,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成为一个笑话。

最终顶不住港都商丘圈子的话语,灰溜溜的回了美国。

——

外界的纷争并不在唐静芸的眼里,她现在正在回自己在尚通小区的房子里,心里琢磨着自己恐怕还是要在浅水湾那里买一栋别墅,毕竟将来总是要招待客人的。

“唐静芸!唐静芸!”

身后传来急匆匆的声音。

唐静芸转身一看,发现是张沁琴,不由笑笑,停下来等在原地等她。

张沁琴有些气喘吁吁,到了近前抱怨道,“喊你怎么都不听的,我在门口的时候就在喊你了!”

唐静芸笑道,“抱歉。”

“你刚才在思考什么啊?那么入神!”

唐静芸挑唇一笑,“我在想要不要在浅水湾买一栋别墅。”

张沁琴“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浅水湾的别墅?你可真幽默!”

张沁琴以为唐静芸是在开玩笑,浅水湾的别墅,动辄千万,怎么可能是唐静芸买的起的?她要是买的起的话,也不用被人……包养了。

没错直到现在,张沁琴都坚持认为唐静芸被人包养的。

这个误会一直都没解除,唐静芸也只能无奈一笑,她试图解释过,但张沁琴总是认为她是自尊心的缘故,不愿意承认。

这真是一阵很无奈的感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