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策反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杜澜看着眼前神色不变的唐静芸,这才恍然发现,似乎从一开始相遇到现在,这个女人脸上始终都维持着这种淡然的表情,不管是嘲讽还是尊荣,都掩藏在那笑容背后。

面不形于色,这个是商场老狐狸惯会的手段,但是放在她这种年纪,却是罕有人能够真正做到,就算是他杜澜,都难免会变色。

但是眼前这个随身带着枪的女人做到了!

在杜澜的心中,头一次将这个女人放在眼里,哪怕是之前被弄进了警察局,杜澜都只是觉得自己是大意了,不曾将唐静芸放在对等的位置上。

唐静芸眯眼一笑,凤眸在夜空的衬托下,宛如天幕下嘴灿烂的一颗辰星,那么灿烂,那么耀目。

“杜澜,永远都不要小看任何人,尤其是女人,我能够把你送进警察局一趟,就能够送进去第二次,反正真的要算计你,并不是多大的难事。”唐静芸笑着开口威胁道。

杜澜看了一眼唐静芸,冷笑,“噢?我倒是不知道原来我在唐小姐心中是那么好对付的?”

唐静芸抿唇一笑,“不,你不好对付,如果你好对付,那么你就不会在杜叶康的手底下健康长大,不仅长了一张好看的脸,还在港都圈子里混的风生水起。”她盯着杜澜,“想想你的上头行大的大哥。”

杜澜在唐静芸提及杜叶康的时候,眼睛瞳孔猛然一缩,随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上去似乎并没有将这些放在心底。

“对付你,其实真的不难,你有一个最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杜家没有人想要保你。一个没有家族在背后撑腰的人,哪怕是自身再优秀,也极为容易夭折。”唐静芸淡淡一笑,像是想起什么一样,转头看向杜澜,“当然,你可以选择联姻。”

杜澜目光阴沉的盯着眼前的女子,任谁也不喜欢一个将自己研究透了的女子。

唐静芸道,“别误会,我只是和杜叶康有仇,我和他早在京都那里就结怨了。”

抽了一口烟,唐静芸淡淡地道,“我讨厌自己背后还有人盯着,尤其还是一条毒蛇,这样会让我寝食难安。”

“所以?”

“所以,我要在毒蛇露出獠牙的时候把它弄死。”

唐静芸说完这话,突然笑了,“杜澜,你想不想把那条毒蛇像臭虫一样碾压,让他在你手里痛苦哀嚎?”

杜澜的眼皮子明显颤了颤,他背在身后的手握紧了拳头,多么诱人的场景,真……真tm想!

唐静芸嗤笑一声,“算了,我也不和你多说什么了,反正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你想通了可以和我联系。”

说着,摁灭了手头的烟,转身打算下楼。

在唐静芸的手接触到门把手的时候,一声压抑的暴喝从身后传来:

“等等!”

唐静芸回身,就看见杜澜握着拳头,目光灼灼的盯着唐静芸,“说说你的主意!”似乎怕唐静芸不信,杜澜眯眼冷笑道,“知道我这么晚为什么会在医院里吗?因为杜叶康欺骗孙雅那个蠢货,给我饭菜里下了春药。”

“春药?”唐静芸挑眉。

杜澜觉得这个女人真是敏锐的可怕,嗤笑一声,“应该是致幻剂,所以我跑来洗胃了。”

那个老家伙已经要对他下手了,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所以,唐静芸出现的时机刚刚好!

唐静芸嘲讽道,“你倒是警惕性很高嘛。”

“不高早就被弄死或者弄残了!像我那位大哥一样。”杜澜冷笑。

不怨豪门里出来的人心眼多,算计多,实在是自幼生长的环境如此,怨不得人,只能说财帛动人心,就算是在血缘面前都是如此。

唐静芸又在天台上待了半个小时,这才缓缓的走下楼,医院里此时倒是颇为安静,配合着那刷的雪白的墙壁和消毒水味道,无端的多了几分苍白。

眯起的凤眸是满满的精明算计,呵,杜叶康不是自诩自己是杜氏的皇帝吗?将杜氏经营的跟铁通一般。

她倒是好奇,等到他发现自己手头的杜氏被个侄子扒走后会是什么表情,不过他应该感到庆幸,至少到时候杜氏还是姓“杜”的不是?

张沁琴还坐在原先那个地方,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唐静芸坐在她的身边,默默的等在那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灯跳了,医生从里头走出来,张沁琴激动的走上前去连声询问她奶奶的情况。

医生摘下口罩,露出一个笑容,“不要担心,手术很成功,送来的比较及时,如果再晚上那个半个小时,恐怕就来不及了。”

张沁琴闻言,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也顾不得什么形象,泪水拼命的往下掉。

医生也是见惯了病人家属这样的情况,看着门口冷冷清清的两个人,当下心中也大概了解了情况,轻轻叹了口气。

唐静芸倒是笑着道,“辛苦医生了,张沁琴就她奶奶一个亲人,所以情绪有点激动。”

医生疲惫的神色中闪过几分欣慰,笑着点点头,转身回去休息了。

张沁琴去她陪床了,唐静芸眼看着已经凌晨三点了,就跟她告辞了一句,转身回家去休息了。

唐静芸睡的晚的缘故,第二天睡到了日上三竿。

开门出去的时候,发现门口有一张张沁琴留的小条子,意思是感谢她,顺便想要找时间还她垫付的医药费。

唐静芸看完以后淡淡一笑,也没多放在心上,转身就出门了。昨天既然已经和杜澜同谋,那么接下来也该要好好谋划布置下去了。

——

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一个修身玉立的男子匆匆走下来,长得英俊帅气,让前台的看着忍不住脸红。

一个身着浅色长裙的女子走了走进大厅,五公分的高跟凉鞋,让她显得身材更为窈窕,那通身气质清雅,让人一见难忘。

荣天俊看见唐静芸,抱怨道,“唐静芸,你这尊大佛可这是太难约了,今天总算是被我抓到了!可得好好尽兴!”

唐静芸瞥了一眼荣天俊,奇怪道,“你不会是掉包了吧?我们很熟吗?还是你和罗明超一样有自来熟的本事?”

荣天俊磨牙,很好,他荣三走到哪里不是别人扒着大腿,什么时候主动贴过去了?这个女人倒好,自己的示好居然怀疑他掉包了!啧,真是一张不讨喜的嘴!

“唐静芸,你这么毒舌你家长辈知道吗?”荣天俊恨恨的问道。

唐静芸挑眉,“我毒舌吗?我以为这个人和人之间的正常交流啊!”

荣天俊想要呕血,为什么用那种怀疑的眼神看着他!他没有被掉包!

唐静芸耸了耸肩,好吧,可能这位荣三少表里不一吧。

荣天俊在前面引路,淡笑道,“最近港都里不知道多少人想要邀请你这位孟少夫人出席宴会,可惜邀请函送到孟夫人那里后,一律没有回音。”

还别说,唐静芸虽然本身的家世背景不清楚,但是顶着“孟少夫人”的名头,也足够让很多人趋之若鹜,这里面还包括不少一流世家的公子小姐。

只不过唐静芸很低调,和她那位婆婆一样。

唐静芸却是皱眉,“不用叫我孟少夫人,我丈夫随父姓。”

“啊?”荣天俊有些无语。

唐静芸笑了笑,“更何况,我不太喜欢顶着这样的名头,更喜欢有一天别人知道我的名字。”她愿意顶着“姜晔妻子”这样的名头,但是不代表她愿意再自己身上冠上更多的前缀,像她这样自高自大自傲的女人,那样的前缀在她看来只是一种侮辱。

一种轻视她本身能力的侮辱。

荣天俊闻言点点头,倒是明白唐静芸话里的意思,“对了,今天吃饭大大多数是我一个圈子的,有两个是谷董和张董的儿子,还有就是其余几个关系不差的。哦对了,还有一个是在美国做风投的,刚回港都不久。”

唐静芸笑着点点头。

等到两人都了房间后,里面已经坐满了。

一个脸型微胖的男子率先站起身,似真似假得抱怨道,“唐小姐,想要见到你可真不容易。”

唐静芸哈哈一笑,这个男子就是谷董的儿子,看上去和他那个精瘦的老爹长得并不像,倒是脾性很不错。

桌上其他的人都是很给面子的哈哈一笑,有一个男子取笑道,“听说谷志坚你爱慕唐小姐,人家可都有婆家了,自然要避嫌的。”

桌上的人笑容明显就是一僵,姑且不说谷志坚他老爹那番话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唐静芸的身份摆在那里,也断没有这样直直的说出来的道理!

开玩笑是一方面,可是这玩笑也得看什么身份地位什么交情才能开。

张兴河眉头轻皱,他已经有些后悔带上这位父亲的故人之子,若无其事的笑着接话道,“人家唐小姐可是大忙人,你要是也去你老爹集团里帮忙,保准也是大忙人!”

“别,我可受不了公司的氛围,让我再缓缓吧。”谷志坚夸张的笑道。

被两人插科打诨,刚才那一幕也就揭过了,谁都没有再说。

唐静芸见此也很快就入席就坐,荣天俊坐主位,唐静芸就坐在他身边,地位昭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