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荒凉的足迹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处理完闹事的人,又在酒吧里待了小半个小时,将事情安排好了才施施然的回家。

临走的时候,她抬头状似无意的看了二楼一眼。

在唐静芸不知道的二楼,有两个人将这里的发生的闹剧完全收入眼底。

一个穿着唐装的老者站在窗户前,背负着双手,仅仅是看着,就能够感觉到一种上位者的气势。

看着那个离开的背影,轻轻一叹,“小姑娘好俊的身手,好狠的心,好厉的眼!”

一旁站着一个男子,如果唐静芸在的话,就会发现这个人正是有过一面之缘的钟良。

钟良也是将唐静芸动手的一幕全都收入了眼底,颇为认同的点头,“的确厉害,我和她一般的年纪,还只知道在街上瞎混呢,她的三分心性都没有呢。”

老者笑了笑,边回身边道,“我一开始听到阿泉说将酒吧托付给了一个小姑娘还笑话他呢,现在看来,阿泉看人的本事还是一流的。”

钟良适时的恭维了一句,“林爷看人的眼光那自然从来都是顶尖的。”

老者坐在椅子上后,收敛了脸上的笑意,那张苍老的脸上面无表情,无端的令人心颤,“去查查吧……”

查什么?钟良和老者心中都清楚,自然是查离社里某些背叛的人。交易的地点一直都是很隐秘的,如果不是内部的人员泄露,怎么可能被人摸到这里?

那些人真的是来闹事的?有那么巧吗?别以为他们看不出,这是来试探的!说起来,如果不是有那个姑娘出来阻止,恐怕事情还真的不好处理。

“那些人以为我已经老了,没有精力管他们了,可惜他们也太小看我了!”

老者的声音淡淡的传来,但是钟良只觉得空气一阵沉闷,他跟在傅爷身边也有很多年了,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个老人的手段。那在慈祥的外表下,是一颗再冷漠不过的心。

“是!”钟良恭敬的应下。旁人作死关他何事?他只需要将事情办的妥妥帖帖的。傅爷终究老了,他也需要一个继承人。

——

唐静芸回了家,凤眸中闪过深思,如果说第一次在酒吧里看到钟良是意外,那么第二次又看到了,这可就不像是意外了。

虽然他们站在二楼,可是早就感觉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的唐静芸,早就悄然展开了异能。

还有,那个气势十足的老人……呵,唐静芸挑起了唇角,谁能够想到一个落魄的酒吧老板,居然身份那么神秘呢?

唐静芸的唇角勾起,她觉得似乎变得格外的有趣啊,来港都这一趟也算是白来了。

回家后,唐静芸去冲了一杯水,刚喝上两口,就听到自己房门传来了敲门声。

“砰砰!唐静芸你在家吗?!!”张沁琴焦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唐静芸眯起了眼睛,将杯子放下,一只手按在了自己的腰上,一只手打开了一条缝。不怪她小心谨慎,实在是港都黑道这片水,她貌似无疑中淌了进去。

“唐静芸!太好了,你在家!”门外的张沁琴见房门被打开,顿时带着几分庆幸的焦急道。

“怎么了?”

“我、我奶奶生病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求求你救救我奶奶,你帮帮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张沁琴的嗓音里已经带着哭腔。

显然奶奶的突然发病,让这位自小生活还算安定的女孩子很无措,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唐静芸皱眉,“走,去你家看看!”

走进张沁琴家里,只见一个老妇人躺在床上,意识已经不清醒,唐静芸摸了摸,老妇人额头滚烫,当即就是皱眉道嗷,“你叫救护车了吗?”

张沁琴闻言讷讷,“没有。”

她半夜起床上厕所,听到奶奶房间里有声音,走进来一看才发现奶奶情况不妙,早就吓的六神无主,下意识的就冲出去找人,看到唐静芸家门缝里透出的灯光,就直接敲响了唐静芸的门。

唐静芸皱眉,“叫救护车担心来不及,我找辆车。”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给了今天打电话给她的那个酒吧服务员,至于其他的人,都离的太远,并不方便。

电话接通后讲明了事情,那一头的服务员很快就点头同意开车到唐静芸小区楼下。

张沁琴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就看见唐静芸俯下身抱起老人,她有些傻眼,没有想到唐静芸看着瘦削,力气居然那么大,唐静芸对着张沁琴道,“去我的屋子里拿一下钱包,就在客厅的茶几上。”

张沁琴心中忐忑,匆忙去了,唐静芸则是将老人抱着出了门。

两人快步走下楼,没过几分钟,一辆白色的半旧不新的面包车开了过来。

唐静芸将老人放到了后座上,让张沁琴照顾着,她则是上了驾驶室,对着车外的服务员比划了一个感谢的手势就直接开着车子去医院。

等到了医院,自然又是一番兵荒马乱。

张沁琴别看比唐静芸年纪大了那么几岁,但是在医院这种地方却什么都不懂,只能无措的等在急诊室门口,唐静芸则是跑上跑下的交钱办手续。

去过医院的都知道,这些东西最是繁琐,虽然是深夜急症不用等候,但依旧很麻烦。好在唐静芸带上了钱包,里面的现金足够多。

等到唐静芸将一套手续办完后,这才重新回到急诊室前,张沁琴此时已经眼睛通红,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上去很是可怜。

见到唐静芸,她才勉强露出一个笑,“谢谢你唐静芸,如果今天不是你的话,我可能会无助道绝望。”

唐静芸淡淡的摇头,“不要笑就不要笑了。”看了眼急诊室的病房门口,眼底闪过一种遗憾,张沁琴的奶奶至少还有急救的机会,可是,她的那位姥姥,却连急救的机会都没给她。

那时候的她,只知道一夜之间老人就没了,电话打到她学校,她当时就蒙了。哪怕不算亲近,可到底是她的亲人啊。

从那以后,她就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所以她此时大概能够明白张沁琴的彷徨和恐惧,年轻的女孩子,总是在这样的时候会变得格外的敏感和脆弱。

可惜唐静芸并没有那么善良的去安慰人,看了眼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的张沁琴,点头淡淡地道,“你在这里守着,我去抽根烟。”

张沁琴一心都在自己急救的奶奶身上,也没有发觉唐静芸情绪的不妥,随意的点点头,继续看着那扇紧闭大门。

唐静芸摇了摇头转身离开,眼眸中闪过苍凉,她那么早的就失去了自己的亲人,那时候她的内心痛的麻木。那时候她多么渴望有人在她黑暗的世界里拉她一把,哪怕只搀她一把,她都会当成救命的稻草。

可惜,终究还是一个人。

她甚至有些记不起自己是怎么走过那荒凉寂寞的时光了,只知道回首看去,就发现偌大的荒原里,就只有她一深一浅的脚印。

所以,不要怨恨她后来的冷漠无情,因为她从来都不懂得什么叫留手,什么叫宽恕。

当然,这些感情她不会迁怒到张沁琴身上,但也别指望她去当她的那个肩膀。

找了一圈没找到吸烟室,唐静芸问了一个值班医生,这才知道天台上可以抽烟,道谢后就上了天台。

夏天的凉风吹拂过唐静芸,唐静芸从烟盒里掏出一支烟点上,吸了一口烟后,才感到到自己的烦躁消去了很多。

已经多少年?她以为自己关于曾经的那段记忆早就被压在心底,没有想到时隔多年,居然又被触发了。

还好,现在的她,经过了岁月的打磨,已经变得强大而成熟,不至于因为那些记忆而如困兽嘶吼。

唐静芸看着夜空,夏夜的天空挂着很多明亮的星星,一眨一眨的,小时候老人总是说,逝去的人在天空看着地下的人,也不知道她的母亲、姥姥、姥爷过的怎么样?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唐静芸眉头轻挑,又是那个找死的?

一双手从唐静芸腰间拥上来,试图将唐静芸抱个满怀。

唐静芸眯眼一笑,身子一拧一转,在身后人诧异的目光中,对着他的小腿狠狠一踢。

杜澜只觉得右小腿传来钻心的痛,要不是他忍耐力不错,恐怕就要哀嚎出声了。

心里一横,往前冲的时候索性一把搂住了唐静芸的腰,唐静芸皱眉,身子往旁边一闪,让杜澜就摸到了后腰……的某个东西!

杜澜下一秒就是脸色一变,因为他觉得唐静芸后腰别着的东西,手感莫名的像某样他玩过的危险物品——枪!

他紧紧的盯着唐静芸,他可从来都觉得,一个嫁入豪门的贵妇有必要随身带着枪这种玩意!

他觉得自己这回事真的走眼了,本来还以为是一只高傲的猫,现在才发现,居然是一只凶残不过的豹子!猫无聊的时候可以逗逗,可是你要是去挑逗豹子,那么说不定下一秒就被咬死了!

唐静芸眯眼看着杜澜脸色数变,嗤笑一声,“杜二少,女人的腰可不是那么好摸的!下次长点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