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开瓢的狠辣劲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船王孙女的成年礼宴会,最后最耀眼的人竟然不是船王的孙女,而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

哦不,说名不见经传也不对,因为人家有一个很厉害的身份——孟氏孟夫人的儿媳妇。

当然,那一晚唐静芸和不少大佬相谈甚欢的样子,也进入了很多有心人的眼中,很明显,这个女子背后的能量恐怕是真的不小。

港都的圈子算不得多大,唐静芸的名声风传的很快,不少人都知道了这个被孟夫人当中承认“继承人”身份的女子,有人向往,有人不屑一顾。

而本该在自己的成人礼上大出风头的孙雅,早就被很多人忘在了脑后。毕竟两者的分量不对等。

唐静芸的出现意味着孟氏集团的变化,很多人都试图在唐静芸的行为中,探查她的性格,也好在她将来的工作里寻找可行的机遇。

当然,那些人可能根本就没有想到过,唐静芸一点都不想涉足孟氏,因为她自己手上的产业就够多了!

而此时被很多人惦记的唐静芸,则是悠闲地待在尚通的家里,默默的品着茶,看着书,心中琢磨着港都这些人和事儿。

或许是前世唐静芸深陷唐家那个泥潭的时候,工作压力太大,忙起来一天就休息几个小时的缘故,这一世的唐静芸很注重自由的生活,能不自己做的事情,她很少会插手做。

不过很显然,一个电话打破了她满室的静谧。

唐静芸皱眉,拿出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不过还是接了起来。

“请问是唐静芸唐小姐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略显急促的声音,听起来应该是个男人。

“是我,请你你是哪位?”唐静芸挑了挑眉,问道。

“我是尚通小区里的老酒吧的服务员,就是林老板开的那家酒吧。情况是这样的,今天有人来闹事,可是我们老板有事离开了港都,联系不上人。他临走的时候给我留了这个号码,就说有处理不了的大事就找您。”

电话那头的人说话愈发显得急促,不过依旧很有调理,将事情说的很清楚。

见电话那头久久没有反应,那个男人顿时急了,“唐小姐,林老板对这家酒吧的感情很深,你是老板第一个托付酒吧的人,求求你了,不然我都不好和老板交代!”

唐静芸闻言挑眉一笑,道,“行了,我也没有说不来,你先找人拦一拦,我就住在尚通,十分钟之内一定过来。”

电话那头舒了一口气,连声道谢。

唐静芸挂了电话就起身,抄起挂衣架上的外出衣服换上,边穿边将枪别在后腰,关了灯匆匆就出门了。

外面刚下过雨,倒是少了几分夏天的闷热,多了几分凉快。

因为不清楚酒吧那边的情况,唐静芸快跑着离开了,一边还有空琢磨了一下,她一直都觉得林泉不是普通人,可是他却守着这么一家酒吧,估计真的是挺有感情的吧,或者是这里头有着什么故事吧?

等看到了酒吧的轮廓后,唐静芸才边跑位快走,看到酒吧门口的十来个大汉,人人手上都是铁棍,让她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我说这位大哥,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别动手……”

“哼!快点让你们老板出来说话!不然我今天就砸了这里,不是要做生意吗?我看趁早关门大吉!”

“哎!大哥别砸别砸!你说要什么,给你们点辛苦费!”

“滚!老子今天就是看这里不顺眼!”

……

唐静芸到的时候,正好听到里面传来酒瓶碎裂的声音,令她眉头大皱。直接推开了堵在门口的大汉挤了进去。

“小子,我告诉你,你识相点别拦着爷爷,不然我揍的连你爹妈都不认识!”

只见一个理着板寸头的粗壮男人,脸上带着一道疤痕,将一个服务生打扮的男子用力推开,男子撞倒了一旁的桌子上,揉了揉腰,看上去撞的不轻。

板寸头看了眼那个小身板的服务员,又眯眼看着那边架子上一排排放的玻璃杯,抡起铁棍扫去。

“住手!”

只听一声清叱从身后传来,板寸头闻言看去,只见是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女子,淫邪的目光在她胸部和纤腰上扫视,嘿嘿一笑,“小妹妹,大晚上的怎么不在家睡觉?莫非是太寂寞了出来寻情哥哥?”

“哈哈——”身后的小弟俱是哄堂大笑。

唐静芸眉头一拧,神色带着几分不虞。

“哈哈哈,看小妹妹生气了哟,要不要情哥哥好好安慰一下?”板寸头见此,那道疤痕抖了抖,让那张本就不好看的脸更显得丑陋。

唐静芸闻言皱眉,看着男人冷声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可悲的是你还不知道自己是癞蛤蟆!”

男人被被唐静芸那双黑白分明的凤眸看的,心中一凉,只觉得像是什么盯上了,随即就是反应过来,恼羞成怒,抡起铁棒就是一扫,架子上一层的杯子都应声而碎。

玻璃碎裂的让酒吧里的不少客人尖叫。

唐静芸的眼中泛起冷色,阴沉道,“我让你住手!”

板寸头狞笑,“住手?我不但不住手,我还要继续砸,你拿我怎么办!”

说着铁棒扫过一旁的酒柜,顿时就让服务员焦躁,别人不知道,可他知道,这里面的藏酒都是价值极高的!

眼看着这上百万的酒就要被糟蹋,他恨得目眦欲裂,这群混蛋,他跟他们拼了!

可是在他诧异的注视下,只见一只纤纤玉手握住了那根铁棒,在所有人的都诧异的眼神中,唐静芸居然接住了那看上去力量十足的一下。

板寸头顿觉面子上过不去,想要将铁棒抽回了,可是下一秒他的脸色就变了,因为他觉得对方那里力量太大,自己用了全力她居然还纹丝不动!

唐静芸凤眸眯起,嘴角勾起一个阴沉的笑容,抄起身后柜子上的一个酒瓶,照着板寸头男子的脑袋当头砸下,“小爷我让你砸!既然爱砸,那就砸个痛快!”

“哐当——”酒品破裂的声音应声而响,酒水夹杂着板寸头的脑袋上的血水,混杂着留下。

唐静芸眯起眼,手上抄起另一个瓶子又是往下砸,一边冷声道,“爽不爽?是不是很痛快?用脑袋砸的感觉是不是比用铁棍爽多了?喜欢吗?喜欢就多来几次!这可是上好的威士忌,几万块一瓶呢!你想喝都喝不到!”

唐静芸的声音很有特色,带着几分清冷,听上去很舒服,但是现在她用这个嗓音说着这样的狠话,却让在场的人不自觉的手臂上冒起鸡皮疙瘩!

你见过这样的女子吗?明明长着一张像天仙似的的脸,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如此的凶残?

单是看着她拿酒瓶替人开瓢的动作不要太熟练,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这得有过多少次的实践,才能够让她如此驾轻就熟?

一时间在场留下的顾客,都是默默的将唐静芸划到了危险人物系列,这样的女人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那个服务员见着这样的场景,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林老板要他有事就找这位唐小姐了!这简直就是一个人形凶器啊!就算是他在酒吧这种多是非的地方待的够久,也没有见过这么剽悍的女人啊!

唐静芸可不管在场的人的想法,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一把将他手中的铁棍夺过,仍在了地上,铁棍落地清脆的“乒乓”声惊醒了板寸头身后跟着的小弟,那些小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的惊惧。

唐静芸一脚将板寸头踹翻,直接飞出去砸到了身后的小弟,唐静芸踢了一脚踩在身旁的椅子,大马金刀的站在那里,那种久经这样场合的气势怎么也掩饰不住。

她冷笑一声,“别以为林泉不在这里,这酒吧就是你们能够碰的!我告诉你们,识相点以后就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否则这就是你们下场。”说完指着那个被小弟勉强搀扶起来的板寸头。

板寸头也知道自己这是撞上了铁板,再次对上唐静芸的那双凤眸,只觉得那眼珠子乌黑,令人心悸。

他咬了咬牙,知道今天也只能认栽了,那个女子根本就不是普通人,当下就一挥手,带着手下的人要离开。

“慢着!”

唐静芸呵斥道。

板寸头下意识的抖了抖肩膀,转身勉强镇定地道,“你想要干什么?这一次我认栽,反正看朋友也是道上混得,以后……”

“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砸了这酒吧,怎么着就不打算留下点什么赔偿?”唐静芸冷着脸,淡淡地道。

板寸头咬牙,“我们哪里来得钱……”

“砰!”在众人注视下唐静芸直接砸了一瓶酒,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赔钱还是爆头?”

这笑容令板寸头和他身后的小弟都是背后寒凉,简直堪比恶魔的微笑。

“我、我赔钱!你别砸我!”一个小弟哭丧着脸,声音颤抖,简直快要哭了。

唐静芸对着一旁的服务员示意,最后那群闹事的掏了全身上下所有的钱,结果还不够刚才那一瓶威士忌的钱。

最后差点连裤子都要被扒了,这才在唐静芸大发慈悲的话语下,灰溜溜的走人了。

唐静芸看着那些人的背影,冷哼一声,“便宜你们了!”

服务员默默的低头咂舌,这位姑娘太特么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