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假货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一挑眉,凤眸中闪过冷意,刚才是大意了,被姜晔的一句话就扰乱了心神,没有注意到有人靠近。

“既然知道是偷听,那你怎么还继续听?真不要脸!”

杜澜被唐静芸的那句“不要脸”给气到了,握紧了拳头,低声咆哮道,“我不要脸?明明是你自己不要脸!居然敢趁乱把项链放到我口袋里!现在好了,我成了圈子里的笑话!”

唐静芸眯眼冷笑,“那你倒是讲证据啊,我怎么陷害你了?小心我告你诽谤!”

杜澜语塞,他早就去找过宝格丽店的监控了,可是监控上完全没有录到那一幕,只能看见两人凑的比较近而已。

“哼,”唐静芸见此冷哼一声,抱臂靠在另一侧的柱子上,神色淡漠,她做事自然早就找好了退路,怎么可能被这个男人抓到把柄。

“唐……姓唐的!我告诉你,那是因为我大意了,等着吧,我迟早要全都回报给你!”杜澜阴沉沉的道。

唐静芸挑唇一笑,“是你先招惹我的,只不是给你一个教训而已,我讨厌有人用钱来砸我,虽然被人用钱砸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但是很不幸,我很富裕,所以从来都只有我砸人,而没有被人砸的时候!”

她的凤眸一挑,那眼珠子在屋内的灯光的折射下,黑漆漆的,像是一口又黑又深的井,里面潜藏着危险,却偏偏最是勾人心魄。

杜澜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嘴中有点干涩,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心脏里呼之欲出。

唐静芸勾起一个不达眼底的笑容,“我可以为了活命而卑微的匍匐在地上,但是我也可以为了尊严,鱼死网破。”

她唐静芸从来都是这么一个复杂的人,没有人能明白她那颗曾经扭曲的心灵,姜晔或许懂一些,但终究不是全部。

杜澜将目光收回来,压制住眼底的悸动,眼看着唐静芸转身要走,下意识的拉住她的袖子,“我全都听到了,刚才那个男人是你情人?想不到你也有那样的时候。”

唐静芸冷哼一声,将袖子从杜澜手中抽走,她柔情似水或者心狠手黑,这之间有什么不能共存的理由吗?她愿意也只愿意对一个男人温柔,这一点也不影响她继续狠辣。

唐静芸甩袖离开的时候,目光在门口站着的女人身上闪过,没有错过那个女人眼中太过明显的嫉恨,微微蹙眉。

杜澜见唐静芸离开,心中莫名有几分遗憾,大概是因为她……刚才那个温柔的笑和缱绻低语吧?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整起人来心狠手黑的女人,居然会有那么温柔的一面,那种轻柔的好听的嗓音,简直让人忍不住沉溺在那种柔情当中,误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被爱的人。

那种截然不同的两面,就这样分明的呈现在他的面前,令他有些恍惚,也有些……迷恋。他突然觉得那个男人真是太幸福了!

“澜哥哥,你怎么还不进来。”孙雅的手握紧成拳,掌心里被扣出了月牙的红痕,满眼的嫉恨,却用着温柔的嗓音在讲话。

凭什么澜哥哥要将目光投向那个女人,他怎么就看不到自己呢?她默默的喜欢了他那么多年,看着他身边的女人一个接一个的换,可她从来都不担心,因为她知道,凭借那些女人的身份,充其量就是玩玩,澜哥哥不可能将她们娶回家的。

他要的,是一个家世优渥、门当户对的女人,就比如说自己,她孙雅迟早是要成为他堂堂正正娶回家的妻子。

可是今天,她却觉得害怕了,因为刚才那个女人并不属于玩玩的范畴。刚才她看到澜哥哥拉着那个女人的手的时候,就已经妒忌的恨不得上去砍了那个贱人的手!

不过孙雅在杜澜转过身来之前,就已经调整好了面部表情,脸上露出几分少女怀情的模样,

杜澜目光淡淡的瞟了一眼那个少女,见她露出修长白皙的脖子,今天打扮的格外精致,正是青春少艾的年纪。

他的心里嗤笑一声,他或许曾经对她有过那么几丝情意但是在最初萌芽的时候就被人无情的掐灭了,他永远也忘不掉某些人给予他的羞辱。

他在心中有些冷漠的想,如果这个女生知道,在她小心翼翼企图讨好他接近他的时候,她的家人早就掐断了那唯一可能的途径的时候,会不会恨死那些亲人?

什么是亲人?在上流社会里,绝大部分的亲人,就是那些打着“一切都是为你好”的旗帜、试图替你妄做决定的人。

孙雅接触到杜澜的冷淡的目光,有些受伤的笑了笑,随后若无其事地道,“澜哥哥,里面已经开宴了,别在这里耽搁时间了。”

杜澜可有可无的点点头,率先抽身离开,带着惯有的笑容走了进去,留下脸色不太好的孙雅。

孙雅摇了摇嘴唇,在原地恨恨的跺跺脚,目光中闪过狠辣,然后也跟了进去。

那头唐静芸走进去后,就发现宴会主人的致辞早就结束了,此时那位船王正被人簇拥着聊天,其余来参加宴会的人,也都是端着笑容在攀谈交际。

目光在周围的环境一扫,找了位置就默默坐下后,唐静芸觉得有些无聊,不过很快罗明超和荣天俊就过来了,罗明超对着唐静芸弯腰,执起她的手,优雅地问道,“美丽的女士,不知道可有幸邀请你跳一支舞?”

唐静芸挑唇一笑,戏谑道,“那优雅的绅士先生,不知道这支舞我该是跳男步还是女步呢?”她觉得和罗明超跳舞,自己可是很适合跳男步的!

罗明超脸色涨红了,有些无措,他倒是不觉得难堪,而是觉得自己在唐静芸面前,貌似真的不太适合。

不过他这样的姿态放在别人眼里,那就是被侮辱的尴尬,这罗明超可是罗大律师的儿子,想要巴结讨好的人多的是,自然从来都不缺替他“打抱不平”的。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人家好心来邀请你跳舞,你怎么能这么侮辱他呢?”

一个站在旁边的女生听到了,马上就跳出来皱眉指责道。

唐静芸挑了挑眉,她愿意给罗明超面子是一回事,但是别人在她面前嚣张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当下眯眼一笑,“那你又算以什么资格什么身份站出来说话呢?”

女生穿着一身杏黄色的礼服,看上去颇为娇俏,闻言咬了咬牙,瞥了一眼罗明超,那双杏眼宛如会说话一般,欲言又止,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可惜罗明超一点都没有将目光放在她身上,只是对着唐静芸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唐静芸你别生气啊,我没有这个意思。”

女生顿时就被气绝,感觉到周围投注来的幸灾乐祸的表情,女生心中懊悔死了,这罗明超是怎么一回事啊!

“这是怎么了?小莲啊,听这位小姐的口音是大陆来的吧,不要和这位小姐斤斤计较了,不怎么说也是港都人,拿出点东道主的气派来。”

一道悦耳的嗓音从后面传来,只见孙雅分开人群走了过来。

她的话让唐静芸蹙眉,这话表面上听起来像是为自己解释,可是实际上却是点出她的身份,想要在场的人轻视和排斥她。毕竟港都回归没几年,和大陆这边难免存在分歧。

显然,孙雅这话一出,在场的人看唐静芸的目光又是变了变,有人捂嘴偷笑,也有人皱眉同情。

“小雅,怎么说话的呢?”又一道声音传来,只见一个贵妇人打扮的中年女子走了过来,脖子里戴着大颗圆润的珍珠,一看就是价值连城的东西。

女人的目光在唐静芸身上一扫,凉凉的,“哟,小姑娘你的首饰很好看啊,这是卡地亚每年只发行三套的珍稀款式吧!我记得上次看到孟夫人戴……”

说到一半的时候,女人突然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捂住了自己的嘴,脸上神情讪讪的,似乎很尴尬的样子。

在场的人顿时都将目光投到了唐静芸身上戴着的首饰上,这才发现这可是卡地亚每年仅发行三套的珍稀款,两套落在欧洲皇室手里,还有一套被孟丽珍孟夫人以高价买到手。

可是现在,这个女子却戴着同样的款式!那么问题来了,这一款卡地亚珍稀款式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几乎在场所有人的心中都冒出了两个字:假货!

若是在普通场合自然是无所谓,可这里是上流贵族圈子啊!是整个港都的高层次人物的圈子!这个圈子里戴仿冒的珠宝首饰撑面子,那可是最为被人耻笑的行为了!

一时间,很多人投到唐静芸身上的目光都带着几分轻蔑,一个大陆来的,戴着仿冒珠宝的女人,能够有多大来头?

孙雅心底升起快意,随后挽住了身旁女人的手,状似小声责怪道,“妈……”心底却是轻蔑一笑,她要这个女人以后在圈子里混不下去!

就在这时,听到一个优雅的声音传来,“我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孟丽珍买来的珍稀款是假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