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柔情似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酒会上,在主人还没有出来的时候,宴会中心已经汇聚了很多人,男的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女的礼服首饰,优雅贵气,而无论男女,都是美女帅哥,赏心悦目。

今天的主人是港都船王的孙女,虽然只是一场小小的成年礼,但是架不住人家有一位好爷爷。在船王亲自发帖邀请下,所有应邀前来的都是港都说的上名号的人家。

虽然近年来船王的事业在走下坡路,但是到底也是在港都有一定的根基,很多人都是愿意卖他一个面子的。

在这样名流云集的宴会上,有些人也依旧是这个宴会的中心人物,比如说荣天俊。

容貌、家世、能力样样不俗,而且他年纪轻轻就已经创立起了一家上市公司,身价过亿,哪怕是在同辈人眼中都是佼佼者,自然而然会吸引很多人的攀谈。

荣天俊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这宴会从小到大就不知道参加过多少场,还真是感觉有些无聊。

突然,他的眼角抽了抽,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样的宴会上碰到这个女人,短短两天的时间里就见了三次面,而且其中一次还格外的印象深刻!

只是在看到唐静芸身边的罗明超后,荣天俊突然有扶额的冲动,他觉得自己冷静不下来啊,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孩为什么就喜欢往她身边凑?

该死的!看着唐静芸嘴角的笑容,他莫名的觉得很像是在拐卖小孩的怪阿姨!

而那头的唐静芸还不知道自己居然成了别人眼中的怪阿姨,如果她知道,她一定会表示很自己无辜啊,她不过就是平常那样笑而已!

那一头,唐静芸和罗明超聊的颇为开心,罗明超虽然是世家子弟出身,但是身上并没有沾染纨绔气息,反而比他人多了几分赤子之心,显得难能可贵。

“……我昨天去找了你推荐给我的书看,我觉得那个作者真的很棒,他在建筑构架上堪称鬼才,给我很多灵感。”罗明超对着唐静芸笑道,一边说还用手比划着,“那么生僻的书你都知道,好佩服!”

罗明超看着唐静芸的眼神带着几分崇拜,早在最初认识唐静芸的时候,唐静芸的身上就披着神秘的色彩,而随着接触加深,这神秘非但没有被揭开,反而愈发的高深,让罗明超愈加佩服起她。

唐静芸笑了笑,伸手摸了摸罗明超的脑袋,“你以后也会的。”小孩,岁月会让你长大成熟,从年轻单纯的孩子变为沧桑的大叔。

突然,罗明超捅了捅唐静芸,用眼神示意,小声问道,“你听说了吗?”

唐静芸诧异挑眉,听说什么了?顺着目光看去,不由笑了,原来又是一个熟人啊!

来人一身得体的西装,嘴角挂着笑,可惜笑意有些寡淡,看上去心情很是不好。

罗明超对着唐静芸挤了挤眼睛,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他是杜家的二少爷杜澜啊!今天消息都传遍了,杜澜在宝格丽偷东西被人送进了警署!”

他的语音着重落在了“偷东西”上面,是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没想到杜澜居然也有被人算计的那一天,真是让人笑死了!真想知道是谁那么厉害,连杜澜都吃了亏!”

不难听出罗明超话语里的崇拜的感情,唐静芸嘴角抽了抽,罗明超啊,那个人就在你的身边!

“嗤——”一声轻笑声从两人的身后传来,罗明超转身看到来人,立马就笑弯了眼角,“天骏哥,你笑什么?”

荣天俊揉了揉罗明超的脑袋,“我笑你蠢啊!”

“我哪里蠢了?”

“你不蠢,就是笨了点。”荣天俊眯眼笑了笑,似笑非笑的目光划过唐静芸,你笨的连自己身边待着一只饿狼还不自知,算计杜澜的人不就在你面前吗?!

唐静芸接触到荣天俊的目光,抿唇笑了笑,一点也没有被人看穿的尴尬。

荣天俊见此背后一寒,不知道是不是留下心理阴影了……

就在荣天俊打算开口的时候,突然觉得周围的氛围不大对,抬头只见杜澜正大步走过来,目标正是唐静芸!

杜澜一眼就瞄到了大厅里的某个女人,说句夸张的话,哪怕这个女人化成灰他都认得!

宴会上的人本来就因为传闻的关系将目光放在了杜澜身上,此时见杜澜奇怪的动作,都不由诧异,不过这些都不在杜澜的心中。

他看着现在正在温和浅笑的女人,扯出一个虚假的笑容,“唐小姐,真巧,又见面了!”

唐静芸神色自然,丝毫不见窘态,“港都就这么大,像杜二少这样的名人,自然是到哪儿都能够见到。”

“呵呵……”杜澜阴沉一笑,“说起来还不知道唐小姐的全名呢,唐小姐盛情对我,杜某无以为报,唯有……”

“既然无以为报,那就不要报吧!举手之劳,用不着较真。”唐静芸打断了杜澜的话,笑眯眯地道。

荣天俊看着杜澜阴沉的跟吃了苍蝇似的的表情,顿时心里诡异的升起了一阵爽快,又看了看唐静芸不动如山的微笑,突然有些理解杜澜的感觉了,这女人太tm的不按牌理出牌了,简直天生就能噎死人!

杜澜勉强维持着风度,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这哪行啊!我定要‘好好’报答你!”

唐静芸抿了一口酒,神态悠闲,“那好啊,我就静候佳音。”

杜澜见此甩袖而去,自去找了自己平素的关系要好的朋友。

唐静芸眯眼看着杜澜离去的表情,眼眸里幽深一闪而过。

荣天俊在一旁将唐静芸的神色尽收眼底,心中格外的庆幸,自己没有和这个女人对上,不然恐怕也足够他寝食难安了。

一旁的罗明超看看唐静芸,又看看杜澜,最后转头看向荣天俊,小声凑到他耳边问道,“天骏哥,你有没有觉得静芸的笑容让人心里毛毛的?“

荣天俊摸了摸罗明超的脑袋,默默感慨这小子的直觉真是太敏锐了!

杜澜虽然离开了,但是被他这么一闹,还是有很多人注意到了本来低调的唐静芸,在场也不乏精明的人物,联想到今天杜澜栽的大跟头,心中默默展开了某些推测。

至于杜澜真的去偷东西,谁会信?别的不说,一串百万的珠宝的钱,杜澜还是拿得出的!!

在场的人看待唐静芸的目光不由多了几分诡异。

明明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子啊,虽然面生,但是那架势放在哪里,怎么看也不是普通人家培养的出来,只是,如果真是按照他们猜测的那样,那可是不只是“凶残”二字可以概括的!

唐静芸悠然的看着在场的场景,清明的眼眸里闪过几分玩味的笑意,看来这个杜澜能够闯出一番名声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今天这看似鲁莽的找茬,其实背后也考虑良多吧?

那一头,杜澜在朋友圈子里一屁股坐下来后,扯了扯自己的领带,懊恼之色一闪而过,那个唐……卧槽唐什么来着?!!转了一圈他居然还是不知道这个女人的名字!

杜澜头一次有吐血的冲动,不由深深的怀疑起自己的智商!怎么碰上那个女人就这么不靠谱了?!

眼看着宾客也来的差不多了,这宴会的主人自然也该是出场的时候了。

很快一个老者携着盛装打扮的年轻女子走了出来,唐静芸只是往台上看了一眼就失去了兴趣,反正也不过是那么点套路。

瞅了眼身旁的罗明超已经被荣天俊拉走了,觉得有些乏味,刚巧手机震动起来,唐静芸也就索性拿着手机去了大厅外面接电话。

夜风微凉,吹过唐静芸的脸颊,她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不由抿唇一笑,“你怎么想到给我来电话?”

电话那头一个低沉好听的嗓音传来,“特训结束了,兴冲冲的回到家里,结果发现家里没有灯火,才想起你不在。”

姜晔是声音里带着几分沉闷,却像一把钝刀子一样割着唐静芸的心,这个男人总是这样,从来都不会什么甜言蜜语,可偏偏那些朴实的话,却比任何甜言蜜语都要来的动人心。

唐静芸甚至有那么一刻的冲动,想要放弃港都的计划,飞回去找这个男人,只为他语气里的那股疲惫和思念。

是多深的感情,才会让这个素来刚强不弯腰的男人,对着一个女人展露疲惫;又是多么浓烈的感情,能够让从来理性大于一切的唐静芸,终有一天像一个小女人一样牵挂一个男人?

但唐静芸终究是一个能够登上唐家家主之位的女人,理智压过了感性,放弃了刚才那个疯狂的念头,用柔情似水的声音轻声安慰道,“放心吧,我办完事情会早点回来的,你要好好休息,好好吃饭,不然瘦了我跟你急。”

大概这辈子也就只有姜晔有幸能够得到唐静芸这样的温柔对待。

两人低语了好一会儿,唐静芸温柔的声线在夜色下荡漾开,让远在北方的男人心中一片柔软。

直到挂了电话,唐静芸还觉得有些怅然若失,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因为一个男人动摇起自己的野心,真是幸也不幸!

等到她转头,就看到一个阴沉的男人靠在几米开外的柱子上,冷笑道,“唐小姐,真是不好意思偷听到你的谈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