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坑死人不偿命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罗明超最终还是没有在唐静芸的家里留宿,被他的“死党”带走了,至于他最后住哪里就不是唐静芸要关心的了。

唐静芸看着外面的阴雨天,默默的看着手上的书。神色波澜不惊,过了好一会儿才轻轻的笑了。

年轻,真好啊……

晚上,唐静芸下了碗面条将就着吃了,下雨天这种天气总是容易让人犯懒。

一夜里伴着滴答雨声到天明。

清晨,唐静芸从睡梦中醒来,刚醒来还有点晃神,唐静芸打开抽屉拿出里面的烟盒和打火机,掏出一支给自己点上。

等到一支烟抽完后,她才缓过神来。闭上眼,想起梦里的那些久违的场景,阴沉的天、被雨水冲刷的车窗、失控的火车、轰然刺耳的声音……

她当时出车祸的一幕在她的脑海里翻转,经久不息。

唐静芸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只是时隔一年,她却依旧历历在目,不由苦涩的笑了笑。

再闭目睁眼,她的眼底已经恢复了一片清明,眼看着时间也不早了,她索性就起床洗漱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丝毫人气,只听闻墙面上挂着的那只时钟指针在“滴答”的走,唐静芸突然有些怀念起以前在四合院里的那种温馨的感觉。原来有些人有些温情,不是装修能够代替的。

很快洗漱好了就出门,依旧是坐着老吴来接的车子离开的。

唐静芸出门径直去了市中心有名的商厦的名品店里,今天晚上有一场晚宴,本来按照姜母的意思,她的儿媳妇这么优秀,自然是要配上最好的,所以她想让唐静芸去弄私人订制。

可是因为时间太赶了,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名品店的成衣了。

“少夫人,夫人临时有个会议走不开,可能会晚个半个小时过来,还请您多多担待。”老吴有些歉意地开口,心中却是忍不住感慨,夫人看来是真的把少夫人放在心上了。

这豪门人家里,素来都是重长幼尊卑的,让自己的儿媳妇等着也无所谓,哪里会像夫人一样,还特意让别人去跟少夫人讲?

唐静芸自然也是明白这里面的门道的,当下露出一个真诚的笑意,“没事的,我理解妈。”都说以真心换真心,姜母是诚心待她,她总归也是领情的。

唐静芸走进大厦,独自上了电梯去了专卖区挑选起晚礼服来,很快就看中了一条白色单肩束腰烫金边的礼服后。

“小姐您真有眼光,这件衣服上面的刺绣都是纯手工制作的,您看,这上面的刺绣是分暗绣和明绣的,花叶相辅,您穿上去一定很好看。”导购小姐走过来介绍,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

唐静芸笑着点点头,转身进了试衣间。

等到她出来的时候,不单单是导购小姐,就是店里的其他几位顾客都被她给惊艳到了。

唐静芸本来就长了一张清丽的脸庞,尤其是和姜晔夫妻生活幸福的情况下,容貌被滋养的愈发清艳逼人了,此时一身白色的旗袍,更是将她浑身的高贵不可触碰的气质体现的淋漓尽致。

导购小姐忍不住捂住嘴压住惊呼,她在这种名品店里工作,自认为也是见识过不少美女,有明星也有豪门小姐,但是从来都没有如此被一个女人给惊艳到过。

心中不由猜测起来,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家庭的才能培养出这样的女子?

唐静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抿唇一笑,真是好清纯的样子,看上去就像是天边的皎皎之月,清冷不可攀,可惜……她摇了摇头。

导购见唐静芸摇头,不由诧异,“小姐您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唐静芸抿唇,指了指一旁的那一件紫罗兰的抹胸束腰礼服,笑道,“麻烦帮我把那一件取下来。”白色虽然好看,可是太干净了,还是和她这种内里已经黑透了的人不相符。

接过导购递过来的衣服,唐静芸想要转身进去试衣服,却不想被一个男人拦住了,“这位小姐看上去有些脸生,敢问芳名是什么?”

唐静芸皱眉,眼前这个男人长得真心不错,俊眉朗目,一表人才,一身考究的西装,手上佩戴着价值七位数的手表,一看就知道是个家世优渥的精英男子。

如果是换做一般的女子被这样优秀的男人搭讪,少不得要脸红一下,或者心里有些得意,但是奈何他碰上的是唐静芸。

唐静芸是谁?前世今生见过的优秀男人还少吗?更何况现在还有一个更优秀的男人——姜晔陪在她的身边,自然更是不会被任何人打动。

“小姐,不方便告诉吗?”杜澜目中流露出几分兴趣打量着眼前这个美绝的女人。

唐静芸眉头轻皱,这个男人表面上看上去温和,但是那双眼睛太过独占欲强烈,就像是在打量一番货物而已,不过她还是压下了不喜,淡淡一笑,“是的,不太方便。”

说着,让开了杜澜,转身走进了试衣间。

杜澜脸上明显露出几分错愕,显然是没有料到自己居然也有被拒绝的一天。

看着唐静芸走进门去的背影,不由升起了几分兴味,原来是一个有刺的美人啊!听她的口音应该是大陆那边过来的吧,弄到手玩玩应该没有关系。

很显然,杜澜脑子里也是存在港都人高人一等的念头,所以一下子就忽略了唐静芸可能拥有的背景。

他的眼角一闪而过强横,令一旁的导购默默的低下头,这位少爷的身份她可是知道一点的……

唐静芸再次出来的时候,依旧惊艳了一片人。和刚才那个清冷高贵的形象不同,这一次的唐静芸一身紫罗兰色的礼服,抹胸和束腰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幽深的乳沟和盈盈一握的纤腰,配上她那张清艳的脸庞,身上有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气质。

导购一抬眸就对上了唐静芸那双凤眸,穿着紫色的她,将凤眸的魅力发挥的十足,仅仅是一眼就让导购的脸蛋红了,心底小声嘀咕,这也太美了,连她身为女人的都忍不住要心动了!

一旁的杜澜心中那点兴味更足了,眼中的笑容侵略性十足,心里再一次痒痒的。

唐静芸倒是没有将别人的眼光放在心上,她对着镜子照了照,觉得有些诧异,没有想到居然能够将紫色压下来,看着手上戴着的翡翠首饰,有些犹豫。

这翡翠首饰固然不差,可是有点不压这身衣服。

“啪啪啪——”轻缓有力的抚掌声从一旁传来,杜澜围着唐静芸打转了一圈,眯眼赞道,“穿这一身更好看,这气质堪称绝无仅有,可惜——首饰欠缺了。”

杜澜笑眯眯地道,“要是这位小姐不嫌弃,我送你一套首饰如何,这里的专柜任你挑。”

唐静芸心中嗤笑,富家公子千金博一笑的狗血故事还真是到哪里都有,可惜了,她自己就是能够一掷千金的,哪里需要别人来讨好?

她眯眼一笑,眼底闪过几分冷淡,如果有熟悉唐静芸的人在这里,比如说曾经被唐静芸坑的很惨的陆鸿宇之类的,此时就会乖乖的闪到一边,宁愿去加训也不要在这里成为目标,那可绝对是要你只能哭的下场。

可惜,杜澜不知道,所以也注定了他被唐静芸坑的下场。

“好啊,那就麻烦你了。”唐静芸笑了笑,“对了,还未请教尊姓大名?”

杜澜意见这样的态度,心里顿时就舒坦了,看吧,再好看的女人在他现在的攻势下不也低头了吗?他倒是很期待将这个尤物压在床上时候的感觉啊。

不过面上不显,笑道,“我姓,杜澜,家中行二,可以叫我一声杜二少。不知道你叫什么?”

“杜二少啊……”唐静芸听到他的名字,本来还犹豫不决,现在立马就做了决定,怪就只怪你姓了杜吧,笑道,“我姓唐。”

“原来是唐小姐,请吧!”

唐静芸笑着跟了上去,留下在场不少人的痛心疾首,这杜二少可不像是他外貌那样是个好人,在港都圈子里也是出了名的狠辣,心中为刚才那样的大美女默默心痛。

两人去了一家bvlgari珠宝店,杜澜一边走一边介绍道,“这宝格丽珠宝是意大利当今最知名的珠宝品牌之一,设计风格素来以‘大胆独特、尊贵古典’出名。均衡也融合了古典与现代特色,很符合你今天这身衣服和身上的气质。”

唐静芸抿唇,但笑不语,让店员取了几款首饰出来和杜澜一起挑选,手指在珠宝上面滑过,侧过身子挡住了店里的监控。在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她低垂的眼眸中闪过幽光。

试戴了几款没中意,唐静芸略显尴尬,道明了自己要去趟洗手间,杜澜当然没有什么意见,还体贴的指明了方位。

唐静芸转身后脸上哪里还看的见丝毫的尴尬?她拐进了洗手间,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毫不犹豫的拨打了港都警署电话。

在接通后,她毫不犹豫地道,“你好,这里是飞音国际,有人在宝格丽珠宝店偷窃珠宝,价值上百万,请尽快出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