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下套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浅水湾孟丽珍别墅里,唐静芸正在和孟丽珍下围棋。

孟丽珍早年接受的都是大家闺秀的教养,琴棋书画虽然不是大师级别的,但是也都算的上精通。

不过令她感到诧异的是,自己这个儿媳妇居然也下一手很不错的围棋,棋盘的厮杀很激烈。

孟丽珍的棋路讲究大开大合,沿袭的是最正统的围棋下法,看上去颇为厉害,她执白子,看着棋盘上被自己这方围住的黑色大龙,哈哈一笑,“阿芸,看来这一局棋你是要输了!”

唐静芸抿唇一笑,眼中闪过精光,“那可未必!”

随后在孟丽珍诧异的眼神里,一枚黑子放入棋盘不起眼的位置,却让唐静芸已经被围住的黑子瞬间情势大变!

黑子大龙居然给盘活了!

孟丽珍脸上闪过错愕,过了好一会才抚掌大笑,“好你个阿芸!妈真是小看你了!”

唐静芸凤眸眯起,脸上闪过几分得色,“妈,棋盘无亲人,你可别试图干扰我,有本事就赢我!”

孟丽珍指着唐静芸似乎想要说什么,最后只是无奈的叹息一笑,“你个小丫头真是得势不饶人,等会输了别跟我哭!”说着将手中的棋子落下,去势极凶。

孟丽珍觉得自己这个儿媳妇真的很有意思,明明看上去是一个清艳的美人儿,可这么好好一个光风霁月的人,下棋的路数却是在奇诡不过,往往在你出乎预料的地方杀出来,令人防不胜防。

看着唐静芸下棋,她隐隐觉得,这不像是在和唐静芸下棋,而是透过她看到了另一个人,或许那个人就是唐静芸学习的对象吧。

其实孟丽珍还真没有看错,唐静芸下棋的路数是和唐志谦学来的,而唐志谦最喜欢的就是兵出诡招,唐静芸在这方面接受很好。

或许唐家人骨子里本就都融入了那么些阴狠,唐志谦如此,唐凌峥亦如此。

两人在棋盘上厮杀,唐静芸突然悠悠地说道,“真是棋盘如战场。”

孟丽珍放下一枚白子,“哪里没有战场了,商场亦如棋局。”她吃掉唐静芸一子,得意一笑,“该下手的时候就要下手!”

唐静芸愕然,因为一向棋路大开大合的孟丽珍,居然也用了阴招,眯眼一笑,“咱们走着瞧!”

——

在一辆劳斯莱斯轿车里,一个男人摩挲着手上的文件,那双眼睛里流露出狠辣的神色,让站在他一旁的下属赶紧低下头,不敢与自己的老板对视。

杜叶康对着下属问道,“博扬现在情况如何?”

博扬——孟氏集团的下辖子公司,是一个以技术研发为主的电子产品生产企业,每年的绩效非常好。

尤其是在去年转入研究手机后,更是凭借良好的系统和卓越的性能为业界所认可,假以时日,必定又将成为孟氏的一大支柱产业。

“董事长,我们已经成功和博扬的几个小股东谈好收购他们手中的股份,加上在股市上收购的散股,已经有百分十五的股份在手。”

“百分之十五啊……”杜叶康轻轻的呢喃,目光中闪过贪婪和狠辣。

他近年来已经窥见了形式,未来电子产品企业毕竟迎来一个发展高峰,而他此时投入已经为时已晚,所以才打起了博扬的主意。

博扬的创新能力也是业界有名的,其中的研发团队是公认的顶尖队伍,所以他起了心思想要将博扬纳入自己的旗下。

其实如果是一般的孟氏旗下子公司,那是很少会有空子可以钻的,因为总公司在其中必然处于绝对控股的情况,但是架不住博扬里面有几个“特殊”人物啊!

想她孟丽珍手腕厉害了一辈子,还不是要被她的那些极品亲戚坑?为了那点钱,这些亲戚那可是连亲情都可以不顾。杜叶康暗自摇头,眼中闪过嘲讽,果然女人当家就是软弱了点,要是换做他,早就将孟家的那些极品亲戚踢走了!

没错,杜叶康已经从孟丽珍的表弟手里成功收购走了博扬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加上原先的百分之十五,已经超过了孟氏总公司的实际持股份额。

杜叶康看着窗外晴朗的天气,艳阳高照,真是一个绝好的日子,真是迫不及待看看博扬易主后的某些人的表情。

车子在博扬大厦的外面停下,杜叶康将手头的文件收起,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扬起一个志得意满的笑容,起身下车。

——

浅水湾孟母别墅里。

“啪!”

唐静芸一个黑子堵在关口,成功阻止了孟母的收官,“与其这样迂回倒转,我倒是更喜欢直捣黄龙!”

孟母下了一枚白子,摇头笑道,“老了,不复你们年轻人的锐气了。”颇为感慨道,“这人老了就容易念旧,容易心软。”

唐静芸在心里默默腹诽,老了?老了还有精力布局?不过就是拿到了她提供的一点资料,就能够神不知鬼不觉谋划起来,真是坑死人不偿命。

——

杜叶康兴致很高的走进了博扬每月一次的董事局会议。

董事局有的人对于他的到来会心一笑,有的则是皱起了眉头。

杜叶康在瞩目中,走到了主位边上,身上带着张狂和得意,“诸位,从今天起杜某就要入主博扬了,希望能够和各位共创一个业界神话!”

在场“嗡”的议论开来,一阵阵声音传来,不少没有弄懂的小股东在低声议论,而有的人则是脸色一变,当即就有人拿出电话打了出去。

杜叶康环顾这些人的反应,目露得意,他这一手做的很隐秘,现在就算孟丽珍那女人知道了也为时已晚。

拉开主位的椅子,杜叶康坐了下去,一副主人翁的姿态,手撑在桌子上,低咳了一声,“诸位好,想来在场的也都对我杜某有些印象……”

——

“镇!妈你这一招可是玩的炉火纯青!”唐静芸凝视整个棋盘,脸上露出几分赞赏。

所谓“镇”便是一方的棋子行在另一方向中腹关起的位置。古人云:“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与其在一个地方缠绕不休,不如换一个地方开辟出新的战场。

孟丽珍呵呵直笑,像极了一只精明不过的狐狸,“阿芸的眼光真是敏锐。”

唐静芸挑唇,她没有告诉孟母,她其实前世也很喜欢玩这一招,因为她觉得坑死别人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尤其是很不爽的死对头。

——

“砰!”、“乒乓!”的声音从办公室传来,让外面经过的员工小心翼翼,生怕有任何的声响迁怒到了自己。

整栋楼的氛围都呈现出诡异的气氛,就像是一个火药库,只要个火星就能爆炸。

办公室里,杜叶康脸色阴沉的简直可以滴下水来,他指着自己面前的下属吼道,“你来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博扬就剩下了一个空壳子!特么的别说技术人员了,就是一份技术资料都没给老子留下!”

被点到的下属,两股战战,心中哀嚎,这真是倒了血霉,他怎么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他不过就是负责出面收购股份,其他的不是董事长你的决定吗?

顶着杜叶康想要杀人的眼神,男人只得硬着头皮上,“可能是因为博扬将……资产转移了……”

越说到最后他的声音越轻,因为杜叶康的眼神实在是太狠戾了,饶是他胆子颇大也顶不住啊!

杜叶康在办公室里走了几圈,烦躁的拉着自己的领带,像是一只困兽一样,“老子花了几千万收购股份,就他么的给我弄来一个空壳?当老子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突然想起了某个给他下套了女人,眯起眼,声音中阴沉的宛如恨不得噬骨啖肉,“孟、丽、珍,你这样算计我,我们没完!”

这世界上总是有些不可理喻的人,就比如说杜叶康,明明是他想要摘桃子,先对孟氏暗中恶意收购股份,可是在失败后就恨上了孟丽珍。

难道就许你算计不许别人反击吗?这世上哪有这样到好事?真当你是帝王想要什么就都能够弄到手吗?

可是杜叶康一生顺风顺水,刚愎自用惯了,所以很多时候的观念就产生的偏差。以前没有反击,但是也不代表后来没人反击。

——

孟丽珍挂断了手上的电话,看着面前正淡然浅笑的儿媳妇,一时间感慨颇多。

她本来还以为儿子就算找了一个很优秀的老婆,但是年纪摆在那里,肯定还需要调教几年,但是没有想到已经如此出色,简直天生就是玩弄商场的料!

当初那份杜氏背后动作的资料就是唐静芸给她的,她筹谋了很久才给杜叶康设下了今天的局,他不是要博扬吗?那就给他!

当然这一系列的资产转移,其中唐静芸也出了不少力气,这当中可不是简单的,毕竟在法律层面来讲是犯法的,稍有不慎就会出事。

唐静芸眯眼一笑,“尘埃落定了?”

“对,听说某人摔门而出,气的脸都青了。”孟丽珍回道。

两人相视一笑,笑的都很灿烂,就像是一起干了坏事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