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她像一棵树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没有想到,自己初次和那位传说中的邵爵士见面会是这样的场面

一个老人坐在花园里,白色的大理石搭建起的尖顶亭子,周围是白色的栅栏,充斥着浓浓的欧式风格。高大的树木隐蔽了阳光,偶尔有零星的光斑洒落在地上。四周用栽种着月季花,娇艳的绽放。

但是花儿再美丽,也终究没有那个坐在亭子里那个老人有吸引力。

老人脸上已经有着明显的老年斑了,眼角眉梢都是岁月爬过的痕迹,穿着一身松散的唐装。他半躺在躺椅上面,眯阖着眼睛,将睡未睡。

见到有人来了,邵爵士身后随侍的人低声唤了一声,老人这才睁开眼看向来人。

唐静芸对着邵爵士恭敬的行了一礼,弯了弯腰,收敛了平日里的骄傲和清冷,显得极为内敛而沉稳。

“小丫头,就是你要见我一面?”邵爵士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姑娘,用粤语问道。他身后的那个随侍人员替他翻译了一句。

唐静芸站在那里落落大方,丝毫不显拘束,笑着应了一声,“是的,邵爵士,我叫唐静芸,从内地来的,初来乍到。”

“我看小丫头不像是初来乍到的,不然怎么会找上我老头子?”邵爵士呵呵一笑,话语虽然平淡,却因为说话的人儿显得分量十足。

唐静芸眯眼一笑,凤眸扬起,显得非常漂亮,“大概是因为我年轻而您已经老了吧,毕竟您也知道,年轻人总是干劲十足。”

“呵呵,初生牛犊不怕虎啊。”邵爵士半阖着眼淡淡的道,语气里听不出什么情绪,却让他身后的人感到了一种压力,“你这小丫头倒是很张狂,看不出来啊。”

唐静芸却不受这压力的影响,依旧淡淡的笑着,微微欠身,生生受下了这“夸赞”。

邵爵士见此哈哈一笑,抚掌笑道,“果然是个有气魄的少年郎,可惜不是男儿身,不然闲来无聊饮一杯酒也是极好的。”

邵爵士这人一生子女缘薄,儿子女儿长期避居新加坡,他和他第二任妻子长居港都,看着同辈人一个个老去,长埋黄土,也难免感到寂寞。

有句话说的好,走过繁华,荣耀加身,名利为冠,权力为杖,谁知我背后的孤独寂寞?每一个名人背后,总有那么些许不能提及的伤痛,一碰就是刻骨的疼。

唐静芸不好对这位传奇的老人多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早就知道邵爵士吹过清风喝过烈酒爱过美人,原来现在还不减性情。”

“哈哈……”这是两人交谈以来邵爵士第一次大笑,看起来心情很是不错,对着唐静芸招了招手,“小丫头合我胃口,过来坐,今天清风有了,以茶代酒,美人也有了,当真是好日子。”

唐静芸抿唇一笑,“美人当不得,邵氏兄弟捧出来的那些才是真正的美人。”

唐静芸这话可不是开玩笑的,邵氏兄弟电影当然红极一时,拍摄了多余千部的电影,在漫长的年代几乎垄断了大半个港都的电影界。各有千秋的美人,邵爵士见识的那是绝对不算少的。

邵爵士呵呵一笑,“老了,不比年轻的时候了。”

两人愉快的交谈了起来,从当初的老式电影讲到后来的vcd,再讲到了电视机带来的新一轮风暴改革,以及在美国兴起的硅谷新兴it产业。

“……这不是时代,内地有一位前瞻的人士,一年轻特意请了很多的记者,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为了掩饰一遍如何连上互联网。那时候,在内地几乎没有人这东西。但是仅仅是一年之后,一年计算机已经被很多人了解,聊天室也风靡起来。”

讲到这里,唐静芸顿了顿,见邵爵士听的认真,她眼底光芒一闪,继续讲道。

“时代的进化有其规律,由缓慢道迅速,由单一到繁杂,我可以大胆的断言,高新技术产业在未来会引领潮流,而it产业则是其实的佼佼者。”

“那么小丫头,你想说明什么呢?”邵爵士笑笑问道。

“我只是想问邵爵士您一句,邵氏电影有很多堪称经典的存在,包括在内的电影,您当年拒绝刻录成vcd,我不清楚缘由,但是您真的甘心就让邵氏电影封存在库房里吗?”

邵氏电影里面经典的电影不胜枚举,包括四大名导演常驻电影城的那段时光里,开创了黄梅调、武侠派等电影流派,辉煌的光辉盛极一时。

唐静芸在后世研究过这位邵逸夫,她觉得这位老者对于电影其实是有一种特殊的情感的,但是在邵氏兄弟停止生产片子后,邵逸夫却像是吝啬的葛朗台,再也不愿意世人见到这些片子。

近些年国内电影行业开始发展,但是知道邵氏兄弟的却是少之又少。

“哦?甘心又如何?不甘心又如何?”邵逸夫眼皮子抬了一下,眼中的神色令人看不出深浅。

唐静芸站起身,向着老人弯腰,笑了笑,“不瞒邵爵士,我在外面正好弄了一个网站,现在在做门户网和聊天软件,我们的平台需要一批优秀的电影来吸引点击量,相对而言的,邵氏电影也将背更多的人所认识到。”

邵逸夫眯起眼,他喝了一口手上的茶,“小丫头,你的公司名字叫什么?”

“讯飞。”

“讯飞?好熟悉的名字……”邵爵士皱了皱眉,随后突然问道,“飞鸽是你搞出来的?”

唐静芸讶然,没有想到这位老人居然还会知道飞鸽,当下笑着点点头,“是的,不过我在讯飞是注资人,嗯,其实刚才没说,我还是一个天使投资人。”

邵逸夫的目光在唐静芸身上打量了一番,显然多了几分欣赏,“少年人啊,果然有锐气,比我们那个年代的人也不遑多让。不像是现在的那些娇气的娃娃,成年了还离不开父母。”

这样少年有成的唐静芸,让邵逸夫恍惚想起了自己那个年代,战乱频频,到底是让少年的孩子早早的成熟起来。

“我有一个晚辈,本来在国外留学不打算回来了,结果今年突然接到了电话,这小子叫嚷着要回国,一问才知道,原来是用了一款叫飞鸽的软件。”

邵逸夫款款道来,声音里带着几分复杂,看向唐静芸,“你,很好啊!”

唐静芸微微欠身,这一次却没有收下这样的夸赞,只是抿唇一笑,“和您比起来,小巫见大巫了。我只是在赚钱的基础上做一些事情,毕竟我是个商人。”

“说得好!毕竟只是个商人,在商言商。”邵逸夫笑了笑,显然很赞同她的这句话。

邵氏兄弟经营的时候遵循的理念就是纯粹的“商业制片”路线。邵逸夫一整套具有中国特色的经营理念中,“观众至上”论是其中心内容。

他很了解一般市民观众的心理,以及观赏习惯和兴趣,他审阅编导提供的故事剧本,以是否具有票房为取舍,因此“邵氏兄弟”在选材时都切准了市民观众的喜爱和情趣,选择通俗性和娱乐性较强的题材。

这就是最先诞生的“商业片”,不过邵氏的电影也不单单是商业片那么简单,不然也不会被奉为经典。

唐静芸的眼中闪过几分怅惘和遗憾。

邵爵士看着眼前这个女子,芝兰玉树,清风泠泠,端的是风姿万千。她让他觉得她是一棵树木,挺拔遒俊,他似乎已经可以看到她日和成长为参天大树的那一刻。

“邵爵士,您以为我的提议如何?”唐静芸对着邵爵士挑眉一笑,笑容张扬。

“好,既然在商言商,那就那就姑且谈谈价格吧。”邵爵士也不在多说些什么,对着唐静芸淡淡一笑,“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小丫头。”

唐静芸抿唇一笑,知道了自己终于打动了这位叱咤风云的老人,心中难得升起了几分喜悦,坐下来和这位邵爵士好好的合计一下这合作的问题。

邵爵士感觉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小丫头了,不就是几千万的钱吗?至于这么斤斤计较吗?这个小丫头是谁家的?!快给本爵士拎回家!!!

唐静芸表示自己也炸了,您老都多少岁了,这钱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何必这样跟我一个小辈算计?您脸皮真是厚极了!!我告诉你啊,别仗着年纪大就欺负我!!

所以说,在一场唇枪舌剑的激烈辩论后,那个随侍的充当翻译的早就被两个人抛弃了。

他有些傻眼,感情这两人一个讲普通话听得懂粤语,一个讲粤语听得懂普通话啊!既然这样刚才还要他翻译干嘛?知不知道翻译其实很累的?

等到两人之间终于达成一个共同的方案后,两人皆是相视大笑。

邵爵士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当即就让唐静芸留下来用餐,唐静芸也就顺势留了下来,和这位老人好好的喝了一杯酒。

饭后,唐静芸离开,而邵爵士看着唐静芸离开的背影,默默出神,似是怀念往日的那些时光。

风吹酒微凉,愿昔日额记忆都找到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