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相处融洽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孟丽珍脸上明显就是愣了愣,随后就是涌现出更多的笑意,一瞬间那眼角的皱纹都深了许多,“哎,阿芸,快、快坐下,来让妈给看看是不是瘦了。”

这一刻的孟丽珍,无疑是脱去了身上那层严肃,变成了一个单纯关心着小辈的女人。

她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儿媳妇居然会开口叫“妈”,毕竟之前相处的那段日子里,她有意无意的提过几次,都被隐晦的拒绝了。

一边说着,一边走过来拉住唐静芸,笑的眉眼弯弯,拉住唐静芸的一只手,将她带到了一旁的一套茶几边上,“阿芸,你上次来的匆忙,妈当时也身体不好,以后带你好好逛一逛。给你介绍点朋友。”

唐静芸笑了笑,听出了这是姜母想要将她引荐入港都上流圈子的意思,她也没有推辞,“谢谢妈。”

说着将手上提着的保温盒放到了桌子上,“还没吃饭吧,我做了三菜一汤,别嫌弃我的手艺啊。”

孟丽珍笑了起来,如果是别人做了菜送过来,她一定不会稀罕,但是谁让这是自己儿媳妇做的呢?她的宝贝儿子姜晔稀罕,爱屋及乌之下,她当然也稀罕。

“好,好,你不说还不觉得,还真是到饭点了,有点饿了。”孟丽珍笑眯眯地道,也不嫌弃这是几道家常菜。

一旁得李特助在送上了上好的安溪铁观音后,就悄悄的关门退下了,心里又是不觉将唐静芸的分量加重一点。人都说豪门婆媳不好做,只是那也是看会不会过日子的,至少里头的两人那是真的挺融洽的。

孟丽珍难得的胃口大开,将唐静芸带来的饭菜吃的七七八八,然后对着一旁安静低头品茶的唐静芸轻轻一笑,心中默默的将儿子夸了一遍,本以为这辈子也不知道能不能盼到儿子结婚,没想到闷声不响的就结了婚。

只可惜女方这孩子年纪还小了点,不然她就要催着要孩子了。

唐静芸将桌子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孟母则是去办公室里间的洗了把手。

“啪嗒——”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杏眼桃腮的女子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睨了一眼在旁边收拾的唐静芸,“你是新来的助理?我姑妈呢?”

那说话的时候带着一股浓浓的港台腔,打量唐静芸的眼神也很挑剔,那种骨子里的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实在是太明显了。

唐静芸淡淡一笑,高菲婷?她记得她让人准备的资料里有她。

“喂!我问你呢!我姑妈在哪里?”

高菲婷见这个小助理不答话,本就不痛快的心情更加差了,当下就是小姐脾气发作了。

唐静芸淡淡一笑,指了指里间,“董事长在里头洗手呢,不知道小姐你是哪位?”

“哼!本小姐的身份是你需要知道的吗?”高菲婷昂着头,脖子里的钻石项链闪闪发光,看上去骄傲的像是一只白天鹅,却不知在唐静芸的心里,不过是一只丑小鸭罢了。

丑小鸭为什么最终会变成白天鹅?那是因为它本就是白天鹅的种。你能指望一只真的丑小鸭蜕变成白天鹅吗?那或许是在童话里才有的。

有的人是天生注定的,哪怕后天的养成再好,也消融不了刻在骨子里的某些特质。

“你笑什么笑,谁允许你用那样的的眼神看着我?你信不信我马上就开除你!”高菲婷被唐静芸的清澈通透的眼睛看的浑身不舒服,当下就是骂道。

“我怎么不知道你在我的公司里还有这么大的权力?”孟丽珍不喜的声音从里间传来。

就见她站在门口,眼神冷淡,明显是不喜的神色,让人不自觉的发憷。

当然这里面不包括唐静芸,唐静芸可是在面对姜晔的冷气还能够不动声色的人,怎么可能应付不了小阵仗。

笑眯眯的走上前去,一把挽住姜母的手臂,笑道,“妈,别说这些了,你的身子可金贵了。”

妈?!高菲婷被唐静芸的话震惊到了,心底突然涌现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姑妈明明只有一个儿子,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一个女人叫她“妈”了?

“姑妈,她、她是谁?”高菲婷指着唐静芸失声问道。

“她是阿晔的妻子,两个人已经结婚了,这次来港都看我。”孟丽珍淡淡的道。

她知道这个女子一直都是以姜晔未婚妻自居的,哪怕她没有说过任何话,但是身边的人这么告诉她,潜移默化之下,高菲婷也就渐渐的信了。

谎话讲多了就成真的,连她都迷失在别人勾画出来的美好蓝图里,年轻有为的男人的妻子、孟氏集团的少董夫人、数不尽的财富和荣耀……

但是高菲婷不知道,她的身世就早在一开始就注定了她不会得偿所愿。现在的孟丽珍不讲,只是想要看看等到以后那群人的脸色会是何等的样子。

捧得那么高,以后摔下来摔死了可不怪她。

“什么?!姑妈你开玩笑吧?阿晔的未婚妻不是我吗?全港都的上流圈子都知道的事实啊!什么时候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就成了阿晔的妻子了?你不要被骗了!”

高菲婷被刺激的脸涨得通红,心里格外的愤怒。

孟丽珍淡淡的瞥了一眼高菲婷,一瞬间就让她透心凉,“你在质疑我的决定?你有什么资格?我有承认过你的身份吗?”

孟丽珍摸了摸自己的头,淡淡地道,“出去!我不想看到你!”看到她就想起了自己那个衣冠禽兽的父亲和含泪的母亲,哪怕两人都过世了好多年,依旧令她觉得倒胃口。

高菲婷红着眼走了出去,办公室的门被她摔的震天响,高跟鞋急促的声音被挡在了门外。

孟丽珍看了眼身旁的唐静芸,轻叹一声,“让你看笑话了,你放心吧,我只承认阿晔自己看上的,其他的妈都帮你挡掉。”

随后又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孟家也是传了好多代的人了,大家族里难免有些肮脏的东西。”

唐静芸抿唇一笑,笑道,“放心吧,我也不是任人欺负的。”

孟丽珍也恍然想起,想起上一次从这个女孩子手里拿到的文件,那可是连她都不曾得到的资料。能够拿出那东西,怎么可能像是展现出来的那么……温良呢?

这样想着,她倒是心中愈发的对唐静芸满意了。

孟丽珍这样想着,伸出手拍了拍唐静芸的手,眼中闪过欣慰。自己这辈子困于家族、婚姻、权力,前半辈子是张扬骄傲的名门小姐,后半辈子却困苦孤独,一人独居,内心说不痛楚是假的。

想起那个自幼和她不亲近的儿子,知道自己这一辈终究是对不起这个无辜的孩子,她当初和姜广川离婚虽然是心平气和的,但是那时候的年少气盛,到底伤害了一个孩子。

姜晔这个年纪了却从来都没有交好的女孩子,她一直都是隐隐自责的,觉得是自己和姜广川两个不负责任的父母给他留下了阴影。

所以当听说姜晔居然和一个女孩子结婚了,还是自由恋爱,她当时就差点哭了,打那个时候起,她就暗暗决定,只要这个女孩是真心对待姜晔的,她绝对不会做任何破坏的事情。

所以说,唐静芸能够和孟丽珍相处愉快,没有被刁难,其实也是有着孟丽珍的宽容平和的心态在那里。

毕竟这个年头,门当户对的观念一直有,唐静芸身后并没有雄厚的势力,换了一般的母亲,早就开始横加干涉了。

唐静芸也不是傻子,姜母对她好,她自然也是懂得回报的,毕竟她嫁过去是做亲人不是仇人的,能够好好相处,谁愿意没事找事?

很快就有人敲门走了进来,正是刚才离开的那个李特助,他手上拿着几分文件,身后还跟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

“董事长,黄经理来汇报事情。”李特助恭敬地道。

孟丽珍示意他们进来,她则是笑着摸了摸唐静芸的脑袋,“阿芸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妈先去处理事情,等会再和你聊。”

唐静芸抿唇一笑,“妈,你忙去吧,我正好休息一会儿。”

黄经理一进来就不着痕迹的打量起唐静芸,此时见一向手段高超雷厉风行的董事长居然露出这样慈祥的笑容,心中一凛。

唐静芸淡淡的拿起一本财经杂志,上面正好有一篇关于荣家的报到,专注的看了起来。

姜母见唐静芸沉下心来的样子,眼角流露出笑意,对着李特助招了招手,吩咐他下去买点女孩子喜欢吃的点心上来。

这样一旁的黄经理暗暗咂舌,心里揣摩起唐静芸的身份来。倒是李特助见怪不怪了,他觉得这个大概是港都最奇怪的婆媳相处情况了。

那一头,唐静芸看着手头的这则报道,里面讲述的正是荣娇的大哥荣天宇,近来正在准备一个大型企划,涉及上亿元资金,被外界很多人关注。

唐静芸看完这个材料,眯起眼靠在了身后的沙发,手指不自觉的交叉起来,她如果记忆没出错的话,这企划里头早就被人埋下了伏笔,偏偏荣天宇是个骄傲自大的性子,听不得他人的劝阻,毫不犹豫的就撞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