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臻味餐厅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也没有等钟良说些什么,整理了一下就下车离开了,这车子撞成这个模样,开进去肯定免不了要去局子里走一趟,她可没有这空闲。

钟良坐在车里,忍不住扶额,眉头紧紧的皱起,他身为离社的高层,傅爷的亲信,自然是有很多人盯着他的,但是他才刚在港都露面就被人算计,这里头透露的信息可不少。

他觉得大概是离社内部出了叛徒,而且还应该是高层人士,不然自己的行踪也不会被把握的这么准确。

就在这时,车窗被敲了敲。

钟良猛然抬头,就看到刚才那个女子站在外面,不由挑眉,诧异地一笑,摇下车窗,淡笑道,“小姐还有什么事情?”

唐静芸伸出手,“我身上没钱了,你给我几张。”

刚才赶着下车,唐静芸压根就来不及顾忌自己的包,现在好了,身上只有一把枪、一部手机和一张银行卡,连一分现钞都没有。

钟良顿时了然,掏出钱包点了五张给唐静芸,“我叫钟良,这回真的谢谢你了。”

唐静芸看了一眼手上的钱,淡淡一笑,“这钱我就不还你了,就当是救你的一条命换来的吧。”

说着转身就要走。

钟良为什么觉得她看到这钱的时候眼底满是不屑?下意识的就是一把拽住唐静芸的袖子,随后就是嘴角抽了抽,恶声恶气地道,“回来!你的意思我钟爷我的一条命就值五百?!!”

说着,将钱包了剩下的十几张大钞都塞到了唐静芸手里,这才舒了一口气。

但是钟爷,难道您来觉得自己的身价就只有区区两千多吗?其实这也没和五百有太多的区别呀。

唐静芸看了一眼手里的钱,也懒得推辞,“是啊,钟爷你的命好值钱啊。”

说着将钱塞到了口袋里,转身离开,留下一个脸色发青的钟良坐在车里。

等到小弟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他们眼中威风凛凛的钟爷,在一旁默默的数钱,钱包里就空荡荡的几个硬币和毛票,顿时感动的热泪盈眶,钟爷可真是清廉啊,被傅爷那么信任,却从来都不奢侈。

唐静芸这一回在不远处的休息站里找了一辆还有空的车子,这一回倒是平安的回到了市区里。

她没有去孟丽珍那里,而是去了自己找人提前买好的套房,毕竟在港都这边她也有自己要办的事情,还是需要一点自由的空间的。

她有些庆幸好还自己的行李是托运到小区的,不然还要重新买起来,麻烦不少。

她买的是在尚通小区的一套房子,两室一厅一厨一卫,是一对老夫妇给儿子的新房,结果儿子在国外定居了,于是就将房子给卖了。

唐静芸打开门进去,或许是因为用于新房的原因,里面布置的颇为温馨,这让她满意的点了点头。至于房间的卫生,已经在她要来之前找了钟点工清理过。

初来乍到,经历了飞机和路上的凶险,唐静芸倒是感觉有些疲惫了,换上了新的床单,唐静芸就倒头睡了下去。

她不知道,在她睡着的这段时间,港都的黑道已经悄悄酝酿起风暴。

——

一栋很奢华的别墅内,一个老者将手上得茶杯“啪”的一声放到了桌子上,茶水四溢,在檀木桌子上留下一圈水渍。

“哼,四海帮这帮小狗崽子胃口被养大了,仗着有荣家大少撑腰,真是愈发给脸不要脸了。”老者须发皆白,但声如洪钟,坐在书桌后,身上气势十足,令在场的人不自觉的敬畏的低下头来。

如果有港都黑道上的人在,就会知道这位老人就是港都黑道鼎鼎有名的傅爷,正是他一手创建了离社,成为了港都三大帮派之首。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离社蒸蒸日上,而这个曾经叱咤风云的老人却是老了,当然,脾性不改当年。

“良仔,说说你的猜测。”傅爷眉头蹙起,指着面前一个国字脸、浓眉大眼的男人道。

钟良抬起头看着傅爷,“这事情没那么简单,我这一回是去和意大利那边谈生意,按理说我的行踪是严格保密了,那么四海帮那里又是怎么知道的?”

他的话音一落,房间里一片寂静,沉闷的气氛漫延,能够知道这个消息,八成就是帮里出了吃里扒外的人。

“查!”傅爷大手一挥,“这事情我总得给你一个交代。”像是想起什么,他又皱眉道,“那个小姑娘也去查一查,我倒是不知道港都什么时候来了条强龙。”

他的话音落下,自然有人领命应声下去。

等到这些人都下去了,傅爷才揉了揉自己胀痛的额头,有些感慨,“时光不饶人噢,老了……”

——

唐静芸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暮色沉沉,她看看桌面上的手机时间,不由摇了摇头起床,觉得有那么一点不习惯,大概是这床上少了某个人的气息吧。

她梳洗了一下,扎了一个马尾,换了一休闲的衣服,转身出门觅食,今天的晚餐还没有吃呢。

打开门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对门的邻居也打开门出来,是个长相甜美的女生,手上拿着垃圾袋,看样子是去丢垃圾的。

女生脸上诧异一闪而过,随后就是友好的笑了笑,露出嘴角的一个酒窝,“你好,你是我的新邻居?”

唐静芸笑着点点头,“你好,刚刚搬过来,很高兴认识你。”

“我叫卫秋,”女生自我介绍道,脸上有几分错愕,“你是从大陆来的?”

毕竟唐静芸的口音明显就不是港都人,这个很容易分辨。只是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唐静芸紧闭的家门,一个来自大陆的女生住在这里,感觉有些奇怪啊。

唐静芸笑着点点头,“我叫唐静芸,来港都散散心。”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下了楼,随后就道了别分开了。

唐静芸在这里转了一圈,找了一家看上去还不错的餐厅就推门进去了,找了一家看上去高档的中式餐馆就推门进去了。

服务员一开始很热情的询问,不过在听到唐静芸大陆口音的时候,那热情就变为冷淡,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连看人的时候都是斜视的。

唐静芸见此“啪”的手上的菜单放在了桌子上,优雅的用桌面上的纸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手,缓缓的站起身来,用不算小的声音,道,“抱歉,我突然觉得没有胃口了,一家餐厅不能让我感到宾至如归,我觉得并不配让我坐下来用餐。”

周围用餐的人不少转头看向了这里,目露诧异。

女服务员脸上闪过尴尬,随后就是冷笑道,“一个大陆来的乡巴佬,还在这里拿架子,劝你还是滚回大陆去吧。”

唐静芸悠悠一笑,这个年头的确很多港都人有着一种优越感,似乎所有大陆来的人都是低人一等。

唐静芸觉得有几分可悲,又有几分怜悯,她都不知道这些人的优越感是从何而来的,淡淡地道,“你是个服务员,到了大陆,你也依旧是个服务员,我看不出你有什么优越的资格。”

看了眼匆匆过来的大堂经理,唐静芸眯眼一笑,“抱歉,这真是一顿并不愉快的用餐经历。”

随后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角,慢条斯理地转身离开了。

大堂经理早就在注意到这里的时候,就心里咯噔一声,倒不是因为唐静芸这张脸有多出名,而是因为那身气质,优雅中带着几分傲慢,一看就是身出名门的。

语言有障碍,但是全世界的优雅贵气都是有共通的,单是这一点就能够看出眼前这个女子不是寻常人。

同一个动作,有的人做出来是色厉内荏,有的人则是傲慢高贵,所以在看到唐静芸平和中透着冷漠的眼神的时候,大堂经理心里恨不得开除了那个服务员。

但是想起家里婆娘那撒泼的样子,他也只能咬牙忍了,毕竟这是自己老婆的妹妹。算了,这个女子虽然优雅,但是说不定家道中落呢,不然怎么会忍气吞声转身呢。

这样安慰着自己,他才松了一口气,不过对待刚才的服务员依旧没有好脸色。

“真是的,傲气什么,这年头一个个都是看不清自己地位的。”服务员看着唐静芸离开的背影,唾了一口。

在场不少吃饭的人都是皱起了眉头,不说别的服务员的素质真的不算好。

唐静芸走出餐厅后,转身看了眼招牌,“臻味餐厅”,心中默念了两遍后,摇着头离开了。

她的心情多少有些不好,前世的时候衣食住行总是有人安排好的,远没有现在这样鲜明的感觉。

在美国如此,在港都亦如此,身为一个中国人,她感觉到的不是尊敬,而是歧视,是轻蔑。这不是针对唐静芸一个个体,而是针对这个民族的绝大多数人。

唐静芸突然觉得有些渺小,这个情势并不是她个人能够扭转的,而是国情决定的。想起后世的情形,她有些迫切的期待着,等着吧,沉睡的东方雄狮,已经在逐渐苏醒。那些曾经对此不屑一顾的人,迟早是要震惊的。

这样想着,唐静芸也懒得去找什么好的餐馆了,注意到前面的一条街上,搭着简陋的照明和桌椅,就径直向着大排档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