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毕业季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一段时间里,唐静芸的日子过得倒是颇为开心,手底下的公司都在蒸蒸日上。没有太多的纷扰,唐静芸也难得的像一个普通的学生那样,安安分分的在教室里上课。

除了几个相熟的人,谁能够想到这个每天穿着普通衣服的女生,淡然的在校园里进进出出,会早就走在无数人的面前呢?

六月的校园总是带着淡淡的悲伤和惆怅,毕业季里,总有太多的情侣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分手。

不是不爱,只是因为生活太现实,不得不分开。

唐静芸就不止一次看到流着泪的少男少女相拥在宿管站的门口,他们抱的那么的紧,那么的用力,脖颈耳后的吻痕那样的鲜艳,红的像是鲜血。那样张扬的校园爱情,意气风发,却终究只能留下一个沧桑的疤痕。

年轻时候的爱情就是这样的,浓烈而鲜明,伴随着青春的阵痛,一起与时光消逝。

我用尽年少时的青春来爱你,以后便拿余生的苍老来忘你。

唐静芸每每看到这样的例子,心中忍不住升起几分庆幸,还好,她到底不是少年人,她的爱情不用遭受这样的摧残。

当然,也有的情侣没有分手,选择坚持这段单纯的感情。

唐静芸不知道这些情侣未来成功的会有多少,在经历过不再单纯的职场,见识过更多形形色色、更加优异的人后,是不是还会一如既往,或许终究情深抵不过岁月蹉跎,最后形同陌路。

校园里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有的学生提着行李箱,大包小包的离开了这生活四年多的城市,选择回到了自己的小小的家乡,去过或许不壮阔但平安喜乐的生活。

也有的选择了留在京都这座大城市,选择在大浪淘沙里寻找闪过发光的机会。

这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或许在未来这些人会后悔,但是至少此刻,他们都是那么的开心,对着未来满怀期待。

发生在别人身上的终究是故事,唐静芸不对这些做什么评价,在心里感慨的同时,也不过就是默默的叹息一声,随后就忙起自己的事情。

可别忘了,毕业季意味着期末考试即将来临,唐静芸之前欠下了那么多的功课,她可还要拼命的补回来啊。

结束了一门课,唐静芸站在阳光下,**辣的太阳照到她的脸上,虽然还没有七八月里的那么毒辣,却已经足够让人感到燥热了。

“唐静芸,真巧啊,你也在这个考场。”尚明珠走到唐静芸身边,看见她正很没形象的教学楼前的石阶上,不由停下脚步。

“嗯。”唐静芸懒洋洋的抬了个头,头上有一片树荫,遮挡了不少光线。

犹豫了一会儿,尚明珠用纸巾擦了一下,也坐了下来,“你这是等人?”

“对啊,荣阿娇还没有出来。”唐静芸眯眼一笑,看了眼尚明珠,见到她眼底的黯然,不由问道,“这是怎么了,没精打采的。”

尚明珠脸上的笑容有些不自然,将头搁在自己的膝盖上,带着几分颓废的问道,“你说我到底哪里不好了,我倒追了林明那么久,他就是不喜欢我,为什么啊?”

唐静芸看着她,又是一个为情所困的女孩子,其实用局外人的观点来看,林明未必就适合尚明珠,这又是何必呢?但感情就是这么的没有缘由。

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

她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尚明珠的脑袋,像是安慰一只受伤的小动物,温和道,“没关系的,你已经比这世间大多数人要幸福了,总是要有些不完美的。相信自己,未来总是会有出路的。”

尚明珠晃了晃头,将唐静芸的那只手从自己脑袋上晃开,皱眉道,“我们明明是一样大的,为什么总感觉你像是我的长辈。”

唐静芸抿唇一笑,傻女孩,因为我比你们多活一世,那一世我活在地狱里,所以我比所有人都要成熟。能够重活一世,我也比所有人都要看的开。

尚明珠看到唐静芸的笑容,那笑容带着几分复杂,但是依旧让她觉得很安心,终究还是任由那只手落在她的头顶。

她自己也说不明白,明明自己一开始很讨厌唐静芸,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却会眷恋起她的温柔。或许是因为她笑的时候身上带着阳光的味道。

就像她小时候妈妈给她晒被子的味道,带着一股阳光的味道。后来妈妈为了护着她在车祸中去世了,她就再也没有感受到过了。

人之初,性本善。在每一个人内心深处,总是有着柔软的地方。

随着时间的推移,提前交卷走出考场的学生渐渐变多了,唐静芸和荣娇也站起身。

荣娇出来了,她走上前去挽住唐静芸的手臂,笑眯眯地道,“走吧,今天我请你吃大餐。”

唐静芸笑着点头,对着尚明珠挥了挥手,就和荣娇走了。

尚明珠看着唐静芸两人离开的背影,眼底有些酸涩,带着她自己都不懂的委屈。

唐静芸和荣娇一边走一边聊天,荣娇眉宇间带着几分烦躁,“又要回港都那里了,家里真是烦死了,为了点家产争得你死我活,吃个饭还要唇枪舌剑,日子真是太糟心了。“

唐静芸笑了笑,荣娇大概也就在自己面前会这样,换了别人展现的从来都是阳光和张扬。

“对了,你今年来不来港都?不过我的生日宴爹地说要大办,到时候估计不会太轻松。”

生日宴大办的背后的目的,自然是荣父想要将自己的幺女亲自介绍给港都的大人物,为荣娇以后继承荣家铺平道路。这样的前提下,荣娇的那位极品大哥恐怕是不会轻易罢休的。

“算了,我知道你自己肯定也很忙,没空就算了。”荣娇补了一句。唐静芸经常请假,她就猜到自己的闺蜜肯定手头也有产业。

而且她也不是傻子,从男朋友方青峰嘴里套出的那点资料,也足够说明一切。

唐静芸闻言,笑了笑,带着几分神秘,“那可未必。”很巧,她今年暑假也要去港都,正式拜会一下自己的婆婆,另外也要和那么黑手党的第一继承人好好聊一聊人生。还有就是,她有些不放心荣娇。

两人说说笑笑的离开。

——

如果一个人拥有过,就会惧怕失去的那一天,这就好比当一个人看到过更大的世界后,就不甘心再待在狭小的世界里。

所以当姜晔听到唐静芸的要离开京都去港都一段时间的消息后,他并没有感到太过诧异。

唐静芸是一只翱翔九天的雄鹰,而不是被他囚禁圈养的鹦鹉,这是他很早以前就知道的事情。

一个在外面野惯了的人,哪怕她再眷恋一个胸膛,也终究是会选择继续离开,因为这是她埋在骨子里的野性所致。

更何况唐静芸还那么年轻,本就该是在外头拼搏闯荡的年纪,姜晔不想也不愿阻止她的发展。

他是她的港湾,他愿意让她在疲惫的时候在他怀里停泊,历经风雨,他会一直在那里等着她,从不改变。

他也相信,辗转过几分地方,流浪过几片街头,看过了这分分合合,情情爱爱,她终究会有疲惫的一天,愿意待在他的怀里。然后甘于平淡。

就像梁秋实所说的,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要去接你。

这或许就是成熟男人的感情,永远都是这么沉稳厚重,哪怕是唐静芸这样的女人,都忍不住为之心动。

唐静芸挑起姜晔的下巴,在上面盖了一个章,“姜晔,我发现还没离开你,我就开始思念你了。”

姜晔露出一个好笑的笑容,“别骗我了,我知道在你心里,你的事业比我重要。”

唐静芸挑眉一笑,“当然,只要我有事业,多少不还是任我挑选?”

姜晔磨牙,将她拦腰抱起,在她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好你个小混蛋,我辛辛苦苦将你身上的肉养了起来,你居然打算甩开我去找别的男人,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唐静芸娇笑,笑的很开心,“乖,只要你乖乖的待在我身边,我就只要你一个。”

“不要我一个,你难道还打算找好几个吗?”姜晔的语气里透着几分危险,他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决定是不是不太好?

万一小丫头被外头的花花世界迷住了,然后就停在外头不回他的港湾了怎么办?

在姜晔看不见的地方,唐静芸的眼底是浓郁宛如化为实质笑意。真好,就让她自私的从此让这个怀抱只属于她一个人吧。

在六月底的时候,唐静芸提起了自己的行李,乘上了去往港都的飞机。

看着舷窗外漂亮的云朵,她的唇角勾起了笑容。

——

在京都的某一处别墅,唐凌峥看着自己书桌上摆放了一叠资料,狠狠的皱起了眉头,气愤的直接摔掉了自己桌上的茶杯。

很好,这算不算欺负他年轻气盛,特意给他设好的套?

不过,他们那些人大概也不会知道,自己居然无意中将事情给看破了。

看来是该好好的回击一下,省的自己被唐静芸那个女人轻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