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小师妹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对着崔教授悄悄的眨了眨眼,迎来了崔教授玩味的眼神。

两人之间的眼神交流仅仅是一瞬间,旁人自然是没有注意到,不过不包括一个人——楚丹。

楚丹自崔教授一进门后,就将目光放在了唐静芸和崔教授身上,见到两人这样的交流,眼眸微垂,眼底一抹幽光闪过。

她楚丹的父母都是再平凡不过的一线工人,但是她却凭借自己的本事在家燕大混的小有名气,凭借的就是从来都不小看任何一个人,尤其是那些看似平凡实则只是用此来掩盖锋芒的人。

所以她从一开始就没有轻视过唐静芸,尤其是她还知道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

有一次在燕大的校园里,她无意中看到过唐静芸和崔教授走在一起。也不知道唐静芸说了些什么,那个素来以脾气古怪的崔教授居然对着唐静芸和蔼的笑了。

那样的笑容,让她莫名的想起了自己去世的爷爷,他那时候也是这么慈祥的对着她笑,不管自己犯了什么错,总是能够纵容着,宠溺着。

后来她有心之下跟熟人打听了一下,这才知道唐静芸的经济课程正好是崔教授上的,两人之间似乎关系很不一般,还听说不圹两人之间的轶闻,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却足够让她重视了。

今天碰上唐静芸也算是凑巧,她是真的不喜欢罗芸,她一直觉得罗芸太把自己当回事,不过就是出身好了点,脑子却是一点都不行。

想到她在自己面前那么嚣张的模样,就盛情将唐静芸请了过来。

她倒是要看看,今天的罗芸到底要嚣张到什么程度。反正可以预见的,她得意的越厉害,倒是面子折的越多。

她又瞥了唐静芸一眼,居然正好和她对视了一眼,她那眼底似笑非笑的神色,让她心里漏跳了一拍,总觉得这个女子太过可怕,似乎早就看透了这一切。

崔教授仅仅是看了几眼,就大概明白这里头的门道。他虽然钻研学术,但是并不是迂腐的人,年轻的时候怎么可能没有猖狂得意过,哪里会看不出来,自己这个最小的关门弟子是被人排挤了。

他心底冷哼一声,涌出不满,这个小丫头平常就算是在自己面前,那都是得让着疼着的。她说要吃司喜斋的糕点,他就能够一个电话打给老三,让他早上五点多起床去排一个多小时的队,就为了抢一个糕点。

所以用三师兄李定波的话来说,那就是自己这个老师冷情怪癖了一辈子,临到晚年,将这辈子的关爱都倾注到了自己这个小师妹身上。别看整天还是挑鼻子瞪眼睛,心里其实早就将她宠上了天。

别说是外人了,就算是哪天唐静芸跟老师告状,说自己抢了她的一块糖,李定波估计,老师都能抡着拐杖打断自己的腿。

大概是崔老寂寞了一辈子,好不容易晚年碰上了一个满意的学生,一不小心就宠上了,简直当成了龙珠子一样护着。

当然,崔老本人是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的,他一直都自认为自己对唐静芸扮演着“严师”这样的角色。

不过就算是“严师”,那也是只许自己对她严厉,旁人那是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不敬的,更何况还是在他眼皮子底下这么明目张胆的欺负人!

这样想着,他的脸上露出了不满,神色更加冷淡了。

罗芸见唐静芸傻傻地站在那里,心底冷哼一声,早识相点离开不就没有现在这样的遭遇了吗?呵,真是给脸不要脸。

转头看向崔教授的时候,正好看见他蹙起的眉头和冷淡下来的脸,心里一动,误以为崔教授是针对唐静芸的。心念急转,想起崔教授那样的怪脾气,心里冷冷一笑。

当下就是道,“崔教授你别介意,这是我一个同学,她今天无意中过来的,之前没有料到她会过来,所以忘记加一席座位了。”

转头对着唐静芸冷淡地道,“唐静芸,你算是哪个意思?自己杵在那里,别碍着崔教授的眼。”

唐静芸听完这话,眯眼一笑,眼眸寒凉,笑意不达眼底,不过她并没有说话,依旧挂着浅淡的笑意。

而一旁的崔教授倒是心里不痛快了,自己收下的最小的关门弟子,也算是自己家里的小孩了,居然在外头被人这么对待,真是气坏他了。

楚丹见此,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嗤笑,自作孽,不可活,这罗芸还真是自大的可以,唐静芸受崔教授喜欢的消息其实并不算太难打听的事,但是她却一点都不知道。

枉她之前还放言要收拾唐静芸呢,居然连她的底细都没有摸清楚!

就在这样的氛围的时候,崔教授开口,淡淡地道,“既然没有位置了,那就加一席,就加在我身边好了。”

他一说话,在场的人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这里头又怎么了,这不是崔教授看唐静芸不顺眼吗?怎么就加位置了?

倒是一旁的高教授哈哈一笑,“对,对,快去加一席,崔教授的高徒李主任和我们一起来的,在门口被发改委的黄主任留住了,很快就要上来的。”

众人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感情是为了崔教授的那位高徒啊!

崔教授淡淡的瞥了一眼多管闲事的李教授,心中暗暗腹诽,老三自然是会自己找位子坐,找不到就让他站着吃,自己这可是心疼小徒弟呢!

所以说,每一个老师心中总有那么一个奉若掌上明珠的宝,而其他弟子则都成了草。

说曹操曹操就到,只见门被打开,所有人都看向门口,就见一个穿着中山装的斯文儒雅的男人走了进来,那气质不同于大学里学生身上的斯文,而是那种真正沉浸过书海,在文字里日益侵染而来的儒雅,仅仅是一眼就让人心生好感。

李定波对着在场的人点了点头,刚想开口喊老师,不过在目光扫到某人的时候,神情微愣,诧异道,“小师妹?”

转头对着崔老道,“老师,你怎么不和我说小师妹也在这里?你知不知道我最近都约不到她!不然我就带着那些资料过来,让她帮我找找头绪了。”

崔老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你是师兄,居然还要你小师妹帮忙,真是白长了那么多岁了!”

李定波摸了摸鼻子,苦笑,得了,自己对上小师妹总是完败,对上唐静芸戏谑的眼神,忍不住耸了耸肩,抱怨道,“每次都这样,老师就不能难得偏心我一下吗?”

不过想到自己上次在老师家,正好看到自己老师在挑选京都的青年俊彦,每一个都被挑出缺点批驳。

你能够想象一个素来以文章风格强硬的老头子,对着一张张照片吐槽的景象吗?八卦大妈的模样简直堪称丧心病狂。

自那以后,他就觉得自己碰上小师妹的事情就可以退避三尺了。

唐静芸眯眼,凤眸里闪过笑意,“师兄,等会吃完了我们再约,其实我正好也有事情要和你谈谈。”

这一年自从华尔街做空老欧洲后,对冲基金就走起了下坡路,转而国际上的稀有金属价格被不断炒高,成为又一大资本家们的宠儿。

如果换做是别人,她是懒得多说话,但是既然是自家师兄,她倒是不介意提点一下,也好让他在明年的那股浪潮里不至于太过没有准备。

李定波当然是笑着点头说好,怎么可能会反对。

在场的人都被这样的场景弄蒙了,看着唐静芸跟崔教授和他的高徒这样自然的讲话,觉得有些不现实,还有,那个“小师妹”是他们所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这可是崔教授的弟子啊,比起罗芸那十里八弯的关系不知道要亲密多少啊!想起刚才罗芸在他们面前那炫耀的姿态,跟眼前的唐静芸真的是不知道多大的差距!

罗芸此时脸上带着几分苍白,那难以置信的神色还始终都留在脸上。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自己父亲让自己好好巴结讨好的崔教授,居然是唐静芸的老师!

而一旁的高教授则是心里暗暗叫苦,这一回算是丢人丢大发了。

在场唯一还算冷静的,大概就是楚丹了,毕竟她曾经就有过这样的猜测,现在也不过是猜测变为了现实罢了。

这些人的心思唐静芸懒得猜测,她笑了笑,“我今天是陪朋友过来吃饭了,她还在等我呢,我就不在这里吃了,你们吃的愉快,我就先走了。”

临走的时候对的楚丹投去了一个带着深意的眼神,她知道她的利用,这一次看到自己本身的心思上,就不和她一般计较了,但是没有下次了。

随后就潇洒了出门离开。

这一顿饭接下来就在诡异的气氛中进行,带着点点的不自然和怪异,大家都吃的并不好,不过崔教授和李定波倒是都不怎么在意。

李定波心里琢磨着事情,接下来可一定要和唐静芸好好谈一谈。

这下子这顿饭自然是没有达到原先的目的,吃完后所有人都快速的溜走了,楚丹不经意的凑到罗芸耳侧,小声道,“我以为你知道唐静芸和和崔教授的关系呢。”

罗芸在身后握紧了拳头手上,满眼愤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