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论谁比较欠收拾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见大家依旧吃的很欢脱,尚明珠瞥了一旁的唐静芸,踢了踢她的凳子,“喂,你说你怎么老得罪人啊?”

唐静芸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道,“人红是非多,你这样的肯定不能够理解我内心的暴躁。”

“噗嗤——”

长发女生笑了,坐在旁边的很多人也都笑了,唯有尚明珠磨牙,去她的唐静芸,果然这张嘴巴太惹人嫌了。

唐静芸脑子动了动,就想起了罗芸那个女生,大概就是天台上被自己无意听到告白的那个女生吧,没想到自己没对她做什么,她倒是先给自己散播起流言了。

班上有个斯文的男生笑道,“宁青你这么一讲,我倒是想起来我也貌似听到了这个流言啊,好像这会传的对象是齐凯峰来着吧?就是那个读书协会的会长。”

男生脸上满是好笑,“我当时在喝水,我哥们告诉我的时候,我差点喷他一脸。我们班那么多优质的男生唐静芸都看不上,怎么可能看得上那个男的呢?你们说是不是?”

“哈哈……”班上的人顿时都是笑开了。

有人感慨,“我现在听到这个都麻木了,别人要是凑上来打听唐静芸的事情,我都只能用书甩他一脸!”

教室里的气氛不错,大家都是熟悉唐静芸的,就算女生中有人难免有妒忌,但是也被唐静芸那种不远不近的距离控制的很好,并没有遭到太多的不满。

反而有女生挺同情唐静芸的,同为女生,不过是因为优秀了点,三天两头被人黑一把,她也过的着实不算容易啊。

唐静芸的嘴角始终都带着笑意,听完班上的人说的,对着坐在身后的女生问道,“其实我想问一下,罗芸她是哪个班的?”

女生给了唐静芸一个“你没救了的表情”,对着班级里大吼一声,“谁来告诉唐静芸罗芸是谁?”

班上那一秒突然寂静下来,随后就爆发出笑声。

唐静芸真的挺无语的,她在校园里的时间并不多,接触的圈子也很有限,除了那天天台上遇见过,她还真不知道这罗芸是谁?

最后还是荣娇告诉唐静芸的,原来那个女生也是她们这个系的,只不过学的是财会,听说家里有点门道,又因为长得漂亮,所以挺傲气的。

唐静芸听完后无语,这些都什么跟什么啊,她来学校也不过是为了那遗憾的过往。所以她和学校里的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是不一样的,她早就领先了别人太多,自然心态也不一样。

少男少女的那些情怀,那些你爱我我不爱你我爱她的故事,在她眼底真的不算什么。

没过多久,今天上课的老师就过来了,是一堂国际金融管理的课。老教授觉得今天班级里的氛围似乎有些不对啊,可是看看下面一双双认真的眼神,他又觉得自己似乎想多了。

于是,在教授转头写板书的时候,班上的头纷纷将头低下去,往嘴巴里塞了一个车厘子,然后默默的吐出一个核,在教授转回来后,又认真的盯着黑板。

好吧,这群人也真是够了。

——

学生会的办公室里,唐静芸推门走了进去,发现郑佳明正好趴在桌上做计划,不由笑道,“郑主席,真是辛苦了。”

郑佳明抬头见是唐静芸,不由笑了起来,“静芸,你总算来了,我爸这两天一直唠叨着要请你吃饭,他在京都待不了几天就要回去了。”

唐静芸找了张椅子坐下,笑道,“郑伯伯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

郑佳明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举手之劳,可是帮了我爸大忙。你是不知道,我爸那几天都愁白了头发。”

这事情说起来也是凑巧,郑林在明省大刀阔斧的改革,明省的确是发展很迅速,但是也触动了不少人的利益,暗中下套子。

这一回明省对外进口原材料的时候被国贸卡住了手续,好几家被扶持的大型企业等着开工呢,这可是关系到郑林这个一把手威严的大事,怎么可能不让他烦恼?

也碰巧唐静芸和林明之父林伟东有过上次的交情,林伟东也是借着唐静芸那位三师兄的关系才成功上位,顾念着这份恩情以及唐静芸背后的强大人脉,林伟东自然乐得卖唐静芸一个面子。

在京都里办事,你单是有权有势有钱是不行的,京都上流是一个很排斥外来人的圈子,如果没有圈子里的人引路,办事是很困难的。

而唐静芸,恰巧就在京都里混的很开,人脉也在不知不觉间一条条的布下来。

郑佳明想到这个就很感慨,谁能够想到那一天不过是野炊无意中结实的女生,一身看似平凡,却在未来给自己带来这样的优势呢?

所以说啊,这命运无常,老天总是善待那些有着平常心的人,如果她当时因为唐静芸额穿着而小瞧她,又怎么会有日后的善缘呢?

唐静芸随意的瞥了一眼郑佳明在做的企划,当下也只是笑笑。

不一会儿,门又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长得还算不错的男生,带着眼镜,看上去有几分温和,看上去风度翩翩。

见到居然还有另外一个人,男生显然愣了愣,对着唐静芸微笑,随后转头看向郑佳明,笑道,“佳明,上次不是答应我一起去吃饭的吗?我一定订好位子了,你看……”

郑佳明皱眉,“古思尧,我什么时候答应的?”

古思尧带着几分急迫,“你上次在开会结束的时候啊……你不会忘了吧?可是我都订好了!”

唐静芸在一旁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古思尧是在追郑佳明啊,只不过应该是郎有情妾无意呐。

郑佳明也知道今天估计是推辞不掉了,当下看了眼唐静芸,笑道,“既然是吃饭,那就带着静芸一起去吧,”眼看古思尧要拒绝,郑佳明淡笑道,“静芸是我好朋友啊。”

古思尧也是不说话了,虽然心中对这个有些不满意,不过能够约到郑佳明也算是一大进步了。

三人走了出去,郑佳明在唐静芸耳边轻声道,“这个是学生会的另一个副主席,很烦人,我顾忌着以后要一起处理事务才没挑破,他倒是脸皮厚。”

唐静芸悠悠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心中却是打量了一下那个男人,看上去衣冠楚楚,在燕大的学生里也算是拔尖的,不过……

——

唐凌峥收到唐静芸的短信后,就有些疑惑,不明白他把自己约到那里是干什么的。

他此时心里头有些烦躁,好几方势力的交错搜寻,居然愣是没有找到那个人,难不成还能插翅飞了?

除非……有人先一步把人找到并且控制起来了!

所以,他没有犹豫的赴约了,他甚至连一个保镖都没带,完全没有想到唐静芸有可能对他下手。

大概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对她似乎很信任呐。而这信任,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有的人你认识了一辈子,你还是不相信他,有的人明明跟你关系不好,甚至有仇,却还是下意识的觉得她不会伤害你。

所以,唐大少很容易的就中招了。

黑暗里被人控制住双手,脸上戴上了眼罩,然后被带上了车子。

车子驶向不知名的地方,唐凌峥心里居然不是对于未知的害怕,而是一种由心的愤怒,她居然辜负了他的信任!

随着车子曲折的行驶,唐凌峥被人带下了车子。那几个带走他的人沉默寡言,让他探听不到一点消息。

他被带到了一间屋子里,他心底暗暗骂娘,觉得自己这回恐怕是要遭难了。

不过令他诧异的是,他接下来听到了一段话。

“说,谁指使你撞人的?”

“是、是一个女人打电话给我的。”

“什么女人?不想吃苦头就说清楚,我们这里有的手段让你开口。”

“一个中年的女人,她打电话联系的,让我那天随时在那里待命,我吸毒的,我没有钱了,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才这么干的,你们饶了我吧,我什么都招了啊!你给我吸一口吧!”

“除了这个呢?你还知道些什么?”

“我、我那一天似乎隐约听到了,‘我的儿子才是继承人’什么的,而且我偷听的时候,似乎她背后还有人,是个男人,不过我不清楚……”

……

接下来还问了不少,唐凌峥心中愈发的肯定了某个猜测,脸色铁青,很好,他本来以为不过是一个养的外室,居然胃口这么大,也不怕吃撑了!

至于这背后牵扯出的人,唐凌峥并不清楚,但是想来也脱离不了唐家这个香馍馍。凭借那个女人和她的儿子,怎么可能管理的了偌大的唐家?最后肯定是落到那个背后之人手里。

这样想着,唐凌峥又被人强制架起来。

事情到了这里,唐凌峥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唐静芸你个欠抽的傻逼!小爷我以后见一次揍一次!你特么信不信我回头也这么搞你,让你体会一把心跳的刺激……”

方青峰嘴角抽了抽,看着这位唐大少暴怒的样子,决定……火上浇油!

“怪不得唐静芸说你欠收拾了,我算是明白了!”

唐凌峥额头青筋直跳,欠收拾?忍不住骂道,“她全家都欠收拾!”说完后,他率先沉默了,妈蛋,居然把自己也给骂进去了。

方青峰摸了摸下巴,他莫名的觉得这位唐大少也是听不容易的。

而此时那个“欠收拾”的唐某人,正当着称职的电灯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