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一只孤单的鬼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静芸闻言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她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缓缓的坐在他的腿上,搂住他,轻叹,“别这样对我,真的,姜晔,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知道我不好,我只是习惯了一个人。”

姜晔听到唐静芸的话,心像是被一只大手拧了一把,有些不是滋味。

他知道,一个拥有远超于她这个年龄的城府和心态的人,在这背后必然是有不能说的故事。他从来不问,不代表他就发现不了。

他还记得在好几个深夜里,他从睡梦中醒来,发现她坐在外间的屋子里的地板上,半曲着腿,一个人默默的喝着酒抽着烟。

一定是北方的月光太过浅薄,打在她身上竟带着几分苍凉,冷的可拍。那双素来凌厉的凤眸里带着沧桑和孤寂,那弯起的唇角带着凉薄的笑容,没有了平日里的盈盈浅笑,只让人觉得可怜。

他想起自己在银临和她相处的那段时光,她曾经说过,“抽烟的女人是因为寂寞”,现在他才深刻的体会到她所说的寂寞。他在门缝里看着她的背影,有些瘦削,似乎下一刻就会被黑暗吞噬。

想到这个,姜晔心头泛起苦苦涩的滋味,活到这个年纪,他才算真正明白什么叫心疼,什么叫在意。

这个女人啊,她像是一株带着尖刺的妖娆之花,妄图采摘的人必然要满手鲜血;可是偏偏又带着谁都看不懂的柔软,让人下意识的想要护在怀里。一生一世,生生世世。

姜晔将唐静芸扣在自己的怀里,在她耳边道,“芸芸,你知道什么是同床共枕吗?什么是执子之手?什么是白首不相离吗?”

唐静芸抿唇一笑,那笑意从她的眼角眉梢层层晕染,美的不可思议,她笑着亲了亲他的喉结,“不要许下这些呀,人那么贪婪,终有一天我会眷恋你的温度,再也放不开你。”

姜晔挑眉一笑,“我以为你早就明白这些的,除了你我还能接受哪个女人陪伴在身边?”

唐静芸抿唇一笑,单手解开姜晔衬衫的扣,在他的锁骨上用力的吮吸,吸出了一个深深的吻痕。在姜晔看不见的地方,唐静芸的眼神变得幽深,那双漆黑的眼睛里泛起红色。

姜晔,你知道吗?我的心里住着一只孤独的鬼。每到深夜寂寞的时候,它就跑出来。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已经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所以,不要在我面前率先转身离开。我会受不了发疯的。

爱是琼浆玉液,爱是穿肠毒药。爱可以让幸福的人身在天堂,也可以让不幸的人宛在深渊。在爱的世界里,她终究是凡人一个。

姜晔感觉到脖子里湿漉漉的被唐静芸在吮吸,不由皱眉,他接下来有一场报告要做,要是被人看到他穿着禁欲的少将军服,脖子里顶着大大的吻痕,怎么看都是作风有问题的呀!

不由的手上稍稍用力,将唐静芸的头从自己的脖子上拿开,一边抱怨道,“别吸了,再吸就消不掉了……”

低头的时候,看到唐静芸那泛红的眼梢和透着红色的眼睛,心里顿时就是“咯噔”一声,后面要说的话早就消失在嘴边了,当下就是温柔一笑,“不就是一个吻痕嘛,继续,给老公多盖几个章,以后走出去别人都知道老公是你一个人的。”

一边说着,一边将她的头压向了自己的脖子,感觉到那湿漉漉的吮吸感又回来,心里才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她刚才红着眼睛的模样实在是太过罕见了,就算是姜晔这样的男人也心疼的厉害。

至于那个报告会,他已经顾不上这个报告是在三军面前的,是他的军委老大亲自点名让他上的,代表着军人的无上荣耀,也顾不上身上顶着这样的痕迹会不会影响他青云直上的路了。

姜晔以前对那些色令智昏的人很是看不上眼,觉得那些人真是蠢毙了,但是现在碰上了唐静芸这样一个克星,只要一想到平常那个强势无比的女人在他怀里红了眼,他就觉得心像是被针扎一样的疼,密密麻麻的。

他想,别说是这个了,就算是唐静芸要他的命,只要她能够更开心,他也是愿意给的。

所以说啊,我们的姜少将不是色令智昏,他是美色面前连命都不要,哪里是色令智昏的人可以比较的?要是姜老爷子知道自己的孙子变成这个模样,说不得一拐杖就要抽在他的宝贝孙子腿上了,孽障啊!

唐静芸感受着那只大手在他的脑袋上抚摸,嘴角不由微微勾起,像是一个偷腥的猫,很得意,也很快乐。

在他的脖子里又留了一个吻痕后,唐静芸这才恋恋不舍的从他脖子里抬起头来,又在他的下颌处亲了一口。

姜晔看着唐静芸那弯弯的眉眼,也不由的好了心情,笑道,“还真是容易满足,别的女人伤心生气了,那都是要房子要车子,再不济也要衣服首饰吧?你倒是好,亲两口就满足了。”

唐静芸笑了笑,眉宇间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淡然和骄傲,抬了抬头,一边伸手替他整理刚才解开的扣子,一边挑唇笑道,“我是那些女人可比的吗?”

她怕了拍姜晔的帅气英俊的脸蛋,笑眯眯得道,“乖,伺候的我开心了,车子房子手表衣服,我什么都给你。”

姜晔看着唐静芸的小模样,莫名觉得有种自己被富婆调戏和包养的错觉,不由笑了起来,他觉得他的女人就该是这么的强势和自信。

当下陪着她胡闹,“只是这些吗?我们这样到底名不正言不顺,不如你嫁了我算了。”

“噗嗤——”唐静芸笑出了声,没好气地道,“我早嫁你了,你忘记了?!”

姜晔闻言也是放声大笑,很是开怀。

唐静芸整了整他最后的衣领,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嗯,很好,一点也看不出刚才吻痕,不会影响你之后的演讲。”

姜晔愕然。

唐静芸抿唇一笑点了点他的脑袋,“呆子,你带回来的文件从来都不瞒着我,你以为我会不知道?你也真是的,一点都不知道拦着我点。”

姜晔抿唇一笑,带着几分宠溺和纵容,仿佛愿意替她包容全世界。他才不会告诉她,自己一看见她就什么原则都忘了。

唐静芸整理好他的衣服后,打算从他身上下来,不过很明显姜晔不乐意了,将她拦腰一搂住,笑眯眯地道,“芸芸,今天老公喂你吃早饭。”

唐静芸笑骂道,“你都几岁了,还玩这么腻腻乎乎的游戏。”

不过到底抵不过姜晔的意思,腻在他的怀里吃完了一顿早饭。当然,吃早饭的各种腻歪的方式,请自行脑补吧。

等到小邱过来接姜晔的时候,就看到自家首长和首长夫人正手牵着手走出来,看到姜晔那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的笑容,不由揉了揉自己眼睛,一定是他最近眼神不好了。

唐静芸见到小邱后,也是笑着点点头,又将自己手上拎着的水果塞了一把在他手上,笑道,“多吃点。”

小邱看了眼唐静芸,又看了眼姜晔,满脸无措。

姜晔笑道,“收下吧,这些都是进口水果,味道不错。”

小邱憨憨的笑着将水果小心翼翼的放到了一旁的位置上,“谢谢首长夫人!”

唐静芸挑唇一笑,也是笑着转身去外面找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燕大去了。别忘了,她现在还是一个学生呢。

姜晔看着唐静芸离开,摇头一笑,不是他不想送她,实在是燕大和他要去的军区正好相反,只能放弃了这么好的相处机会。

唐静芸去了燕大,金融一班的大部分已经到了,此时不少人正好都在看书。

唐静芸摇头一笑,这个班大概是风气最好的,上学期系里的前十名被包揽了,看样子今年大家还准备再接再厉啊。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这些人其实是被唐静芸刺激的,任谁有个上课最少偏偏成绩最好的同学,不是自甘堕落就是被激励,很显然,这些天之骄子、骄女们,都被激励到了,暗暗磨刀,准备将唐静芸斩于马下。

“哟,唐静芸啊,今天又带水果过来了?”有个眼尖的带着黑色眼睛的男生,看见唐静芸进来,笑道。

唐静芸挑唇一笑,“昨天空运新到的山竹,还有一些车厘子,带过来被班上的人分一分。”

说着就将东西往班长林明的桌上一放,笑道,“分去吧。”

林明无奈的摸了摸鼻子,得了,唐静芸是老大,他就是个跑腿的小厮。

“唐静芸啊,你是不是得罪了罗芸啊?”一边吃,一边班上一个长发女生大声笑问道。

“怎么了怎么了?又出什么大新闻了?”不少男生屁颠屁颠问道。

“我听隔壁班的一个朋友说,罗芸说唐静芸喜欢吊着男生胃口,特别会勾引男人什么的,是个狐媚子,还有很多不好听的呢。”长发女生笑嘻嘻地道。

如果换在别的班级,班上的气氛大概已经要变得诡异了,不过这放在金融一班里,却一点波澜都没引起。

毕竟,这样得事情已经太多见了,大家说出来也只是善意的提醒和调侃,并没有恶意。